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涅空丹,”镜子中之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她又说道。
“除了涅空丹,日后有谁来天外天,也可加入我的势力,得到一处庇护之地。”
听到这些话,四周的众人骚动过后,终于有人朝徐子墨杀了过去。
“我来,”
有第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也跟在后面,一个个威势极强的杀来。
不过就在所有人混乱不堪,一同杀来之时,只听“轰”的一声。
天地间再次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犹如排山倒海,将所有人都镇压在了原地。
这些帝统仙门的老祖也好,还是散修中的强者也罢,此刻在这股突然出现的力量面前,都不过是深海中一些小鱼小虾罢了。
“还真是热闹啊,”一道男子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众人只看到在天际的另一面,一道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光芒在虚空中化作一道王座。
犹如地涌金莲,黑气化座。
一群身穿黑袍的人踏空而立,在这群黑袍人之中,出现了一条通天大道。
那大道之上,法则流动,奥义缠绕,神之力似无边落木萧萧而下,铺成了这条通天大道。
一名身穿红袍的男子踏步通天大道上,缓缓走了过来。
最终坐在了虚空中的王座上。
四周的黑袍人都跪拜在他身边。
“是神门的人,”底下那些帝统仙门中,有人认出了这群人的服饰。
神门,这已经是一个快要被遗忘的势力了。
他们原本也能跟这些帝统仙门一般,统治一方天地,擎立在这世俗之间。
可惜,他们的始祖太过作死了。
竟然妄想统治整个元央大陆,
要知道哪怕是当初真武大帝也从没想过这种事。
最终惹怒了无数帝统仙门,三位大帝降世,将他轰杀。
而神门,也从当初的帝统仙门变成了过街老鼠,无奈只能躲藏在旧土中,苟延残喘着。
看着神门的出现,四周有些人还不明所以。
“这都多少年了,神门终于敢从那旧土中出来了。”
“他们想干什么?难道也想分一杯羹不成?”
有些人不懂,但大多数人的目光还是聚集在神门之中,那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身上。
“大……大…大帝,”凤凰古国的君主,天凤娘娘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两个字犹如万斤重石,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不管在场的是谁,哪个帝统仙门的老祖,或者散修中不死的老怪物。
名扬天下也好,贯穿数个时代也罢,在大帝这两个字面前,都不过轻如鸿毛,不值一提。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一同出现了两名大帝?”
有人结结巴巴的喊道。
有人看了一眼王座上的男人,又看了看轿子中的存在,皆是面面相觑。
这些情况下,他们就是炮灰,什么事都身不由己。
“既然那大帝出现在神门中,”有人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该不会当初的神帝并没有死吧。”
亦或者说,神帝只是受了伤,这些年在养伤罢了。
许多帝统仙门想起自己当年围剿神门的行为,一股凉气从脚底升上头顶。
就连轿中的存在都沉默了许久。
想来她自己也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会有大帝存在。
“你是谁?”轿中的存在开口问道。
声音轻灵如九天银河,撒撒落落了下来。
“我虽然跟鸿天女帝不是一个时代,但我知道,你绝对不是鸿天女帝。
对吧,”神帝缓缓站起身子。
这一刻,天地仿佛都凝聚在他的四周。
法则流动,大道奥义涌现,阵阵大道之音在响起。
“鸿天女帝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而强行打通大道,下凡来元央大陆的。”
轿中的存在沉默了许久,显然神帝说的很对。
鸿天女帝不会自降身份的,如果她真要杀徐子墨,一定会正面等他去了天外天。
而不是如今这般,毫无意义。
准确来说,对方怕徐子墨承载天命,怕到时候杀不死他,所以才会提前下界。
这对女帝来讲,实属天方夜谭。
“这跟你没关系,”轿中的存在淡淡的回道。
“尊驾要护他?
你就算护的了他一时,也护不了一世,最终只会引火烧身。”
“不不不,我想你可能理解错了,”神帝摆摆手。
随即转身,深深朝徐子墨鞠了一躬。
“见过主上。”
一句话落下,原本就寂静的四周顿时更加鸦雀无声。
所有人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嘴巴张的大大的,久久不能合拢。
“他,他刚才说什么?”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复问道。
“神帝该不会是那魔头的手下吧?”
有人低语了一声。
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这所谓的荡魔盟,不过是一个笑话。
尤其是百里筱,她躺在地上,脸色煞白。
耳边突然回想起徐子墨刚才说过的话。
你看这大世风云起,各方天骄登上擂台,你方唱罢我登场。
对于别人来讲,他们意味着元央大陆的未来,意味着天命的最终争夺。
但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场表演的小丑。
百里筱抬起头,缓缓看向徐子墨。
他一脸的淡漠和平静,仿佛眼前的一切,大帝降临,什么荡魔盟,都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不值一提罢了。
“你早就算好了,对吧,”百里筱说道。
“我看不透你,自始至终就没看透过。”
正当四周的一切都僵持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徐子墨,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决定时。
远处再次传来一道破空声。
“徐公子,多日不见,可还安好呀。”
又是一群黑袍人从远方的天际飞了过来。
这些黑袍人的数量明显要多得多,领头的是十道身影,其余人要退后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