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初十张扬来京这天周六,《天龙八部》连载到第十四回,段誉在江南结识了乔峰,「北乔峰,南慕容」啊,看得一众读者兴奋不已,尤其乔峰还是丐帮帮主,对于见证了丐帮从《神雕》到《倚天》盛衰转变的忠实读者而言,更有一众别样的情感。
而在天龙世界里,丐帮还是天下第一大帮,乔峰更是名满天下的豪杰,竟然就这样跟主角成了结拜兄弟,怎能不让人兴奋?
商宫羽的最新作品《青天碧血》在去年五月开始连载,开局并不是很顺利,反馈也不大好,随后到了中期开始,剧情、口碑、销量都开始一路走高,虽然没能帮助《金榜》重新从《寒窗》那夺回第一宝座,却被多数读者认可为写作生涯里的巅峰之作。
十一这天周日,《金榜》正刊发售,《青天碧血》大结局。
张扬一早起来去公司的途中,特意买了一份金榜,一直到了公司才把最后一回两万多字看完,终于明白了商宫羽为什么叮嘱自己一定要看。
因为这货把最终的反派大魔王设定为了穿越者!
不得不配合商宫羽作为曾经武侠四大家之首的写作功底,设定极为巧妙,这位大魔王此前一直活跃在各种配角的口中,从没有正是出场过,却始终无处不在,给人的感觉也是亦正亦邪,难以理解,到了最后一回正是出场,尤其是最后来自未来的设定一揭开,一切真相大白。
对于这个如今网络小说都还主要写黑道、灵异、小白流武侠的时代读者来讲,这个反派设定更让众多读者拍案叫绝,连续被张牧之压抑多年的商宫羽粉丝恨不得马上就要跑到网上去发帖,让张牧之的粉丝来瞧瞧,你再新武侠第一人,你能写出来这样的创意不?
商宫羽人情练达,大概提前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直接杜绝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在全文结束之后,附了一段话:
「穿越」的设定与创意,都来自于去年与张牧之的一次闲谈,在此表示感谢。新书已在筹备,下周会发布预告,感谢大家一路走来的支持。
于是原本还准备去炫耀嘲讽一下的书粉立即偃旗息鼓,创意都是人家的,还怎么去跟人家嘚瑟啊?
只不过商宫羽也没想到的是,他的感谢平息了一场可能引起的互撕,却导致张扬这边许多书粉大感不满,因为这么好的创意,你居然扔给别人,自己不写也不用?什么意思?是不是怕脑洞太大我们接受不了?瞧不起谁呢?
张扬到公司主要是商议演唱会的事情,这是今年他的工作重心,优先级还在新专辑之上,因为大家对新专辑都不是很担心。演唱会目前初步敲定了京、沪、青、渝四个城市,此外还有朝、瀛两个国家首度,各有一场。
他自个原本是不想跑出去的,不过按公司这边的数据,那边有相当数量的粉丝,不能忽视,既然有传播汉文化的心思,总得要走出国门才行。
随后等待汪清远的过程中,他在自个办公室趴着玩手机,就在微博上看到了书粉们的留言,顿时有种自己送了块玉给商宫羽,然后他还了块石头,还直接扔自己脚上的感觉。
“叮咚”
手机响了起来,汪清远发来消息,张扬看了一眼,拿着手机出去,到楼上汪清远办公室。
汪清远办公室非常气派,寻常二居室大小,分作办公区、待客区、休息区,张扬进来的时候,只有汪清远一人在,正坐在办工桌后面出神,听到敲门声起身,示意张扬在待客那边沙发坐下来,同时拨了个号码,让人送咖啡来,顿了顿又问:“你要茶吗?”
张扬笑道:“客随主便。”
张扬这个世界里认识的老一辈人里,汪清远是为数不多好咖啡胜过茶的。张扬在沙发上坐下,汪清远很快走了过来,在他对面坐下,笑呵呵地问道:“演唱会筹备的怎么样了?”
