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们两个被一群人架着到了市场管理处,推推搡搡地走到了里面。
大弟半个屁股坐在桌子上,正和一个徐老半娘模样的女人,说着什么。
那女人坐在椅子上,衣领开得很大,任由大弟的一双色眼吃着冰淇淋,一条很窄的裙子,翘着二郎腿,粗壮的小腿,荡来荡去的,看得大弟心痒痒。
看见我们两个被带了进来,才缓缓地不情愿地收回了视线,看到我时,急忙笑了起来,挥手骂道:“怎么这么对老板啊!一个个不知死活的!”
然后跳下桌子,走到我面前,客气地说道:“是老板你啊!误会,误会!我兄弟没对你动粗吧?我都和他们说过无数次了,一定要文明执法!”
我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咬痕,哼了一声道:“这可真的挺文明的!既然是误会,我们可以走了吧!?”
大弟爽快地说道:“当然,当然,没什么损失吧?”然后对着人群说道:“都怎么对老板的啊?”
这时很快就有人拿来我的手机和500块钱,大弟骂了一句,然后客气把手机和钱交给我说道:“真是误会啊,老板,你看你来,要什么水果,和兄弟说一声,我叫人给你搬过去就是了!”
我摇了摇头,并不领情地说道:“不用了,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大弟摊开手,潇洒地说道:当然,当然了!送老板出去,再拿两箱洋荔枝给老板送上车!”
我摆了摆手道:“不用了!”说完,准备走人。
刚刚那个山羊胡,走到了大弟身边,低语了几句。
我看到大弟的眉头皱了起来,叫住了我道:“老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还叫人拍照,录像啊?你这是想干什么啊?”
我装作无辜地说道:“没有啊!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山羊胡冷哼了一声道:“我都看见了,你们在这边演戏,让外面的人用手机录像,我们这群人全部让他给点相了!大弟哥,这人是有目的的,刚刚故意那样做的!”
大弟眯缝着眼,看着我道:“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老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想弄倒我啊?你这可就不地道了!老温那个老不死的,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么好的地方,不会赚钱!你看我把这里治理的多好,井井有条,老板你也别那么死心眼儿了,给我投资,我回报给你的,肯定比老温头高很多!”
我犹豫着说道:“你这么搞,很快就会被人投诉的,你要赚钱也该收着点啊!钱不是这么赚的,你这样只会赶客,这里的游客会越来越少的,不用一个月,你这里就臭名昭著了,没人来,你怎么赚钱啊?”
大弟笑着说道:“你们看看,人家做老板的,就是比咱们有头脑,知道放长线钓大鱼!”
然后很诚恳地说道:“老板,你说得这个道理,我都懂!可我手上缺钱啊!不这样做,短期内我哪里有钱创业啊!要不怎么叫你给我投资呢!你投资了,我就不用这么笨的方法赚钱了!”
我摇着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的生意我不感兴趣!”
大弟也不生气,还是笑着说道:“那也行!那这样,我赚钱你别挡住我财路!”然后,使了个眼色,外面的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山羊胡,那妇人和我们两个。
大弟低声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和温伯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呢,现在还有条财路,有老板出价500万抓温伯,你只要把温伯赶出你的酒家,剩下的事就不用你管了,我也不为难你,你看这买卖总是做的过吧?”
我很意外,为什么会有人要悬赏抓温伯,温伯又没得罪什么人!要抓也是该抓我啊!
看我没反应,大弟以为我心动了,继续劝我道:“老板,你想想,温伯已经老了,多个朋友多条路,你还是需要我们这种人办事的,你总些事情,是你不方便做的,大可以交给我做啊!我这人做事,稳妥!比我弟弟还稳妥!价钱还公道!”
我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谁想抓温伯?为什么要抓他?”
大弟看了看我,意味深长地问道:“老板,你和老温头关系不错啊?这么关心他啊?值得吗?还是你们有什么纠缠不清的事啊?这些我都可以帮你解决的!”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也知道不该问那个问题,就说道:“我没什么要你帮着解决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大弟终于沉不住气,恶狠狠地说道:“走!可以!叫你们那个录像的人回来!我就放你走!”
这时我听到外面一声口哨,然后哼了一声道:“我怕叫回来,我就不想走了!走得可能就是你们了!”
大弟阴笑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我们走?”这时,那个妖艳妇人像是想到了什么,站了起来,在大弟的耳边说了几句,大弟脸色一变,然后对着山羊胡说道:“赶快去通知小东北!”
山羊胡急忙向外跑,可还是晚了。
外面的人也没了动静,山羊胡向后退了进来。
小黑双手插袋,潇洒地走了进来,我吃惊地问道:“外面那么多人,你全搞定了啊?”
小黑高深莫测地说道:“你猜!”
我伸头向外一看,几个人被打倒在地,剩下的大部分人,被阿细和几个陌生人拿刀指着不敢动。
我切了一声道:“就知道!”
这时大弟再次露出了笑脸,对着谄媚道:“老板就是老板,运筹帷幄啊!那我滚蛋,现在就滚蛋!”
说完,也不顾山羊胡和那妇人,自己就要往外走。
可看见站在门口的小黑,还是没敢再多迈一步。
我笑着说道:“你还挺聪明啊!你再多走一步,我就叫人把你腿砍下来!我问你,是谁让你抓温伯的?”
