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是啊,我也这么想,”吴中元点头说道,“如果它们心里有鬼,不可能迁徙到我指定的地方,而且那个狐狸精还将黎泰当初关押我的密室也要走了,说是方便我以后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它们,种种迹象表明它们是真的想要退出这场混战。”
“真想退就让它们退,”王欣然说道,“只要它们能守规矩,也没必要将它们赶尽杀绝,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也没必要逼的它们走投无路。”
吴中元拿起茶壶往茶杯里倒水,随手往王欣然放在桌上充当烟灰缸的砚台里倒了些水,浇灭了王欣然没有彻底摁灭的烟头儿,转而放下茶壶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待得放下水杯方才出言说道,“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你担心妖族这么做只是为了争取时间休养生息?”王欣然问道。
“那倒不是,”吴中元摇头说道,“如果妖王真的已经死了的话,妖族是没有能力再进行反扑的,我只是不确定兽王和妖王到底是不是本体和元婴的关系。”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对元婴一无所知,给不了你什么建议,”王欣然摇头说道,“而你也没有化生元婴,也不太了解本体与元婴之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咱们现在只能假设那个狐狸精跟你说的都是实话,那妖王和兽王到底哪个是好的,哪个是坏的?还有,妖王的死对兽王的神智有什么样的影响,这个是咱们需要搞清楚的,因为这决定了咱们对待兽族的态度。”
“这也是困扰我的问题,”吴中元说道,“我不能仅听素娘一面之词就改变对待兽族的态度,但是我也担心放过兽族会养虎为患。”
“这些都是次要的,当务之急是你得弄清楚兽王和妖王哪个是坏的,还有就是妖王死了之后,它的那部分人格会不会出现在兽王身上。”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说道,“元婴的出现并不是将本体一分为二,然后分别拥有完全不同的人格,它们更像是克隆和被克隆的关系,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能,”王欣然点头,“你的意思是本体如果是个精神病的话,并不会因为分离出去一个元婴而变的正常。”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吴中元点了点头。
“那兽王就不是完全无辜的。”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长长的叹了口气,随着魔道和鬼道被消灭,局势已经趋于明朗了,谁能想到又搞了这么一出儿,原本已经有些明朗的局面又变的扑朔迷离了。
王欣然又点上一根香烟,“我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说。”吴中元说道。
“妖龙甲不是还在你手里吗?公开把它给熔了,看有没有人出面阻止。”王欣然说道。
听得王欣然言语,吴中元疑惑歪头,“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王欣然说道,“有两个作用,一是试探妖族的反应,如果妖族不出面抢夺,就说明妖龙甲对它们来说没有用处了。第二个作用就是看兽族会不会出面阻止,如果兽族出面阻止,就说明兽王也能穿戴妖龙甲,那妖王和兽王就是同一个人,没法儿将它们区分对待,之前那些坏事不管是妖王干的还是兽王干的,都可以算到兽王头上。”
“这事儿先等等吧,以后再说。”吴中元自桌旁站立起身,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见吴中元躺下了,王欣然便想坐到床边与他说话,不等她走到床边,吴中元突然坐了起来,“有人在感召我。”
王欣然立刻进入战备状态,“什么方位?”
“西南五千里外。”吴中元说道。
“两千五百公里,”王欣然快速计算,“那已经过了昆仑山,接近西南边境了。”
“我先过去看看。”吴中元说完便瞬移消失。
灵气传来的地方吴中元此前从未去过,无法直接瞬移前往,但他当年曾经控驭青龙甲与心月岛的黑衣老者飞越过相近的区域便瞬移赶去那里,然后改施目视瞬移疾行向西。
一刻钟之后,吴中元赶到了目的地,等待他的是牛族的一名城主,牛族不乏女勇士,这名城主就是其一,乃圭山城主,名为姜娆。
见吴中元来到,姜娆立刻上前见礼,然后说明情况,她此行是与副城主姜茹结伴搜寻的,不久之前有所发现,数十头体形巨大的猪魔正在密林的掩护之下向西缓慢移动。
猪魔是魔族的一种怪物,体形异常巨大,通常充当攻城破门的角色,此前攻击羽人城池时它们曾经出现过,之后攻打牛族各大垣城时也有出现,故此姜娆认得这种怪物。
由于猪魔正在向西移动,故此姜娆留在这里等候,而副城主姜茹则尾随跟踪。
自消息发出到吴中元赶来只用了一刻钟,故此那群猪魔并未走远,不需与姜茹取得联系,只需看那远处晃动的树梢就能确定猪魔所在的位置。
追上去之后吴中元并未急于动手,也没有惊动那群猪魔,而是相隔百丈定睛观察,这群猪魔的数量约有五六十头,大部分有伤在身,有刀剑所造成的开放性伤口,也有箭矢所造成的穿刺伤,因为南方温热潮湿,猪魔身上的伤口已经化脓生蛆,有大量蝇虫跟随,恶臭难闻。
“圣上,不需兴师动众,我们二人就能料理它们。”姜娆低声说道。
“只有猪魔,没有其他魔族的线索?”吴中元问道。
姜娆摇头说道,“没有,只有这些笨重的巨物。”
虽然三族一统,但三族所用的箭矢还是有区别的,吴中元根据猪魔身上的箭矢就能确定这群猪魔曾经参与袭击牛族垣城,自他自魔界回返到现在不过数日,在这短短的数日之中猪魔自牛族地界来到了这偏远的西南边陲,由此可见这几日它们一直在向西移动,而此前素娘也说过魔族在得到了墨戚的断尾之后便开始撤出中土,这群猪魔的移动轨迹与素娘所说的情况是对应的。
见吴中元一直不说话,姜娆便低声追问,“圣上,可要动手?”
吴中元摇了摇头,“不要惊动它们,你们自往别处去吧。”
二人虽然不明白吴中元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吴中元是黄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二人只得点头应是,悄然退走。
在二人离开之后,吴中元隐去身形,悄然上前,自走在前面的几只未曾受伤的猪魔身上留下了自己的一息灵气,他需要确定这群猪魔最终的目的地。
做完这些方才瞬移回返有熊,而此时三族亲兵和火器禁卫已经自广场上整齐列队,整装待发。
吴中元没有冲众人说明真实情况,只说小股敌人,他已经亲自处理了。
此时已是日落时分,吴中元便自偏殿设宴,请了老瞎子和黎别与三宫皇后一同赴宴。
席间吴中元将妖族和魔族的动向告知众人,听得吴中元讲述,众人无不暗暗松了口气,鬼族直接全军覆没,魔族被打的落荒而逃,而妖族则战败投降,眼下只剩下了兽族和神族,己方压力大减。
酒菜上桌,众人吃饭,吴中元与老瞎子坐在一起,他本想将素娘先前所说告知老瞎子并征求老瞎子的看法,但尚未开口,便感知到了灵气感召。
此时己方的大部分勇士和巫师都派出去了,有所发现并以灵气信物感召并不意外,但是此番出现的灵气感召竟是在东关方位。
见吴中元突然眉头大皱,吴荻急切问道,“出了何事?”
“东关告急,神族开始突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