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李忠信的姥姥这辈子对于几个子女的婚姻虽然很满意,但是,却只有王波结婚的时候算是很风光,几个姑娘嫁人的时候,家里面穷,没有什么条件,基本上没有陪送什么的东西,现在他们家的生活好,她觉得,王雅杰的婚礼,一定要搞得隆重一些。
她和老伴一共生了八个孩子,现在已经结婚了六个,只剩下最小的女儿王雅杰和最小的儿子王军没有结婚了。
王军的岁数小一些,她并不是十分着急,但是,王雅杰这个小女儿的婚事,她却是真的着急。
在他们兴林村那边,女孩子要是二十岁之前不结婚,那就算是有毛病的人了,要不然的话,女孩子十七八岁就要结婚,四十多岁的时候,基本上就看到下一代当爷爷或者是姥爷了。
东北这边农村的年轻人结婚都早,很多农村和城里面比,要早上个五六岁左右,在农村还有一种说法,大姑娘大小子的如果不结婚,不是家里面的老人没有正事,就是家里面穷得掉渣。
“您放心,我一定把老妹妹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您想要什么样子的排面,咱们就弄什么样子的排面。”王雅清笑容依旧灿烂地对母亲说了起来。
在李忠信和李尚勇面前,王雅清强势得很,但是,在自己母亲的面前,她也是要弱上很多,她心中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惹老太太生气,大过年的,让老太太高高兴兴的最好。
“行了,别在那里叽叽歪歪的了,你还看不看小牌了?我们这几个人可都在这里等着你呢!
小清他们从外地刚回来,让他们赶紧进屋歇歇,我都好长时间没有看到我大外孙子了。”李忠信的姥爷手里拿着小牌,十分不满地对李忠信的姥姥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李忠信的姥爷很看得开,儿女只要是过年聚会到了一起,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操心,别说王雅清他们是出门了,就是没有出门的话,二十九晚上的时候过来这边不也是正常现象吗?
“姥姥、姥爷,你们好,这次我妈到香港和沪市那边没少给您们买东西,等一下您们两位打完了这把牌,到时候看一看,您大外孙子一直挺好的,就等着晚上过了十二点,您们给我发红包呢!”李忠信听到姥爷说话,他立刻走上前一步,笑着对老人说了起来。
对于姥爷身边的抽巴个脸的三舅和大舅,李忠信也是笑呵呵地打起了招呼,李忠信心中知道,这个小牌的这种东西,也只有他三舅和大舅他们会玩,过年了,他们不陪老人玩这个,还指望着玩麻将或者是其他的啊!
李忠信他们到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杨盼盼那边就张罗起来开饭了。
二十九晚上的晚饭一般都是在四点钟左右开始吃,吃到五六点钟,然后家里面的人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八点看春节晚会,然后十点钟左右包饺子,然后等待新年钟声响起拜年,无论到什么时候,李忠信家这边都是这样的一个流程。
从二十九晚上到正月初一,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而初一到初五,也不过五天的时间,东家串串门,西家串串门的,年很快就过去了。
正月初六一早,李忠信就和王波直接到了忠信办公大楼的会议室,李忠信准备把忠信建筑公司上市的信息给大家伙说一说,到时候让大家各抒己见,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
“忠信啊!这个不是你的风格啊!这大初六的就开始开会布置事情,有那么着急吗?往年的时候,我们开会了,招呼你,你都不过来,这次这么积极,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和我们大家说呢?”董志国顶着一个熊猫眼,在会议室的门口很是郁闷地对李忠信问了起来。
董志国这个春节过得还算愉快,但是,这几天天天晚上喝酒打麻将,基本上都是熬夜过来的,原本打算初六消停下来了,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李忠信初五晚上就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一早上开会,董志国就琢磨不明白了,这李忠信搞什么幺蛾子的事情,要在初六大早上就开会。
“志国舅,您看看您现在的表情,这明显是过年期间睡眠不足,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收敛一些,我的那个舅妈看起来收拾你不行啊!”李忠信调侃地对董志国说了起来。
董志国作为王波的好友,忠信公司的第二元老,在忠信公司的地位是相当高的,也就是董志国没什么事情和李忠信开开玩笑,其他的人很少和李忠信这么肆无忌惮地开玩笑的。
李忠信对于董志国的性格心知肚明,他也是一样地开起了董志国的玩笑。
李忠信记得王波说过,董志国娶的媳妇挺厉害的,董志国甚至被王波称为怕老婆的气管炎,所以,李忠信直接逗起了董志国。
“忠信啊!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啥叫你舅妈收拾我不行啊!这不是过年吗?要是平时的时候,我想要这么放松都难。”董志国两手一摊,很是苦逼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董志国和李忠信在一起的时候,他还算放松,毕竟他们在一起的年头在那里呢!要不是董志国没有什么文化,也不虚心学习一些东西,这个时候董志国不说是忠信公司的一个超级副总,也是差不多了。
“咱们就别在门外说了,进会议室里说去,等开完会以后,我看看安排大家伙在一起吃顿饭吧!”李忠信笑呵呵地对董志国说完,便和王波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从外面踱步地走了进去。
李忠信看到,会议当中基本上人已经是坐满了,忠信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除了在外地没有回来江城的人员之外,应该是都到齐了。
李忠信很是满意这样的一个氛围,定下来八点钟开会,管理人员们都在七点五十五分之前到达会议室,算是对他和王波的一种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