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四:现在吗?】
四号楚元缜率先回复。
金莲道长传书道:【九:不,不需要现在。九色莲花成熟,尚需半月,它迈入成熟的期间,恰是最脆弱的时候,经不起璀璨。
【除非地宗想毁了它,否则,不会在这个时候袭击。但半个月后,必然会迎来一场大战。】
二号李妙真传书道:【地宗妖道们已经发现你们的藏身之所?】
金莲道长回复:【黑莲与九色莲花之间存在密切感应,平时我能掩盖双方之间的联系,但莲子成熟在即,气息无法掩盖了,就在刚才,九色霞光冲霄,黑莲必定察觉。】
黑莲?地宗道首叫黑莲么,额,地宗的道士都是以有色莲花命名的?不知道有没有白莲………许七安还是第一次知道地宗道首的道号。
黑莲这个称号,无天佛祖,是你吗?
他坐在桌边,念叨出只有自己能听懂的梗,然后自顾自的,有些落寞的笑了一下。
楚元缜传书道:【这也意味着地宗妖道会准备的更加妥当,对我们非常不利。】
这时,极少说话的五号,丽娜传书回应:【管他呢,来在多人,我也能把他们砸成肉酱。】
看到这里,许七安觉得,有必要出声提示一下他们,以指代笔,输入信息:
【三:我听大哥说过,他在楚州时,见到过地宗道首参与血丹炼制,那是个分身。然而,实力隐隐有三品。如果争夺九色莲花时,再来一位这样的分身,我觉得,咱们可以提前放弃九色莲花了。】
啊,假冒二郎说话,还真有些羞耻呢,不,真正让我羞耻的是李妙真和金莲道长知道我的身份………许七安恨不得捂脸,觉得自己社会性死亡又加深了。
天地会成员心里一凛,如果黑莲道首真的能出动一位三品分身,哪怕是堪堪够到三品战力的分身,也足以横扫天地会众人。
金莲道长传书道:【黑莲在楚州屠城案中获得了巨大好处,那尊三品分身想必就是当时塑造的。事后分身虽然毁了,但他必然还有余力,或许会再造出一具同等境界的分身。
【不过你们无须担心,而今我已经恢复,只要黑莲不是本体亲至,我便能对付他。呵呵,他不可能本体过来,这点我可以保证。
【你们要对付的是地宗其他的莲花道士。】
你拿什么保证黑莲一定不会本体来?还有,金莲道长你真的这么强么,黑莲分身可是三品啊……..许七安皱了皱眉。
唔,当日金莲道长就是潜回地宗盗取了九色莲花,被黑莲道首打伤后,一路逃亡到京城。这么看来,金莲道长比我想象中的更强大?
甚至超越了四品?
见金莲道长信誓旦旦保证,天地会成员松了口气。
楚元缜传书道:【楚州屠城案告诉我们,淮王与黑莲有勾结,以此推断,元景帝会不会也和地宗有勾结?这一点,咱们不得不防。】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如果元景帝插手此事,变数就大了………李妙真心里一凛。
楚元缜不愧是本群另一位智商担当,说出了我的顾虑……….许七安微微颔首。
一起砸扁就可以啦……..丽娜满不在乎的想。
六号和一号始终窥屏,没有传书。
金莲道长传书回应:【此事倒也好办,三号,你通知一下你堂哥,请他出手相助。一来可以增加我方战力,二来魏渊不会坐视不理。】
好主意!
楚元缜眼睛一亮。
许宁宴虽然是六品武者,但金刚神功小成,又有儒家法术书卷,能发挥的战力远胜普通四品。
最关键的是,许宁宴是武夫。武夫攻杀手段,是所有体系里最顶尖的。
耐力也是最顶尖的。
除了手段单一,无法应对复杂情况,缺乏群体攻击技能,各方面都不存在短板。
额,金莲道长当初选择我作为三号地书碎片持有者,后来又将我当做桥梁,与魏公达成一定的默契,是不是就存了关键时刻利用打更人的想法?
许七安忽然想到这个细节,并认为极有可能。
如此才符合金莲道长老银币的形象。
金莲道长,你说这样的话不觉得羞耻吗………..李妙真没有说话,她坐在桌边,眼神复杂。
她是知道三号真实身份的,现在看着许七安和金莲道长唱双簧,天宗圣女觉得很羞耻。
【三:好的道长,我会通知我堂哥的。不过,如果魏渊答应出手,恐怕你的莲子还得在分润出去一些。】
【九:没问题,九色莲花一甲子成熟一次,一次能结十四粒莲子,贫道只能再分出去两粒。这一点,希望你能转告你堂哥,让他告之魏渊。】
【三:好的,我实力低微,就不凑热闹了,但我堂哥神勇无比,必定能助道长守护莲子。】
【九:呵呵,一门双杰。】
这两人……….李妙真默默捂脸。
………..
