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次日一早,潘龙就护送着琼花阁一行,乘船返回广陵。
来的时候他们要注意风向和水流,小心海里的礁石。回去的时候方便多了,船帆上永远都是顺风满帆,还可以直接在深水区域航行,既不用担心暗礁,也不用担心迷路。
用船上一位老水手的说法:老头子在这南海上行船三十多年,生平第一次遇到这么顺风顺水的情况。
来的时候,他们小心翼翼,航行了十二三天,才从广陵抵达南海东侧的金沙湾。而回去的时候,从金沙湾到广陵城,他们只用了不到七天!
抵达广陵之后,潘龙和琼花阁众人打了个招呼,便乘风而去,一口气飞到了益州,来到了屠龙宝藏。
他将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告诉文超残影,询问文超对这些事情的看法。
“果然是大厦将倾,各种麻烦都出来了。”文超叹道,“本来还以为赵洛南变法,能够稍稍缓解一些矛盾。结果变法才开始没多久,他就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的伤已经修养得差不多了。”潘龙说。
文超摇头:“中秋那一战,关键不是赵洛南伤势有多重,而是他一直一来的不败金身被打破了——尽管我们都知道,作为一个晚辈的真人,他本来也不可能是前辈高手们的对手。但这次被人家一招打得半死,足以让他长久一来塑造的强硬形象被粉碎……老实说,九州之中,如那墨家古温一般的高手,多的没有,要找出十个八个来,其实也不难。”
“但谁会找一位天人合一的大宗师来对付区区一个帝洛南呢?”潘龙问。
文超冷笑:“变法触及了天下豪强的利益,跳出一个大宗师来刺杀帝洛南,有什么可奇怪的?你知道当年和我老赵是什么待遇吗?斗争最激烈的时候,如果连着有一星期没刺客出现,老赵就会疑神疑鬼,怀疑那些敌对势力是不是卯足了力气要搞个大新闻……我们当时就是这么跌跌撞撞走过来的。”
遥想他们当时面临的巨大困难,以及最后取得的巨大成功,潘龙就忍不住说:“你们也真是不容易!”
“人啊,努力不一定能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轻松——但你内心会无法忍受。”文超叹道,“我们当年其实也并没想要这么努力,原本只是打算在山里开辟一块土地,建立一座世外桃源……我当时还在那个被命名为‘桃源庄’的小庄园大门上挂了一副对联,写的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我不吭声。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何事?’……那时候,我们真的是打算就那么安安稳稳地苟起来发育,等到修成长生再说的。”
潘龙笑了:“结果你们才收了一季的粮食,就有人来抢。打死了抢粮的,又有来讨伐的。最后一合计干脆除恶务尽,把幕后黑手给干掉了……于是也就成了天下诸侯之一。”
文超也笑了:“是啊,我们当年那点破事,想来你从小学历史的时候就学过,也不用我再吹嘘了。反正我们就是吧……真的并不是自己想要出来打天下,起码不应该是那么急着跳出来打天下才对——在这一点上,你就做得很好。已经成功地苟了这么些年,想必一定能够苟到修成长生。到时候就进退自如,怎么都不会像我们一样输掉底裤。”
说到长生,潘龙想起他这段时间的一个疑惑,问:“当年你和赵胜,是不是已经占了很多条长生之路?”
文超点头:“的确是不少,不过占了也没用啊。我们都死了,那些道理应该也都重新空出来了。”
潘龙摇头:“据我所知,大夏千载,并无哪怕一个人沿着当年你们的道路修成长生。”
文超愣了一下,说:“我死得仓促,也就罢了。老赵他是在皇宫里面寿终正寝的,难道他临死的时候没有将自己占下的那些道路告知子孙吗?”
“按说他应该会这么做,但事实上就是大夏皇室乃至于他们的那些个供奉高手,只有修成妖神的,没有修成仙佛的。”潘龙说,“最奇怪的是一个神机营的高手,他绰号醉仙,一身手段都和酒有关。结果他修成了一个借道仙人——就是借了别人的道路成仙,需要等道路的原主把这条路让给他,才能真正长生。”
文超皱起了眉头:“他修炼的应该是酒神咒,这是我留在浩然正气石之中的绝学。虽然看起来很像是从仙剑奇侠传里面剽窃出来的,但实际上它还真的能够长生,那条路我都已经占了。我既然死了,那他修炼这功法,按说可以顺利地修成酒仙才对……”
他又说:“当年我跟老赵意见不合,分歧越来越大。我觉得帮助他打天下,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打算亲自动手纠正这错误,将他困到山海经之中。于是我就炼制了那块浩然正气石,将我的长生之路都刻印在其中。只要后来人能够通过心性和道德的考验,就能够看到那些道路……我本拟这样会让后世多出一些接受我理念的仙人,制衡赵家王朝,结果竟然是这样?”
他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过了许久,才犹豫着说:“潘龙啊,我有个怀疑。”
“什么怀疑?”
“我估计吧……只怕老赵也好,我也好……其实都还没有死透。”文超有些不确定地说,“按说这不合理。从那时到现在,上千年过去了。再怎么延寿,也不可能活到这个时候。而如果老赵修成长生,他必定不会躲在幕后,会大大方方地站出来;我修成长生,至少会回到这屠龙宝藏,增补一些东西……”
他说着又摇头,显然是自己也觉得这个猜测并不合理。
潘龙想了想,问:“有没有可能,你们虽然死了,但魂魄并未消散,也没有被送回去,而是……”
他指了指上方,意有所指。
文超眼睛一亮,用力握紧拳头挥了一下,显得有些兴奋:“你说得对!他们可不会管杀不管埋!既然他们又送你穿越来这个世界,必定是有原因的。如果只是想要拨乱反正的话,直接一个雷轰平了神都,何等简单?特地再送一位穿越者过来,多半就是这个原因了!”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我和老赵这些年应该都住在他们那里,或许是一直沉睡着……但我相信,等你入主神都,为这天下重新制定秩序的时候,我们应该都会出现。”
潘龙想象了一下到时候的场面,忍不住嘀咕:“难道说你们两个才是最终BOSS?到时候你们会先后出来跟我打,打完了之后还会二合一,变成一个双头四臂的巨人,浑身缭绕着黑色的闪电……”
“饶了我吧!”文超苦笑,“我可是文化人,吵嘴我天下无敌,动手我不行的!”
