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前魔王大人,巫妖,芬妮的生命课程,因为想学的人得经过特别审核,所以至今卡班拜大魔法师还没通知她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课。
某人的数学课程在第一天之后,就造成轰动了。据说当晚,有不少魔法师用着比石头还硬的火球术,砸穿了不少人的家。
而且只砸穿一家还不够,有那人面广的还砸了第二家、第三家,乃至他自己也不知道砸穿了几家。因为自己家被砸穿的人,会很想要看到其他人跟他一样倒霉且哭笑不得,所以不断怂恿那始作俑者再找下一个受害者。
以至于林在第二天的课程,使用闪现术移动之后,只看到空无一人的阶梯教室……
这是哪招?集体罢课?迷地的数学之路这么早就中断了?
就在林慌恐地朝着祖冲之、高斯等一票大前辈道歉时,身边又有传送魔法的反应。昨天的熟人,赫伊里使用任意门传送过来,就在昨天相同的位置上。
因为有一段距离,加上不知来意,所以这一回林倒没有动手脚,只是看着来人从那道光屏般的门中走了出来。鼻青脸肿的赫伊里一看到林,就高兴地说:“啊,我就知道阁下跑来这里了。”
林指着没人的教室,惊惧不已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人很多,这里装不下,卡班拜阁下直接把授课地点换到学院里头最大的教室去了。他说阁下昨天婉拒了马车的接送,所以他派人守在门口,等着通知阁下这个消息。但我想擅长使用传送魔法的人,很大的可能不会再经过门口。所以在到了授课时间还等不到人时,我就过来这里找人。也果然找到人了。”
人变多了呀。知道原因的某人,安心了下来。问:“位置就是阁下传送过来的地方吗?”
“是的。”赫伊里突然意识到某人问这个问题,背后可能的原因,说:“阁下莫非可以测知我开启……任意门的位置。”话只来得及说一半,某人就从眼前消失,赫伊里无语。
没有念咒,没有手印,甚至没有任何施法的迹象,彷佛一动念就消失了。就这份表现,赫伊里再也兴不起找他麻烦的念头。
费劲想象要欲传送的目的地,口中默诵着任意门的咒语,收拢在袖中的双手结下法印,任意门的光屏就在眼前成形。在今天……在昨天之前,这个改进并运用到相当纯熟的任意门魔法,可是自己获得赏识,并在皇帝禁卫中升迁的最重要倚仗。
但……好像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赫伊里莫名地陷入沮丧。
第二日的数学课程,虽然人多了不少,但跟某人在锡嘉区办讲学的全盛时期相比还是差了些。因为走错教室,拖了些时间,所以一到学院内最大阶梯教室的某人,简单问候之后就开始新一堂的课程。开门红的这一堂课准备的是一次方程式,也是最简单的代数应用。
因为昨天就有说明,像改进火球术法术模型的那种事情,不会再做第二次了。所以有了心理准备的众人,还是很认真地听讲这迷地独一份的知识。
只不过纯粹数学的知识,有人可以接受,也有人觉得浪费时间,是以上课的学生们是来来去去的。但被换到大教室上课的某人,也没再挪位置,因为教室总是满的。
用大魔法师卡班拜的说法,候补想上课,或是旁听的人还非常的多。要是他放开来收,搞不好得移到大礼堂或校场来上课。但是不管让人席地而坐,或是罚站两个小时,对很多上了年纪的魔法师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人数还是限制在最大教室的最大容量。
对此,学院方面怎么安排,林都没有意见。反正自己可以顺利上课,有一份收入就好。近期大部分的心思,还是放在制作可做为闪现术观察标记点的物品上。
诅咒草人娃娃的方案,也就随口说说而已,根本不可能实行,因为没有地方可以刻画魔法阵。按照地球的玩法,将诅咒对象的生辰八字或名字写在纸条上,塞进草人之中的做法,在迷地是行不通的。所以某人只能无奈地放弃这个想法。
既然随口一提的做法行不通,那么就得认真想想,有什么替代物品。这时一个曾经废弃的想法,又重新进入某人的眼帘。
其实类似的东西,林早就做过了,那就是当初快速控制大贤者之塔的戒指系统。
一只手除了最末端的指节外,九个指节都会戴上一枚戒指,两只手就总计有十八枚戒指。通过不同顺序的接触戒指与伸屈手指的方式,可以使大贤者之塔执行不同的命令。
如此,就可以不用绑一个人在控制台前,只为了控制整座魔法塔。算是人手不多,又没有塔灵或人工智能之流的辅助系统下,一个还过得去的替代方案。
