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这是……”
坟头草一出,全体皆惊。
大烟鬼三人的脸色都变了,那恶心的滋味至今还记忆犹新,胃液又开始翻腾,表情变得异常难堪。
而苏然则不一样了,差点当场笑喷,好在他的定力十足,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好家伙,自己随口一说,就将铁匠给忽悠住了,这NPC也太好忽悠了吧?
“恕我眼拙,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族长活了这么大半辈子,却是没见过坟头草这等宝物,自然不知道坟头草是什么馅的,见铁匠这么有信心,他反倒被震住了。
“你连这宝贝都不知道?哈哈哈,你真是愚昧无知,这可是……”
铁匠那讥讽的言语接连吐出,可话说到一半,自个儿就卡壳了,他扭头看向苏然,连声问道,“人类,你还没告诉我,这些仙草的名字呢?”
“……”
整个场面瞬间陷入寂静之中,呆愣愣的看着铁匠,本以为这是副本幕后最大的黑手,没想到也是个傻缺!
“前辈,这是玲珑仙草,集九天之上雨露之精华,收集死灵气息而长成,整个神魔大陆都不见得有多少,珍贵的很。”
苏然一本正经的胡诌,除了名字是瞎编的,其他的倒也没有说错,坟头草不就是被雨淋,吸收死人的气息长成的么,这神魔大陆确实也没有多少存量,毕竟没几个玩家会闲着没事去挖坟的,唔,这话没毛病。
“噗哈哈……”
大烟鬼第一个没憋住,笑出了声,当他看到就他一个人笑时,自个儿倒先尴尬了,他咳嗽了一声,“这么严肃的场合,我笑的有点不是时候,你们继续,继续。”
“玲珑仙草,好名字!”
铁匠对于这两根坟头草相当满意,“老不死的,听到没,这可是仙草,破解你这六芒星阵一点难度都没有!”
说完,他也就不再废话,直接将坟头草塞进了他的嘴里。
“嘎吱……嗷~~~~”
铁匠咬了一口,嫩绿的草汁乍一接触到他的味/蕾,脸色立马变了,双手掐着脖子,嗷嗷叫了起来,连脸色都涨红了。
“我勒个去,NPC吃坟头草的后果这么严重?”
苏然被铁匠的夸张表现吓了一跳,没想到副作用这么大,婉儿姐她们和这家伙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是什么情况?”
族长和他的一众族人也都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神色凝重的看着铁匠,搞不懂他这是闹的哪一出。
“呸呸呸!”
铁匠好不容才缓过劲来,将嘴里的坟头草都吐了出去,怒视着苏然,滔天的恨意写满了整张脸,“卑鄙的人类,竟然敢诓骗我,绝不绕你!!!”
“切,骗你咋了,就你这样的,还指望别人能给你尊重?醒醒吧,别自以为是了!”
对于铁匠表现出来的愤怒,苏然并没有拿着当回事,注定成为敌人的人,没必要去讨好他!
“该死,你们都必须要死!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铁匠状若癫狂,发了疯似的跳到了双头骨龙的头颅上,掏出一张符箓,就想要贴在骨龙的头顶上。
“铁匠老贼,你看这是什么?!”
就在这时,苏然动了。只见他高举骨镰刀,在吸引了铁匠的目光后,毅然决然的使用了石化技能。
(群体石化——使用后在5X5范围内,任何看到石化光波的有生命个体全部被石化,无法攻击,敏捷-100%,防御+100%,持续时间:3秒。)
“唰!”
灰色的光波一闪即逝,铁匠当场中招,变成了一尊雕像。
“哈哈,成功……”
苏然话还没说完的,兴奋的表情便僵在了脸色,在场除了他和他的宠物,其余的人都变成了雕像,就连身边的火烈鸟都没能逃过石化技能,直直的摔在了地上,整个空间安静的出奇。
“呃,这技能就这点不好,敌我不分……”
苏然稍稍有点尴尬,他已经预料到了,婉儿姐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可就算这样,他也没办法,只有用这石化技能,才能制止铁匠的这次的大招。
“咻!咻!咻!”
这三秒钟太过珍贵,苏然怎么会舍得轻易浪费掉,只见他连续射出五道火球,连成了一条直线,呼啸着射在了铁匠的雕像上。
“砰砰砰!”
连续数道爆炸声响起,铁匠直接被击飞了出去,掉进了六芒星阵里面,陷入了封印之中。
可就在此时,还不等苏然乘胜追击的,那陷入麻痹状态的双头火龙却是恢复了身体控制权,将嘴里的大血牛用力吐了出来,就像一枚炮弹,朝着苏然的方向撞了过去。
“靠,这也行?”
苏然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骨龙清醒了过来,打乱了他的攻击节奏。
由于爆发力不够,大血牛那肥硕的身躯在距离苏然两米的时候,便败给了重力势能,呈抛物线的趋势,跌落在了地面上,激起了大片的尘土。
“吼!!!”
双头骨龙怒吼连连,全身骨架都在颤动,可还是挣脱不了六芒星阵的束缚。
三秒钟一过,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反应最大的当属铁匠,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掉下来的,发了疯的吼道,“人类,别以为这样就能改变你们死亡的结局,谁都逃不掉!给我去死!!!”
“哐当!”
还不等铁匠把符箓贴在双头骨龙的骨架上的,铁棍当头砸下,狠狠地轰在了铁匠的后脑勺上,事发突然,再加上这铁棍的力道不弱,铁匠应声而倒,摔在了地上。
“竟敢不把小爷我放在眼里,活该!”
大烟鬼从铁匠背后走了过来,完全无视这六芒星阵的存在,又是一棍子撩了下去,砸在了铁匠的脊背上,传出了一声闷哼。
“嗯?”
