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1939年8月7日,军统局上海区区长孟绍原亲自坐镇鑫盛证券。
这就好像是战场。
千军万马已经蓄势待发,就等着一声令下。
孟绍原很平静。
似乎今天没什么大事,他就是来这里坐坐的。
可他知道,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
翻云覆雨、颠倒日月!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我想要的,你一点都不能少!
“绍原哥,外面好多的人。”
贺雨站在窗口,都有一些被吓着了。
鑫盛证券外面,黑压压的一大群人,拥挤在了一起。
吵闹声不断响起,推搡是家常便饭。
如果不是都等着鑫盛证券开门,恐怕早就有人动手打起来了。
“记住今天。”
孟绍原吃了一大口的香蕉:“今天将是你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天。”
坐在沙发上的吴静怡有些好奇:“那么喜欢吃香蕉,你是属猴的吗?”
孟绍原笑了:“我是属猴,属的是大闹天宫的那个猴!”
……
1939年8月7日,上午9点。
上海股市重新开市!
在民国的历史上,这是永远值得被记住的一天。
开市的当天,上海大大小小的证券交易所外站满了人。
投资者、证券经纪,一个个都好像疯了一般。
一个丰汇股票,其实无法撬动一个市场。
真正撬动市场的,是疯狂的市场本身!
孟绍原所做的,无非只是顺应这个潮流,然后把潮水引到自己想要看到奔腾的方向!
既然疯狂早晚要爆发,那么,就让自己处在疯狂暴风漩涡的最中心吧!
这个时期的股票买卖,买客和卖客都可进场当面交易,一手付钱,一手交票。
因此,有人曾经回忆过当时恐怖的场景:
“交易所内人头挤迫,喊声震天,从前上海人穿的都是中装,少数人穿西装,在这个市场中,一件中装大概十天半月的时间就会被挤破,一身西装也只能维持一个短时期就破了。”
可是,谁会在于一身衣裳呢?
股票才是最宝贵的。
谁能够买到股票,谁就能够发财!
上午9点一开盘,在重大利好消息的刺激下,丰汇股票在8月4日收盘时57元的价位,一下跳到了66元!
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
“三爷,66元了,66元了。”
张啸林都被惊到了。
原本,他准备在周一开市后,以57元的价位购进,到了70元就立刻抛出。
可是股市的发展远远超出他的相像。
昨天,那个关于丰汇的重大消息他也看到了。
可谁会想到一开盘就如此的来势汹汹?
“三爷,怎么办?怎么办?68了,68了啊。”
“买啊,给我买啊!”
“都是人,全都是人,挤都挤不进啊!”
“笨蛋!”
张啸林对着电话大叫起来:“挤不进,就进他们的总经理办公室,就说你是我张啸林的人,他们不敢不给面子,我再调派几个人,帮你排队去!”
……
当张啸林的管家张玉宝走进鑫盛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丰汇股票已经涨到了70元!
“我是张啸林张老板的管家张玉宝!”
张玉宝一秒钟都不敢耽误。
“哎哟。是张管家。”刘宝春急忙站了起来,拿着烟抽出一根:“您抽烟,您有什么吩咐?”
“不抽!”张玉宝推开了烟:“我来买股票的,丰汇股票。”
“啊,外面正在卖啊。”
“他妈的,那么多人,我能挤进去还用得着来这里?”
面对疯狂的人群,张啸林的名字也一样不好使了。
根本没有听得到。
张玉宝屁股往椅子里一坐,两个保镖站在他的身后,他发现总经理办公室里还有一男两女三个人,也没在意:
“赶紧,我要买一百万的丰汇股票。”
“成,成,张老板的面子一定要给。”刘宝春忙不迭地说道:“我现在就派人给您安排。”
“等等。”张玉宝叫住了他:“现在多少价位了?”
“71,又涨了一块钱。”
“那不行,得按照今天开盘价57块卖给我。”
“这恐怕不行吧。”
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的开口了。
“你他妈的是谁?”张玉宝一瞪眼睛。
刘宝春赶紧说道:“这位是香港勒克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祝燕凡,也是丰汇的资方代表。”
哦?
张玉宝的眼睛顿时亮了,拱了拱手:“祝老板。”
“张管家。”
“既然是资方代表,那就好说了。”张玉宝皮笑肉不笑:“我知道你们有英国人和美国人当后台,可这里是大上海,在大上海做事,规矩和别的地方有些不同。”
“祝燕凡”孟绍原虚心的问了声:“什么地方不同?”
“这地方,我们张啸林张老板既然开口了,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张玉宝话音一落,他身后的保镖拔出匕首,用力扎在了茶几上!
孟绍原被吓得面色惨白。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刘宝春打起了圆场:“祝老板,张老板那是上海滩的风云人物,您要是结交了他,对您准保只有好处。要不然……”
他低声在孟绍原的耳边说了几句。
孟绍原脸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一咬牙:“张管家,这样吧,我替资方做一个主,但你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60元,我60元卖一百万的丰汇股票给你!”
张玉宝心满意足。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只能这个价位了。”孟绍原指了指外面:“我看今天没准能突破100大关,您将来还要股票,我都按照市场价打八折给你,就算是交了张老板这个朋友了。”
“好,爽快!”
张玉宝站了起来,示意保镖收好匕首:“将来你祝老板在上海滩有什么事,只管开口,我们张三爷都帮你兜着了!”
……
“绍原哥,就60元卖他了?”
贺雨看着有些不敢。
孟绍原没说完,吴静怡却帮着他说了:“钓鱼,总得有诱人的诱饵吧?你绍原哥对张啸林的目标,可不只有一百万那么简单。”
“还是咱助理懂我。”
孟绍原又拿起了香蕉:“刘宝春。”
“在。”
“今天收盘前,帮我控制在100元以下,同时,减少股票发行。”
“啊,为什么?咱们势头那么好。”
“得让他们先饿着,饿慌了,明天看到食物来了以后才会饥不择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