大弟倒是很痛快地指着妇人道:“她啊!她过来给我带的消息,你问她就知道了!”
那妇人阴狠地瞪了大弟一眼,骂道:“没用的玩意儿!”
然后一副视死如归地对着我说道:“别问了,问了我也不会说的!你又不敢把我怎么样?你们这些人,我见多了,才不会让自己的手上沾上血呢!不会轻易犯法的!”
我笑嘻嘻地说道:“我肯定是不会犯法,不过,外面的那群人,肯定是很想知道,是谁想害温伯,那些可都是跟温伯出生入死的兄弟啊!他们是粗人,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你要是告诉我了呢,我要是信了,估计还真能怜香惜玉,要是我都不满意,估计你今天这关可就不好过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妇人一激灵,不过再次淡定了下来道:“告诉你,又有什么用?你还能斗得过他们啊!?你要是识相的,这事就到这儿了,你少管闲事,这不是你能管得了的!那些不是你能惹得住的人,不要以为有点臭钱就很厉害了,比你厉害,比你有钱的人多了去了!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
我无动于衷道:“还没有得到我想知道的,我没什么耐心了!”说完,对着大弟说道:“她不肯说,她又是女人,我不打女人的,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大弟很识趣地说道:“明白,明白!”接着不等我发话,上去就是一个耳光,直接扇在了妇人脸上,妇女嘴角马上就是一丝鲜血流淌了出来。
妇人大骂道:“你TM的不是男人,打女人!”
大弟像是没听到一样,看着我问道:“老板,满意吗?”
我摇着头道:“我只想知道,我想知道的!”
大弟问我道:“老板得到自己想知道的,能保我吗?”
我点了点头道:“我保你今天没事,出了这里,我就不肯保证了!”
大弟点了点头,又是一耳光扇了过去,问道:“把你知道的,告诉老板!”
妇人直接开骂:“XXXXX!”
大弟还是不恼,又是一个耳光,这耳光打的妇人的脸肿了起来,看上去都有点变形了,妇人看着大弟凶狠的眼神,在又一个耳光到来之前说道:“我说,我说!”
大弟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大弟收回了刚刚在打过去的手。
妇人带着哭腔说道:“一个月前,一个女人叫我查一个叫弟哥的人。”
我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叫你查?”
大弟抢答道:“她和她姘头是私家侦探,专门查人偷拍的!”
我哦了一声道:“你们查到什么了吗?”
妇人摇着头道:“根本就没法查,那个弟哥就是我们同行,手底下人比我们还多!”
我嗯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个女人叫什么?”
妇人摇着头道:“不知道,我们这行根本就不问雇主信息的!”
我问道:“那你们怎么交易?给你钱时,总要见面吧?”
大弟献媚道:“老板,你有所不知了,他们根本就不用见面的,那边下指令,这边干活,先打定金,事成之后在付尾款!”
我瞪了大弟一眼,继续问妇人道:“你还知道什么?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妇人估计是被大弟打怕了,像竹筒倒豆子似的,一下子全说了出来:“后来,我跟踪到了陆雨晨,知道她和弟哥有联系,也跟踪过你,不过没啥大发现。主要是你身边有……”说完,看了看靠在门上的小黑。
然后继续说道:“后来弟哥死了,我才知道他是温伯的人,也就不敢再查下去了!”
我哼了一声道:“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大弟又伸出了手,妇人急忙叫道:“还有,还有!我知道他们找了一群东北人,领头的叫小东北,都听……”说完,看了看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山羊胡。
大弟马上对着山羊胡说道:“兄弟对不起了!”
说完,走向了山羊胡。
山羊胡看似弱不禁风,可大弟手刚挥起来,就被山羊胡一脚踹倒,一口粘痰吐在了大弟脸上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想打我?老子不是冲着替金主办事,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啊?就你这几个饭桶,还想办大事!”
大弟这泼皮,竟然撒起娇来:“老板,你看到了!我现在是你的人,他都敢动手打啊!”
我被他气笑了,对着山羊胡问道:“温伯的场子,是你找人砸的啊?那你知道是什么人在找温伯了?”
山羊胡不屑地看着我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今天你们人多,打不死我,你们就得死!”
我嘿嘿地笑着说道:“你打算怎么办?再叫人连我一起砍了啊?估计我是问不出你什么了?这样,我公平点,给你电话,你叫人过来!”
山羊胡哼了一声道:“要是能打电话叫人,我早叫了,还用自己跑出去!”
我嗯了一声道:“有道理啊!这样,我和你去找他们,这样总公平了吧!”说完,看了看小黑,小黑点了点头。
然后,我冲外面喊道:“阿细!”
阿细气势汹汹地拎着砍刀走了进来,我对他吩咐道:“这里交给你了,把刀都收起来吧!还真能砍人似的!一会儿警察来了,把视频交给警察,说明一下这里的情况!”
阿细点了点头,还不忘说道:“我是听温伯说,要我听你的!”
我白了他一眼,大弟在地上也不站起来,哀求我道:“老板,你说过放过我的!”
我嗯了一声道:“我说了就算!”然后看着阿细吩咐道:“大弟哥你们可在这难为他啊,我可是向他保证,他可以安全出这个门的!”
大弟哎了一声,骂道:“都说TM的读书人最TM的坏,我看啊,读了书还会赚钱的人更坏!都坏到骨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