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小說推薦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第四百五十章李易出场了
陈风听了赵远程的话,就又想了一下说道,‘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俩明天只能跟李易赌一把了。’
就这样,赵远程和陈风商量好后,就在自己的办公室休息了。这一天,对于赵远程和陈风来说,感觉也有些度日如年的意思。毕竟,明天就是决定他们俩命运的日子。
再说李易的心里现在是非常的高兴。因为一切都是按照他的布局进行的。他已经操控了整个局势。不管是赵远程和陈风还是王成林,现在都是他的这一盘棋上的棋子,他想要吃掉谁,就可以吃掉谁。
就这样,赵远程和陈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呆了一天,这一天真的是非常的难熬。这一天,赵远程和陈风几乎都没有吃什么饭。毕竟,他们俩也不知道明天等待他们俩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这一夜对于赵远程和陈风来说,也是彻夜不眠。毕竟,明天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让赵远程和陈风都非常的担心。
终于熬过了这一夜。两人早上起来后,虽然感觉有些困意。可是想到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他们俩就又没有了睡意。
赵远程和陈风起来后,就去了李易的办公室。
李易看他们俩过来了,就说道,‘你们俩吃过早饭了吗!要不,我们吃一点东西吧!’
赵远程听了李易的话,就勉强笑了一下说道,‘李总,我们不饿,你要想吃饭,你就吃一些吧!’
李易听了赵远程的话,就又说道,‘行,那你们等一下,我去外面吃点饭。’
‘好,那我们在这里等着。’赵远程听了李易的话,只好这样说道。
就这样,李易就到外面去早饭了。而赵远程和陈风两人就在李易的办公室里面呆着。
当李易离开后,陈风还又看着赵远程说道,‘赵远程,你说李易会不会一直不回来了,他会不会感觉自己也办不好我们俩的事情,就这样逃跑了。’
赵远程听了陈风的话,就瞪了他一眼骂道,‘你是不是一个笨蛋。人家李易是在帮我们办事呢!人家不管能不有办成,人家也没有必要逃跑吗!我们现在是求人家李易帮我们办事,又不是人家李易求我们办事,人家跑什么呢!只有我们想要跑好不好。’
陈风听了赵远程的话,就感觉没有什么话说了。他低着头,就不再说什么了。
但是对于赵远程来说,心里也是有些担心。毕竟,他们俩也不知道李易这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就这样,赵远程和陈风又等了一会,李易就又从外面回来了。
李易回到了办公室后,就看着赵远程和陈风说道,‘好了,我吃过早饭了。我们一块去见王成林吧!’
赵远程和陈风看人家李易终于是回来了,他们心里也是非常高兴。毕竟,这正是他们想要看到结果。他们只要看到李易还愿意回来帮他们办事,就已经让他们很高兴了。
‘李总,谢谢你。那我就先给李春明打一个电话。看他今天会不会让我们去见王成林。’赵远程也知道,不管怎么样。这事他都要先和李春明说才可以。毕竟,王成林是大人物,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说完,赵远程就给李春明打电话了。
‘喂!是李经理吗?’赵远程和李春明打通电话后,他就这样问道。虽然赵远程也知道这是李春明的电话,可他还是习惯地问了一句。
‘我是李春明,你是赵远程吧!’李春明也这样问道。
‘没错,我就是赵远程。’赵远程这样说道。
‘那你们俩准备的钱怎么样了。有没有准备三千万?’李春明在电话里问道。
赵远程听了李春明的话,就想了一下说道,‘差不多吧!我们已经准备了两三千万了。’
李春明听了赵远程的话,就也说道,‘好,既然你们把钱准备的差不多了,那你们俩就过来吧!我和王总在办公室里面等着你们。’
赵远程听了李春明的话,就又说道,‘行,那我们就过去吧!’
就这样,赵远程和李春明打完电话后,就又看着李易说道,‘李总,我们可以过去了。’
李易听了赵远程的话,就说道,‘行,那我们就过去吧!’
于是,李易就带着赵远程和陈风一起离开了办公室,下楼走出蓝天大厦,然后就向对面的牡丹城走去。
很快,李易就带着赵远程和陈风来到了王成林的办公室门口。
本来赵远程还感觉李易不知道王成林的办公室。可是李易一直带着他们走。直接就来到了王成林的办公室门口。那自然熟悉的程度,就好象他一直在这个牡丹城工作的一样。
李易来到了王成林的办公室门口时,他就看着赵远程小声说道,‘好了,你可以敲门了。’
赵远程听了李易的话,就抬手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砰砰!砰砰!–’
‘进来吧!’当赵远程敲了门之后,里面就传来了李春明的声音。
赵远程这就推开了房门,他先进去了。之后,陈风也进行了。李易是最后一个进去的。
只不过,当李易出现在了李春明和王成林面前时,他们俩的眼睛就都瞪大了。
特别是王成林,当他一看到李易,心里就是咯噔一下。毕竟,他知道李易可不是普通人。他在这个京城,感觉没有什么人可以让他紧张的。唯有李易可以让他有些紧张。
对于王成林来说,他和李易的关系可是不一般的。两人也是打了一两年交道的人了。彼此可以说都是非常熟悉了。
只是王成林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时候,李易会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李易,你怎么来了?’王成林根本就不看赵远程和陈风。只是看着站在赵远程和陈风后面的李易。
李春明也是吃惊地看着李易,毕竟,他们和王成林怎么都想不到,李易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李易听了王成林的话,就冷笑一声说道,‘王老板,怎么了。我感觉你好象不大欢迎我在这里呀!’
