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把你變成NPC
小說推薦我能把你變成NPC
在大森林与大草原的边界处收获一颗土属灵级煞核后,张瑧便直接进入了大森林中。
深入大森林一百多里后,张瑧再次花费10个黄点开启了方圆百里的小地图。
因为先前提升雷属超凡能力掌控度到九重100%花费了2个黄点,现在还剩下10597个黄点。
然而一看新打开的小地图,张瑧就有些失望了,因为上面只有一个紫色光点,剩余的十几个都是蓝色光点。
他到那处紫色光点处一看,却见是一处木煞,于是便废了些手脚,将里面的木属灵级煞尸给灭了,获得了一颗木属灵级煞核。
随即他飞上高空,扫视下方如同绿色海洋一般无边无际的大森林,不由皱起眉头来。
‘这大森林这么大,即使是以我现在的速度,想要将其逛完,恐怕也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还不知道是否能有所收获。
这样的话,倒不如去大草原上寻找那个有神级煞尸的血煞。
话说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不敌那个神级煞尸,猎杀几具肉身系的灵级煞尸应该不成问题吧?
只要能再弄到三枚血煞精,我就能将风、空间超能融合度提升到100%,踏入神级。’
张瑧心里很清楚,别看他现在实力媲美神级,能打得阿索落荒而逃、险些丧命,可在某些方面终究和神级有差别。
倘若他是升级,说不定阿索第一次就被他给灭了,哪里会连续逃走两次?
所以,于他而言,当前最紧要的事就是晋升为神级强者。
有了主意,张瑧当即带着白雪、伊洛,向大草原方向赶去。
等张瑧出了大森林没两天,一群树族生命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来到了这里。
张瑧可以通过风属等超凡能力获得信息,树族灵级强者自然也有类似的本领,甚至更加神奇。
只见这一片森林中的树木枝叶无风自动,哗啦啦地响了好一阵子。
然后一个奇怪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那个古族后裔去大草原了?”
“是的,三天前走的。”
“这该怎么办?老祖可不会离开这片森林。”
“我也不知道···先回去禀告老祖吧。”
“只能这样了。”
···
张瑧并不知道,他一时起了念头离开大森林,让他避开了一场大战,甚至是一个死亡陷阱。
在进入大草原后,他并没有直接向北去,而是往西北走。
按照他的推算,那个存在神级煞尸的恐怖血煞如今很可能在西边的沙漠地带,或者大草原的西部。
然而当他花费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来到大草原西部,并将这一带转了个遍,却并没有找到那团恐怖的血煞。
倒是又找到了三节古族神秘强者的脊椎骨。
至此,张瑧手中的神秘古族脊椎骨已经达到了15节!
可惜的是,后面这两次找到脊椎骨时所获得精神传承中虽然也有一小段清晰的记忆,可其中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内容。
至少张瑧目前没看出来那两段记忆于他有什么用处。
除此外,张瑧还在大草原上刷了三次小地图,收获了7枚煞核。
其中金属煞核1枚,土属煞核2枚,风属煞核3枚,毒属煞核1枚。
加上之前收获的雷属、木属煞核各1颗,张瑧身上又多出了9没煞核。
当然,其中雷属煞核少了两枚碎片。
除了这些煞核外,张瑧还收获了不少蓝色光点显示的天材地宝。
正如他猜测的一样,蓝色光点所先是的天材地宝,能够提供蓝色能量。
可惜现在蓝色能量已经不能帮他加点炼体了,只能让他当零食吃,大量的存储在胃部,补充日常淬炼肉身所需的能量。
白雪跟在张瑧身边,没少享口福,甚至张瑧隐约感觉到白雪就要突破到灵级四品了。
就是作为俘虏的伊洛,也获得了不少好处。
当然,因为她大多数时候都吃得很少,而且都是吃那些张瑧、白雪不要的天材地宝,所以实力提升得也最慢。
但她等级低,只是灵级一品,因此也将要有所突破。
并且,如今她背后的两只翅膀也重新长了出来。
以张瑧现在的实力,就算伊洛飞到高空中,他也能轻易抓下来,因此也就没再撕掉她的翅膀。
毕竟没翅膀的伊洛看着和普通的西方美女没多大差别,比长了两只翅膀给人的感觉差远了。
这一日,将大草原西部最后一块地方转了一遍后,张瑧就带着白雪、伊洛来到了一个小湖泊旁边歇息。
“都准备一下吧,等会儿我们就去西边的沙漠。听说那里很难找到水,就算是以水属超能凝结,能获得的水也不多,所以你们最好提前多喝一些水,在体内存储些水分。”
想到这些日子,从一些草原灵兽、以及某些没有敌意的异族那里打探到的消息,张瑧便提醒了白雪、伊洛两句。
“知道啦!”
