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这些仙人……
李长寿面色凝重,随手一招,一道金光自小琼峰闪耀而出,草屋中的本体握住了一只木鞭。
打神鞭。
手握打神鞭,道道讯息钻入李长寿心底,那刚进入封神台的仙人之名呈现于心间,甚至还有其需对应的神位。
截教弟子吴旭,封神榜上显露其名,应为三十六天罡星之天速星。
截教弟子黎仙,封神榜上显露其名,应为三十六天罡星之天富星。
截教弟子姚公怕,封神榜上显露其名,应为二十八宿之房日兔之位,归属东方青龙之宿。
还有截教弟子唐天正、刘达、张智雄、孙乙、宋庚,阐教弟子方灵道人、邓天道人……
身死道未消,入得封神台。
顺便,李长寿看到了这些仙人临死前斗法的状况。
漫天流光!
截教一方有数百道身影自东海扑来;
阐教一方却祭出大阵,似乎早有准备,又有赤精子、文殊道人等高手果断出手,直接打了截教埋伏,让截教一方措手不及。
但双方死伤比例并没有太夸张,阐教一方死伤数十,截教一方死伤是阐教的两倍左右。
进入封神台的魂魄,却是截教一方明显占优。
封神台内,众截教仙杀红了眼,立刻就要对那三名阐教仙的魂魄实施惨无人道的报复。
李长寿心神立刻归于在封神台的纸道人身上,大喝一声:
“且慢!”
就听啪啪几声轻响,十数道光束打在这些道人身上;
这些道人的仙躯顿时被仙光填满,一个个站立不动,双目之中的怒色迅速消退,看向彼此的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像是,被光芒所净化。
一人道:“唉,既已身死道消了一次,往事也就随之而去。”
又有仙神道:“咱们为何非要打打杀杀?本是道门同根生,如今脱离大劫,也没了对立的理由。”
“打打杀杀何时休?恩恩怨怨多纷扰。”
“只有彼此包容,才能和谐共兴。”
“同一个洪荒,同一个梦想。”
随后,这十多道人影手拉手,歌颂起了三清与道祖、女娲与盘古,场面一度十分和谐,让旁边想开口呼喊的李长寿,额头渐渐被黑线吞噬。
这么【下头】?
强行和解,最为致命。
天道对生灵、不对,进入封神台后,其实已成了天道序列的一部分,且完全被天道驱使,自身的性情被更改……
再强的仙人,死后只有残魂又能如何?
道祖这一手确实是厉害,为了天道自身稳固、这些仙神今后在天庭安心当差,也是煞费苦心。
不服不行。
李长寿并未多说什么,略微思索,还是派了就近的纸道人赶去阐截两教对峙之地,看看是否需要自己进行调和。
两教初战竟就有这般大的折损,确实是出乎李长寿意料。
也是惯性思维,觉得道祖在维持原本的封神剧本,没想到道祖也会发散思维,自己拆解了剧本。
只注重结果而不注重过程的道祖,当真比此前更为棘手。
嘶——
道祖莫非已经知道自己的底牌是什么?所以着急了?
李长寿沉吟几声,觉得自己还是要稳一些,就当道祖老爷不知自己底牌,保持自己现有的基调。
没办法,胜算还是太低了。
越是到这种时刻,在能够继续忍耐的前提下,就越要保持足够的耐心。
主动与被动的转换,往往就在于不经意之间。
今日为何会爆发这般大规模的斗法?
这,就要自石矶离开洞府时说起,而归根结底,还是在于李靖的特殊身份。
太白义子。
前有压龙之事,李靖父子此时已成了洪荒的名人,陈塘关也成了吸睛之地。
虽时隔半年,陈塘关平日里的基调,一直都是恢复建设、运粮屯兵,但仙人们对此地的注意并未落下。
这就导致,碧云童子被哪吒一箭误杀,石矶怒气冲冲前往陈塘关的路上遇到哪吒,截教、阐教的大师兄就有了相同的判断。
【坏了。】
今日怕是就要打起来!