离开魔法塔时,那套戒指虽然也交了出去,但使用方法并没有全交。倒不是藏私,因为戒指的使用方法是有想到才设定的,设定的同时并没有做清楚的纪录,只有随笔。因为在做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把塔给交出去。加上之后在准备交接事项时有些仓促,难免有所疏漏。
在离开大贤者之塔后,魔法技艺有所精进,自然又多了一些想法。其中之一是为了提高互相联络的便利性,以及更方便使用论坛的功能。有点类似智能型手机的概念,只是以魔法技术为基础,将其做成戒指的形状。
后来这个功能做在眼镜上了,因为可以用眼镜本身拥有的镜片,替代水镜术屏幕的功能。在使用上更加方便。
再之后,魔法知识越精进,想法就难免越多。总想做出最佳的成品出来,但一直没有一套好的方案,加上没有必要性,所以那个念头就一直搁置到今天。不过既然眼前有了必要性的需求,那么就得从现有的技术中,找到可行的方案,将其完成了。
使用论坛的需求已经没有了。对其他人来说,有魔石眼镜这种已经足够方便的东西,某人自己更是做到将内容直接投射在视网膜上,就不需要再去开发相同功能的东西。
林也不会满足于打造一枚戒指,就只用来刻一个做为闪现术标记点的魔法阵。
以保命为前提的话,除了标记点,有一个魔法林打算附加在准备要做的戒指上,那就是二环学徒级的发音术。
同为二环的沉默术,绝对是所有魔法师的克星。所谓的沉默可不只是让人说不出话,发不出声音来而已,那是连默发魔法的技巧都封锁住的。唯一破解之道,就是同为二环的发音术。
一般习惯冒险,以魔兽为敌的魔法师,很容易忽略这个魔法的效用。但假如对手是同为魔法师的‘人’,就必须要考虑不幸中了沉默术时,除了经过一定时间,等待魔法效用自然衰退,或找其他魔法师帮忙解开外,就只能利用魔法道具解除来自救。
而第三个,也是最为复杂的魔法阵纹,则是世界树版本的魔法障壁。虽然这个魔法和三环的学徒级魔法有着相同的称呼,但其实只是某人不知道该怎么取名而已。
这个魔法的用途简单一说,就能让人知道其重要性,它是可以施展出保护人通过多重维度污染的防护型魔法。附带效果是,免疫一切能量型攻击。
对世界树而言,维度能量风暴都能挺过去了,是要什么等级的能量攻击才有可能打穿那一身树皮。以此为基础所研发的魔法,也有相同的功能。
某人和巫妖可以算是固化了这个魔法在自己的身上,这才能自由穿梭维度空间中,而不受其异种能量的侵蚀与伤害。但其他人没有这一层保护,在穿梭维度空间时肉体遭受污染,轻则晕眩呕吐,重则被异位面的生物附身或是产生变异。
也就是说林所设计的这枚戒指,闪现术标记点是主要用途,发音术做为保命工具之一,是表面用途,也是面对外界询问时的一个挡箭牌。至少别人问起的时候,不用一口气就把自己的底牌暴露出去。
而世界树版本魔法障壁,则是作为秘密配置,甚至不打算告诉未来的持有者。这是方便某人在有必要时,可以使用闪现术集体逃跑,且不用考虑被带走的人会不会遭受到多维空间的污染。一方面又可以不让人产生依赖感,从而降低他们应该保持的警戒心。
不过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三个魔法,除了二环学徒级的发音术外,其他魔法的阵纹都十分复杂,要怎么附加在小小一枚戒指上面?
就算退而求其次,排除掉发音和障壁,按照某人现有的铸造技术,也没有办法单独将标记点的完整魔法阵纹刻在戒指上。
也许不要做成纯粹的金属环型式,而是加上魔石,用类似首棺的制作方式,将魔法编写之后,封存在魔石或宝石所制作的核心中,需要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使用?
但这种核心制的戒指型魔法道具很惹眼。因为核心的魔石或宝石,即使在不启动的状态,也会主动溢散权能灵光,从而让人窥知一二。全金属制的戒指也许在制作上,困难程度是属于不同等级的,但好处是低调。对于保命来说,没有比低调更重要的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核心制的做法,相当于用软件程序达成效果,全金属制相当于硬件效果。考虑到P语言流传在外,未来会用的人一定越来越多,黑客技术早晚也会被人所利用。这点本就在预期的风险中。
也就是说编写在核心中的魔法程序,得要赌没有人动过手脚,能够正常发挥。赌错了,就是一条命报销。以保命为前提所制作的魔法道具,怎么可以留下这样的破绽!
比较起来,硬件式的制作方法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黑客再强,能强过我拔网线,实体断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