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同一时间,造物主的箱庭游戏之中。
被加速了的世界仍然在按照已有的规律和秩序在运转着,不管是物质位面上的生灵,还是星界之中的神灵国度,乃至是下层深渊之中的冥河轮回体系……
至于前些天的时候,物质位面同时出现的上百个不同种族、性别乃至是阵营信仰的人,同时发疯了,宛若被魔鬼附体,最终招致各种各样,这样那样,花样百出的愚蠢死法的事情……
并没有能够掀起任何的波澜,在诺大的物质位面之中,连一丝水花都没有能够溅起。
毕竟物质位面过于巨大,不说无边无垠,也是广袤辽阔,有着一块主要大陆,和零零碎碎,数量不知凡几的海外群岛,光是在地表上面生活的各个种族生灵的数量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这还是不计算地底世界,海洋之中的种族,甚至是下层深渊之中的恶劣环境里的生存着的东西。
可想而知,在如此巨大的一个宏大系统之中,区区上百个“人”突然在同一天失心疯,自寻死路的这种事情,能够算得上什么大事呢?
要是都集中在某个村庄或者城镇里同时发生,倒是还能够有着成为当地著名怪诞传说的资本,但是却偏偏都分散开来,均匀散布于整个地表世界的不同地方,就真的是鸡毛蒜皮了。
物质位面的科技树并没有遭到刻意禁止,诸神的教会也并不反对技术的发展,只不过整体上落后的生产力,以及某些地方能够非常快捷的使用超凡力量代替处理的问题……
这些都还是使得推动技术大力发展的动力不足,整体的水平都还是显得相当落后。
譬如说火药方兴未艾,蒸汽动力刚刚起步不久,还是在一些公国、王国的一线大城市里,才能够看见那些工匠、炼金师、发明家的稀罕作品。
大概就是这样,所以交通方式、通讯技术方面都有很大的不足之处,就算是国王驾崩这样天大的新闻,往往传到边境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至少三五个月的时间。
更加别说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当地青年身残脑也残,疯狂作死,最终求锤得锤”的地方传闻了。
哪怕只是传到了隔壁的村庄或者镇子上,也只会成为茶余饭后的笑话,不会真正有人在意。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有人在意也没有用,毕竟人都已经死了,法师的占卜也只能够确认灵魂是进入了冥河,还是转生成为了劣魔,下层深渊并不关注这些事情。
倒霉的当事者的虚拟人格也早就被重置,记忆记录都被直接清空,当然不会暴露关于玩家的问题……
除非灵魂其实是升入某个神灵的隐秘国度之中,只不过在玩家选择人物的这一步上就有所限制,玩家最多能够取代的预设角色,撑死了也就是浅信徒的等级。
这种程度的灵魂并不足以在死后成为祈并者,因此那些神灵也自然不会发觉到问题所在。
只能够说一切都已经早早就被安排好,整个世界都有条不紊的在继续运行着。
即使在这个时候,有些强大的传奇法师在自己的高塔之上观测星空,试图占卜命运;又或者是有些神灵无聊的将视线从隐秘国度之中投出,注视着物质位面或者星界发生的事情。
他们也顶多就是发现命运之河似乎起了波澜,貌似即将有一个波澜壮阔,龙蛇并起的大时代到来——
但是也就仅仅如此,仿佛是植物生长,最终开花结果一般自然而然的事情,无论怎么追寻猜测也会觉得一切正常,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对的。
顶多就是怀疑是不是物质位面的文明进程平稳进行了这么久,终于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
譬如说不管是各个种族间的摩擦冲突,已经达到了一个很危险的临界点,系于千钧一发之间;还是积累进步的物资和技术,各族人民内部自发性的要求,上层统治者也认为需要一场战争来获取更大的利益……
或许这些因素都正在无形之间,共同发挥影响,促使一个大时代的到来。很难说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反正在这样的大世之中,龙蛇并起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隐约察觉到了未来趋势之后,少数的强者在担忧,更多的知情者却是在期待,毕竟混乱才意味着更多的机会。
他们都没有怀疑。
因为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就算是有什么巨大的变革即将到来,也像是世界的进程积累到一定地步,自然而然出现的节点,如同植物发芽一般。
又如同整个箱庭宇宙都是自成循环,整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如此恰到好处。
所有的规律法则以及常数常量似乎都是如此,仿佛是漫长岁月之中的自然演化,最终塑造出了这样的一个完整完善,逻辑自洽的宏大系统。
这个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
至少在这个盒子之中的存在都会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从来没有任何人怀疑过世界为何而存在,就像是从来没有任何人怀疑过世界存在的意义一般。
哪怕是高高在上的诸神都是如此,祂们似乎理所当然的存在于世上,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担当了这个世界之中的重要组成单元——
「信徒-信仰-神灵」
祂们为了维系自身的存在,继续强化自身的神力,就得不断的收集信仰之力,互相之间同样也存在利益、竞争与立场,在漫长的历史之中,不断的有神灵崛起,也有神灵陨落。
