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见到这张地图,丁蒙感觉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初级意识空间里面,夜色之下的海水一望无际,细沙铺筑的海岸线同样望不到尽头,岸上是怪石嶙峋的石林,更高更远的地方就是连绵的山脉了,一轮金月悬挂高空,低伏的海浪波光粼粼。
这幅画面在粉丝们看来还有几分诗情画意,但丁蒙一传进来立即就嗅出了凝重肃杀之气,因为夜色下的沙滩上静静的站着一个人。
系统给出的信息只有对方的ID:独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多余信息。
这个独行一袭黑衣,但却没有遮脸,这是一张很普通的脸,脸上甚至还是坑坑洼洼的,初一眼看去好像一个中年大叔,但丁蒙阅人无数、眼光毒辣,虽说有相由心生的说法,但一个人的风采是通过他的气质来彰显的。
在丁蒙的观感中,这个独行尽管面容平凡,可是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清冷之色,不太像一个中年人,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似的。
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了,因为独行的腰带上斜插着一把乌鞘长剑,这跟隐锋2号丑女的装束几乎如出一辙,难怪给了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喂喂,你们发现没有,我怎么觉得气氛有点怪异啊?”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这个对手和前面的人都不一样,老大貌似有点紧张呐。”
“对的,连地图都换了,我琢磨着这家伙可能也是高手。”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觉得有点儿冷……”
粉丝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连粉丝们都有了这些预感,丁蒙已经作好准备,这一场弄不好是一场鏖战。
他在暗中观察独行,独行也在静静的扫描着他,现在倒计时已经结束,双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
独行忽然开口:“你很不错!”
丁蒙道:“你也是!”
独行道:“保留吗?”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但只有当事人才懂,现在还在风云殿堂的阶段,一旦遭遇了强敌如果不保留的话,极有可能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对于那些想出名的选手来说,真实身份暴不暴露都无所谓,但对某些高手来说,能避免最好就避免,所以独行这么一问,丁蒙心头就有数了,对方那是绝对不弱的,而且对方也感知到自己同样不弱。
“可以!”丁蒙淡淡的答道。
独行脸上似乎有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都是战君级源能者,那就公平竞技!”
高手果然都是有默契的,这话的意思就是大家动用的实力就限制在了战君级。
丁蒙道:“好的!”
话音一落独行人就到了他面前,极为凌厉的冲脚正面蹬向丁蒙前胸。
这次别说粉丝们都吓了一跳,就连丁蒙都有些吃惊,这个速度真的可以。
丁蒙突然原地弹起,空中舒展身躯,本是站着的他变成了身躯前倾,同时单掌劈向对方,这一着非常高明,因为冲脚是先蓄力后蹬出,讲究气势上占先机,但丁蒙这么一跳,对方继续强攻的话,他的手掌会先一步劈中对方脑袋。
独行突然往后仰起,左脚垫底、右脚改冲脚为朝天脚反踢丁蒙下盘。
这一变化更妙,两人的思路都是围魏救赵,现在变成了丁蒙要强攻的话,独行的外脚背会踢在他屁股上。
“呼啦”一声,丁蒙空中一个翻身落到前方沙滩上去了。
但独行这朝天脚像大风车一样在空中转了一圈照样踢出,“铮”的一声劲响,一记新月型红色源力镜像从靴子上飞出,贴着沙滩朝堪堪落地的丁蒙流星赶月般飞去。
这道镜像非同小可,在粉丝们的眼中,沙滩强光闪现,那些细沙不但被剑光一样的源力卷了起来,而且瞬间被气化挥发,足见这源力的温度是很高的。
丁蒙不慌不忙,同样单掌劈出,源力镜像顿时改变方向,朝中海中飙去,瞬间没入水中。
海面倒是没有发生爆炸,而是咕咕咕的沸腾了,大片氤氲白气弥漫,连月色都朦胧了很多。
双方的直播间都是一片死寂,估计很多人没见过此等杀着,这两人参赛以来也都没有遭遇过这么厉害的对手。
独行没有再攻击了,他站在原地仔细的打量着丁蒙,似在记忆中搜索这是联邦帝国的哪一位名家。
丁蒙的脸色也阴沉得厉害,他的思路和绝大多数人都是不一样的,这个独行分明就擅长剑术,但人家别说没拔剑,就连手都没有动,全是腿法武技,下盘都尚且如此,手上的实力估计更加厉害。
其实在参赛之前丁蒙就嘱托过代亦她们,这一阶段绝对不能动用神光能源,目的就是要留在后面的比赛使用,目的没别的,他就不信魔族高手不会来参加这场盛事的。
现在这个独行就给了他这样一种强烈的预感,他严重怀疑对方的佩剑就是魔族之剑。
神思中丁蒙的身形晃了晃,这一次他是主动出击,踏步、前冲、直拳三个动作一气呵成,不光独行看得清楚,粉丝们也看得清楚,这记冲拳的速度不算快,相反它很慢,但越是慢独行的脸色就越是凝重。
武道的极致就是两极,快到了极限是强,慢到了极限同样也是强,这一拳冲过来独行也跟随着丁蒙的步伐在退,退的同时他单手一招,剑鞘已在手中,整剑嗖嗖嗖的转着圈形成了一个黑色圆盘护在正前方。
“轰!轰!轰!轰!轰!轰!”
