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国际上的风云变幻,弗朗茨已经顾不上了。神圣罗马帝国刚刚复立,还有一大堆的问题等着他处理。
德意志各邦国好解决,反正都是高度自治,不需要中央政府插手地方政务,约定好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后,事情就完成的差不多了。
莱茵兰地区打成了一片废墟,除了一帮难民外,就什么也没有了。战后重建成为了维也纳政府1892年的主要工作。
刚拿到的洛林公国、阿尔萨斯省、勃艮第王国情况还要更加糟糕。虽然历史上这些地区都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但法国人已经在当地统治了上百年,早就已经根深蒂固。
欢迎神圣罗马帝国的不是没有,但那已经成为了极少数,大部分民众都站在了法兰西一边。
没得说,这样的麻烦维也纳政府不会接手。从奥军占领上述地区开始,就不断的遣返法国民众。
很明显,事情不会那么顺利。法国人可以遣返,神圣罗马帝国的民众却无法驱逐。
这是一笔烂账,历史往前推很多人的祖宗都是过神圣罗马帝国的一员。只要会几句奥语,再一口咬定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遗民,根本就没有办法鉴别。
故土难离,为了不被遣返,能够混进来的都混进来了。其中也包括一部分反奥分子,趁机潜伏了下来。
幸好这次获得的领土不大,深山老林不多,不适合游击队生存。要不然有当地人配合,奥军想要剿灭游击队还真不容易。
游击队没有了,不等于当地就稳定了。或许是继承了法兰西的传统,维也纳刚刚发布地方政府主官的任命,当地就爆发了游行示威运动。
“有多少人参加游行?”
弗朗茨冷漠的问道。
看得出来,他真的被气到了。见过不给面子的,没有见过这么不给面子的。
如果中央政府任命的官员没有做好,当地人要抵制,弗朗茨还可以接受。这才刚公布人事任命,就跳出来闹事,已经远远超出他的底线。
妥协让步是不可能的,要是退让了,中央政府就权威就完蛋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地方会跟着学样。
卡尔首相:“先后大约有20万人参加游行,尤其是勃艮第地区,还有暴民冲击政府大楼。
根据搜集的情报显示,策划这次行动的是当地的几个小党派。想要通过游行示威,要挟中央政府废除新闻法案、开放选举权,以实现区域自治。
事件升级后,驻军第一时间接管地方。目前正在抓捕了多名政党成员,可惜他们的首脑人物在案发前就出国了。”
“自治”不是什么新名词,神圣罗马帝国连邦国都有一堆,自然不缺乏自治区。
但这些地区要么是历史遗留,要么是情况特殊,不适合中央政府直接统治。
显然,洛林、阿尔萨斯、勃艮第三个边界省份不适合自治。虽然当地人现在以神圣罗马帝国公民自居,但那是建立在驱逐法国人的前提下,很多人都是不愿意跑路才接受的。
岁月是把杀猪刀。都过去了上百年,谁也不能保证当地人对神圣罗马帝国的归属感有多高。
真要是让他们自治了,没准哪天这些家伙又和法国人勾搭在了一起。
弗朗茨揉了揉额头,缓缓说道:“发布最高通缉令,缉拿这些在逃重犯,死活无论。
外交部做好准备,在下一次欧陆联盟会议上提案,争取签署一份打击跨国犯罪的条约。我们不能让海外,成为法外之地。
至于参加游行的民众……”
好吧,弗朗茨还是犹豫了。牵扯到的人数太多,换谁来处置都会感到头疼。
“重新审核当地民众的身份,将潜伏进来的法国奸细揪出来,情节严重者就地处决,其余人通通驱逐出境!
