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小說推薦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一个字,爽。
两个字,真爽。
尽管转身离去时已经把不高兴写了满脸,但丹妮莉丝最终还是采纳了艾格的建议——不是一个,而是全部。
她不仅默许了艾格“将调查投毒案幕后主使作为次要任务往后推”的坚持,也同意了立刻召见等候的北境贵族并尽快开展南征,甚至连“暂且放过诸如卡史塔克家这样不肯效忠的小撮反对、骑墙派,日后再来清算”的提议也咬着牙答应下来。
虽然性格略带偏执情绪也时常不稳定,但小女王依旧拥有诸多能让她成为一位明君的特征和优点,其中之一便是:她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
只要获得她的信任,让她觉得你是真心站在她的立场上为她考虑,她就能强抑下脾气去思考提意见者的观点和说法,并做出至少她觉得正确的决定。
这是个优点,但它不那么优的地方在于:谁都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对她施加干扰和影响。
可想而知,若瓦里斯和培提尔那两根搅屎棍还活着,事情绝不可能如此顺利:但凡谁提出丁点不同意见并提供少许看上去像模像样的理由和论述,她都会陷入纠结,让本来简单的事情瞬间被复杂化,并很快陷入到无尽的扯皮中去。
现在,伴随着一场成功的清君侧,那样糟糕的御前氛围一去不复返,这是艾格一个人的胜利,他只能默默咀嚼回味,甚至没法与外人分享。
呵,谁想与外人分享?他又不是刚刚学会上网的小学生或初出象牙塔才走进社会的毛头小子,丰富的经历和各种各样的磨难已经让他变得成熟且稳重,他目标明确,头脑清晰,意志坚如钢铁,情绪稳如死水,炫耀成就和博取关注认可的需求无限趋近于零……
闷声发大财,悄悄享用冒险的成果,才是艾格眼下最想做的事情。
……
大概是被城门口吊着的十几具尸体所慑,也有可能本就没人打算当刺头,北境诸侯非常配合地将军队留在城外驻扎,各自带着少许随从便进入临冬城来,当面向女王宣誓效忠。仪式过程乏善可陈,无波无澜地走完了全部流程……待到最后一名贵族也屈膝向丹妮莉丝献上宝剑,天色已然昏暗,于是大家便挤挤攘攘地涌进加急腾出的大厅,直接进入了下一个节目:女王的晚宴。
匆忙举办宴会准备不足的弊病很快暴露,不仅按规格来讲该配有的乐师、杂耍艺人和弄臣难觅踪迹,就连桌上菜肴的品类和口感滋味皆有所欠缺,好在临冬城过冬的食物储备异常充足,经鉴定后确认无毒的酒水食物在数量上慷慨管饱,于冰天雪地里紧张等待了数日消息的北方贵族们看起来已经对现状心满意足,哄闹间未闻抱怨之声。
壁炉吐着热情的焰光,墙台火炬烧出淡淡的青烟。最前头的主座上,罗柏·史塔克向女王汇报了此趟赛文城之行的情况,并大倒苦水希望后者能替他补贴部分收买诸侯的军费开支;而下头,北方人天生豪爽且擅长自嗨,没有助兴表演的场面竟也未显冷清,十余名北境贵族和两倍于此的陪同侍从,再加上一些同样受邀的赠地军军官、塞外部落酋长,一大帮人觥筹交错吃喝玩笑耍得不亦乐乎……不断有人举杯离席走到前头的丹妮莉丝面前,在两旁无垢者卫兵的注视下向女王和史塔克公爵举杯祝酒,又在得到丹妮莉丝优雅得体的回应后满意归座,人群散发出的热量和情绪让整个厅堂内都显得暖意融融,倒让艾格有些意外。
这是个好现象,意味着北境贵族们并非个个都是死脑筋,他们对支持“疯王女儿”此事,没有先前料想中的那般强烈抵触。
而之所以如此,丹妮莉丝千里迢迢驭龙赶来参与终焉之战刷了一大把好感度固然是主要原因,作为北境守护的罗柏·史塔克估计也功劳不小。
不过,也并非整个大厅的氛围都如此和谐融洽:大概是为表现对他这个“变色龙”和叛徒的不屑和轻蔑,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北境贵族来与艾格攀谈或向他祝酒,这让他所坐的第二排长桌在对比之下显得分外冷清,就连艾格沉默独酌的背影也显得凄凉萧瑟起来。
当然,后者对此一点也没感到沮丧或气馁,甚至心底里还有点暗暗享受这种清净,为没人再在旁边叽叽歪歪而感到痛快:他眼下的身份是“昏迷初醒”的重病患,本就不该大杯喝酒大口吃肉……而清醒的头脑也让他明白:自己不能事事都与丹妮莉丝抢风头。
眼下自己是女王身边仅余的重臣,独享着对丹妮莉丝吹耳边风影响她决策的资格和方便,这已经是个无比巨大的胜利……私下里对女王直言切谏、偶尔惹她不快不会带来麻烦,但若是事事都想插一脚,越俎代庖去替丹妮莉丝做主,让她感觉到被架空和权威受到威胁,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让女王陷在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安全感和舒适区里,只在关键时刻和重要决策上施加影响左右局势,这才是个权臣最完美的生存之道。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陷在“锦衣不可夜行”的人性缺陷中难以自拔,乍登高位掌握权势便像开屏孔雀一样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老大……并最终顺利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如果哪天自己也狂妄到要为别人围着女王而非自己转感到愤怒或不甘,那他要么就是翅膀硬了,要么就是快死到临头了。
……
正平静坦然地喝着热汤享用着烤肉,一个人影从前面的主人席上走下来到他面前,啪一声把一个盘子半扔半放地摆到他面前桌上。
谁这么放肆?艾格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他可以接受冷落甚至巴不得存在感低一点,但若是有人敢当众挑衅于他,那可又是另一回事了。
“艾莉亚。”艾格朝女孩露出笑容,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来找自己说话,这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挪动了下屁股,他拍了拍身旁的长凳面:“过来坐下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