结束群聊后,许七安不出意外,收到了金莲道长的传书:“你修为如何了?”
许七安传书回复:“我正好缺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说不定能临阵突破,晋升五品。”
金莲道长:“很好,五品武夫,才是真正的登堂入室,不惧群攻。”
许七安:“道长,先不说这个,黑莲与元景帝有勾结,如果让他知道我是地书碎片持有者,那元景帝也会知道。事后若是两人联手,我会很麻烦。我如何能暂时解除与地书碎片的认主关系?”
如果黑莲不知道他是地书碎片持有者,那么仇恨值就不会太高。
最重要的是,当日在楚州城,黑莲知道那位神秘强者是地书碎片持有者,那么许七安要是参与莲子守护战,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隐瞒关于“许七安”的一切。
这个办法有很大的弊端,他无法使用黑金长刀,无法施展天地一刀斩,无法施展金刚神功。而神殊,已经陷入沉睡。
一身本事,发挥不出,如何守护莲子?
二,解除与地书碎片之间的认主关系。
如此一来,许七安之所以会出现在剑州,是因为受到了李妙真和楚元缜的邀请。并不是他地书碎片持有者的身份。
聪明人甚至会产生联想,当日楚元缜和李妙真帮助他拦截禁军,是不是双方私底下达成了交易,换来日许七安帮忙守护莲子。
对比之下,第二个方法明显更好。
金莲道长沉默许久,传书道:“等你来了剑州,我再替你解除认主关系。地书秘法不能外传,希望你理解。当然,你若愿意拜我为师,这就不成问题。”
呵呵,您先跟我云鹿书院的四位老师打声招呼,看他们同不同意?许七安嘴角抽了抽。
为什么每个人都想当我师父?
反而是那位对我有师徒之实的大佬,却从未有过类似的心思,甚至不愿收我做义子……….
翌日,许七安太阳高照才起床,捧着木盆来到院子,看见王妃秀发凌乱的坐在椅子上,眯着眼儿,晒太阳。
他瞅了一眼五官平平无奇的大奉第一美人,没说话,自顾自的打了一桶水,准备洗脸刷牙。
王妃见状,连忙跑进屋子,捧着她的木盆出来了,蹲在他身边,把剩下的半桶水倒进自己木盆里。
然后把白色脸帕浸透浸湿,细细的擦拭脸颊。
许七安侧着头,看向身边的女人,难以置信道:“你是在等我打水?”
王妃边擦脸,边斜来一眼,哼哼唧唧:“不可以?”
许七安放下猪鬃牙刷,朝她拱了拱手。
………..
离开王妃的小院,许七安回许府,牵来心爱的小母马,骑着它赶往打更人衙门。
抵达衙门口,他把缰绳丢给守门的侍卫,径直入内。
侍卫出于本能,接过缰绳,猛的想起许银锣已经不是银锣,望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最后保持了沉默。
一路上,许多相熟的银锣、铜锣朝他颔首,但没人上前打招呼。
这并非他们势利,而是展现出过高的热情,很可能被人偷偷举报到陛下那里,打更人就是干这种事儿的。
只有魏渊不需要看元景帝的脸色,即使许七安不再是打更人,香火情仍旧在。
因此,他很快见到了魏渊,在七楼,熟悉的茶室里。
“魏公,地宗的金莲道长托我带句话,九色莲花成熟在即,希望您能出手帮助,他会用两粒莲子做为报酬。”
许七安还是如同以前那般,恭敬的抱拳。
他没解释九色莲花是什么东西,因为以魏渊的见识,不可能不知道九色莲花。
魏渊是许七安见过最博学的人之一,即使女学霸怀庆也远不如他。
“一粒足以,我会让倩柔去帮忙,但也只有他一个,不会有其他打更人。”魏渊温和的说道。
他旋即起身,眺望远景,沉声道:“在哪里?”
“剑州。”
“剑州……..”魏渊沉吟道:“回头取一份武林盟的资料给你,九色莲花成熟,剑州武林盟作为地头蛇,不会毫不关注,甚至会出手争夺。”
许七安点点头,而后问道:“魏公,你可曾听说过一个叫苏航的人?”
