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但让北河松一口气的是,只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洞心镜,洪轩龙就收回了目光,并转而看着他,面露古怪之色。
只听此人道:“放心,这烫手的山芋洪某人倒是不感兴趣。”
闻言北河心中一惊,看来洪轩龙跟那阵灵结合后,应该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回忆诡异婴儿的记忆,他知道这时空罗盘,其实是一件用来定位的法器。
这时因为天罗界面和万灵界面处于不同的时空,所以要打通两界通道,不但需要准确的定位空间,还要准确的定位时间。所以就有了时空罗盘。
而且此物除了用来定位之外,本身也是一件至宝。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东西为何会落入万古门,而后又被凌烟给带到了南土大陆。
另外,洞心镜乃是天罗界面的人用来定位用的,要激发此物的话,不但需要耗费寿元,而且很容易被天罗界面的人追踪到位置,所以这东西就算是至宝,洪轩龙也不怎么感兴趣,或者叫不敢感兴趣。
“好了,不开玩笑了,”就在这时就听洪轩龙开口,“在这里先恭贺北小友了,竟然能够在鹬蚌相争中渔翁得利,实在是让人惊叹呀。”
北河看了他一眼,一时间却没有开口。
如果真如对方所说,洪轩龙和阵灵的神魂融合为一体,那么不管最终从他识海中活下来的是谁,对于这位来说,都要斩杀才对。
不过思量之下,他心中又点了点头。
虽然洪轩龙和那来自天罗界面的阵灵合二为一,但是对方却身在万灵界面。
真要站队的话,必然要站万灵界面才对。因为就眼下而言,他若是敢站队天罗界面,必然是死路一条。而这,也是洪轩龙不斩他的原因。
一想到此处,北河不禁松了口气,同时只听他道:“多谢洪前辈了,你我二人这次都能够死里逃生,实在是不幸中万幸。”
“不错,”洪轩龙点头,并道:“而且接下来,你我二人都要替对方将身上的秘密给保守才是。”
“这是自然。”北河深以为然,而后他又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对了,洪前辈当初曾说,要替北某找到解开冥毒的办法,应该还是会说话算话吧?”
“当然。”洪轩龙颔首,“洪某人向来一言九鼎,不会食言的。”
听到对方的话后,北河露出了一抹笑容。
洞心镜的秘密此人已经知道了,但是因为洪轩龙和阵灵的结合,得知洞心镜的用途后,并不敢打这件烫手山芋的主意,这让他内心的担忧随之烟消云散。
而且从眼下的情形来看,洪轩龙还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承诺助他一把,寻找到解开冥毒的方式。
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随即他又想到,洞心镜事关重大,此物撇开定位的作用,本身也是一件逆天的宝物,洪轩龙不打此物的主意,有些说不过去。
他虽然吞噬了诡异婴儿,而且还有了对方的些许记忆,但是并不完整,有关于洞心镜的信息,也并不详尽。或许还有什么别的因素,是洪轩龙不打此物主意的原因。
就在北河心中如此想到之际,只听“嗡”的一声,一股惊人的神识,突然间将整个三水城都给笼罩。
而且这股神识之强大,绝对是法元期修士。
另外,这股神识似乎还是冲着北河或者洪轩龙而来的。起初在将整个三水城给笼罩后,下一息就汇聚在了二人所在的房间。
“嗯?”
洪轩龙眉头一皱,猜测莫非是万古门的人追来了。
而北河也暗道一声糟糕,心中跟洪轩龙生出了同样的念头。
要知道整个三水城,修为最高的城主也不过脱凡期,一位法元期修士空降此城,足以让他们警惕。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刻洪轩龙大袖对着头顶一拂。
一股劲风当即从他的袖口中喷涌而出,冲击在了二人头顶。
“轰啦!”
