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就在玄感老祖犹自恼恨叹息时,他的识海之中忽地映照出了一片遁光,虽然那队人马此时相距九曲岛还有数百里,但却瞒不过素以妖识强横著称于各大部族的玄感。
以为是灵讹等人带回了自己的孙女,玄感老祖连忙凝神细看,岂料一看之下,却不由令他皱起了眉头。
因为在玄感老祖的妖识之中,那片遁光里非但没有孙女玄姿的影子,而且灵讹与灵冥这两名族中高手此时居然面露惶急之色。
见此情形,玄感老祖的一颗心立时提了起来,也再顾不得什么身份脸面,身形一晃,便已化作一道黑水玄光,直直迎了上去。
众妖修一见自家老祖亲临,急忙顿住身形,灵讹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礼数,连忙高声禀道:
“老祖!事情有变,我等原本已经寻到了姿儿的踪迹,不料却被一名苍生岛老祖横插了一脚,姿儿此时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
玄感老祖闻言面色一沉,森声道:“苍生岛老祖?此人样貌如何?可曾留下名号?”
灵讹在玄感老祖的气机压迫下,不由汗如雨下,其余妖修更是不堪,居然立身不稳,纷纷坠下了云头。
不敢犹豫,灵讹连忙将在那处荒岛上发生的事情细细道来,其中自然还着力描述了陈景云与纪烟岚是如何的霸道、如何的不将玄感一族放在眼里。
一番讲述直听的玄感老祖须发皆张,恨声道:“我玄感一族与苍生岛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却不料竟然被人家当成了软弱可欺,听你方才的描述,此人该是轩辕族的修士,也只有他们才敢在无尽海中横行!”
灵讹听到自家老祖提到苍生岛上的轩辕氏,不由想起了水属妖族之中流传的一个传说。
千年之前,苍生岛上出了个惊才绝艳的轩辕谨,此人当年在四位妖族老祖的围攻下,依旧能够在重创了鲲蛟、奎蛇两家的老祖之后全身而退,一时引得四海震惊,奎蛇一族更是因此没落。
见到玄感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灵讹怎还不知自家老祖是在心存顾忌,于是忙又说道:
“老祖,我观那人年岁不大,即便出自轩辕一族,想必也是初入修真者的四身境不久,姿儿此时落入他的手中,恐怕下场堪忧,还请老祖速速定夺!”
玄感老祖闻言瞳孔一缩,心知迟则生变,当下不再犹疑,唤来九曲岛上的另外两名半步妖神境高手,架起黑水玄光,直奔灵讹口中的那座荒岛而去。
……
荒岛之上,玄姿在岸边站立良久,且还不再隐匿气机,想必是要吸引追兵,好为那奎守留出一条活路。
纪烟岚对此大为感慨,觉得妖族修士虽然与人族世代为敌,但也一样是有血有肉,情至深处时,也能飞蛾扑火、不惧生死。
陈景云倒是不以为意,此时的玄姿已经是纪烟岚的婢女,谁敢前来捉拿,一体擒下便是,又因为要等玄感老祖自己送上门来,于是便在躺椅上小憩起来。
果然,自打玄姿展露了周身气机之后,这片海域中巡游的玄感族修士立刻就凭着族中秘术感应到了她的方位,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有一队妖修逐波踏浪而来。
对于这样的小鱼小虾,陈景云与纪烟岚皆是不屑出手,就在玄姿想要继续布置法阵御敌时,被搅扰了好梦的灵聪兽却当先发起了脾气,一爪子挠下去时,顷刻就是漫天的暗青色灵刃!
那队不断叫嚷的妖修原本还是气势汹汹,岂料还没等看清楚岛上的情形,就纷纷受了重创,一时间海滩上全是惨嚎之声,有几个运气不好的更是已经断手断脚。
玄姿见状大惊失色,没想到这只看着极为蠢萌的灵宠一旦发作起来,那两位修为还在她之上的族兄竟连一爪都抵御不了。
她今次虽然叛出了宗族,自问无颜再回九曲岛,但却如何愿意看到同族殒命?于是连忙扑倒在陈景云和纪烟岚脚下,为那队妖修乞命。
“灵聪,莫要伤了他们的性命。”
此女对自己还有大用,陈观主自然不会把事情做绝,于是在两眼放着凶光的胖东西屁股上踢了一脚,让它爪下留情。
胖东西“呜呜”叫了两声,在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之后,似乎也觉得与这些不堪一击的妖修们动手实在有失自己“灵聪大王”的身份。
于是就又趴下身子想要继续睡觉,不过在临合眼时,却又瞥了跪在地上的玄姿一眼,内中分明透着一丝怜悯之意。
见灵聪兽竟然还有心思去怜悯旁人,陈景云不由气笑,胖东西这几年的灵智越来越高,便是哪一天突然开口说话,都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奇怪。
玄姿虽然被情爱迷了双眼,但是到底也是妖婴境的修士,冷静下来之后,见救下自己的这两位人族前辈非但没有带着自己离去的意思,且还饮酒闲谈了起来,那样子分明是在等待着什么。
想通此节,饶是她已经不惧生死,可也不由得惊的花容失色,眼前这两位前辈等的是谁?只能是自己的爷爷玄感老祖!
