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罗宾?李罗宾吗?”
方年一副正经纳闷的样子。
“熊厂没有跟前沿相关的业务吧,李总一个奔着首富去的大佬,有必要来认识我一个在校大学生?”
方年知道,现在的熊厂可是如日中天。
在中国科技领域更是几乎独领风骚,一个不起眼就能干倒鹅厂成为市值第一。
而且熊厂这两年忙着钻研超前科技:人工智能。
李罗宾的个人财富也是经常在富豪榜前几徘徊。
统计口径稍有不同,就得是国内首富……
想到这里,方年不由得望了眼对面的雷軍雷总。
成立小米后一两年里,雷总就上了榜单前列,更是在15年窜到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第四。
按这么个算法的话,方年多少有点太低估雷总了。
看着方年一脸纳闷的模样,雷軍轻笑道:“方总,你有点太抬高robin了吧。”
“也就是现在你身家可能比不上robin,顶多再过个一两年,我寻思robin拍马都追不上你。”
“你都说是再过一两年了。”方年双手一摊。
“李总是看上我手里什么东西了?”
雷軍也不藏着掖着,笑道:“robin对91无线比较感兴趣,你的前沿天使是91无线的第二大股东,占股高达40%,robin估计想跟你谈谈关于91无线的合作。”
“所以我说雷总别总捧我,尾巴都要翘天上去了,大老板们的眼光都尖着呢。”方年感叹道。
看了眼方年,雷軍一脸感慨万千。
“上半年网龙一副要甩掉91助手的样子,网龙刘董要价又高,资本都推三阻四怕砸手里。
最后你的前沿天使直接拿下,圈子里都在说你年轻气盛。
结果一回头网龙拆分出91无线,转眼估值一亿美金,圈子里好几个投资人捶胸顿足啊。”
说到这里,雷軍很是唏嘘,感叹道:“现在谁又能想到还不到半年功夫,随着iPhone4上市,这眼瞅着奔10亿美金去了。”
“所以论眼光,放眼天下,几个人比得上你方总。”
“91无线这一轮投资到现在起码给你带来了100倍的收益,都说我是国内最成功的天使投资人,跟方总一比,真什么都算不上。”
方年乐了起来:“91无线真是碰运气捡漏,网龙运营得当。”
“方总你嘴里就没半句实话!”雷軍没好气道,“没有你给91无线支招,起码也得等国产智能手机完全发展起来,91无线才能有现在这格局。”
方年轻笑道:“是是是,都是我的功劳。”
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咕哝:‘不愧是开挂的大佬,眼光何曾差过!’
接着看了眼雷軍,坦然道:“麻烦雷总改天帮忙牵个线,方某想主动结识李总。”
“行。”雷軍满口答应下来,“等你结束军训再说这事。”
雷軍在京城混了那么久,跟李罗宾很熟,双方都有意,最后不过一句话的事。
方年并不意外。
从雷軍的称呼他就能知道,两人起码是有私交的。
毕竟正经场合,一般会称呼李罗宾李总。
就好像雷軍从来不喊沈尼尔Niel,而是称呼沈总,鹅厂的马珀利却会直接喊Niel。
喝了一壶茶,雷軍跟方年谈兴都还不错。
雷軍又好奇的八卦了两句:“我记得方总以前说过关于手机芯片方面的理想。
顺为PlanB计划中完全没提到处理器芯片,是不是真有想法了?”
“不能说是想法,应该说是计划。”方年平静地纠正。
“最晚明年年初会正式开始实际部署。”
雷軍眉头快速挑动:“真要做?”
