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希罗多德似乎在犹豫。很显然他不希望在一场愉悦的谈话后通过将一位美丽的小姐卷入自己的麻烦作为一天糟糕的结尾。
他知道这些暴徒不会杀了自己,但他们会做出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自从使徒组织被统帅小姐覆灭,自己是唯一可以确认大圣堂入口者的消息便不胫而走。
这条消息来自于自己的父亲。作为被清缴的一方,他在统帅的最后行动中灰飞烟灭。
于感情上,希罗多德不希望被官方找上,也不想将这个秘密交给杀父仇人。当然,他更不可能把它交给随便什么地下社团任由他们去寻找那并不存在的“永生的秘密”。
在希罗多德的希望中,他最好能够把这个秘密代入棺材。但身为凡人他又怎么可能做到流亡星空不被诸多拥有超级力量的应选者们追踪?
所幸手握官方大权的统帅小姐未曾来找过自己。似乎她十分清楚那地下大圣堂空空如也毫无价值,也完全不相信或不再乎关于永生的谣言;又或者,她只是被【清算】牵制经历顾不上这种小事。
所以麻烦便换了一种姿势找上希罗多德。这群远没有官方力量的凡人同样也没有官方的底线和顾虑。为了永生的秘密他们可以做出任何事来。
他始终在凭借自己的智慧与他们周旋,一次又一次把他们忽悠走。但人类再愚蠢也是有限度的。看这架势这群人今天似乎不愿善了。
尽管被逼入绝境,希罗多德还是不愿将曲芸卷入自己的麻烦中,他故作镇定地彬彬有礼道:
“爱好和平的魔术师小姐?这确实是一个让人心动的玩笑,但若不是玩笑,恐怕您真正的身份便是使徒的余党了?
很抱歉,虽然我的父亲曾经是你们中的一员,但我个人并不支持使徒奉行的牺牲自我拥抱末日的理念。即便在如今教廷已经无力维系善良民众安全的情况下,一位绅士也是不会接受任何威胁和趁火打劫的。”
或许是由于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希罗多德的语言即便经过转译也多多少少让曲芸感到一丝别扭。但她还是能清楚地分辨出这话虽说得恭谦有礼,但里面却透露出一种要杀要剐随你便的坚决。
战争时期,除非你杀了教区祭祀的儿子否则没人会顾得上追查你的罪行。也正是因此这可以算作偌大一个星系神国首都的母星上才会出现暴徒光天化日闯入民宅店铺的事情。
这个情况还是让区域颇为吃惊与意外欣喜的。毕竟治安管控力度低下,便意味着她很可能在敌人眼皮子底下直到大张旗鼓地完成自己的阴谋也未必会被发现。
不过稍一思量心中便也了然。神国并非没有实力维持基本的秩序,而是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几周时间,些许民众的安危已经变得无足轻重。全力以赴赢下战争之后再回过头来整顿乱象才是正道。
其实在龙隐界那边表世界里也并非完全没有类似的乱象滋生,但严重程度却远不及这边。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神国太大,太强。民众往往抱有盲目乐观的态度,更情愿在一场必胜的战争中为自己多谋取一分利益;
而龙隐界的更多人则既不至于绝望到自暴自弃,也不会有几个人像她本人一样坚信己方必胜。因此为了保全自己的小命,绝大多数人宁愿配合各地权力系统的行动,为自己的生存增加一点几率。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自然少不了曲芸本人对舆论力度的把控,驱使人们的本愿影响他们的行动已达成自己的目的本就是育成法所行之道。令她惊讶的是对面处处表现出稳重精明甚至打过她措手不及的统帅小姐完全没有进行相关的干预。
若说那位女士完全没有考虑到相关的问题,甚至包括己方进行渗透敌后的行动那是不可能的。即便如此还是出现了眼前的状况,恐怕她对于敌人统帅的那个惊人的判断可能性又增加了几分。
“使徒余党的魔法师?希罗多德,你还打算继续唬骗本大爷到什么时候?你们使徒组织根本就没有应选者,这是神庭已经公布,连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
难道你管那些手握卷轴召唤降临物的面具人叫做魔法师?抱歉,我们不会给她撕卷轴的时间的……
话说……礼貌已经多到足够晚餐了,你们特么的是不是看不起老子?”领头的暴徒显然已经失去了足够的耐心。无论希罗多德本意如何,他们也绝对没有放过曲芸的意思了。
曲芸倒是满脸阳光灿烂,心情十分美妙。对她而言,随便选了扇门推开就捡到宝箱简直是太大的惊喜,但也不至于不可思议到让她怀疑是遇到了针对自己的阴谋。
第一就算统帅她开了天眼知道自己穿越世界壁障降临,也不可能来得及。从来到玛塔尔神国母星到推门进入历史小店她总共花了还不到五分钟,而在龙隐界那边即使是龙女姐姐和仙子们也不知道她会出现在森林都市,进入这家店铺。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第二使徒大圣堂或许是她最优的选择,但却绝非唯一的选择。即便找不到那个地方她也可以去寻找任意一处“以可以与更高层次沟通的节点为媒介”的地方。在一颗星球上,类似的选择会有很多。
没有光影,没有爆炸,没有任何神秘的异象……唯有满屋子的人仿佛被死神轻飘飘吹了一口气,带走了灵魂,毫无征兆地一齐瘫软在地。
“就说过依子是魔法师,现在信了?”一如既往的手比嘴快系列。
“我的天哪!你杀了他们!小姐,你比我想得还要疯狂!”唯一还活着的希罗多德抓着自己的头发惊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