“苏航……”
魏渊皱眉,念叨几遍,道:“似有印象,一时间竟记不起来了。你问此人作甚?”
“他是贞德29年的进士,元景14年,被贬江州担任知府,次年因贪污受贿问斩。他是我一个朋友的父亲,我答应她,帮他查明父亲问斩的真相。”许七安道。
“有什么问题?”魏渊反问道。
一个因贪污受贿问斩的高官,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每届京察都有类似的高官倒台。
“我从隐秘渠道得知,此人是被王党、曹国公以及诸多勋贵宗亲联手斗倒。”许七安道。
魏渊思考了片刻,摇头道:“你的信息错了,我不记得二十多年有这样的人物。”
魏,魏公不知道………许七安瞳孔略有收缩,思绪一下子翻涌沸腾。
他仿佛抓到了什么似的,灵感一闪而逝,最后选择先沉默,等搜集到更多线索,有更多推测,再与魏渊探讨。
“魏公,我想去档案库查一查此人资料。”
“好,我给你一份手书。”
………….
三日之约很快就到,酒楼包间里,许七安等了一刻钟,陈总捕头和大理寺丞陆续赶来,两人都穿着便服,做了简单的伪装。
大理寺丞从怀里取出两份卷宗,递给许七安:“一份是元景14年的,另一份是元景15年的。”
许七安展开这份卷宗,认真阅读。
元景14年卷宗:东阁大学士苏航,收受贿赂,包庇下属侵吞赈灾粮食,导致饿死灾民无数,被贬至江州。
元景15年卷宗:东阁大学士苏航,同样收受贿赂,被人进京告御状,朝廷彻查属实后,问斩!
苏航竟然是东阁大学士……….那曹国公密信里写的是“苏党”?许七安把卷宗还给大理寺丞,转而又看了陈捕头递来的卷宗,两者没什么差别。
“寺丞大人,您在朝为官多久了?”许七安举起酒杯示意。
“二十有五。”大理寺丞也抬起酒杯,哧溜喝了一口。
“那您为何会不识得东阁大学士苏航?”许七安质疑道。
大理寺丞的脸色陡然僵硬,端着酒杯,愣愣发呆,对啊,我为什么会不记得内阁的大学士?我为什么对苏航这号人物没有半点印象?
许七安没有多问,招呼两位喝酒吃菜,这年头不用考虑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的规矩,即使他喝的伶仃大醉,往小母马身上一趴,小母马也能驮着他哒哒哒的返回许府。
酒足饭饱后,许七安没有送大理寺丞和陈捕头,目送他们打开包间的门离开。
许七安带着几分微醺,往大椅一躺,一只手搭在桌上,指头有节奏的敲击桌面,他陷入了思考。
“大理寺和刑部都有卷宗,唯独打更人衙门没有,按照时间推断,魏公那会儿还没有执掌打更人衙门,他真正开始掌权,是山海关战役之后………而苏航死于23年前,山海关战役发生在20年前。
“苏航是东阁大学士,可大理寺丞、魏公却并不记得此人,不但是他们,我重新问过曹国公的魂魄,他竟也不记得苏航,再联想到密信里诡异消失的那个字……..”
许七安脑海里浮现四个字:屏蔽天机。
下意识的,他的念头是:这事和监正有关?
但隐隐觉得这个猜测缺乏证据,缺乏相应逻辑………想着想着,他靠在长椅上,打了个盹。
一刻钟后,苏醒过来。
“咦,我竟然睡着了?大理寺丞和陈捕头走了?”许七安捏了捏眉心,自顾自的站起来:
“苏航这案子真麻烦啊,一点线索都没有,早知道就不答应苏苏了。还不是因为她实在太漂亮,否则我才懒得费脑子……….”
他像是忘记了刚才的一切,舒展懒腰离开包厢。
…………
黄昏,寝宫内。
老太监臂弯里搭着拂尘,跨过高高的门槛,快步进入寝宫。
“陛下,有急事…….”
元景帝刚食饵,借着药力盘坐吐纳,没有搭理。
老太监便不敢在打扰,颇有些急躁的等待许久,终于,元景帝结束吐纳,睁开双眼,淡淡道:“何事?”
老太监从袖子里摸出纸条,递给元景帝。
元景帝接过,展开纸条看了一眼,深邃的瞳孔里迸发出亮光。
“九色莲子,点化万物………”
…………
PS:更新迟了,先去码下一章,记得帮忙捉虫。谢谢。
小母马卡牌:望夫牌!凌晨上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