考核标准不仅局限于语言,有过任何反政府反社会的言论、行为,从事过任何犯罪记录,知情不报、故意隐瞒包庇敌特份子,都要重点审查。”
“审查”,自然是不可能的。遗留下来的民众足有上百万,一个一个去查,估计本世纪都不一定能够完成。
在这种背景下,自然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总之,一句话凡是神圣罗马帝国民众,那都是拥护帝国、拥护皇帝,坚决和敌人做斗争,拥有各种优良传统美德。
这种企图分裂国家、危害国家的行为,肯定不是帝国民众会干的,参与者一定是法国人的奸细。
不存在株连不株连,在这个讲血统的年代,一个是法国人,自然全家都是法国人了,包括所有直系、旁系亲属,没有主动揭发的,那都是法国奸细。
搞扩大化,并非弗朗茨的本意,但是没有办法。现在不将这些人驱逐出境,未来再想要清理这些隐患就难了。
仅凭神圣罗马帝国的旗号,就能够让几百万法国人投靠,这分明就是天命之子的待遇。真要是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哈布斯堡王朝也不会被拿破仑打趴下了。
在政治手段尝试失败后,弗朗茨果断的选择启动备用方案。反正从一开始,维也纳政府就没有准备从法兰西获得人口。
仇恨的种子早就埋下了,现在无非是让两国的矛盾更深一些。想要化解仇恨、缓和矛盾,在这一代死光之前,根本就不用考虑。
内心深处,弗朗茨也是后怕不已。要不是这些人沉不住气,提前暴露了出来,没准他们就真的成为了奥地利的隐患。
别的不说,只要把乱七八糟的思想输入进来,就比任何武器都要可怕。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法兰西依旧强大,他们的思想对知识分子还有诱惑力,现在么大家从他们身上得到的只有经验教训。
在这方面,大家都是非常现实的。要学也要学习成功的经验,失败的只能用来吸取教训。
不光是外界在反思,就连法国人自己都在反思。然后,法兰西思想界变得更加混乱了。
有怒骂巴黎革命政府的,有痛斥君主制度的,有抨击资产阶级财团的,有甩锅英国人的,也有鄙视反法同盟人多势众的,甚至还有人将战败归结为“自由过了火”……
五花八门的思想,此刻正在巴黎百花齐放,纠结什么思想才能救法兰西,一时半会儿是确定不了的。
要不是反法同盟才刚刚开始撤军,没准巴黎就要上演全武行了。如果维也纳政府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挑起法国人的内战。
内部都这么乱了,谁还有功夫去给神圣罗马帝国制造麻烦。就算是真想干,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卡尔首相:“陛下,法兰西的局势非常糟糕。如果我们采取备用方案,巴黎政府恐怕会撑不住。
根据搜集到的情报,法兰西的失业率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难民人数更是超过了五百万,大部分都是各国遣返的民众。
如果我们把剩下的这几百万人遣返回去,法兰西的难民人数恐怕就要突破七百万大关了。
战争抽干了法兰西的血液,巴黎革命政府接手的就是一个烂摊子,他们根本就没有收拾残局的能力。”
真实情况比卡尔说得还要严重,巴黎革命政府现在不仅缺钱粮,对地方政府的约束力也是微乎其微,根本就是一个空架子。
包括目前的难民救济,都是地方政府和贵族主持的,很多地方政府的财政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旦超过极限,地方政府停止对难民进行救济,这颗不定时炸弹就会被引爆。
难民变流寇的恐怖后果,弗朗茨是一清二楚的,那就简直就是一个黑洞。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王朝,都是被这个黑洞吞噬的。
“法兰西的人口应该下降到了三千万以内吧?”
卡尔首相肯定的回答道:“早就到了!战争爆发后,法兰西光流失的移民就超过了百万,又战死了上百万,饿死的就更多了。
巴黎革命政府缺乏足够的施政能力,没有及时采取应对措施,还在坐视危机放大。
为了稳定地方,驻扎在法兰西境内的盟军,已经多次出击剿灭叛军。”
弗朗茨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功夫后,才缓缓说道:“既然巴黎革命政府烂泥扶不上墙,那就索性推到重建好了。
实施备用方案,等巴黎革命政府完蛋后,再扶持一家王室复辟。省得他们推三阻四,这么长时间都没能选出一个国王来。”
屁股决定脑袋,作为君主体系的既得利益者,弗朗茨自然要维护这一体系。
正好法兰西的王室多,波拿巴王朝完蛋了,还有波旁和奥尔良可以替补。
欧陆联盟组建后,第一份决议就是责令法兰西复辟。作为战败国,法国人自然没有拒绝的底气。
但在具体实施的时候,这种严重损害巴黎革命政府利益的决议,就遭到了抵制。
明着拒绝不行,巴黎政府就推出了国会顶缸。反正议会的效率就那样,三年五年扯不出结果都是正常的。
作为一个讲规矩的老大,维也纳政府自然不能因为法国人的速度慢,就强行干涉人家的内政。然后,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
事情没办成,欧陆联盟对法兰西的人道主义援助计划,自然也搁置了下来。原本弗朗茨是准备耗下去,用粮食逼迫巴黎革命政府做出让步。
怎奈巴黎革命政府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不上道,就像没有看到危机一样,死死的握住权力不放手。
仿佛只要他们肯坚持,为了赔款能够正常支付,维也纳政府就会向他们妥协一样。
这样的威胁,自然吓不到弗朗茨。法国人要支付的赔款确实多,但眼下要支付却只有那么一千多万神盾,分到维也纳政府头上的更是只有几百万。
这么点儿钱,对别的国家来说或许是一个大数字,但是搁在神圣罗马帝国身上,无非也就一天的财政收入。
没了就没了。就算是少了一天的收入,维也纳政府的日子还是可以照样过,还不至于因此闹饥荒。
为了自己的心情好一点儿,弗朗茨决定踹掉那个不听话、又无能的巴黎革命政府,换一个听话的上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