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本来还想着能够披一次战袍,与王黎再来一个沙场决斗,追忆一下当年的风采,结果却被诸葛亮一棒敲得脑袋嗡嗡直响,边敲还边问着:看你嘚瑟不?看你嘚瑟不?
想起来就是各种不爽!
刘备在众人的“胁迫”下退居二线,坐在一旁翻着白眼,几度跃跃欲试又再强行忍住,如芒在背坐立不安一副便秘的样子,看得众人几欲笑出声来。
徐盛强忍着笑容,走上堂前朝诸葛亮请战道:“军师,既然主公已经应了下来,那么此战便是你的统帅。
前番在青龙山峪口,末将和儿郎们归途遇伏,叔至将军为掩护末将为敌所擒。末将请战,愿率军中男儿再度前往青龙山,救回叔至将军!”
诸葛亮摇了摇头:“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身为袍泽,文向你关切叔至安危,本军师颇感欣慰,但是身为大将,你的想法却绝对不可取。
将者,智、信、仁、勇、严也,一名大将首先要求的便是足智多谋,赏罚有信,对儿郎们仁义仁心,最后才是勇敢和严明。否则你与市井中的好斗之徒有何区别?
且不说云长回来之时,张辽和黄忠早就消失在茫茫林海,峪口处已经空无一人,单说他二人之勇,就连叔至都要甘拜下风云长也得忌惮三分,你一人前去又如何能敌?”
徐盛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他和陈到素来与诸葛亮颇为亲近,本来想主动请战为诸葛亮减轻一些压力,唱一出将帅同心的双簧,却不料被诸葛亮当众训斥了一番,闹了一个大不痛快。
徐盛正欲喏喏而退,谁知诸葛亮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更何况,叔至目前应该暂无大碍。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并非叔至,而是另外一件大事!”
陈到“深”入虎穴,生死未知,每耽搁一个时辰,陈到或许就要多受一个时辰的苦,这难道还不算迫在眉睫之事吗?居然还敢称这不是当务之急!
这个不把兄弟们的性命放在心上的村夫,不好好揍他一顿,他就不知道这座军营究竟姓什么!
关羽勃然色变拍案而起,之前种种同心协力的想法顿时烟消云散,指着诸葛亮就呵斥道。
“诸葛亮,叔至乃是我兄长的亲卫,也是我关某和文向他们的袍泽。今日你初掌兵权便将他的安危置之脑后,你信不信关某立即上报兄长剥了你的军权,让你回家养老?”
“云长,休得放肆!”刘备初闻诸葛亮暂不营救陈到,心中也颇感不悦,说到底陈到也是他的亲卫他的心腹,怎么能够说不救就不救呢?打狗都还得看主人吧!
但,转念之间就见关羽即将与诸葛亮闹翻,这可怎么能够?刘备急忙起身为诸葛亮坐镇,至于关羽处就无所谓了,兄弟嘛,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众人也看着二人不知如何是好。
诸葛亮却是向刘备摇了摇头,迎着关羽便走了上去,淡淡一笑问道:“敢问关将军,本军师虽然说过叔至之事并非迫在眉睫,但本军师可曾说过不救叔至?”
“那倒不曾!”关羽一懵,见诸葛亮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心中大为不服,“不错,你虽然并未亲口承认不救叔至,但叔至在张辽军中已经十来个时辰了,至今都还没有消息,谁敢保证…”
“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羽扇一挥再次打断了关羽的言语,诸葛亮紧紧的盯着关羽的双眼,眉毛也不带眨一下,“你说呢,关将军?”
关羽再次懵住了。
诸葛亮说的不错,陈到既然已经落入张辽的手中,情况无外乎两种:或选择投降从此成为王黎的马前卒,与兄长失之交臂;或誓死不从,被张辽枭首示众。
没有消息,说明陈到还活着,他的一颗红心也还向着自家的兄长!
被当着众人的面连番的质问,关羽终于有点恼羞成怒了:“好吧,就算你所言不差,那关某问你,兄弟情义比天高,如今还有什么事可以凌驾于此事之上!”
“当然是主公之事!”诸葛亮扫了关羽一眼,缓步走到堂中面向众人,“主公一人身系全局全军,他的安危自然乃是我军重中之重,不要说叔至的行动暂时受困,就算是你关将军被围,我诸葛亮依然要以主公为先!”
声音干脆,掷地有声。
众人心悦诚服,关羽同样赶到脸皮都快烫了起来。特么的在座诸将谁敢说我兄长的事情不是第一等大事?只要他敢说,别说诸葛亮,就是关某的这柄青龙偃月刀就饶不了他!
刘备却是含笑拈须,频频点头:马失前蹄啊,这回云长可是撞到铁板上了。
很明显,诸葛亮就是怕将来刘备不在城中之时,关羽不听管教肆意妄为,特意在众人面前耍了一个文字游戏,给他来了一个下马威。
看破不说破,还是好基友。
刘备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也就不打算给关羽解释解释,只是看向诸葛亮的眼神更加的热切了。
诸葛亮一语将关羽镇住,这才缓缓的转向徐盛问道:“护送主公之事,本军师原本打算让关将军亲自前往的,但关将军目前还需继续研习军中规矩暂时不得外出。文向,本军师便将主公的安危托付于你,你可敢前往?”
关羽骤闻诸葛亮竟然要弃他而不用,正欲起身请命,却又怕再次被打脸,只好讪讪的坐在一旁,一双丹凤眼只瞧着徐盛。
而徐盛刚才还在请战,此刻却有了些犹豫:“军师,非是末将不敢前往,但之前说过,张辽、黄忠以及甘宁等辈已经将新息团团围住,末将担心以一人之力恐怕不能护送主公安全!”
“说得好,看来刚才的那番话你已经悉数听进去了,也不枉费了本军师的良苦用心!”诸葛亮拍了拍手,目含鼓励,“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本军师自有安排,绝对保证你和主公安然无恙!”
徐盛大喜,双手抱拳向前跨了一步,一声大喝拜服于地:“末将愿听从军师的调遣,绝无二心。如有违背,人神共戮!”
……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新息城池忽然四门洞开,三五百名健儿分作四队向城外的密林缓缓行去。
他们各自拥簇着一名纨绔模样的青年男子,身上穿的也颇为休闲,他们手中的刀剑仿佛也有些迟钝,甚至都没有开过锋,只有背上跨着的弓弩还有几分模样,隐隐透着一点血腥。
俨然是一群出城踏青打猎的公子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