而两教又同时选择了同一个路数——核心弟子先不露面,让稍微边缘、也有几分实力的圣人弟子去碰一碰,试试水。
阐截不免一战。
这已是西方教彻底瘫痪之后,两教仙人都已接受的共识。
对于多宝、广成子这般执掌教务的大师兄来说,要做一些决定颇为困难、顾虑太多,生怕不一留神就陷入大劫的陷阱之中。
谁都想多保留自家元气,谁都不想各自同门赴死。
且说那石矶娘娘与哪吒对峙,哪吒不知该如何言说,只是说自己练箭、并非有意而为,也愿意承担责任,任打任骂。
李长寿手持打神鞭,自是看到了前因后果。
石矶当时应当是被劫运影响,肝火旺盛,直接说要重罚哪吒,还要去陈塘关去找哪吒之父问罪。
哪吒顿时也有些急了。
上次打死了一条小龙,那小龙的家人来了,把陈塘关毁了大半,这半年刚修了个七七八八。
这石矶看起来道行高深,若是一把火再把陈塘关烧了,那岂不是又连累了大家?
“此事是我干的,阿姨你要打我受着,要杀我就跟你斗法。
我非有意而为,与你这弟子也无冤无仇,若是要因此取我性命,那我也是不服的!”
“好一个伶牙利嘴!”
石矶火冒三丈,抓出白骨剑、手持九节鞭,对哪吒斥骂一声:“谁是你阿姨!”
“呃……奶奶?”
“你这小子,今天我打定了!”
石矶立刻就要出手,一直躲在侧旁的太乙真人忍不住跳了出来,对着石矶嘲讽几句。
后面的事情,也就如石矶所说那般,石矶出手要打太乙,太乙一狠心直接祭起了九龙神火罩。
可不同的是,神火罩光芒闪烁时,天边已有道道流光,阐截两路仙人,都将这一幕看在眼中。
石矶不大不小算是截教一号人物,就这般被打杀了可还行?
截教仙当即大怒,欲杀太乙,这位真人淡定的一笑,言道:
“洪荒德行千千万,截教道友占一半,石矶对贫道出手,贫道莫非还要站着被打不成?”
截教群仙怒斥太乙强词夺理,两教第一场大战,就此拉开序幕。
待李长寿的纸道人赶来,此地众仙已是各自退去,分做东西而立,广成子与多宝道人齐齐现身,各自于阵前对峙。
两教阵前,数十具尸身也被双方仙人抬了回来。
能进封神台的毕竟是少数,而阐教一方死伤多是没什么分量的边缘弟子,截教一方着实被阴了几个高手。
李长寿却并未向前,略微思索,淡定地在云上盘腿坐下,拿出一卷布帛,将布帛缓缓摊开,在上面写着什么。
两教仙人顿时有些纳闷,却看不透李长寿身周道韵,纷纷猜测,这是封神主理人的必要工作。
帮哪边?
其实哪边都不能帮。
截教一方并无自己亲友,阐教一方也没自己多少熟人。
想想当日龙族镇压陈塘关时,阐教仙人来的时机何等巧妙,刚好是李靖等人即将撑不住,龙族锐气被折损、天庭有了动静。
今日呢?
石矶娘娘刚出洞府,怕是已开启了挪移大阵,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抵达此地。
阐截两教,半斤八两,此时已都从道门立场,转成了各自教派的立场。
这是仙之常情,本是无可厚非,但李长寿心底多少还是有些郁闷,毕竟自己此前为了搞团建花费了那么大的精力。
理想在现实面前,果然不堪一击。
所以李长寿今日并不准备开口,只是将双方各自的仙神迅速画了下来,算是做个记录。
他在这里,就代表了人教中立的态度。
广成子面色冷寒,负手而立,定声道:“截教诸位道友莫非已是忍耐不住?先灭西方,再灭昆仑,成就洪荒第一大教?”