见到大烟鬼的抢镜表现,苏然先是一惊,随即反应了过来,原来这瓶药剂能屏蔽所有法阵的封印能力!难怪双头骨龙被麻痹的动弹不得,而大烟鬼却就像个没事人似的,不过,这次他表现的确实很出彩,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成功的敲了铁匠闷棍。
“大烟鬼,毁掉他手中的符箓,千万别让他得逞!”
苏然忍不住喊道,只要毁掉这张符箓,看这家伙还有什么本事!
“覆水。”
话音刚落,奶油小生便骑着火烈鸟飞到了空中,与苏然处在同一高度,抱怨道,“下次你用石化技能的时候,能不能提前提醒我一声,我们都被石化,你就高兴了?”
“咳咳,这不是事发紧急么,我哪有时间去考虑别的,别说这个了,先对付铁匠,大烟鬼一个人可不是他的对手!”
苏然哪有时间去解释这些,不遗余力的朝着双头骨龙输出,吸引着骨龙的仇恨,以免大烟鬼受到骨龙的威胁。
“早晚找你算总账!”
奶油小生气呼呼的瞪了苏然一眼,这才扭转火烈鸟的身躯,凝聚着血色火焰,朝铁匠的方向射去。
“覆水大哥,大血牛没死,他还活着!”
古悦欣喜的喊道,“给我丢过来一根坟头草,我去救醒他!”
呃。
对于这种请求,苏然怎么可能藏私,当场丢下几十根坟头草,非常大方的说道:“小悦,这些都送你了,其余的你留着备用!”
“覆水大哥,你送小生姐黄金项链,却送我坟头草,你也太偏心了!”
古悦没好气的说完,将坟头草都收了起来,随手拿着一根,用力塞进了大血牛的嘴里。
……
“毁掉符箓?这有何难!”
大烟鬼正杀到了兴头上,铁棍抡的虎虎生风,将身下的铁匠砸的抬不起头来,听到苏然的话后,直接一棍子朝铁匠的手腕抡了过去,只要这铁棍砸到位,不怕这家伙的手不松开!
“混蛋!”
铁匠在六芒星阵的限制下,连动都动不了,被揍了这么久,心头的怒火早已烧到了头顶,看着抡过来的铁棍,他费劲的扭动手腕,瞅准时机,一把抓住了这根铁棍,将大烟鬼拽倒在了地上。
“卧槽,给我松开,听见没,信不信我削你?!”
大烟鬼摔了个狗啃泥,本以为这下要遭到铁匠的暴力反杀,没想到这家伙根本动不了,只知道抓着铁棍不松手。对此,他哪里敢犹豫,当场把铁棍丢掉,急麻溜的爬起身来,这次掏出一把重锤,毫不客气的朝着铁匠砸了过去,将狂战的暴力输出展现的淋漓尽致,干脆利落,相当过瘾!
“嘭!”
奶油小生的火球应声而来,正中铁匠的脑袋,当场爆炸,掠去了不少的血量。
“杀得好!把这叛徒杀掉才好呢!”
“漂亮,直接干掉他,不用给我们面子!”
“族长,我们也要请战,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看着铁匠被惨虐的场面,这几十个族人看的是热血沸腾的,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怒火全都发泄出来!
“闭嘴!”
族长被这些族人扰的是不厌其烦,“你们谁能突破六芒星阵,能够挡得住双头骨龙,尽管上去!没有这个本事,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此言一出,所有族人全都噤了声,他们这才意识到了实力的差距,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能在这过把眼瘾,期盼着铁匠和双头骨龙快点死掉,别给他们留下活命的机会。
“咔嚓。”
就在这紧要关头,六芒星阵就像是玻璃一样,当场碎掉,消失在了空气中。
大烟鬼没有意识到这点,还在那拼了命的打砸着身下的铁匠,骂骂咧咧的说个不停。
“大烟鬼,快逃!!!”
苏然一直关注着下方的局势,当他发现双头骨龙往前挪动了一步,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妙,见六芒星阵彻底消失,第一时间提醒大烟鬼,示意他赶紧逃离这里。
可惜,为时晚矣。
当大烟鬼发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铁匠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意,这让他浑身一激灵,寒毛都竖了起来。
“这个,前辈,我说我是来捡铁棍的,你信么?”
大烟鬼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迅速弯腰捡起铁棍,将其收回包裹,转身就逃。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连两秒钟都不到,速度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
可就在大烟鬼心存侥幸的时候,铁匠爆冲而出,抓着一把大铁锤,朝着他的头颅砸了过去。
铁匠身为NPC,受到系统限制,无法主动攻击玩家,可自卫还击还是可以的,这也是铁匠毫无顾忌反击的原因所在。
完犊子了!
还没等铁锤砸到大烟鬼的身上,他就已经感受到了凌厉的风声,刮的他脸颊生疼,这真要是被砸中脑袋,还不得当场开花啊?
此时的大烟鬼甭提多后悔了,早知道刚才早点收手就好了,谁又能想到这六芒星阵说消失就消失,一点提示都没有,这不是坑爹么?
“烟鬼兄弟,我来助你!”
就在这危急时刻,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的大血牛赶了过来,将他的斧头横于身前,朝着袭来的铁锤迎了过去。
“哐!”
一声巨响传出,大血牛直接被击飞了出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铁匠也跟着倒飞了出去,他被弹飞的距离竟然比大血牛还要远!
毫无疑问,这正是大血牛的高级技能【荆棘刺】起到了超强的反弹效果!
“血牛兄弟,多谢!”
大烟鬼死里逃生,喘着粗气,朝大血牛道着谢,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去对付双头骨龙,这家伙就交给我了!”
大血牛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连续使用了好几瓶金疮药,一脸战意的盯着铁匠,“这家伙没有封印技能的能力,我能抗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