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大部分黑袍圣者的面具额头位置都镌刻有一个人形被云雾缭绕的图案,唯有最前端的那三人是人形站在云端之上的图案。
这不仅仅是身份地位上的差别,同时也是实力的差别,人在云中的面具代表着佩戴者是圣武境乃至半神级的圣者,根据云雾缭绕的位置来区分实力。
而那三人佩戴的人在云上的面具,这是真神级强者才有的标准,也就是说,这三人为首之人,乃是入神级的强者。
为了除掉丁宁,神裔组织不但派出了三百余名半神级圣者,竟然还派出了三名真神坐镇,这么大的手笔,可见该组织对丁宁是何等的重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等。”
三名真神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兴师动众的来了,还没动手呢,人就没了,这让他们也有些拿捏不定,商量了半天才做出了决定,继续等下去,等到确认丁宁死亡再说。
毕竟,神裔组织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杀掉丁宁而来,他们对丁宁的一切都怀有极大的好奇心,他的尸体,可也有着很大的研究价值的。
趁着所有人仰望天际没有人注意的功夫,算盘悄悄落入海面,鬼鬼祟祟的潜水登陆荒岛。
说起对丁宁的了解,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他更加了解,以致于,丁宁和萧楚南的关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魔帝的魔念衍生出来的魔性,尽管丢失了大多数的记忆,但眼界却远超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就认出来萧楚南竟然是天生霸体。
这让他怦然心动,尽管不觉得丁宁会死,但算盘这腐朽老迈的身躯已经让他受够了。
所以,他决定趁着丁宁没有回来之前,抓住机会立刻夺舍了萧楚南占据这具霸体,唯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的彻底摆脱魔帝的控制,成为一个潜力无限的独立灵魂。
不说丁宁即便回来也未必会发现,就算万一被发现了他也不怕,他就不信丁宁真能狠下心来毁掉萧楚南的肉身。
可理想很丰满,事实却很骨感,在他刚刚靠近萧楚南,迫不及待的脱离算盘的身体,跟恶狗扑食似的想要去夺舍时,却被凭空出现的一道雷霆打的险些魂飞魄散,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萧楚南吓了一跳,警惕的来回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任何异常,满脸疑惑的挠了挠脑袋:“难道是太担心妹夫了,所以出现幻听了。”
魔性欲哭无泪,他哪里会想到,丁宁做事如此滴水不漏,为了预防万一,竟然在萧楚南身旁布下了阵法保护,让他好不容易吞噬算盘才壮大一些的灵魂再次变的虚弱起来。
萧楚南不走出阵法,肯定是没法夺舍了,可让魔性再回算盘的肉身,他是万万不肯的。
左思右想一番后,魔性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道:“丁宁,算你狠,我不夺舍你大舅子了,我去夺舍另外那个军人好了,虽然那个军人不如这个天生霸体,但似乎血脉也有些不同寻常,将就着用吧。”
于是,魔性直奔叶天狼而去,只是,当他再次被阵法攻击险些烟消云散后,魔性直接就哭了,特么的萧楚南是你大舅子,你布下阵法保护也就罢了,其他军人你也布下阵法保护,是不是管的也太宽了。
可他又能如何,打又打不过丁宁,好不容易凝聚出的灵魂又被两道阵法给打击的险些溃散,让他虚弱的随时都会消散。
哪怕魔性是很难磨灭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是不死不灭的,但一旦消散后也要花费无穷无尽的岁月在沉睡恢复。
他刚醒来才几天啊,还没好好体验一回这花花世界呢,哪里甘心再次沉睡。
可他遭遇两次重击灵魂力量实在是太弱了,即便是一个低阶武者恐怕他也无法夺舍成功。
普通人自然是可以,但他堂堂魔帝的魔性,怎么可能回去夺舍一个普通人,那也太跌份了。
思来想去,魔性最终满脸嫌弃的盯上了赵子龙,这货心魔入侵,意识正处于混乱之中,也唯有夺舍他最容易成功了。
于是,赵子龙正流着口水跟白痴似的四处游逛之际,一团黑雾侵入了他的识海,很快,就让他无神的双目变的明亮起来,眼睛如同深邃的古井般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
“赵家麒麟儿?呵呵,为了隐瞒自己不光彩的出身,竟然设计杀了这么多人灭口,够心狠手辣的,不过,我喜欢,很好,赵家,第一世家,哈哈,足够我肆意的挥霍,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了。”
赵子龙嘴里发出阴恻恻的声音,显得诡异之极。
……