“这可是大工程,可能数百亿资金砸下去,水花都没有。”
方年不紧不慢道:“可能最后都不会做IDM,先搞个Fabless模式的设计工厂试试水。”
“主要也是技术积累、人才积累都需要时间,前沿还太年轻。”
“只能是边学边做,摸着石头过河吧。”
闻言,雷軍忽然面露恍然:“原来方总的计划早就开始了,亏我还以为真是跟我谈谈理想。”
“我没记错的话,前沿社团应该是年初就开始在复旦成立了,至于……”
说到这里,雷軍望向方年,接着往下说:“投资的学术型研究项目估计开始得更早。
如果不是有前沿院冒出声音,我是完全没听说过,而且到底投资了多少,也只有方总你心里清楚。”
方年啧啧称奇:“雷总都快把我压箱底的东西都给挖出来了。”
“没有雷总你想的那么深远,毕竟集成电路这个领域技术含量非常高,总不能我什么都没有,喊两嗓子就去做吧。”
雷軍笑笑:“方总真是把‘多手准备’这个策略执行到底啊。”
不过雷軍是很认同方年的做法。
每个商人每天都在如履薄冰。
那些有点成绩就觉得成功的,基本都被扫进了历史堆。
真正成功的商人,手上永远有筹码。
换句话说就是总有多手准备。
商业领域谁都不敢说自己永远不亏。
但在雷軍看来,方年是说得起这句话的,至少在他介入的领域里面。
包括现在不管是媒体还是网友还是哪都越来越不看好的当康游戏。
雷軍也认为这只是一时的低迷。
哪怕是把当康游戏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任羽新也这么认为,否则……
鹅厂游戏不会一直穷追不舍,且不敢丝毫放松。
在暑期这个旺季,当康游戏的表现可以说是大跌眼镜,这里面鹅厂游戏可是下了死劲的。
要不然哪怕当康游戏什么都不做,也不至于如此低迷。
所以这两个月以来,雷軍几乎不曾跟方年谈起当康游戏。
“……”
临分别前,方年笑容满面道:“顺为资本的事情得辛苦雷总。”
“小米现在事务这么多,还让雷总分心,属实有点过意不去。”
“哈哈……”雷軍直接乐了:“方总你如果笑得更开心一点,我会直接撂挑子。”
“……”
要不是时间太晚,雷軍差点就连夜扛着飞机跑路。
虽然跟方年的这次交谈没涉及到直接利益交换,但信息的交换也不容小觑。
雷軍怕再待下去,方年嘴里再嘣出一点主意,他怕是真要跑断腿。
那小米CEO还干不干了?!
…………
…………
军训的日子过得很充实。
每天不到5点就得起床。
连见到陆薇语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陆薇语本人是几乎没怎么到南楼小区来,顶多是偶尔带着方歆过来在‘偷闲’或者哪吃个晚饭。
再加上这阵子薇语的亲戚正好在探望她。
为了避免方年同学更多的‘坏’想法,陆薇语索性躲远一点……
眨眼就到了29号。
这天有两件事情跟方年有关联。
一是上午11点,女娲论坛更新了第三个稳定版。
在这次更新的前两天,论坛更新了一个开发版,两天时间下载用户数破万,成果不错。
这个稳定版本的更新,系统的将一些经过测试的内置应用统一上了线。
支持的机型也从原本的2个增多到了9个。
几乎都是大体相同的硬件平台,多是三星旗下的。
其中支持魅族的m8。
同时,MIUI论坛低调上线,针对原生版本的‘女娲’进行了更加细致化的用户界面设计,包括上线了两款独有的内置应用:主题壁纸和MIUI反馈。
女娲论坛做了引流操作。
反而是魅族,原本就有论坛,但并不打算直接上线UI。
额外的,女娲论坛总注册用户数量终于突破了10万。
谈不上多么惊艳的成就。
毕竟自打史明销声匿迹以来,再没公知领头去编造打假女娲,公众关注度反而降低了不少。
能知情的都算是发烧友……
跟方年相关的第二件事,是方正国、林凤夫妇来申。
马上9月1日,方歆得回去上学。
半下午就到了,陆薇语带着方歆开着大奔去接的方正国夫妇俩,直接带着去了君庭别墅。
这次方正国跟林凤是直观的感受到了自家儿子的有钱程度。
独栋别墅,一眼望去十几亩地的大院子。
硬是让曾经在申城工作过的两口子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奢靡!
用方正国的话说,家里的田地加起来才不到6亩,你们这院子就有12亩!
六点钟结束军训被准许自由活动的方年同学顶着一身迷彩,赶紧赶回了君庭别墅。
刚好一下车就听到了方正国的点评。
也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陆薇语跟林凤女士。
“哦呦,方年你这都晒脱皮了吧!”