沙滩终于发生了爆炸,一串串沙石冲天而起。
拳头和剑鞘都还没有真正接触,但迸发出来的能量就有这么强。
忽然间丁蒙变拳为掌,掌心喷出一股火红色的源焰,跟着左掌再度隔空击出,火焰形态的源焰立即化为了一支偌大的凤凰当场惊亮夜色。
独行的脸色终于变了,对方的冲拳实际上的罡风在压制,源焰就是外放出来的源力,火凤凰依旧也是源力镜像,爆疯运用的是什么法门他不清楚,但这三样加在一起就是典型的玄冰寂灭掌的三叠浪,这个家伙居然把冰系武技强行运用到了热力源能上面,关键是还运用成功了。
独行感觉正面压力陡增,连呼吸都为之一滞,这个家伙的战君级能量底蕴竟是如此强大。
此刻黑剑已旋转到了极限,独行的手也仿佛被烧红,他也是双掌齐出,黑剑旋转形成的圆盘形态立即化为一颗巨号火球,在粉丝们眼中这不逊于一颗超级导弹。
两者一相撞就是惊天动地一声巨响,火红色的源力洪流立即朝四面八方迸裂,岸上大片石林被炸成粉碎,脚下海水立即化为轻烟,撞击之处的地面产生了一个直径二十米的大坑,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缝。
直播间鸦雀无声,双方粉丝都是看得目瞪口呆,这尼玛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大爆炸中双方均被震退,后退中丁蒙又是一掌隔空击出,之前的火凤凰已足够惊人,但这次劈出去的却是一个红色虎头镜像,老虎张开大嘴,咆哮着似要将独行一口咬碎。
不好!
独行发现丁蒙这攻势一浪高过一浪,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可以打出虎阳掌。
眼看着虎头近在咫尺,这时所有粉丝都发现眼前白光一闪,就像流星划过天际,只那么短短的一瞬间,独行的身形已在大坑边缘,虎阳掌居然落了空,而丁蒙的身躯却是微微有些抽搐,再仔细一看,丁蒙的肩部被划开一条口子,鲜血汩汩汩的往外流。
很明显,独行肯定是施展了什么武技把爆疯给打伤了!
“是剑,绝对是他的剑!”
“不是吧,这小子这么厉害,居然能伤着老大!”
“这下不好了,老大顶得住吗?”
“我估计悬了……”
……
这会儿两人终于站着没动了,看样子是胜负已有了定论。
独行打量着受伤的丁蒙,眼中露着一种奇怪之色,然后他就开口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
“我认输!”
系统字幕:“爆疯胜!六连胜!”
“哗——————”
双方的直播间当即炸锅了,尼玛占着这么大的优势,你居然认输去败者组,你是怎么想的?丁蒙的粉丝们也纷纷表示这实在是难以理解,但主动认输就是主动认输,系统自然会判定独行战败。
其实只有丁蒙自己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独行在最后突然闪现越过了虎阳掌,同时以极快的速度拔剑出剑,一剑就击中自己肩膀。
很可惜那并不是黑色的魔剑,而是一柄亮华的古剑,至于独行为什么要认输,原因也挺简单,因为他催动的源能已经突破了高级战君的水准,动用的是战圣级的能量,否则他就伤不了丁蒙,这个人也还算是遵守承诺。
“真是这样的吗?”梁怡然表示好奇。
刚才的交手纪尘雪也看在眼里:“我看未必,这个独行显然也是不想过早暴露出真实实力。”
蓝冰在点头:“我看风云殿堂的很多场次大家都没有真正发力,这届盛会高手真的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