就在玄姿百感交集之时,远方水天相接处忽地射来一道黑水玄光,陈景云与纪烟岚见状相视一笑,两人长身而起,脚下轻云升腾时,已经裹挟着玄姿迎了上去。
高深莫测、剑意横空,这就是玄感老祖对陈景云与纪烟岚两人的直观感受,看了一眼缩在遁云上不敢跟自己对视的孙女,玄感老祖勉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揖手道:
“两位道友修为精深,却不知为何要为难一个小辈?若我玄感族修士之前有什么冒犯之处,老朽在此先行赔礼。”
见对方并没有一上来就着急动手,陈景云便也回了一礼,笑道:“道友不必如此,今日贵族确实有几个不开眼的小辈对我夫妇二人喊打喊杀,不过已经被我随手灭了,此番之所以在此等候,却是有一事相求。”
玄感老祖闻言只觉胸口处堵的更加厉害,心道:“灵讹之前所言不虚,这人当真无耻之尤,杀我族人、擒我孙女,现在居然还有脸说什么有事相求,这世间可有这样的一种求法嘛?”
不过此时嫡亲孙女就在对方手中,玄感老祖也只能继续强忍怒意,寒声道:“好说、好说,道友只需将我这不争气的孙女放回来,老朽定会竭力满足道友的要求。”
“玄感道友误会了,贫道可没有扣下令孙女的意思,是这丫头有感于拙荆的救命之恩,主动投身做了婢女,此事一问便知。”
一句话听的玄感老祖面色铁青,踏前一步对着跪在云头上不住饮泣的玄姿喝道:“姿儿莫怕!告诉爷爷,他说的可是真的?放心,今日就算是轩辕重光当面,爷爷也能保你周全!”
如此说着,玄感老祖原本略显佝偻的肩背已经挺的笔直,周身气机更是节节攀升,灵讹等人则是死死地盯着纪烟岚,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陈景云见状大喜,他可是早就想要称量称量水属妖修的能耐了,心道:“今日就先把你打服,然后再好好商量玉牌之事。”
纪烟岚也是心痒难耐,眼前这四个半步妖神境高手却不正好是四块上好的剑靶子?于是踢了已经眼冒凶光的灵聪兽一脚,示意它不许跟自己争抢。
“呜呜…!爷爷,孙女不孝,实在没有颜面再回九曲岛,这位前辈说的不假,是孙女心甘情愿充作婢女的。”
就在两方剑拔弩张的时候,玄姿突然哽咽着出言,一句话倒把玄感老祖听的愣了一愣,口中骂了一句“孽障”,一时间竟似不知如何是好。
如此足足过了数息,玄感老祖才长叹一声,对陈景云道:“我这孙女自幼被我娇惯的不识世事,这位道友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吧。”
眼看着玄感老祖的气势弱下去了半截,陈景云不由大感失望,心思一动,笑着回道:
“今日能与玄感道友相遇也算缘分不浅,不若你我赌斗一场,若是道友胜了,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可若是贫道侥幸赢了,玄姿这丫头就要充作我夫妇在无尽海中的向导,且道友还需将那半块得自海底秘窟的玉牌借我一观。”
玄感老祖闻言面色一变,心知对方是有意将自己引出九曲岛,所为的便是自己的那块上古玉牌。
想清楚了事情的原委,玄感老祖竟然不再恼火,思量了一阵,而后问道:“道友想必是苍生岛轩辕一族的后进修士,今番图谋我这玉牌,莫非是要重走轩辕谨当年的老路?”
虽然不知道玄感老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不过陈景云也不愿意去多想,修为到了八转巅峰的境界,又有天心感应之法,他还真不相信这世间有谁能把自己给算计了。
“即如此,玄感道友请了!”
“道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