见到黑了一圈的方年,林凤惊叹道。
参训的方年同学,即便在防晒霜等保护皮肤的东东帮忙,还是肉眼可见的被晒黑了。
方年随口道:“毕竟天热,晒晒很正常。”
“不过也就是乍一看比较显眼,每天都有防晒和晒后修复,等军训结束就好了。”
虽然是猛男,但方年对自己也还是爱护的。
并不抗拒保护皮肤的用品。
一家人续了会闲话。
“穿上这军训迷彩服看起来还挺精神的。”
“你这大学也照样上,连军训都不请假,钱也没耽误挣,方方面面都安排得妥当哈。”
“就也挺好的,暑假家里事情多,总算能来申城看看,放心多了。”
“已经挣了别人几辈子都挣不到的钱,平时也不要太辛苦了。”
“……”
最后这句话让陆薇语忍不住悄悄撇了下嘴。
连方歆都眨起了眼睛,然后直接喊道:“妈妈妈妈,哥哥一点都不辛苦,嫂嫂天天要去上班,哥哥就在家带我这里玩玩那里玩玩。
我都听温叶姐姐还有秋荷姐姐说过,哥哥早晚怕是要懒死!”
看看方歆,再看看陆薇语,又看看一旁正乐着的方年。
林凤女士脸上笑容都消失了:“……”
有点浪费感情了。
就白担忧了!
方年辩解道:“我还在上学,开学上学放假休息,天经地义啊!”
“再说大家会的我都不会。”
“……”
稍晚些时候,关秋荷特地赶了过来,以东道主的身份请方正国夫妇吃饭。
别的也就没什么。
次日上午,方正国夫妇就带着方歆回往湘楚。
方歆倒是没什么不舍的。
两个月时间,她的见识面广了许多,算是能接受先回家上学的安排。
毕竟……
这本来就是她没想过的可能性。
以及,她是跟自己父母回家。
不习惯是肯定有的,不过没那么明显。
…………
时间一晃就到了9月1日。
全国中小学集体开学。
也是复旦09级军训倒数第二天。
上午十点钟,当康公益基金官网连同各大信息分发平台同时宣布了一条消息:
“当康公益基金援建的51所小学正式开放,热烈欢迎师生入校。”
微博、论坛、贴吧、官网到处可见实地视频、照片等影像资料。
为此,关秋荷特地去了趟棠梨向阳,出席了向阳小学开学日。
准确的说,她是跟方正国夫妇一趟回去的——刚好她也想偷个懒。
左右不过提前一天多点到棠梨,也没多点大事。
因此,十点钟之后,当康公益基金的关注度直线上升。
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都抽空关注了这件事情。
总有些刚好当地有当康公益基金援建小学的网友,各有影像资料发出。
帮助当康公益基金正面回应了一个矛盾点:
为什么没有任何一所小学的校名带有当康两个字。
是因为当康公益基金选择了另一种冠名形式:碑记。
每所小学里面都会有一块题词‘当康’的石头。
这也是方年跟关秋荷商量之后的结果。
在一大多小的规划中,这些分散在各处的小学等,当康两个字不冠在校名上。
但那些集中投资的大校园,校名必须要以‘当康’两个字开头。
或许,早在方年为当康游戏立起一座人为打造的不倒金身时,‘当康’这个名字冥冥中就会取代之前那个儿戏般的‘贪好玩’。
整个公共网络空间这一天的版面都被当康公益基金给占据。
“只是过了个暑假而已,我还以为一觉睡到了两年后,当康牛逼!”
“51所现代化多媒体小学点燃了那些落后山村里孩子们前行的路啊!”
“当康,当康,多念叨两次这个名字,忽然就体会到了当康公益基金对孩子们最美好的祝福,还有什么比健康成长更好的祝福?”
“每一块当康石都摆在了校园里最合适也最显眼的位置,时时刻刻予以祝福。”
“总有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管当康游戏现在有多么衰落,都不妨碍它在我心里逐渐成为一家真正伟大的企业。”
“是的,我相信假以时日,当康的祝福会遍布我们整个国家。”
“今天是9月1日,新的学年,新的开始,新的起点,当康!”
“……”
稍晚些时候,当康公益基金再度更新了公告内容。
“值此新学年开学之际,当康公益基金第二季度投资援建的51所小学整体正式开放。
……
这也是当康公益基金致力于援助国内偏远山区兴建学校,提高当地现代化多媒体教育水准的新起点。
……
到2011年9月1日时,当康公益基金至少要再兴建100所现代化多媒体中小学,帮助更多偏远地区更直接的享受科技新时代带来的便利。
……
当康公益基金将始终在路上。”
简单不繁复的公告,把当康公益基金本来就爆炸的关注推上了更高峰。
======
难得的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