有些能够重新归来,也有些彻底销声匿迹,同样的神职,坐在那个位置上的神灵却不见得还是原先那个。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本来屹立于整个世界的顶点,最有可能率先探索完整个系统,从其中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的神灵们,反而是完全没有这么做。
祂们都被信仰拖住了脚步,也被无形的危机感一直督促着在信仰战争上投入了绝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
神力弱小的神灵,会在信仰方面花费更多心思,收集更多信仰,以提升自身的力量;神力强大的神灵,会想尽办法保持自己的优势,同时在这场永不结束的长跑之中试图排除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同类。
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信仰问题天然的限制住了这些存在探索整个盒子,最终发现问题的可能性。
不过对于盒子之外的造物主来说,这个就是神来之笔,良性循环了。
这样的设计可以让箱庭游戏之中的神灵,都花尽心思在收集信仰的这件事上,而这个本来就是主要目标之一,那就是帮助诹访子收集信仰。
说到这里,箱庭游戏里的神灵的来历也就很明了了——
诹访子的称号是土著神的顶点,她并非是孜然一身的神明,而是各种各样的神明的领导者,因此才能够同时掌管诞生、农业、军事等多方面。
她具备统御祟神的力量,操纵祟神就是她灵验的体现,控制祟神就是她的管辖范围。在遥远的古代,她甚至是能够管束着拥有令人吃惊的信仰心的“诹访明神”的神。
诹访明神是一位恐怖的神明,而诹访子能够控制住诹访明神,就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更加别说她还同时管束着其他各种各样的众神,这种能力特性正好适合用来变相体现箱庭游戏之中的众神。
正如同之前说过的那样,在降维到这种程度的意识领域之中,现实世界里的一发火球术,放在箱庭游戏之中,就是点燃恒星的巨大能量。
同样的道理,诹访子只要将自己管束着的各种相关的神性都分出一丝来,就能够成为这个世界之中的种种强大的神性、神职的相关显化。
可以说,由此而来的诸神,其实就相当于她管辖的祟神,只是诸神自己都不知道。
毕竟神性之中的相关讯息都被清除掉,获取了那些神性,成为神灵的存在也发现不了问题,只有最深层次的联系还存在着,却是超越盒子的等级。
而诸神努力收集信仰的行为,就相当于是为了诹访子这个上级努力收集信仰,偏偏祂们什么都不知道,还都觉得是为了自己,因此自觉性与努力程度自然都大大不同。
总而言之,截止到目前为止,众筹创世的成果相当顺利,盒子内的一切都在世界外侧的「观测者」们的掌握之中。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
物质位面,南方卡迪伦公国,桑兰丘陵的某个小村庄外。
穿戴着法袍与兜帽,目前成功成为了1级的法师,或者说法师学徒的窈窕少女正在小路上哼着曲调儿前行。
在因为附近的热砂矿洞,而导致当地环境显得比较特殊,一阵突如其来的烈烈热风之中,她的兜帽被吹掉,露出了一头黄金般的秀发和一双略显尖尖的耳朵。
伊丽莎白的心情很好,或者应该说相当好。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游戏居然是这么一个样子的,仅仅只是一接触,就完全沉迷了下去,甚至把这个游戏直接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人生。
因为性格问题,她的开局非常顺利,或许也有因为选择的角色也叫做伊丽莎白,极大幅度的增强了她的代入感的缘故,她完全没有遇到其他绝大部分玩家的遭遇。
被直接乱刀捅死,被加上火刑柱上活生生烧死……
这些噩梦与心理阴影,都与少女无缘,她根据游戏里给出的那些明显的提示与线索,还有能够看得见认识的人的名字之类的引导的帮助,非常好的扮演了自己的角色。
在融入了环境之后,她就开始展开了探索,同样也是非常顺利。
——这个世界是动态而且真实的,在给予恶意的玩家迎头痛击的同时,也会给予抱着善意的好奇和纯真的心,有分寸有尺度的玩家以善意的反馈。
所以她机缘巧合的成为了村庄附近的一个隐居女巫的学徒,解锁了职业,并且升了一级,直接和那些开局落命,而且因为心理阴影,短时间内都没有再进入游戏的玩家拉开了相当的距离。
在学习提升自己的过程之中,伊丽莎白也发现了这个游戏真的在致力于追求真实。
就连升级都不是单纯的刷怪获取经验,然后在悦耳的音效和从天而降的光芒之中提升一个级别……相对来说更有难度,更有挑战性,也更有趣味。
不过貌似等级上限也不丧心病狂就是了,据说10级以上的职业者都非常稀少,15级以上的都已经是很多吟游诗人传唱之中的英雄了。
所以还算可以接受。
少女重新在热风之中戴上兜帽,向着老师的住处快步走去,她这一次出来是购买一些物资的,回去之后要继续阅读法术书、做笔记、做实验……
法师的自我提升相当硬核,但是在玩家面板这唯一的优待之下,总算是不那么劝退,伊丽莎白也觉得很有趣,乐在其中,享受着那种一点点充实自己的过程。
她觉得这个游戏的设计真的是太有意思了,较真到这种程度——
就连那些法术模型、神秘学原理都似乎有板有眼,有模有样的。让她怀疑是不是在现实世界里,只要自己有魔力,就真的能够重现真实效果。
只不过,像是女孩这样的玩家终归是极少数。
其他大部分玩家都是遭到了痛击,陷入了爱恨交加的纠结之中,明明不想放弃,但是死亡阴影和留下来的冲击、恐惧又太过强烈,让他们不敢立刻再次再接再厉……
至于网络上,对于这个年度大瓜,基本上所有人都还是在看笑话,冷嘲热讽,口诛笔伐,强烈抨击!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开始有一些实况录像流出,舆论风向也开始改变了。
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那种!
(PS:鼻子好像也发炎啊……我是不是要死了……(*゜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