王成林听了李易的话,就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哈哈,我怎么会不欢迎呢!我们俩也是老朋友了。你突然来到我这里,让我很惊喜。’
李易听了王成林的话,就又冷笑了一下说道,‘哈哈!说的好,不过,让你惊喜的还在后面呢!’
‘行了,你说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王成林已经不想跟赵远程和陈风说什么了。毕竟,李易突然到这里来,显然就是因为赵远程和陈风的事情。要不然,他们不可能一块来到这里的。
‘王老板,你说我跟赵远程和陈风一块来的,那还能因为什么事。当然是因为他们俩的事情了。’李易看着王成林说道。
王成林听了李易的话,就愣了一下说道,‘李易,他们俩的事好象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李易听了,就又笑了一下说道,‘哈哈,王老板说这是什么话,他们俩的事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
王成林听了李易的话,就愣了一下说,‘李易,那你说说他们俩和你是什么关系。’
李易看着王成林微笑了一下说道,‘他们俩是我的下属,你说他们俩跟我是什么关系。’
‘哦,这么说,你是他们俩的老板了!’王成林装出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当然,他们俩一直在我的公司上班。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李易又看着王成林说道。
‘好,这么说,你是来替他们俩说情来了。是不是这个意思。’王成林又看着李易说道。
李易听了王成林的话,就又冷笑一声说道,‘哼,我为什么要替他们俩说情。他们俩偷了我的东西,我想要开除他们俩呢!又怎么会替他们俩说情。’
‘那你来我这里是什么意思?’王成林又看着李易说道。
‘我是来兴师问罪的!’李易看着王成林大声地说道。
‘什么意思,是你的下属偷了你的东西,你到我这里来闹什么呢!’王成林听了李易的话,也有些生气了。
对于赵远程和陈风来说,他们俩听了李易的话,心里都是非常的紧张。毕竟,李易刚才说的话,显然不是在替他们俩来说情的。人家可能就是要来收拾他们还有王成林的。
赵远程和陈风现在心里都有些后悔。好象是后悔不应该去求李易。他们应该直接来找王成林。这样的话,说不定,他们俩和王成林好好商量一下,那事情还会好解决一些。毕竟,王成林和他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们应该能够化干戈为玉帛的。可是他们和李易的关系,应该是对立的关系才是。人家李易又怎么会帮他们。
赵远程和陈风心里都非常的后悔,感觉自己是又一次上当受骗了。感觉他们俩是又一次上了李易的当。李易这一次是要把他们俩还有王成林一网打尽了。
李易这时,就又看着王成林说道,‘王老板,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你和他们俩之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说我们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你可是已经犯罪了。你唆使他们俩偷我公司的机密文件,你说你这是不是犯罪行为。’
王成林听了李易的话,当即就是一惊。毕竟,他怎么也想不到,李易竟然什么都知道了。
‘李易,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成林一边说一边就狠狠地瞪了赵远程和陈风一眼。
显然王成林在心里骂赵远程和陈风这两个小王八蛋,在李易面前,把王成林给出卖了。
赵远程和陈风现在也是非常的自责。感觉他们俩之前做的事情是大错特错。他们俩根本不应该去找李易。更不应该把他们俩和王成林之间的事情都说出来。
‘王老板,你花了三千万,从赵远程和陈风手里买了我们公司的机密文件。这事,你不会不承认吧!’李易又瞪着王成林说道。
王成林听了李易的话,他心里是又咯噔了一下。不过,他仍然装出一副镇静的样子说道,‘李易,我和他们俩之间的交易,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至于他们俩和你的关系,我们是不知道的。你要是生气,就生他们俩的气,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你要把这个事情给想清楚了。是你的下属偷了你的东西。不是我让他们偷的,是他们俩自己想要偷的。’
李易听了王成林的话,就冷笑一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买了小偷的东西,你不犯法了是不是。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是他们俩自己偷了我的东西。可你明知道买了别人公司的机密文件,那是犯法的事情,你还要这样做,是不是已经犯罪了。’
李易这样一说,王成林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毕竟,李易说的很有道理。不管王成林有没有唆使赵远程和陈风去偷李易的东西。反正,只要王成林买了李易的东西,那他就是犯罪了。
王成林听了李易的话,就又愣了一下说道,‘李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受害者。我并没有唆使他们俩偷你的东西。虽然我买你的东西是不对的。可你还是应该去骂他们俩。你直接带他们俩到我这里来是什么意思。’
李易听了王成林的话,就又说道,‘你不承认是你唆使的就算了。我只是来告诉你,你必须承认这事就是你做的。你要是不承认的话,那我可就要报警了。’
李易一边说一边就拿出了手机。做出要拨打电话的样子。
王成林一看李易来真格的了,他立马就吓坏了。毕竟,他做的事情,本来就是违法的事情。如果李易真的报警的话,那事情可能会非常严重。就算他是王成林,怕是也会因为这事翻船呢!
一想到这事的后果非常严重,王成林就赶紧看着李易说道,‘李易,你我是老朋友了。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