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仙王
小說推薦萬界仙王
“你们……”
北境月美眸一动,看向叶枫。
刚才那个明显是天仆的神念气息,这让她禁不住对眼前只有低阶人仙的叶枫好奇了起来。
一个低阶人仙,不但成为了神庭的通缉逃犯,甚至还在神庭的神仆搜寻下躲藏过去。
这样的人,实力可想而知。
“你怎么又回来了?”
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北境月身为七公主,在身边环境的耳濡目染下,自然明白现在怎么说话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感受到天仆的气息远远的离开,叶枫这个时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多亏了始源体质成为了始源圣体。
对于始源力量的运用不再局限于自己的身体内部,而是可以在身边形成始源领域,让自己和周围的气息同化。
要不然带着穆志飞这个拖油瓶,他压根就没有办法躲开神庭的天奴天仆。
哦,对了。
他还看见利箭天仆了。
一想到这个,叶枫就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点发愁。
听到北境月的疑问,叶枫的脸突然就黑了。
穆志飞却是一个心急口快的,直接就抱怨了起来:“刚才你是不知道我们有多么的惊险!”
“……好家伙,一头就扎进了天奴的包围圈里面,还有那个利箭天仆和另外一个天仆,要不是我家大腿反应快,我们两个就真的凉透了!”
穆志飞摇头晃脑的将经过说了一遍。
北境月一边听着,眼睛在叶枫的身上忽而闪烁。
小茹恬静的给叶枫和滔滔不绝的穆志飞倒了一杯茶水。
“实在不好意思!”
叶枫冲着北境月拱了拱手。
“我们两个马上就走。”
就算他脸皮有点厚,这个时候也有点发红。
上一秒刚刚拒绝别人,下一刻自己又跑了回来,赤果果的打自己脸啊!
叶枫话音刚落,北境月却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既然两位再次来到我这里,说明外面的追捕已经比两位之前想象得更加密集。”
“两位再次出去,不过是再次陷入对方的包围圈罢了,不如就呆在我这里,我不但能够帮助两位躲避追捕,说不定还能够帮助两位离开这个越缩越紧的包围圈呢!”
穆志飞不由得斥笑一声。
“你现在都这样了,还有能力帮助我们?”
他之前可是听了叶枫的分析,知道眼前这个小厮打扮模样的公主,已经到了快走投无路的地步。
现在让他想一想也是。
一个公主闲得没事打扮成一个小厮去寻找宝物,这分明就是害怕被人发现。
这样一个落魄的公主,自己就算跟着也不会有好的钱途……
等等!自己好像跟着叶枫之后,也没有遇到什么好事情啊!
穆志飞突然想到了什么,悲从心来,表情瞬间变得悲伤不已。
叶枫看向北境月。
之前的他确实不想参入这一趟浑水之中,毕竟这里面牵扯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但是现在嘛……
叶枫抬头看向北境月,说道:“想让我跟你合作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将所有的情况都告诉我,不能有丝毫的隐瞒!”
“好!”
北境月点头。
身为帝王家族,她自然知道帝王心术中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
叶枫一个低阶人仙,不但成为了神庭追杀的要犯,甚至还从天仆的手下逃脱,这已经充分的说明了叶枫的本事。
她自然愿意将所有的事情交给叶枫的调度。
听着北境月答应了,叶枫却没有丝毫的满足,继续提出了第二个要求:“我需要知道这里的基础情况,还需要一张附近的地图,越详细越好!”
北境月再次点头,她看向小茹说道:“基础情况和地图你可以询问小茹,她虽然实力低末,连人仙都不是,但是她记忆力超群,周围的情况和地形都在她的脑海里面。”
一旁的小茹红着脸点点头:“您若是有需要,我可以帮您全部画出来,一些重要的信息我也可以帮你在地图上面标出来。”
卧槽!
这个女孩这么牛逼?
叶枫忍不住深深的看了一眼小茹,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穆志飞,忍不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的条件还没有说完。
他接着说道:“还有,之前你说的,全力帮助我们修炼……”
北境月点点头,连忙将之前的那四颗中级仙灵晶石摸了出来,交给了叶枫。
“你放心,修炼资源这一方面,我多少还是有一点,绝对不会缺少你们的!”
