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韩成站在三星堆居住区这里驻足朝着周围看去,入目的是一片片的已经被种植下去的水稻。
原来的红虎部落居住地这里,本身就有着大量的水田存在。
经过了在种田之上更有经验的青雀部落人在这里耕种,这里的这些农田,看上去更加的井井有条了。
看着眼前的这些水田,以及被插下的秧苗与那些正在插秧的人,韩成的脸上就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些笑容。
春种秋收,总是能够给人带来好心情。
等到今年三星堆居住区这周围周边诸多水田里面中的水稻,以及铁山居住区周围开辟出来的一些水田之中的水稻秋天成熟收获之后,铁山居住区以及三星堆居住区这里,就能够实现主粮之上的自给自足了。
整个部落在秦岭以南的部分,就能够不受粮食的制约了。
并且还能够有余粮。
而真的做到了这些,青雀部落在这南面的这个部署,才算是彻底安稳了下来。
毕竟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这也是看着眼前这般的景象之后,韩成会这样高兴的主要原因所在了。
站在这里看了一阵儿良田,韩成从这里下去,沿着道路朝着一处而走。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一处大路之上。
大路很宽阔,并且也很是平整。
经过这样多的人与牲畜的踩踏,与车轮的碾压之后,这里的道路早已经是变得坚实。
只不过有一点与其余的地方不同,那就是这里的路面是黑色的。
这倒不是住在这里的青雀部落人,刻意为之,也不是因为将路面弄成黑色的,道路就会变得更加坚实耐用。
而是这里的人,经常从沿着这条道路从煤炭的产地,往山谷之中运送煤炭所致。
一日两日倒还不显,长时间的下去之后,道路也就变黑了。
韩成站在这条大路上左右看了看。
大路的左面通向了煤矿,右面则通往三星堆的内部。
偏偏韩成现在所站立的位置,距离两个地方的距离远近差不多,而两个地方他都要想去。
所以他站在这里,一时间倒是有些纠结起来,不知道该先往那边去才好。
站在这里仔细的思索了一番,最终得出了从这里前往三星堆居住区后面的那个山谷之中,距离要近上个几十米的距离之后,韩成这才动身,迈步一路朝着这里而去。
穿过三星堆居住区这里的围墙,韩成来到了位于南侧的山谷之中。
说起来三星堆居住区这里,与其余的地方相比,显得有些不同。
比如这里围墙的正门是北门。
之所以会是这样,乃是因为在居住地的南面有山。
并且那极为重要、蕴含着诸多矿产资源的山谷,也在整个居住区的南面。
如果真的是将居住地正门给留在南面,那居住地前面的空地未免太过于狭小了些,且往来于北面的诸多田地之间,也过于不方便了。
所以当初在修建这个居住地的时候,韩成就做出了一些举动,这里的房屋等建筑,依旧是坐北朝南,但院落、或者是小型城池的正门,却开在了北面。
这是因地制宜做出来的调整。
山谷之中,这时候与之前的相比,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规整。
当初红虎部落的人,在这里的时候,到处都给弄的乱糟糟的一片,显得很是杂乱。
再加上还有为数不少的人,都在这里面吃喝拉撒睡,那这里面的环境就更加的不用细说了。
现在,这里面有了修建出来了厕所,垒砌出来的排水沟等多种基础设施。
里面还修建出来了十多间的房屋,用来存放一些东西,并让工作人员,在中午以及其余的时候,进行临时的休息。
甚至于还有人在工作之余,还在房前屋后,以及其余一些空闲,且土地平整又肥沃的地方,开辟出来了一些小片的土地,在上面种植了一些蔬菜,或者是一些粮食。
可以说是深得青雀部落种田的精髓。
而种田这个融入到韩成后世所在地方人的血脉之中的天赋技能,经过了他这些年来的不断的影响,慢慢的也开始融入到了青雀部落人的血脉之中,渐渐的成为了也要成为他们的天赋技能了。
站在这里,看着眼前山谷之中这小片小片的土地,韩成脸上再度露出了一些笑容。
这条带着分叉的、对于三星堆居住区极为重要的山谷,如今变得井然有条。
制盐、冶炼青铜、制陶几个地方相互区分开来,成为不同的功能分区。
而山谷之上的高处,还修建出来了几个哨所。
一方面是为了对这个山谷进行一些防护,同时也有着防止在铜矿这里劳作的奴隶,会翻越这些山岭逃跑的意思。
当然,这里位置很高,居高临下,能够看到很远的地方,可以很好的为整个三星堆居住地提供很好的预警,监督周围的动静,也是在这上面修筑哨所的一个原因所在……
韩成将这些地方一一转悠着看了一遍,花费了大约小半天的时间之后,这才从这个山谷之中离开,穿过三星堆居住区,从北门出来,沿着这条黑色的大道,一路往西北而去。
从居住区出来,行进了大约三里地的距离,韩成便来到了这里的另外一个矿产所在地——煤矿。
还没有走到这里,远远的就能够看到一片的黑。
等到走到这里之后,这些黑色看起来就更加的醒目了。
这里同样修筑有一些临时居住的房屋,因为靠近煤矿的缘故,看起来灰蒙蒙的。
煤炭是一种好东西,特别是被韩成开发出来了冶炼矿产的功能之后,就变得更加炙手可热。
而被进行了炼焦,使得其效果更好之后,在这边,由煤炭提炼出来的焦炭,在冶炼青铜、铁矿石这些东西之上,就完全取代了木炭。
也是因此,煤炭的消耗量是不小的。
之前的时候,这里有露天的煤炭,但到了韩成这一次过来,露天的煤已经被开采了一个七七八八了,再接着开采的话,就需要往比较深处的地方挖掘了……
