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而后那物盘旋如龙,一瞬间便袭上了路荡的脸,速度竟然与路荡全盛之时不相上下?!
路荡的表情先是难以置信,而后恍然一悟,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竟然连你也背叛于我?”路荡咬牙硬架那物,但显然仓皇之中力有未逮,还是被一股劲风刮伤了脸颊,留下一道发紫的血痕。
“老路,你收着点吧,都已动过一次手,还想来第二次?”说话那人,如同傲立风中的一杆直枪,正是刚刚才被路荡斩了头去的林红缨,“可别把命搭进去。”
说来奇怪,原本屈南生和石芽等人正围着路荡猛攻,偏偏在林红缨与路荡说话的时候停了手——屈南生轻飘飘地坐在米缸的身上,早已与其融为一体,等着他们说完;石芽和小花也驻剑在空,似是早就心有默契,等着屈南生出手。
吴比的本意当然是趁着路荡被震慑之时要他命,因为行云无定斩已经用过,再来一次的话肯定没有第一斩出其不意,但见屈南生光明磊落的样子,吴比心里一叹也没办法拆他的台,于是站在一旁静静欣赏。
“把命搭进去?此言出自你口……倒也可笑。”路荡当然不会客气,也趁着屈南生停手的当口先回一回气,“可莫要忘了……你这一条命是哪里来的!”
“要不是刀主向刘国要了一批神兵,我也不会死而复生,再站在此处与你说话。”林红缨一番话说得面无表情,但内里的怨念却是实打实的,“可我林某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刀主到底是缘何非要取我头颅?”
“倘若你一直隐于一边,该当看到了当时情况……”林红缨的眉毛渐渐拧了起来,“你不拔刀,也许另有因由;但我为保弟子、为破乘鹤楼而与人并肩作战,又是何错之有?”
“你错便错在动了真格!”路荡听林红缨如此质问,也是冒出了一肚子肝火,“你我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那时你出枪毫无犹疑,根本就是在享受!”
“动真格?怎么了?不动真格又怎生能活?”林红缨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长枪——此时枪上白骨已经断裂,显然是那保命的神通已经消逝。
吴比听了暗自摇头,心说当时要是你和燕姬都能老老实实进了小梁朝,兴许外面还能打得更顺利些——不过这样一来也许反倒引不出路荡,孰知塞翁到底失没失了那马?
“你就不会先隐于那厮的须弥芥子之术中,等外面都死光了,再顺势反击?”在和林红缨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辩之间,路荡显然也是已经动了真火,已经不顾场中吴比等人皆在了。
“呵。”这次轮到林红缨轻笑一声,“路荡,曾几何时,你可非是这种心胸狭隘之辈。”
“当年我敬你是个豪杰,方才入了你这八方湖……”林红缨摇摇头,“现在一条命也交在了你的手上,你我两不相欠,权当我那颗大好头颅被你踢入了湖心……”
“吾有大枪一杆,天涯何处不逍遥?”林红缨手臂一甩,一截断袖翩翩而下。
“放你妈的屁,你这条命也是老子给的……”路荡骂骂咧咧的,脑子里算计着刘国神兵的那一茬,还不忘一边贬了贬一旁的屈南生,“难道你以为最后我不会救你吗?难道还真想和他他安心修仙,不教凡人做猪狗?”
“不教凡人做猪狗,便是叫你我做猪狗了!”路荡刚才被林红缨气得够呛,才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但见他断袖明志,马上便又有一点虚——林红缨虽然刚损一命,但怎么说也是个欢喜境……眼下自己处境不妙,可不能再把这位曾经的部下逼走,不然可就真是性命堪忧了。
林红缨听了眉毛一挑,吴比则是脚下一动,心说差不多该再打了,省得再叫路荡动之以情,把林红缨劝得回头……
哪知吴比才动一步,屈南生只一个眼神便与米缸闪身挡在了吴比身前,背身、凝声:“让他们说完。”
吴比被拦住本来疑惑,但听屈南生如此一言,恨不得一个大拇指赞在这老汉的后背上——光明磊落、信勇兼备……为了把这使枪的收入麾下,你可真是下了血本了,都不怕他们兄弟二人把话说开,再转过头来对付咱们?
然而事实证明,吴比这番担心是多余的——林红缨先是一愣,再洒然一笑,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好说的了……”
林红缨话音刚落的一瞬,屈南生也终于不再给路荡废话的机会,第一时间出手——只见空中六重雷纹一闪,安心大仙与座下厚土清云猫再度化作一团虚影,于空中划出一道台阶板的电痕,劈上了路荡的后背!
“哈哈哈!想偷袭于我?!你们还嫩点!”路荡竟然早就做好了迎战的准备,返身就是一簇刀气护住全身,守得是滴水不漏,顺道连林红缨也是一起防备住了。
与此同时,刀气继续扩散,犹如突然挡开的波纹,于空中激起了八次回应——每一次回应都似湖水暴涨,瞬息之间填满了众人所在处的整片天空,竟然隐隐有斩破虚空之象!
事到如今,路荡也终于不吝祭出了万刀归宗的杀手锏,也是当初他开辟八方湖八座大湖时所用到的刀道——刀卷八荒!
刀气弥漫如潮,屈南生在其中的速度也自然变慢;石芽和小花的那头显然也没有什么破局的好办法,二人合力的大雨歌……似乎也没办法对这潮水造成太大的影响。
不过此番路荡也注意到了楼外的散修,所以刀卷八方不敢去卷两位栖霞池的高徒——这么多人无法封口,一旦伤到她们,定然是要传出消息,害得自己吃不饱兜着走的……
另一方面林红缨不攻击路荡,路荡当然也刻意控制这一招不去惹他,甚至也没有把燕姬卷入,生怕激起了林红缨的抗拒之心。
于是这一招只针对安心大仙和吴比——二人只觉得栽入深海、头晕目眩,再过上片刻便要被绞成肉泥……
吴比一边暗叹刀主的修为的确深不可测,被自己的魂导光环削弱了这么久,居然还能打出如此一击;一边猛力呼叫楼下的余娥归心,想借鬼法来破解此局……
岂知一叫之下竟然是全无回应?!
吴比心里骂了一大串脏话,一时间脑袋有些短路,不知道该如何度过眼前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