“刚开始呢,现在定六个城市了,老实说有点慌。”
“慢慢来,习惯就好了,你天生就是为舞台生的,我相信你的现场能力。”
汪清远鬓发已显霜白,并未染黑,但看起来倒还精神,即便早年红火时,他靠的也是才华而非长相,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倒是较年轻时更显出一种老男人的魅力来。
比较到了这个岁数,再美丽的外貌也已经在时光侵蚀下失去了原本的活力,而阅历、才华则随着积淀,愈发能自内而外地彰显出一个人的魅力
——有钱神马的都是次要因素。
闲聊几句,秘书送来两杯咖啡,汪清远介绍说是真正的蓝山咖啡,托人才买来一桶。张扬尝了尝……嗯,听介绍就好喝。
铺垫充足后,汪清远靠着沙发,沉默了一会儿,才终于说道:“方裳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事确实是我的疏忽……”
顿了顿,他又自嘲地笑了笑,叹一口气,站了起来,“算啦,你是知情人,也就没必要说场面话了。”
他踱了几步,转身望着张扬,“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想听真话。”
张扬故意迟疑了几秒钟,显得有些犹豫的样子,才道:“有头脑,聪明人,有才华,音乐人,有事业,成功人……也对我有恩。”
汪清远笑了笑:“没提品行?”
张扬笑道:“您的私事我知道的不多,既然您要听真话,还是只说些我能确认的比较好。”
汪清远长舒一口气,这次笑得看起来分外开怀,叹道:“你才是聪明人啊!听了傅泉艺的讲述,你觉得傅以直是什么人?”
张扬顿了顿,问:“你要听实话?”
汪清远点点头:“当然。”
张扬笑得:“判轻了。”
汪清远重新走回他对面坐下来,靠在沙发上,“是啊,每次出了这样的事情,尤其是网上,大家都喊着要重判,要阉割,要怎样怎样……这个我们先不去说,先说未成年人保护法,这里面其实有省略词,应该是保护未成年罪犯法……为什么要保护未成年罪犯?”
张扬道:“因为未成年可塑性强,觉得教育之后还有救,可以继续为构建和谐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一份力量。”
汪清远笑了笑,“那你觉得这个出发点对吗?有效果吗?”
张扬默然。
汪清远又问:“未成年犯罪里面,你觉得是天生的坏人、反社会那种不可救药的人多,还是少年意气,冲动失足的多?”
张扬继续沉默。
汪清远又问:“未成年保护法施行到现在多久了,如果没有效果,或者说真沦为了罪犯们的保护法,你觉得上面没有人会纠察更正?当我,我也认为他有一定不合理、需要修改的地方,但不可否认,对于大多数未成年犯罪者,教育是有效果的。”
他重新靠着沙发,眼睛望着张扬:“傅泉艺为人刚直古板,你觉得他就算宠溺儿子,能宠到哪里去?”
“傅以直当年几乎被他爹打死,还好我有钱,不然凭他们夫妻俩的工资,傅以直多半现在走路都要瘸着!”
汪清远又沉默了几秒钟,语气低沉下来,“傅以直第一次出狱后,在他家门前跪了将近两个小时,傅泉艺才让他进门……你认为少年管教所就是整天吃喝睡觉?你认为傅以直在里面待了两年不知道再犯罪是什么结果?”
张扬叹了口气,“您的意思是?”
汪清远笑了笑,“我如果说傅以直第一次出狱回来后,就已经改过自新了,甚至于知道了方裳是公司签约艺人后,他都不敢到这附近来,就怕不小心出现在她面前,给她带来不好的回忆……你信吗?”
“我信不信不重要。”
张扬并不喜欢汪清远的说话方式,语气保持着克制说道,“事实才重要。”
“第二次的案件,傅以直说他是冤枉的。”
汪清远叹了口气,语气萧索,“一直到现在,他刑期过半,且申请到了减刑,都快要出来了,也坚持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