霎时,只见二人上方的穹顶,直接被这股劲风给冲击得溃散,化作了漫天的碎片飞洒了出去。
北河陡然抬头,而后就看到了在他和洪轩龙头顶的半空,静静地悬浮着一尊古朴沉重的飞舟。
此舟无形当中,散发出了一股磅礴的威压。
看到此舟的刹那,北河还有洪轩龙二人的瞳孔具是一缩。
北河自然认出了这艘飞舟法器的来历,之前正是那宛如竹竿一般中了幻毒的男子,驾驭此舟断后,替他阻挡了万古门的众人。
而洪轩龙对于这艘飞舟法器,更是再熟悉不过,他当年就是通过另外一艘飞舟法器,才传送到万古大陆禁魔阵中的这艘飞舟内部的。
而且跟他结合的阵灵,正是这艘飞舟法器上的阵灵。
只是眼下头顶的飞舟法器,已经变得残破不堪,表面灵光都暗淡了不少,一副经历了一场大战的样子。
北河能够猜到,这艘飞舟法器之所以变成眼下的这幅样子,必然跟当日替他阻挡诸多万古门修士有关。
就是不知道那竹竿男子,当初驾驭这艘飞舟法器,有没有碰到万古门的天尊了。若是有的话,此人还能够从容退走,也是极为了不得。
而一想到那竹竿男子,北河心中顿时一跳。
通过诡异婴儿的记忆,他知道对方当年的修为,其实是法元后期修士,而且是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到天尊的恐怖存在。甚至对方比起洪轩龙还有天罡,都要强悍几分的样子。
但是后来因为诡异婴儿不想让任何天罗大陆上的人,将气息泄露,所以便以秘法,将竹竿男子给侵蚀成了身中幻毒的傀儡。对方在没有心智的情况下,肉身便可永存。这一点跟万灵大陆上的炼尸极为相似。
就在此刻,从飞舟法器上有一道黑色光柱照耀而出,而后一个瘦高的人影,从中缓缓飘飞了出来。
仔细一看,正是那竹竿男子。
而今的此人,双目依然遍布血丝,而且嘴角还含着一缕鲜血。
在他的手中,拿着那杆从北河手中借去的法则之矛。
这件天尊级法器被竹竿男子拿在手中,矛头之上噼啪弹射出了一缕缕法则之力,仅仅是从这一点,就看出此物的威势,跟落在北河的手中,完全不一样。
看到竹竿男子的瞬间,北河心中暗道一声糟糕。来人虽然不是万古门的人,但依然让他担忧。
因为诡异婴儿已经陨落,如果赶来的这位察觉到了这一点,必然会对他出手的。
一想到此处,他看了一眼身侧的洪轩龙。只见后者望着头顶的竹竿男子时,眼中露出了明显的警惕。
此人洪轩龙其实认识,乃是禁魔阵中所有身中幻毒之人最厉害的一个。
在禁魔阵中的所有法元期修士,但是碰到的,全都惧怕这竹竿男子。
就在北河二人望着头顶的竹竿男子时,这竹竿男子亦是在他们身上扫视。此人只是看了洪轩龙一眼,最终目光就落在了北河的身上。
并且这时北河可以明显的看到,竹竿男子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当中有着寒光闪烁,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北小友,此人乃是血魔的手下,可不好对付。实不相瞒,洪某人目前的状态有些不太乐观。”
这时洪轩龙的神识传音,突兀在北河的脑海中响起。
闻言北河没有开口,对方话语中的意思,已经极为清楚了。
就在他心中思量着对策之际,突然间他感受到了体内有一股奇特的气息,跟头顶的竹竿男子之间,有着某种隐隐的联系。
而这股奇特的气息他并不陌生,正是幻毒。
诡异婴儿被称为血魔大人,此人一身修为通天。而在整个禁魔阵中的幻毒气息,其实都是从他身上释放的,包括炼化头顶竹竿男子的,也是幻毒气息。
吞噬了诡异婴儿之后,北河体内也残留了一缕幻毒气息的本源。
就在这时,头顶竹竿男子看着他时,眼中的寒光化作了杀机。
北河一惊之下一拍膝盖,随着他身躯一震,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红色气息。
在这股红色气息散发而出的瞬间,头顶竹竿男子眼中的杀机,就陡然熄灭了下去,转而浮现了一抹臣服之意。
“庆卢!”
只听北河沉声开口。
他的话音落下,竹竿男子立刻微微躬身。
见此北河心中大喜,他仗着残留的诡异婴儿的幻毒本源,竟然能够命令此人。
只是他却知道,这是暂时的,因为他体内残留的本源幻毒气息并不多。
沉吟间只听他道:“法器给我!”
闻言,叫做庆卢的竹竿男子,毫不迟疑的将手中的法则之矛一放,一时间此物便缓缓飘飞落了下来。
北河抬起头,此物被他给一把抓在了掌心。
只是就在这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红色气息,波动了一下,有一种后继无力的感觉。
北河神色微变,而后他看向身侧的洪轩龙道:“洪前辈,现在不出手等待何时!”
“嘶啦!”
洪轩龙的动作奇快,几乎是北河话音刚刚落下,他就对着头顶的庆卢遥遥一指。
一缕手指粗细的黑色光丝,宛如蚯蚓一般,对着庆卢的眉心爆射了过去。此物尚在半空就不断蠕动,使得周遭的虚空,荡开了一波波涟漪。
只是就在这一道黑色光丝,即将没入庆卢的眉心之际,后者身躯剧烈挣扎了起来,而后从北河身上弥漫出来的红色气息,陡然溃散。
电光火石之间,庆卢抬起右手,一拳轰了出去。
轰隆一声巨响,黑色光丝爆开,以庆卢为中心,空间遍布裂纹,爬满了方圆数百丈。
这一刻整个三水城的上空都在震动,城中诸多低阶修士,在这股空间震动之下,有的口喷鲜血,有的七窍流血。
将黑色光丝给一拳轰碎之后,悬浮在半空的庆卢一身衣衫猎猎作响,自身却毫发无损。此人看着下方的北河和洪轩龙,面色古井无波,只见他紧握的拳头张开,五指看似轻飘飘的往下一压。
霎时,从他的掌心,有一枚紫色的符文乍现,而后宛如波纹一样扩散而开,并一闪即逝,向着正下方的北河还有洪轩龙罩来。
霎时,北河心中生出了一股浓烈的危机,而洪轩龙也心中猛地一跳。
关键时刻,洪轩龙大手一挥,此人背后一件绿色披风凌空而起,并体积大涨,眨眼化作了数十余丈,将他还有北河所在的阁楼,给一同罩住。
紫色波纹呼吸间就将整个三水城给笼罩,若是从高空鸟瞰,可以看到整个三水城直接变成了一处圆形的凹陷,城中的一切都灰飞烟灭。
一击之下,整个城池全部被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