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电视台工作挺好吧?
是挺好的。
铁饭碗。
然而跟有成就的动物摄影师相比呢?
BBC的《野生生物》可是世界范围内认可度最高的动物摄影杂志,自己的作品能在上面刊登,是绝大多数动物摄影师的梦想。
现在陈屿凭借他的天赋和拼命做到了,这无关薪资待遇,关乎人生价值与职业荣誉。
要说挣钱,在座的许幻山、沈杰、梁正贤,都比他有能耐,可要说对世界,对社会人文足以称道的贡献,没一个人比得上他。
钟晓阳的眼珠子转啊转,转啊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钟晓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她跟陈屿离婚后,扭头就接受了小奶狗的示好,虽然在别人那里的说辞是还没接受钟晓阳,但实际情况是除了工作,俩人一日三餐两顿同吃。
前夫去了大草原,没有了家庭的束缚,在追求梦想,勇攀高峰。
她呢?她在干什么?
陈屿可怜吗?悲惨吗?
林跃原本只是想让钟晓芹和钟晓阳看看陈屿现在的状态,他有干劲儿,有梦想,有令人起敬的工作,结识了新伙伴,没有想到这个便宜兄长比他想的还要争气,居然拍摄出了BBC《野生生物》这种专业动物摄影杂志都认可的照片。
这人呐,果然得逼,不逼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咦,瞧你们这样子,我错过了什么吗?”沈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发现现场气氛有点儿不对劲。
林跃确认一遍怼人计数器的数字,主角12,配角18。
上回在昆山花园一口气怼了钟晓芹三回,主角计数器到了11,配角计数器到了17,今天自己没怼他们俩,事情是陈屿干的,没想到两边数字各加了一点,系统还真是贴心啊。
“你呀,你错过了一出好戏。”林跃端起高脚杯喝了口酒:“说起来,丢工作的不只是我哥哦。”
对,还有钟晓阳,他丢了弘远集团的工作。
“对不起,我家里是做生意的,读大学时父母就给我在上海买了房,我从来没有指望那份工作能养家糊口。”
“那是,一份外卖就能吃掉三百块的人,真不知道你爹妈如果破产了,你还能不能笑的这么开心。”
浓郁的火药味儿在席间发酵。
这时顾景鸿看了一眼走远的女儿女婿:“年轻人,说话留一线,对别人对自己都好。”
林跃又一次皱眉,这老东西今天是怎么了?刚才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又帮着钟晓阳挤兑自己,说实话,看电视剧的时候就不喜欢老东西一副死了老婆的孤僻德性,看在顾佳和许幻山的面子上,之前的事自己就不计较了,现在这是蹬鼻子上脸呀。
真以为自己是这里辈分最大的就可以倚老卖老?
林跃觉得或许和钟晓芹有关,老家伙在电视剧里是那种总觉得闺女在男方家庭吃亏的人,别说许幻山是一个有才华又疼老婆的人,像顾父这种人,你给他个总统女婿都不会100%满意。
现在钟晓芹和陈屿离婚了,在顾佳那边吧啦吧啦一说,老家伙知道后肯定认为陈屿做的不对,他不是很满意许幻山,陈屿的性格还不如许幻山呢。
他不喜欢陈屿,结果陈屿现在过得挺好,老家伙心里能痛快才怪,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把气撒到自己身上了。
今天可是你女儿的生日,这么搞合适吗?
不过认真地想一想,顾景鸿的设定就是一个固执己见,说话阴阳怪气不留口德的家伙。
比谁说话更不留口德是不是?OK。
要知道系统让他来这里干嘛的?怼人的!你这自己往枪口上撞呀。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总想着要年轻人尊敬老人,德行也得跟上才行呀。就说这公共交通设施的老年卡、社区免费体检、还有什么老年大学,老年活动中心,这些是靠什么支撑的?还不是年轻人创造的财富和税收,换句话说,推高城市房价的因素里,维持老年人福利也是其中之一。还有发放给老年人的养老金,也是年轻人负担的,这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年轻时没交过养老金,现在却大把大把领养老金的人,不知道顾先生以前交没交过呢?”
“一个老人,可以要求子女尊敬你,但如果无才无德无杰出社会贡献不断透支年轻人的养老金还随随便便出言教训不相干的年轻人,啧啧,耍流氓呀?”
“这么说吧,只要我愿意,你女儿忍辱负重混太太圈儿得到的那些利好,一朝就能化为乌有,当烟花公司没有了订单,许幻山拿什么维持现在的生活?你女儿要是知道你这么给她拉仇恨,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顾景鸿怒道:“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
“难听吗?跟你学的。看在顾佳和许幻山的面子上,真正难听的话我还没说呢,要不你再激激我,咱们玩儿票大的,我让你们一家人鸡犬不宁?”
全场哗然,谁也没想到陈屿作为许幻山的司机会和生日宴上辈分最大的人闹这么僵。
钟晓芹有点懵,不过钟晓阳很高兴,嘴角含着一抹笑意,他认为那位神仙司机是在给自己树敌。
“来,陈旭,我敬你一杯,上次要不是你让我回烟花厂看一下,可能还发现不了那么大的安全隐患呢,我们开烟花公司的呀,最怕出事,因为一出事就是大事。”沈杰看了一眼钻进帐篷说悄悄话的两个人,赶紧想办法缓和现场气氛。
林跃瞥了一眼老家伙,端起眼前酒杯喝了一口。
这时沈杰凑近几分,小声说道:“我看今天情况不对,你要不要先撤?许总和顾佳那边我去说。”
林跃笑了,同样压低声音说道:“这场鸿门宴我还吃定了,想给我难堪?对面坐的这几个人,一个别想跑。”
沈杰一愣,心说好家伙,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或许是唯恐天下不乱,也可能是要杀杀林跃的威风,那边梁正贤放下餐叉和餐刀说道:“既然顾佳是漫妮的好朋友,烟花公司的事,我也可以帮忙呀。”
王漫妮说道:“你怎么帮呀?”
梁正贤说道:“我有认识一些在礼仪庆典领域很吃得开的朋友呀,他们每年都有重要的活动要搞一搞,应该会有人喜欢许总的烟花吧,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些,很棒呀。”
明眼人都知道这话是回应林跃刚才威胁顾景鸿的话。
他说他有能力让顾佳混太太圈儿的努力付诸东流,烟花公司别想再有订单,扭头梁正贤就说可以帮忙。
什么意思。
拆台呗。
沈杰很头疼。
有句话叫按下葫芦浮起了瓢,现在基本就这情况。
陈旭这边逮谁怼谁,那边一个个还都不服气,总想撩拨他。
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呀!
“帮烟花公司介绍生意?你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的事吧。”林跃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盘:“唔,差不多该到了。”
“我去接个人。”他站起来拍拍沈杰的肩膀:“待会儿有好戏看了,可以把许总叫过来一起欣赏的。”
“你想干什么?今天是顾佳的生日宴,能不能给她留点面子?”
林跃说道:“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给她面子,是他们不给我面子。”
他转身往公园入口方向走去。
沈杰很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喊顾佳和许幻山过来处理,生日宴可能不欢而散,不喊他们两个过来,天知道那个说话行事百无禁忌的家伙会干出什么事来,这些人也是,不招惹他能死吗?
五分钟后,林跃去而复返,一并的还带了个女人过来。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她叫赵静语,是HK人。”
钟晓芹想起了她的床。
钟晓阳、顾父及其他人没啥反应。
不过有一个人反应很大,大到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