多宝道人叹了口气,油光发亮的脸上满是苦笑。
“道兄何必这般言语?非要将错归咎于我截教一方?
大劫在前,你我心底早有定数,何必如此作态?当真让贫道有些不耻。
今日,我截教仙死伤更重,石矶更是被太乙道友活活烧死,这该如何言说?”
有关教运,太乙真人难得正经几次,立刻于云上向前半步,淡然道: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石矶道友既对贫道出手,自该想好贫道还击她是否能受得住。”
多宝道人身后,无当圣母向前半步,冷声道:“石矶师妹先死了弟子,自身必然有情绪,道友下手如此之狠辣,当真念过道门三教一家之事?”
太乙真人讪笑了声:“贫道本也不想对石矶下死手,可贫道这神火罩有个坏处,就是专烧业障。”
“你!”
龟灵皱眉轻斥:“太乙道友,贫道当真看错了你,你已是占得了便宜,竟还如此诋毁石矶师妹!”
“贫道只是说实话,”太乙真人袖袍甩动,一缕金光弥漫而出,“这是烧死石矶得的功德,贫道一并奉还。
若贫道所言有虚,请紫霄神雷。”
空中各处安安静静,全无半点异动。
截教众仙此时大多陷入沉默,但各自的愤怒并未消退。
确实,有许多教内弟子,自身跟脚不够清白,有过许多不光彩的过往,让他们少了几分底气。
但杀劫已落,仙血已流,如何能回头,又怎么能低头!
多宝道人叹道:“广成子,贫道再称你一句师兄,今日再问一句。
这大劫,如何过。”
广成子双目半垂,淡然道:“各凭本事,各寻机缘。”
“好,这是你选的师兄。”
多宝道人定声:“我截教仙自今日开始,不得妄出各方仙岛,若出岛在大劫之中身死道消,自是本心不定,与截教无关。
但今日起,若我截教不出岛,阐教仙还要来岛上杀我教内兄弟姐妹!
截教上下共讨昆仑!”
广成子双目睁开,眼底神光涌动:“善。”
“我们走,”多宝冷然道了句。
太乙面露几分无奈,向后退了两步,负手站在阐教仙之中。
截教仙道道目光看来,带着愤恨,带着不甘,但此时只能咽下苦果,带起战死仙人的尸身,化作道道流光,射向了就近的仙岛道场。
阐教众仙静静站了一阵,见无人出声,广成子收起阐教仙的尸身,抬手做了个手势,一名名阐教仙驾云回返中神洲。
此地,只剩下哪吒、太乙、玉鼎真人三道身影。
顺带一提,李靖还在驾云赶来的路上。
哪吒小声问:“师父,我是不是……又闯大祸了?”
“乱想什么,”太乙真人抬手推了下哪吒的脑袋,“错的不是你,你现在还不懂这些,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玉鼎真人轻轻一叹,并未多说什么。
太乙看向李长寿,但李长寿只是含笑点头,并没有开口之意。
两位阐教真人会意,也知此时不便与李长寿交谈,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驾云带着哪吒,朝陈塘关而去。
阐截双方已开始全面冲突,此时李长寿去做任何团建都已无用。
哪吒扭头看了眼李长寿坐在云上的身影,小声道:“那不是那天帮我们的干爷爷吗?今天他为啥没帮我们?”
太乙真人苦笑道:“因为我们今日做的,说不上对。
你干爷爷公私分明,他只站在对的一方。”
“那,我们做错了吗?”