丁宁躺在雷池里跟泡温泉似的,要多惬意有多惬意,毫不掩饰的把大量的雷源液疯狂的装进药灵戒当中。
果然不出他所料,雷池幻化想要逃走可却在他跳进来后,就立刻变的凝实起来。
这也从侧面证实了他的猜测,天道,确实有求于他,才会对他百般容忍,即便是他跟强盗似的强行占据了雷池,还大肆的收取雷源液,天道再不满,也没有强行驱逐他离开。
天道明显没有说话的能力,毕竟只是法则秩序的集合体,也唯有靠着疯狂扭动变幻雷池来表达它的抗议和不满。
这给丁宁收取雷源液造成了不少的障碍,心里感到极为不爽,没好气的道:“不就是一点雷源液吗?至于那么小气吗?我答应你成为人皇行了吧。”
雷池立马停止了变幻,只是微微颤抖的频率足以说明天道有多么肉疼。
这也很容易理解,毕竟天道本就是法则秩序的集合体,也是各种本源之力凝聚而出的秩序维护者。
雷源液是雷之本源也是天道的力量源泉之一,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岁月才能凝聚出这么多雷源液,丁宁一副刮地三尺的模样,天道要是不肉疼才怪了呢。
好在,丁宁也知道分寸,尽管很觊觎雷源固化凝聚的雷池,但他也知道一旦真把雷池也给撬走,本就孱弱的天道必然会变的更加虚弱,那对三界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也是见好就收,把雷源液收取了十分之九,才美滋滋的善罢甘休。
“不过,我可先说好啊,这个人皇我也只是暂时当当罢了,等度过三界大劫,我就卸任,哥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小小的三界可容不下我。”
心满意足的丁宁扬起下巴,牛逼轰轰的说道。
虽然他胸无大志,但有巫神宫第九重的传承在逼着他不得不进步,走出三界是迟早的事情,他自然要跟天道打个预防针,免得到时候天道觉得他出尔反尔。
雷池微微震动了下,似乎答应了这个条件,丁宁立刻就放下了心,想了想自己占了这么大的便宜,等完事了就当甩手掌故似乎有些过意不去,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一脸仗义的说道:“实在不行,到时候我给你物色个人皇接班人。”
雷池保持了沉默,估计是在骂这货怎么这么不要脸,人皇都是天道凭着感应来指定的,这货不想当就算了,还想搞成世袭制,这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丁宁见天道没反应,不由郁闷的揉了揉鼻子:“怎么?不放心我的眼光是不是?你放心,我虽然当甩手掌柜习惯了,但眼光还是很不错的,你看我那个大舅子怎么样?他可是天生霸体,也是天地的宠儿,完全配得上人皇之位啊,要不你提前关注下,好好培养培养。”
雷池依然没反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丁宁见它油盐不进,也懒得多费口舌,你说不算就不算啊,虽然人皇之位是天道指定,但老人皇可是有着推荐权的,再说,等他卸任人皇之位时,实力必然已经通天,话语权恐怕比天道还重,谁当人皇还不是他说了算。
当即站起身来,云淡风轻的道:“既然我答应接任人皇之位,自然会说话算数,但是目前还不行,我还要去参加气运之战,为人间界争取更多的气运,等我回来后,就正式接任人皇之位。”
轰隆隆!
雷池剧烈的震动起来,丁宁竟然隐隐感受到天道传来的急切渴望之意。
想要?那就好,就怕你不想要。
丁宁露出狡黠的笑容,唉声叹气的道:“但是你也知道,气运之争汇聚了那么各界那么多的高手,我实在没啥把握啊,要是万一不小心陨落在魔狱里,答应你的事情恐怕就要黄了,到时候你可不能怪我不讲诚信啊。”
雷池再度沉默了,就凭这货现在的实力,在魔狱那种全都压制在圣武境的环境下,绝对是无敌般的存在,就这他还贪心不足,还想要索要好处,这就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
可无耻归无耻,丁宁死在魔狱不要紧,但人皇冠却绝不容有失,魔狱那是个特殊的地方,即便是天道也无法涉足,万一人皇冠掉落在魔狱,那天道真是想哭都没有眼泪了。
丁宁也不急,他相信天道一定不会那么吝啬,给他一些好处的。
轰隆!
雷池毫无征兆的突然炸开,那恐怖的力量让丁宁淬不及防下被炸的遍体鳞伤,一头扎下了高空。
“雷池炸裂,那小子出来了,估计就算不死也命不久矣,为了以防万一,杀了他。”
所有人等着结果的人精神一振,皇甫井然最激动,看着丁宁伤痕累累的从高空跌落,立刻振臂高呼。
“杀了他。”
“杀!”
……
无数道身影从飞舟上腾空飞起,无数道神通术法带着绚丽的色彩齐齐向丁宁轰去。
“该死的老天……”
丁宁破口大骂道,不就是要点好处吗?不给就不给呗,说翻脸就翻脸,还有没有一点阶级兄弟的感情了。
可骂声还没完全出口,他就猛然察觉脑海一疼多出了一门神通——众生愿。
嘭!
还没等他仔细查看这众生愿是个什么东西呢,一道术法神通就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本就遍体鳞伤的身体再添新痕,跌落的方向也为之发生了偏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