感受着中级仙灵晶石中纯粹无比的仙灵气,叶枫忍不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他看向眼前的北境月,温和的说道:“那就认识一下,我叫叶枫,低阶人仙。”
北境月露出一抹笑容。
“我是北海朝廷的七公主,你可以叫我北境月。”
她将自己头上灰粽色的帽子一摘,一头盘起的秀发散落,露出一张精致的容颜。
穆志飞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北境月脸上男性小厮的打扮并没有祛除,但是仅仅是放下秀发,就为她现在的容貌添色七分。
不要说眼前是个女的,就算你现在说眼前是个男的,穆志飞表示自己也是完全可以。
很难想象如果北境月将脸上的伪装擦去,换上女装,恢复真实容貌和身份的她将会有多美!
就在穆志飞想要厚颜无耻的用一段长长的话来介绍自己,外面再次传来敲门的声音。
不对,这应该是砸门的声音!
叶枫的脸一沉,带着穆志飞闪身躲藏了起来。
轰。
被阵法加固的帐篷木门,直接就被人从外面暴力的砸开,容宏化从外面大步的走了进来。
“我说公主殿下,您没有受到惊吓吧?”
他说话之间,两只眼睛却是在周围疯狂的扫视着。
在看见放下头发的北境月,他的目光还亮了一下。
北境月却是冷冷的笑了一声。
“你强行闯入我的帐篷,倒是我给你脸了?”
就在北境月准备问责容宏化的时候,从外面鱼涌一般进入了大量的人。
这一些人可不是容宏化的属下,而是北境月用力打掩护的那些达官贵人的儿子和女儿。
他们进入这个帐篷里面,四下望了望,在看见小厮面容的时候,瞬间就惊讶了起来。
“七公主殿下,您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这些人纷纷开口。
有一部分和容宏化相同身份的少年,却是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向容宏化嘿嘿的笑了起来。
“难怪之前看容少爷经常往这个帐篷里面跑,原来是因为七公主殿下在这里啊!”
“容兄弟,七公主在这里的消息你居然不告诉我们,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难不成容兄是害怕我们这些人,照顾不好七公主吗?”
被识破身份的北境月脸色却是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她伪装成小厮的身份,自然是不希望太多人知道。
但是现在这么多人都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那她在这里的消息恐怕已经完全瞒不住了,她那些哥哥知道了她的下落,必然会派人过来。
“公主殿下,您怎么能做这么一副打扮呢?”
立即有人站出来询问。
他义正言辞的说道:“您放心,我马上就通知人拿衣服过来,帮助公主沐浴更衣,决计不让公主您受到半分的委屈!”
北境月才想拒绝,容宏化却是站了出来。
他目光轻巧的落到了那几个叫得最厉害的人脸上,笑容满面的说道:“诸位不用担心,公主殿下其实就是想悄然出来游玩一下,散散心而已。”
“毕竟大家也知道,老国主现在病入膏肓,新国主位置迟迟未决,公主殿下在皇宫也是不堪其扰,这才托付我让我带她去阴阳潭看看。”
“哦!原来是这样啊!”
这些人恍然大悟,纷纷应喝。
容宏化看向北境月,微笑的说道:“公主殿下,实在抱歉,没有隐瞒住大家。”
“不过您放心,这里的人都会帮助公主保守秘密,还请公主移步,到我的帐篷里面去,毕竟这个帐篷原本就是给仆人准备的,不符合公主您的身份。”
容宏化看了看帐篷上面破的那个大洞,冷笑道:“若是有宵小偷入这个地方,伤到了公主的千金之躯,恐怕我们这些人也是难辞其咎啊!”
北境月看向容宏化,不由得气结:“你!”
容宏化却是淡淡的冷笑。
北境月早已经势微落魄,他刚才又和北境月的哥哥做了交易,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这让他愈发的大胆了起来。
北境月心中还以为自己有机会,但实际上,她连这一次的悄然出行,都是在她那六位哥哥的安排之中。
北境月,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一想到这里,容宏化的心就澎湃了起来。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有他朝思暮想的七公主了!
然而。
一双崭新的鞋从外面踏入了帐篷中。
“那啥,公主小媳妇儿,老子来接你啦!”
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容宏化的眼神猛的一沉,其中鲜红色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整个帐篷里面只有一位公主,这个声音说的媳妇儿是谁已经不用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