“也不能说错,”玉鼎真人温声道,“这世上之事,并没有绝对的对错,很多时候只能做出选择。”
小哪吒满是不解,啧了一声。
“别多想了,”太乙真人看向东海的方向,“截教今日还能退一步,其实已是仁至义尽。
相比他们,咱们就显得太狠了一点。”
玉鼎真人道:“截教万仙来朝,广成子师兄也有些无奈。”
“是啊,”太乙目中光芒闪烁,“不然,贫道今日也不会找到机会就杀了石矶。
这场大劫,终究是心软不得。
师弟,要不你暂时将洞府搬来乾元山吧,咱俩住得近一些,也好有个照应。”
玉鼎真人:……
阐截大战之地,些许灵气旋涡残留之处。
李长寿慢慢站起身来,他想了想,在已经完成的画卷上,写了一个还算别致的标题。
《封神纪实·决裂》。
画卷中,阐截双方总共近千名仙人互相对峙,尸首悬浮、仙血晕染。
清朗的天地被他换成了昏黄色,两教仙人背后,多了一只只狰狞的凶兽,他们脚下的大地却是一片灰暗。
天道拨弄,生灵私欲;
各为自身,立场纷争。
这就是封神大劫。
生灵之恶已被天道挑起,仙神也不过劫灰二字。
洪荒,神通,法力,仙圣。
说来说去,还是跳不出人性二字,逃不过伦与理之间。
“罢了。”
李长寿摇摇头,道心之中的一扇门缓缓闭合,李府后院,那存在了许久的高级家丁纸道人,化作灰烬悄然消散。
护好人族就是。
……
小琼峰上,钟灵抬手对着铜镜轻点,其上的画面缓缓消散。
灵娥托着下巴坐在桌旁,略微有些出神。
有琴玄雅低声道:“阐截之战,已是无法挽回了吗?”
“这就是大劫呀妹妹,”钟灵笑道,“生灵就是这般,若每个生灵都是道心无垢,天道再强也只能将它毁灭。”
灵娥轻声道:“还好云霄姐姐今日并未现身,不然师兄心底定是说不出的难受。”
“我倒是觉得不会,”钟灵摇摇头,“云霄终归是截教弟子,她又是重情义之人,后面少不了要出手与阐教对战。
如何救出云霄才是难点。”
有琴玄雅道:“我记得师兄曾说过,玉帝陛下为云霄仙子降下了一道旨意,可以免她入劫。”
“那只是免她被劫运驱使,”钟灵纠正道,“劫运驱使她身边人,一样可让她陷入大劫之中。
你们注意到没?
阐教这边对那些陨落的仙人,其实颇为冷漠,因为他们平日里本就没太多交集,只是各自修行。
截教这边就十分在意,不少仙人都有拼死一战的冲动。
从这一面去分析,最后的赢家应是阐教。”
有琴玄雅皱眉道:“截教更重情义,为何……”
灵娥轻轻摇头,叹道:“情义在大劫中便是枷锁,刚刚斗法时,不少阐教仙人身上都亮起了功德金光,这就是截教最大的问题。
藏污纳垢太多了。
就如凡俗中的打家劫舍之恶匪,他们也各自讲义气,却不能说他们因为讲义气而可免罪过。”
“灵娥说的不错,看人不能只看一面。”
混沌钟的钟灵面色有些无奈,笑道:
“我真的镇不住截教教运吗?
不尽然。
我若在这一瞬镇不住,也可向前、向后各借一瞬,三倍岁月大道之力自可镇压截教教运,只要镇得住一瞬,我就可将教运完全凝固。
咱就这么点本事了。
但,着实不敢,也有些不愿。
喝茶吧,你师兄自有解决的办法,他的算计恐怕比各位圣人都要深远,你们不必担心,道门元气也不会被打空。”
灵娥眨眨眼,小声嘀咕:“钟姐,你能看到即将发生之事吗?”
“怎么可能!”
钟灵连连摆手,“咱小破钟哪有那种能耐,不然也不会被你们师兄一脚踹回洪荒。
小破钟,小破钟,谁都招惹不起的小破钟。”
言说中,钟灵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又轻轻哈了一口气。
我去,差点聊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