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这会儿,阮正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手机,是阮文飞打来的,他狠狠的看了眼夏宛山,自己转身就离开,找了一处背人的区域,就接通了电话。
“大事不好了,正哥!”
阮文飞的语调当中,少有的产生了一丝慌乱。
“陈子然暂时接手了子画手上的那批人,现在吉祥的整个高层,都再为陈子然服务了,陈子然已经再要求四个大司马,把手上的资料文件立刻上传,很快陈子然手上就会得到吉祥的很多及时的关键机密情报!”
阮正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阮文飞继续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子画不是说让我来接手吗?他的令牌呢?”
“令牌我让人给你送过去了,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送到你手上啊,至于子画是怎么回事。”
阮正突然之间压低了声音。
“我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看见他了,根据可靠情报,子画再和夏宛山交流过后,就失踪了,但是夏宛山却还在总指挥部!我刚刚和夏宛山强烈要求要见子画,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让我见,哪怕我是说出来了我要道歉了,他都不让我见!我怀疑子画心中已经遇害了,他们下一步就是想要掌控吉祥!”
“等着吉祥一到手,再靠着他们五支特种部队,他们这是要变天!”
阮正显得异常的焦急。
“绝对不能在等下去了,马上把相关证据资料给我,我先和黄陈涛阁下通个电话!证明陈子然他们这批人不可靠再说!”
“这个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阮文飞语调更加的严肃了。
“我们的电脑系统,刚刚遭受到了黑客入侵,有一部分文件被彻底损坏,恰好,这一部分文件当中,就包括了我刚刚安排人整理好,要转交给你的相关证据!这些文件被抹除的干干净净!也就是说,你现在再给黄陈涛阁下打电话的话,你是没有任何的证据的。”
“你觉得他会相信你吗?或者因为你,再做出什么转变性的决定,尤其是子画那边的事情刚过去,现在你又说夏宛山,还在这个节骨眼上。”
“你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再重新给我整理出来一份源文件,发给我?”
阮正问完,阮文飞笑了起来。
“我们得先搞定这个入侵的黑客,再想办法重新准备文件!时间无法估算!但是现在四个区的大司马,需要马上向陈子然上交及时情报,以及现如今所有部队的驻扎区域,以及部队的物资补给情况等等等等,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再不阻止他们的话,那我们整个越国剩下的所有军队情况,马上就将全部落入他们的手中!”
阮正不停的摇头。
“不行,我必须要给黄陈涛阁下打电话,阻止这一切!绝对不行!”
“你现在阻止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的,黄陈涛阁下不在这里,山高皇帝远,而且多明显的事情,现在黄陈涛阁下已经完全被他们蒙蔽了,不然不能下达出来这样的命令啊,所以要阻止他们的话,咱们俩现在就得动手,若是不动手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等着黄陈涛阁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定然大势已去,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我们现在手上的所有队伍,都是预备役士兵,战斗力本来就不够强悍!”
“他们这五支特种部队,在吉祥的配合下,可以做任何事情,更别提还可能会有巴蛇,普缇,以及荣轩兵团的帮助!”
“到了那会儿,可就真的什么都来不及了!要知道!巴蛇兵团已经距离河城没有多远了!未必就能比你的御林军晚多少!”
阮正满面纠结,五官似乎都已经扭曲,呼吸急促,额头豆大的汗珠,哗哗的往下流,拳头攥的死死的,就这样沉默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慢慢的,阮正的表情恢复了平静,指甲深深凹陷再手掌心的痕迹依旧。
“吉祥那边交给你了,这边交给我,一切为了越国”
电话那边也沉默了片刻。
“正哥,你想好了吗?只要我们跨出这一步了,就算是最后真的挽回了整个局面,你我日后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毕竟这等于是公然违抗黄陈涛阁下的命令了,这种事情,绝对是他的禁忌!”
“那样我最起码对得起我的良心!难道我要看着自己的国家彻底灭亡吗?”
阮正已然彻底下定了决心。
“阿飞,干吧!一切为了越国!”
阮正重复了一句!
阮文飞那边的声音传出。
“一切为了越国!……”
河城,越国的总指挥部内,夏宛山和参谋部的人又进行了一番沟通之后,自己转身走到了指挥部侧面的吉祥房,这里是吉祥专用的房间,里面也有不少设备,都是专门服务吉祥的,现在陈子然和吉祥的那些下属,都聚集在这里,大家议论纷纷的。
“你们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半天了,问什么什么不知道,我们所有军队现在所在位置不知道,敌方的也不知道,吉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墨迹了?”