“那到时候就是天降花雨、地涌金莲,紫气东来三万里,无数天使一起歌颂‘圣哉’,然后两道金光从天空中落下,你们走出来,一个递给我象征胜利的宝剑,一个为我戴上象征统治的皇冠?”
“你这什么缝合怪画风啊!”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许久,文超才说:“老实说吧,你构思的两个场面,只怕还真是都有可能。”
潘龙点头:“我也觉得。”
“也不知道我跟老赵在天上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如果我们吵架吵出了胜负,那么多半就是第二个场面——其实那个缝合怪画风,仔细想想也挺有趣的。不过如果是我来负责的话,我会稍稍修改一下。”
“怎么修改?”潘龙好奇地问。
文超一仰头:“我会让天空白昼变成黑夜,群星在天上连成一条直线,大地上浮现出虚幻的海洋,海洋里面有无数的章鱼乌贼之类挥舞着叉子,大喊‘咿呀咿呀,克苏鲁发糖’,然后一个满是青苔和藤蔓的古城浮现,潮湿沉重的气氛弥漫,最后从古城里面跳出一群穿着超短裙的绿色头发小姑娘,一边唱着《今天是个好日子》一边跳啦啦队舞,迎接你进去坐上黄金的宝座,戴上至少五十斤重的大皇冠……”
“我倒!这是理智丧失完了,看世界的方式发生问题了吧?”
“你不觉得这个画风比你想象的那个更赞吗?”
“恕我直言,我真没发现。”
“你是个缺乏灵感的俗人!”
“我觉得这不是灵感的问题……好吧,仔细想想似乎的确是灵感的问题。但我真的没打算把自己的理智值都给丢了,请恕我不接受这套画风。”
文超显得有些遗憾:“其实我觉得,那群住在天上的老朋友们,只怕就是这个画风的。我举行过几次相关的仪式,都感受到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压力……”
“他们要是听到你在这么诋毁他们,绝对会生气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谁叫他们整天搞神秘主义的?要是他们老老实实降下化身,跟我们介绍一下那边的情况,我们就不会弄错了啊。”
看着文超那理直气壮的模样,潘龙不由觉得,这家伙如果真的跟赵胜一起住在天上,等着人间纷争出个结果,只怕赵胜的日子一定很难过……
二人说笑了一番,潘龙便拿出那颗蛇妖内丹,询问此物能不能炼制成有助于冲击返璞归真境界的丹药。
文超只一看,就说:“当然可以。而且很简单。”
他手上光芒一闪,出现了一颗黑白相间的丹药:“这是阴阳死生丹,它不能帮助服药者永久提升真气的拆分程度,却可以让服药者在大概十二个时辰里面心力暴增——当然也是有代价的,如果不能借着这个机会冲入返璞归真境界,就会变得很虚弱,至少要调养三年五载才能恢复过来。”
“这药丸的设计理念,是将生机和死气凝练一体,借助两者碰撞激荡的力量,强行提升服药者的灵性,进而推动心力增长。它的药性很霸道,原料的核心则是充满生机和死气的材料——这内丹之中蕴含着旺盛的气血,可以作为生机的材料;又有大量的毒素,可以作为死气的材料。”
文超说着停了下来,皱了皱眉,说:“只可惜毒素的含量少了一些,死气不足。需要额外添加一些毒素成分,才能炼制阴阳死生丹。”
潘龙听得暗暗咋舌,忍不住问:“这丹药看起来似乎很危险?”
“当然危险。虚弱三年五载,可不是开玩笑的。谁没有个仇家敌人?你虚弱那么久,就算是头猪都知道你出了问题。找上门来把你一刀两断,几乎是免不了的。”文超笑道,“还有一种情况,若是那些原本就已经年纪很大的人,他靠着药力强行冲关。冲关失败的话,基本上也就直接死了……所以这药也被我戏称为‘成功成仁丹’——意思就是‘不成功、则成仁’,没有退路。”
潘龙轻轻点头,然后问:“这药炼制起来困难吗?”
“困难……倒也没多困难。以你的修为,除非是采撷四方元气炼制神丹,这些寻常水火运转的手段,对你来说没难度。”文超笑了笑,问,“有兴趣试试?”
潘龙点头:“正有此意。”
“那好,我这里反正辅药充足,丹炉什么的也齐全,你就在这里试试吧。”
于是潘龙便住在屠龙宝藏之中,开始了炼丹。
而他丛文超那里得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学习!
在炼丹之前,他需要先从最基本的相关知识开始,好好学习一番。
毕竟,想要奔跑,起码要先会走路才行。
阴阳死生丹的确不难,可那也是相对的。要完成它的炼制,他必须先学习几十种药材的药性,并且试着练习掌握丹炉的使用,以及各种实际的炼丹手法。
为此,他需要读大概三本书,背诵超过十万字,还要实际操作好几次。
嗯,就跟大学做实验差不多。
潘龙一边学习,一边也嘀咕:“我怎么感觉好像是回到了大学,在学专业课程?”
潘龙看着手头上那本颇厚的“阴阳生死丹概要”,忍不住叹了口气。
炼丹这个专业,的确是不大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