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推薦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但是朱由校也不想要一群麻木的人。
麻木的人没有信仰,谁都能利用他们。
想用他们首先必须让他们成为一个人,这是最起码的东西。
朱由校看着那麻木的眼神,真的心头不是滋味。
一群没有思想的人根本不可以称为人。
毕竟他也是想着华夏可以千秋万代源远流长,一代更比一代强。
忠君爱国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可是朱由校现在无法给他们解释什么叫爱国,他们也不懂什么叫爱国,从小就没有这个思想的土壤。
但是他们知道什么叫忠君,那就是向皇帝效忠。
君国一体嘛,君就是国家,所以向朱由校效忠就是向国家效忠,爱朱由校就是爱大明爱国家。
朱由校只能把自己和国家绑定在一起,所以他才有这一个反问。
这些俘虏们眼睁睁的看着朱由校,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在问什么,究竟是什么意思。
“谁能答出来,我给他一个白面馍馍吃!”
“啪啪!”朱由校一拍手。
两个明军的白围裙抬着一大筐白面馍馍走了出来,就这么放在了俘虏前面的楼梯的台阶上,让那些俘虏看得是清清楚楚的。
俘虏们就这么把目光全部都放在了白面馍馍上。
他们不住的吸溜着鼻涕,好像闻到了那白面馍馍的香味一样。
这么多的白面馍馍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啊,以前也就是看到那些地主老财才能吃的到这些白面馍馍,多么的诱惑人啊。
于是有人的肚子开始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一个时辰前吃过的白菜炖腊肉还有那盐水煮土豆子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现在那么多白面馍馍在眼前,他们的口水开始大量的分泌。
“吸溜,嗯。”俘虏小子看着不远处的白面馍馍,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吐沫,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一只手向前伸着,五只手指做出了抓的举动,就好像伸手真的就能抓住一样。
只可惜他们现在只能看着,看着那白白的,圆圆的,软软的大白馒头就这么放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无法得到。
煎熬,对他们来说这种煎熬甚至比饿他们三天还要更甚。
“多么白啊,多么软啊,多么香啊。”俘虏小子一只手对着白馒头一只手抓着一个中年黑汉子。
“老刘叔,你说白面馍馍是什么味啊,我这辈子还没吃过呢。”俘虏小子咽了一口吐沫问道。
“那是一种你吃过再也忘不掉的味道,比麦麸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吃了你这辈子都忘不掉。”老刘叔也是口水四溢,白面馍馍,多长时间没吃了,这要是没看到都要忘了它是什么味道了,不!绝对忘不掉,白面馍馍是那么的香甜,那么的柔软,这辈子也忘不掉。
“往年年景好的时候还能过年过节还能吃上两个,现在不行了,年景不好没饿是就算是老天爷保佑了。”老刘叔摇摇头,把心头的回忆给甩掉:“你还小,年景好的时候你没赶上,可惜啊,可惜啊,唉……..”
“白面馍馍!还有鸡蛋!”朱由校的话音刚落,马上又是一大筐的鸡蛋被搬了上来。
红色的鸡蛋皮,水煮的鸡蛋还冒着热气。
“鸡蛋,还有鸡蛋!”
下面的俘虏之中又是一片哗然,他们不知道这个人想做什么,为什么摆出这些好吃的给他们看。
这些东西那么的诱惑人,可是没有敢动,因为身边那明晃晃的刀子告诉了他们谁动谁死。
“想吃吗?”朱由校顺了楼梯走了下来,然后拿起一颗鸡蛋拨开鸡蛋皮,露出了那白如凝脂的嫩嫩软软的地方,闻一闻香味十足,轻轻的咬一口柔软q弹。
一口塞到嘴里,还有些噎人。
接着朱由校又拿起了一个白馒头,白白的圆圆的,是那种一个巴掌握不住的大小,捏上去想捏什么造型这个就能捏什么造型的柔软,而且弹性非常好,大拇指用点力气就会变形,松开之后又会还原。
“要是再加一个红枣就好了。“朱由校指着这个馒头的尖尖部位可惜的说道。
朱由校上去咬了一口,你还被别说这馒头做的挺不错,很筋道。
这手活很好啊。
那些俘虏们看着朱由校咬着馒头,一个个的半张着嘴巴,口水流下而不自知。
“想吃吗?”朱由校举着馒头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看着他们那渴望的不要不要的眼神,不用问他们也是想吃的不得了啊。
他的话音刚落,那些俘虏们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让明军的士卒们紧张了,把刀子用刀鞘里面拔出来,怒视这些俘虏,面对这雪亮的刀子,俘虏们又向后退了一小步。
一脸悻悻的看着那欲得而不得的白面馒头。
“谁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给他一个馒头吃。”
“我想问问你们,你们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朱由校举着馒头微笑着环视俘虏。
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
这些俘虏们有些麻爪了,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当兵吃粮,上面叫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但是也有小部分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他们敢跳出来说自己在造反吗,当然是不敢的啊,于是俘虏之中开始嘀嘀咕咕的。
“老刘叔我知道是在做什么,我要去拿馒头,拿到了分你一半啊。”俘虏小子一下子的跳了出去,老刘叔一个来不及没有抓住,急的直拍大腿,心想这孩子完了,好好的当什么出头鸟啊这是,完了完了,等着收尸吧。
“我知道,我们在造反,我听我们的头领说过。”俘虏小子小跑着跑到了前面举着手叫道。
“好,给你一个白面馍。”朱由校伸手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他。
俘虏小子双手颤抖的接过了这个白面馍,闻了闻这个小麦的香味,眼泪顿时滴在了这馒头上。(在码字君这个地方发面馍和馒头一回事。)
朱由校问道:“你哭什么?”
俘虏小子用那脏兮兮的都黑的反光的衣袖擦了擦眼泪。
“俺娘临死的时候就想吃一口白面馍馍,俺……俺…….终于拿到了……..”俘虏小子吸着鼻涕嘴巴抽动着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