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先生,再多留两天吧,我们也好,好好谢谢先生你。”
往上攀升的朝阳驱散了笼罩弥漫在村子里的雾气,往着这山谷里的村落,挥洒着些阳光,
阵阵清风摇曳着不远处山丘上,山林的枝叶,再从山谷中的村落间拂过。
村子中间,那开阔的小广场上,
一众村里人,挽留着廉歌。
“……先生,再多待两天吧。老汉我这好些菜都还没给先生你做过,先生你多待两天,尝尝老汉我的手艺。”
人群前,老汉系着围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呵呵着,出声挽留道,
闻声,廉歌肩上,还捧块鸡肉啃着的小白鼠倒是顿住了动作,眼馋着转过了头。
“接下来段时间你们还有得忙,事情已经了了,饭也吃过了,也该走了,我就不继续叨扰了。”
转过头,看了眼眼馋着的小白鼠,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村子里,塌了的一座座房子,出声说道。
“……那……”
老人转过头,也看了看村子里,
“先生你下回再路过这附近的时候,还请一定过来再坐坐,我们好好招待招待您……”
“……不管先生你啥时候再过来,下回来了,老汉一定把拿手菜都做出来,让先生你尝尝。”
旁边的老汉也紧跟着说道,
“……下回先生过来住我们家吧……现在是塌了,但到时候肯定已经再修起来了……”
“……等村子里弄完了,我再养些鸡,到时候先生来了,让于叔烧来吃……”
一众村里人也跟着,出声说道。
听着一众村里人的话,看着一众村里人眼里带着的神采,
廉歌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
“行。”
应了声,廉歌转过了身,沿着村道,往着村子外走去,
身后,老人,老汉,一群村里人也紧跟着,围在廉歌身后,送着廉歌。
走至村子中,小广场的边缘,廉歌再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看向了身后的一众村里人。
“……先生,再让我们送送你吧。”
注意到廉歌转过身,一众村里人停下了脚步,老人站在廉歌身前,出声再说道,
“……就让我们送到村口吧,先生。”
“就到这吧。”廉歌看着老人,看着一众村里人,微微笑着,出声说道,
又转过视线,望了眼往村外延伸着的村道。
“……那先生你慢去。”
看着廉歌,老人还是点了点头,出声应道。
再看了眼这老人,和一众村里人,廉歌再转过了身,挪开了脚步,沿着村道,往着村子外走去。
身后,一众村里人站在原地,停下了脚,望着廉歌,没一人散去。
“……谢过先生救命之恩。”
老人望着廉歌走远的身影,躬身着,朝着廉歌长呼着,
“……谢过……先生救命之恩……”
紧随着,一众村里人也紧跟着老人的声音,感激着,出声朝着廉歌长呼着。
……
听着身后混杂着的村里人长呼声,廉歌微微笑了笑,脚下步伐没停下,依旧朝着前侧走着。
转过目光,廉歌看向身侧,村道两侧,
村道外,是或还立着,或已经倒塌,简单清理过的房屋。
村道边,
在廉歌视线里,则是一个个穿着老式军装的身影,身上衣服都有些破烂,脸上或是沾着些黑灰,身上或是沾着些泥,
正站在村道两侧,送别着廉歌,
看着这一道道身影,廉歌停顿了下视线,再转回了目光。
驱使着法力,手里掐诀,
“元始洞玄,灵宝本章。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混洞赤文,无无上真。元始祖劫,化生诸天……”
一边沿着村道,往前挪动着脚步,廉歌一边念诵着超度经文,
诵念声,也随着,在村道上,回荡着,响着,
村道旁,那一道道穿着老式军装的身影,也相继停下了动作,沉浸在那经文中。
“前啸九凤齐唱,后吹八鸾同鸣。狮子白鹤,啸歌邕邕。五老启途……”
走至村口,廉歌停下了念诵了声,也停了下脚步,
没再转过头,廉歌微微仰头,朝着村子远处看了眼,
一挥手,朝着兜里那地府制式通讯器灌输了道法力,
收回手,廉歌再挪开了脚步,往着村子外走去。
……
“……老于,你家还有些纸钱,香蜡没有?”
看着廉歌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村子中央,一众村里人才相继收回了视线。
老人转过了头,停顿了下,看向了身侧的老汉,出声问道,
“……还有些,不过也没多少了,你要这个……”
老汉先是有些疑惑着应了声,紧随着,话到一半,又渐渐合上了嘴,沉默了下,
“……那沈家的儿媳妇我们是该去祭拜祭拜……”再出声,老汉说了句,
“……不光是沈家媳妇。”
老人摇了摇头,又看了看一众村里人,
正要散去各自忙碌开的一众村里人,听到老人的话,相继停下了脚步,朝着老人望了过来。
“……老于,村里人都知道,我们村子这些人啊,都是从还远点的地方搬过来的……又说啊,我们这是个乱葬岗,这死过不少人……那还记得,当初我们这村子,是为什么要搬到这儿来……”老人再转回头,看向老汉,出声说道,
老汉闻声,缓缓摇了摇头。
“……我倒是记起来了。”
老人缓缓转过了头,望着村子里一众村里人,望着村子里,
“……因为这儿啊,不是乱葬岗,是英雄冢……先人搬到这儿来啊,就是为了能照看下……不至于啊,让他们逢年过节的,还冷冷清清……有个香火,有个蜡……结果啊,我们忘得啊,比什么都快……到现在啊……又是他们来照看我们,救了我们一回……”
老人说着话,再沉默下来,
一众村里人,也愈加沉默下来,似乎渐明白过来。
“……村长,我家里还有些香蜡钱纸。”
“……村长,我屋里也还有点……”
一人出声说了句,紧随着,又是几人接着说着,
村子中央,再热闹起来。
……
沿着村道往外,往上延伸的坡道,踩着坡道,廉歌踏上了条盘绕着山丘的蜿蜒山道,
挪动着脚步,廉歌继续往前走着,
一人一鼠渐行渐远,那村子,也在身后渐渐远去。
再沿着蜿蜒的山道踏上条盘绕在山岭间的盘山公路,身前,渐热闹许多,
“……去县城,去县城……上车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