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钟文秋带胡杨他们去的地方,果然是一个小工厂,而且还和里面的工人认识,钟文秋的一个堂哥就是在里面工作的。
里面,一边堆满了大理石的石材,另一边则是各种成品,有桌子、凳子、梳妆台等等,做得还挺不错,有些看上去还很有艺术感,有创意。
“白色的也是大理石吗?”鲁大强有点搞不懂了。
他一直以为,那种灰黑色,有花纹的叫大理石,但现在看到的,好多都是白色的,居然也叫大理石。
“呵呵!不知道了吧?大理石有多种颜色的。事实上,它只是一个名称,而不是一种特有的石材。之所以叫大理石,因为古代有种说法,云南大理的石材品质好,所以逐渐有人系统叫大理石。”任老师解释道。
大理石原指产于云南大理的白色带有黑色花纹的石灰岩,剖面可以形成一幅天然的水墨山水画,古代常选取具有成型的花纹的大理石,用来制作画屏或镶嵌画,后来大理石这个名称逐渐发展成称呼一切有各种颜色花纹的,用来做建筑装饰材料的石灰岩。
听到这个解释,就是直播间的观众,也很多人才醒悟:原来大理石这个称呼是这么来的。
钟文秋一番介绍,他的表哥是个挺热情的人。
“我去和老板说一下,应该问题不大。”这名赤着上身的男子说道。
大家也没有见怪,很多男人干活,尤其是这种体力活的,都喜欢赤着肩膀,不能说人家的行为不文明,甚至冒犯到大家了。
老板是一个快五十岁的人,和钟文秋的表哥是烟友加酒友。
别看人家是老板,但平时下班,也是跟着自己厂里的工人们吃吃喝喝,称兄道弟,丝毫没有自己是老板,而且已经快五十岁的觉悟。
钟文秋的表哥用一顿宵夜,就征得老板的同意,里面的设备可以随便用,但弄坏了可就得赔,这没什么好说的。
而且,那位老板也过来观察,和胡杨等人认识一番。
说实话,那位老板也听说过什么赌石、切石,毕竟他是和石材打交道的,但一直没敢玩,因为自己的朋友就是被赌石害惨的。
有前车之鉴,他自然不敢涉足。但现在,能免费观看,自然不会错过。
“宜兴也有卖赌料的?”那老板惊疑不定。
他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没听说有人在宜兴玩赌石的呀!所以,他看到胡杨等人拿着翡翠原石上门切石,就有点不解。
“我们无意间得到的,接下来得用一下老板的机器了。”胡杨客气地笑道。
那老板点头:“用,没关系!正好我也能见识一下。”
那块石头不大,差不多就是一个盘子大小,稍微扁平。其中一个位置,因为经常用来磨刀,已经擦出了一个口子,看到了翡翠所谓的“雾”,那层雾很薄,之前胡杨用手机的手电筒强光照射过,大家都能看到绿光了。
因此,这块料子不能切,只能慢慢擦,就是用磨具摩擦,将那一层石皮擦去。
不得不说,人家这里的机器设备还挺不错的,一边擦,还一边有水清洗,将擦掉的那些石粉洗去,时刻保持那块料子擦口处的清晰可见。
“来了,来了。”那老板表现得比谁都激动,搞得这块料子是他的一样。
这时候,大家都能清晰看到了翡翠,那是一种嫩绿的光泽。
“秧苗绿的翡翠。”胡杨笑道。
那老板忍不住问:“经常听到什么绿的翡翠,这翡翠的绿色,到底有多少种呀!我有点搞不清楚。”
事实上,不仅是这位老板搞不清楚,绝大部分的人都分不清。至于叶梅,甚至还不知道这么一回事。
胡杨也就给他们说道:“还真别说,翡翠的绿色,分很多种,就算是熟悉翡翠的人,也不一定能完全分清楚。
比如宝石绿、玻璃绿、秧苗绿、艳绿、俏阳绿、鹦哥绿、菠菜绿、晴水绿、浅阳绿、豆青绿、丝瓜绿、蛤蟆绿、皮瓜绿等等,你绝对头疼。
翡翠的绿色并没有一个严格的界限,从浓烈到浅淡是一个自然的过度。但是因为矿物质含量的不同,这些绿色在视觉上有了‘正、邪、美、丑’之分。
翡翠绿色越浓,说明渗透到里面的矿物质离子越多,通常情况下也就越值钱。比如,满绿的翡翠,一般都要比浅绿的贵重。
当然了,翡翠最重要的,还是种,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玻璃种、冰种等等,说白了就是透明度。不管是什么宝石,透明度很重要,决定一块宝石的真正价值。”
翡翠有“三十六水、七十二绿,一百零八蓝”之说,常用来说明翡翠种水的变化十分复杂,种类繁多、较难鉴别。
“那这块秧苗绿呢?是不是很值钱?”叶梅问道。
胡杨笑道:“秧苗绿,算是表现比较高,比较高档的一种翡翠。当然,还是刚才那句话,得看翡翠的种水,那才是评判它价值的最重要因素。这一块,属于冰糯种,以前我也和大家解释过这一种翡翠,介于冰种和糯种之间,还带着一些飘花。
总的来说,这块翡翠属于高档货,至于值多少钱,我们还得看它能解出来多少。”
随后,也就不再废话,专心将那块翡翠解出来。太久没有玩,所以解得还有些慢,最后还是厂里的老师傅看不过去,过来帮忙。
人家经常做水磨大理石的工作,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差不多二十分钟,一块如同打磨过的翡翠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看样子,能掏三四个手镯,还能制作不少坠子之类。
“这一块,能值多少钱?”那老板忍不住问道。
华仔和直播间的老粉丝已经没什么感觉,甚至觉得有点小意思。以前,胡哥跟老赵赌石的场面,那才是大场面,一块原石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的标王,就更不要说翡翠,一两百万真的不算什么。
只不过,这块原石是无意间捡来的,没有花一毛钱,有点其特色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