陈子然从边上叹了口气。
“本来说二十分钟以内就会传递回来所有及时信息情报的,结果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了,依旧什么消息情报都没有传递回来,我们已经督促过了很多次了,他们每次都有理由,马上,马上,马上到现在了,还没有传递回来任何消息情报,我也没有办法啊。”
夏宛山转头看了眼子画的几个下属。
“这个情况再你们吉祥内部,算是正常情况吗?”
这几个人统一的摇了摇头,最后把目光看向了陈鹏飞。陈鹏飞与子画是多年的兄弟,是子画的绝对心腹,再吉祥内部的新人心目当中,也是比较有地位的一个。
“我再吉祥这么长时间,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管是吉祥上位负责人,还是子画阁下,吉祥内部的任何信息情报,必须要再一分钟之内传达给指定人员!这一次因为子画阁下放手不干了,陈子然阁下接手,这里面会耽误一些时间正常,但是二十分钟也已经非常夸张了,更别提现在一个半小时了!简直前所未闻!”
陈鹏飞眉头紧锁。
“当初就算是子画阁下刚刚接手的时候,更换了那么多自己人上去,也没有用这么长的时间啊,这里面有点不对劲儿啊。”
夏宛山听到这的时候,脸色当即就变了,他瞬间就想到了子画之前和他说的那番话,他瞪大了眼睛,神情严肃。
“陈鹏飞,我问你一句话你必须老实的回答我!听见了吗?”
陈鹏飞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夏宛山跟着开口道。
“我是说如果啊,如果,阮文飞这种时候站出来,有没有能力,依靠他自己的手腕,控制住整个吉祥为他服务呢?”
陈鹏飞开始的时候就觉得情况有些太过严重,但是真的没想到能严重到如此程度,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摇头,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满脸的惊愕!夏宛山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只是问如果,你只需要告诉我如果就好!点头,或者摇头!”
陈鹏飞思考了片刻,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夏宛山这会儿“咣!”的一拍桌子。
“立刻马上联系你们再吉祥的自己人,看看能不能联系的上,再看看在关键岗位上面的,还是不是你们自己的人!联系一下马上通知我,快点!另外,给我找一下阮正!快!”
夏宛山少有的叫吼了起来,自己转身就跑!陈鹏飞一行人也瞬间全都忙碌了起来。
几分钟以后,子画的房间门口,夏宛山一把就推开了房间大门,看躺在床上还在睡觉的子画,直截了当。
“子画,不好了,我觉得阮文飞要强控吉祥!”
子画显然并没有睡着,但是听着夏宛山这番话,也没有任何表态,赌气式的翻过身,一言不发。夏宛山知道子画这是生气了,他赶忙上前一步。
“哎呦喂,我的子画兄弟,我知道之前有些误会你,是我做的不对,是黄陈涛阁下做得不对,但是现在这种节骨眼上了,你能不能别耍小孩子脾气啊?外临强敌,内忧不断!本来我们一个吉祥的情报就比不上那四家,现在如果吉祥再没有了!那我们就是闭着眼和人家打架啊!咱们得赶紧想办法弥补啊!子画!!”
夏宛山情绪异常激动,焦急的来回踱步。
子画这会儿非但没有任何表态不说,居然还“呼呼呼”的打起来了呼噜,这明显的是故意的,夏宛山这个着急啊,也是在同一时间,陈鹏飞从外面跑了进来。
“夏队长!不好了!属于我们的人手上的情报线,已经全部被掐断了!阮正也不在总指挥部!”
“赶紧给我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夏宛山从边上叫吼了起来。
“控制住阮正!”
正说着呢,陈子然从边上也冲进来了,他盯着夏宛山。
“来不及了,阮正早就逃离河城了,另外,他的御林军,六万余人的编制,距离河城最多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
房间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很明显,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就剩下了两条,第一条,那就是立刻放弃河城,第二条,那就是死守河城!放弃河城的话,阮正他们占领河城,很容易一呼百应,毕竟阮正的身份地位以及资历辈分再那里呢!目前阶段所有将领当中,没有人能和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