白雪很乖巧的应了声,就跑到湖边去,身体开始巨大化。
呼吸间,白雪就变成了一只首尾长达九丈,高三丈多的巨大白狐,低下头凑到河边河水。
伊洛并没有说话,却也乖乖的来到河边,利用风属超能,卷起一道水流开始河水。
张瑧原本是想学着白雪的样子喝水的,然后看到伊洛的河水法,立马醒悟——卧槽,我怎么能跟一只四脚兽学呢?要模仿也该模仿人形生物啊。
于是,他以招收,便有一道清澈的水流,如同有了生命一般,源源不断的从湖泊中升起,流入他口中。
就这样,三人连续喝了好几分钟的水,竟然喝得这个小湖泊水浅了一寸!
这让张瑧不禁想起华夏神话传说中夸父逐日的故事,想来夸父如果有那神秘古族一样高达百丈的身躯,体内再自成空间,确实有可能喝得河水断流、喝干湖泊。
当然,神话中肯定也有夸张成分。
张瑧作为以实力媲美神级的灵级强者,很清楚他们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水分。
就像他方才,虽然喝了很多水,打大部分是存储在胃部一个分仓中,只有相当少的一部分是喝到了肚子里。
不过他这么做也仅仅是为了用水方便,并不是真的怕缺水,更不怕被渴死。
毕竟以他的实力,这种情况基本不存在——就算他没法使用水属超能凝聚出水,又很渴,以他的速度总能在脱水前跑到有水的地方。
嗯,应该可以···吧?
准备了一番后,张瑧就带着白雪、伊洛向西,走出了大草原来到了高原戈壁滩。
高原隔壁给张瑧的感觉就是荒凉。
虽然这里也有很多天材地宝,但看起来确实比灵洲的高原更荒凉可怖,险地处处皆是。
还没走出这片高原隔壁,张瑧身上的脊椎骨就再次发烫了。
经过一番试探后,却是指向西北方。
于是张瑧只能往西北方走。
这一走即使好几百里地,并进入了西方的大沙漠中。
不过只能算是沙漠边缘,不是沙漠深处。
等到了地方,张瑧在沙漠地下再次找到了三节脊椎骨,并猎杀了霸占这三节脊椎骨的蝎子类异兽。
那蝎子类异兽虽然也有灵级五品的实力,甚至开始融合两系超能,但在张瑧面前根本不够看,最终被一把捏爆头颅。
收了这三节脊椎骨,张瑧身上的脊椎骨便达到了18节,只差15节,就能集齐完整的33节。
不过集齐神秘古族脊椎骨的任务目前在张瑧心中只能派第二,排在第一的还是寻找那团恐怖血煞。
于是这一战后,张瑧带着白雪、伊洛折转向西南,深入大沙漠。
而这一走就是一个月···
这一日,张瑧抱着白雪,拉着伊洛,在低空中以一个并不快的速度向前飞着。
并不是他不想飞得更快,而是这个速度最省力气——以他对风、空间两系超能的掌控,这样的飞行,几乎不用损耗他的精神和力气。
这时,张瑧怀里的白雪作为一只灵级三品的异兽,却也显得蔫蔫的。
后面的伊洛同样有气无力,甚至嘴上都起了皮,肤色也变得粗糙起来。
因为过去的一个月,他们在沙漠里走了不知几万里,甚至可能是十几万、几十万里的路,却几乎没有发现任何智慧生灵。
至于沙漠中的绿洲,也是一个没找到。
如果不是沙子地下还有一些虫类生物存活着,他们都要以为这是一片真正的死亡沙漠了。
对张瑧来讲,唯一的收获就是他连续遇到了三处光煞。
其中两处光煞中并没有灵级煞尸,甚至都没有真级、凡级煞尸,只是煞气。
唯有最大的一处光煞中存在着一直奇特的光属灵级煞尸。
猎杀着了这只煞尸后,张瑧终于是获得一枚光属灵级煞核。
于是便对光属超凡能力掌控度进行了提升,最终将整颗光属煞核都用掉,并花费了162个黄点,将光属超能掌控度提升到了九重20%。
