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唉你……回来!“将渠面色凝重,然而眼下的骑劫是什么都听不进去,将渠拿着手中的马鞭,面试难堪道:“这骑劫必然死于自己的狂妄自大!”
“将军!那咱们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啊!”后面的副将面色有些不接道。
“进吧!不能让骑劫看扁了!告诉手下的兄弟们!小心些!“将渠面色无奈道。
“得令!”
五千多多士兵,小心翼翼的进入了两风谷,骑劫显得百无聊赖,而后面跟着的将渠小心翼翼,两军却是拉开了不少的距离。
山顶之上,高达听着山谷渐渐传唤出来的马蹄声,按着怀中的宝剑来到袁崇焕面前道:“将军!敌军到了!”
一直闭目养神的袁崇焕,猛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旁的高达,神色淡然道:“准备吧!”
“诺!”
“驾………驾……!”随着一声声的呼喊,骑劫骑着战马!催马而去。
袁崇焕揉了揉自己的手腕,面色显得平淡,半响道:“动手吧!”
“诺!”高达按着怀中的宝剑,猛然大喝道:“断谷石!放!“
只听的一声招呼,前后两岸共计十六人,猛然砍断手中的绳索,漫天的碎块巨石在这里掉落下了,重中的砸在地面上,只听的:“轰隆隆………轰隆隆!”
声音之大,令得下方正在骑着战马的骑劫猛然抬头,只见额头上一块巨大的石头在不断的放大,速度之快肉眼可见。
眼下的骑劫甚至忘了反抗,巨石轰,胯下的战马外加骑劫直接被碾压成肉泥,死无全尸。
“骑劫!”栗腹眉头大锁,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落石,栗腹当即道:“快!两边散开!向后撤退!快!“
“快撤!”四周的呼喊救命络绎不绝,而将渠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埋伏打懵了,在反应回来的时候,身后的退路已经被一块巨大的断石给封住了,人和战马根本过不去。
将渠不由自主的破声大骂道:“骑劫这个蠢货!眼下真的是存活无望,左右两边给我散开!盾牌举过头顶,能活一个是一个!”
“是…”然而眼下四周一片混乱,砸死的互相踩踏的络绎不绝。
山峰之上的袁崇焕按着怀中的宝剑,看了一眼下方,半响道:“火油!甘草!火箭!火球!”
“诺!”邓元觉听罢,当即挥手道:“点火”
随着邓元觉的一声呼喊,整整数百个狮子头大小的草球浮现在众人的眼前!邓元觉猛然挥手,烈火猛然燃烧了起来,随之推向了山谷,寥寥白烟弥漫在整个山谷。
“火热的火油倒入谷内,甚至数千弓箭手零零散散的放箭,整个山谷都成为了一片火海。
“救命………救命啊!”一员偏将,身上到处都是火,整个人在地上摸爬滚打,但这火势不减,最终山谷上的落石轰杀而下!活生生的被砸死!身上的火焰反倒燃烧的更加迅速。
空气弥漫着白烟,皮肉烧熟的肉味!还有战马的嘶鸣,渐渐的空气的白烟越来越多,将渠只感觉自己越来越疲惫,越来越疲惫,最终葬身在火海之中。
栗腹眼中满是一脸的悔意,猛然仰天大号道:“悔不该听将渠之言载!”
“嗖嗖嗖!”三支冷箭化为流光,正中栗腹要害部位!栗腹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身上的冷箭,最终身子一软,葬身火海。
大火弥漫,温度渐渐从底下冒出,袁崇焕眯着眼睛,盯着四周的火海,离的那么远,袁崇焕甚至能够感受到温度,袁崇焕按着怀中的宝剑,眼中闪现出冷峻,淡然道:“为你们所杀的中山百姓!赎罪吧!“
“将军!这火势要不要控制一下!”高达面色有些担忧道。
“不用!”袁崇焕按着怀中的宝剑,面色淡然道:“这里当成他们的坟场也是不错的!我们撤吧!”
“诺!”
袁崇焕以五千步兵,击退敌军的五千精锐铁骑,令得整个燕国武将,都生生记住中山出了这么个人物!刘裕也得到了一次喘息的机会。
一日后,剧辛赶到这片战场上,烧焦的尸骨散发着余温,战马和死尸混杂在一起,剧辛按着怀中的宝剑,神大怒道:“传我令!极速进军!三日后我要拿下荒城,杀了袁崇焕!”
“诺!”四周的武将也是义气愤燃,这不是杀人,这是酷刑!这个袁崇焕一把火整整烧了五千多的精锐,敌军甚至没有死亡一人。
黑云压城城欲摧,袁崇焕自然知晓剧辛的报复极其不简单,为此袁崇焕征召壮丁,打开牢房,一瞬间得到八百甲士!又在城池外围挖护城河,上面装满了倒刺的牙签!甚至袁崇焕又运来了十个重弩,士兵分为三人一班,紧紧的盯死敌人,但凡有所异动,即刻进入备战状态。
一日后,剧辛带领大军赶到城下,虎门盯着袁崇焕,眼中的怒火是只增不减,半响猛然拔出怀中的宝剑,大喝道:“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袁崇焕!识相的,速速下城投降!我可饶你不死!”剧辛骑着战马,鼓舞士气之后,骑着战马盯着袁崇焕,心中的怒意却是不少。
“剧辛!听闻你乃是燕国名将!早就想与你交手一番了!三日你如若能够攻下这城池,我袁崇焕三个字倒着写!袁崇焕眼中带着调侃之色。
“不必着急!将城门封死,用土袋死死的堵住大门!严丝合缝!我到要看看,这剧辛能不能攻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