一番的观看下来,等到韩成离开这里,一路重新回到三星堆居住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中午吃饭的饭菜里面,也有一道是铁锅炒菜。
随着韩成的到来,这种新制造出来的铁锅,以及铁锅炒菜,也随之被他带到了三星堆居住区,并且受到了三星堆青雀部落广大居民的一致好评与追捧。
这才不过是过了区区几天而已,在场的众人居然是就已经有了没有铁锅炒菜,就觉得少些什么、吃东西不欢的感觉。
韩成吃饭吃的也不怎么欢,倒不是他已经吃腻了铁锅炒菜,而是因为他心中有事。
今日一番的查看,再结合着在主部落以及铜山居住区那里的所见所闻,令的韩成心中对一个之前就已经有所发现的问题,终于有所重视起来。
这个问题就是部落里对矿石的开采。
矿石的开采,一直都是最上面、露天的那一部分好开采,等到再往下、往深处开采了,就变得有些困难了。
如今,青雀部落的各处矿山,基本上都是处于这个阶段。
当然,其中最为严重一些的,乃是位于铜山居住区的铜山。
部落里的人,受限于眼界并不觉得用锤子、凿子、镐等这些工具开采矿石有什么不对的,也不觉得用这样的东西,开采起来有多慢。
但韩成作为一个后世人,在看着整个部落在自己的带领下,一日日的发展起来、经过了最初的喜悦之后,对于一些东西也变得有些不满起来。
就比如这开采矿石。
遇上那些个头大、质地坚硬、大片石板连接在一起的石头了,用铁锤、钎子、凿子等等之类的工具进行对付,是真的艰难。
有些时候,一个人拎着锤子、凿子连续工作上三天,都不能将这样的存在给刻开!
可以说是格外的辛苦,效率却又提不上去,活干不出来多少。
这就是韩成心中所想、并为之感到一些忧闷的原因所在了。
解决事情的办法,韩成早就知道,就是将火药制造出来,并将之给运用到这个事情之上。
但是,就跟指南针这个事情被卡在了磁石之上一样,火药这个事情,也被卡在了硝石上面。
哪怕是到了现在,韩成都没有遇到天然的硝。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哪怕是韩成知道火药的配方,以及将之给配出来所需要的比例,但是在缺少硝这种格外重要的东西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违背常理,将这东西给弄出来……
硝石啊!
这玩意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将之给寻到。
早点寻到,自己也能够早点将火药给弄出来,早点将火药弄出来,部落里就能够早点多出来一个利器。
不仅仅是用来开山劈路、开矿炸石头,还可以将之运用到部里的武器上面。
当然,也可以将之给运用到部落里的娱乐之上。
烟花这种东西,韩成还是比较渴盼的,过年的时候点上几箱,让其绽放出绚丽的色彩,点缀夜空,让众人一起观看,烘托过年的气氛,是非常不错的。
当然,有了火药也并不是说立刻就能够将烟花给制造出来,烟花这种比较高级的东西,是需要一定的技术,与经验的积累的。
不过用火药做上一些鞭炮来放还是非常不错的。
然而,心念念的硝石一直没有见到过,韩成心中所想着的这些,最终也只能成为空想而已……
吃过饭的韩成,蹲在一块石头上,在这里想着这些事情,心中颇为的不爽利。
福将这个刚刚跑到厕所之中拉屎的家伙一路悠哉悠哉的过来了,见到韩成蹲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就绕着石头转悠了半圈,来到了一处石头最为低矮的地方,四肢用力的跳起了一起,又小跑几步,也上了这块大石头。
来到石头之上的福将,走了几步来到韩成身边蹲下,与韩成并排,然后又用脑袋在韩成的身上蹭了蹭。
感受到来到了身边的福将,韩成被硝石弄到有些难受的心情,顿时就变得好受了起来。
这当然不是因为福将这个狗腿子对着他蹭了蹭脑袋,所以便让他感受到了格外的欢喜。
而是因为福将身上出现了新的变化。
福将这个家伙,之前的时候掉毛掉的身上一块一块的,整只狗看上去都要秃了,衰老的让人心里难受。
不过现在,那些之前掉毛的地方,都又重新长出来了新毛,将这些皮肤遮住之后,这家伙倒是显得年轻起来了。
一直都在为福将担忧的韩成,见到这样的情形,怎么会不心中感到欢喜?
福将过来了,那么作为它姐妹的福星,那自然也就不会太远。
果然,在韩成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之后,只见一道橘红色的光芒从远处飞奔而来,在临近石头之后,连续的几个跳跃便异常熟练的落到了韩成的怀中,化作了一个肥肥的、圆鼓鼓的大猫。
这玩意就是之前的时候,在原红虎部落这里得到的‘红虎’。
如见这玩意早已经是被韩成给养熟了,没有了往日里的那种野气。
并且也不知道是青雀部落这里的伙食太好,还是这家伙来了一个此心安处是吾乡,以至于到了现在,体重是往上涨的蹭蹭的。
原本苗条的身材、流畅的曲线,现在全都是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大胖的肥猫。
当韩成用手对着它撸几下,又用手对着这家伙露出来的肚皮进行挠痒痒之后,这家伙还会喵喵叫,端的是一点的节操都不要了。
边上卧着一只焕发新生的老狗,身上又有着一只肥嘟嘟、沉甸甸的肥猫,撸了一阵儿猫,又摸了一阵儿狗头的韩成,心中的郁气很快就消失了一个干净。
……
在三星堆这里待了七八天的韩成,带着他的猫狗,以及那些可以称之为护卫的人从这里离开了,沿着宽敞的大路,重新返回到了铁山居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