在这片大沙漠中转悠了一个月,都没有见到那团血煞的踪迹,张瑧对找到它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
‘在找到一处拥有灵级煞尸的光煞,获取了煞核,就离开大沙漠。’
这就是张瑧现在心中的想法。
不是他没有毅力,而是他自觉将这片大沙漠了转悠了一大半,却一直没碰到拿团恐怖血煞。
要知道,那团血煞可不是一个小东西,而是绵延上百里。
这么大的目标,应该很容易找到的。
如今他既然找不到,说明那团恐怖血煞要么没有在大沙漠中,要么就是一位某种原因隐藏起来了,甚至可能“消失”了。
既然知道可能无论如何都实现不了原定目标,再在这片的大沙漠中耗下去,不就成了钻牛角尖么?
而且,算算时间,距离他来到灵域已经八九个月了。
三四个月,就是和宫柳约好的第二次暗神门开启时间,他必须提前回到雪林据点去。
“主人,还有水么?我想喝水。”白雪蔫蔫地抬起头,讨好地对张瑧道。
张瑧没说话,直接从口中吐出一股细流。
白雪也不嫌弃,张口就都接着喝了。
事实上白雪知道,这些水张瑧都是存储在胃部分仓中的,干净得很。
而且,就算真是张瑧的口水,它也不嫌弃——张瑧可是媲美神级的强大存在,这样的强者口水对一些普通生物来讲都是宝贝(也可能是剧毒)。
何况它现在真的很可,又不想自己费力气弄水。
虽然以它的冰属超能,也能制造一点点水出来,但付出与收获差距太大了,还不如卖卖乖,向张瑧讨要一点呢。
后面的伊洛将白雪喝水,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却发现嗓子一片干涩。
她张了张嘴,可是最终什么都没说。
要让她喝张瑧嘴里吐出的水,她还接受不了,尤其是主动讨要。
张瑧注意到了伊洛的小动作,却什么也没说,更美主动给她水喝。
反正作为灵级一品强者,伊洛现在就是样子难看点,难受点,距离死还差得好远呢。
遇到事他也不指望伊洛充当战力,自然不必对她太好。
倒是白雪能帮他看守伊洛,应该照顾下。
就这样,在一片沙丘起伏的沙海中连续转悠了三日,张瑧忽然察觉一件事。
他好像迷路了!
有这种觉悟后,张瑧立马飞到高空,极目远望,同时开始动用风属超能、空间超能探查周围的信息。
用肉眼看去,哪怕是以张瑧的目力,也看不到这片沙海的边缘,仿佛整个世界除了天空就是沙海,别无他物。
可是风所带来的信息却告诉张瑧,在不远处,就不再是这片诡异的沙海了。
所以···他是陷入道一个“阵法”中去了?
‘不对,肯定不是什么阵法···难不成是光煞?’
心中这么猜测,张瑧立马又联合光属超能进行探测。
很快,他嘴角就露出了笑容。
‘可以啊,居然趁我不注意,让我在这里白转悠了三天。哼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心中这么想,张瑧如流星一般坠落到地面。
将白雪和伊洛都扔进沙堆,张瑧便对白雪道:“看好她。”
说完,人就一闪消失了。
说起来,光煞张瑧也见过三个了。
前两个没灵级煞尸的光煞,都很普通,就是一团诡异的光芒,一进去就刺得人睁不开眼。
至于第三团光煞,因为里面有个灵级煞尸,就有些特别了。
不过比起眼前这团光煞来,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了···
【二合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