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与汝凯同时被炮击受伤的还有十几名战士,他们都是因为大意之下,根本没有想过做躲避动作而被炮火的余威击中,有的运气更不好,直接被一炮轰的断了气,整个四师因此而大乱。
感受到那疼痛感越来越重,汝凯咬破了嘴唇,强行的提起精神,这个时候副团长宣源扑到了他的身边,在看到汝凯那苍白的脸色,以及身上的鲜血时,吃惊的叫着,“团长,您受伤了?”
“无妨,只是小伤而已。”汝凯强颜欢笑的说着。
话声一落,马蹄踏地之声响起,让汝凯的神色更是一变,这一次他有了感觉,来的一定不是六少爷的和他的黑骑龙卫,因为听这马蹄声就可以判断出来,数量至少在五千以上,这绝对不是黑骑龙卫可以制造出来的。
心中吃惊暹罗军何时有了火炮和派来了骑兵队伍,但嘴上汝凯确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样,宣副团长,我命令你马上带着团主力撤退,所有伤员留下来与我一起断后。”
“不行团长,我留下来断后,在安排在带你离开。”宣源摇着头,泪水已然止不住的流下。
“没用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是很难救活了。好了,服从命令吧,快!”汝凯摇了摇头,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宣源就会真的留下来断后,但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把战友推向死亡之路绝对是不是他要的。更不要说,他的命已经没有了半条,就算是逃出去,真救活了,以后也只会是一个废人了。
他可是人人羡慕的冷锋,最强大的冷锋。他是绝对不容许自己成为一个废人的。
“团长。”宣源还在继续的叫着。
“请转告六少爷,我汝凯从加入冷锋的那一天就十分的骄傲,从来没有后悔过。”脸上带着开心的笑意,汝凯说完这些后又一次下命令的说道:“宣源,我现在任你为四团的代团长,带着战士们撤出去,快!”
“是!”宣源敬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含泪转身,大声的宣布着命令。这里的一切已经被不少战士注意到,但军令如山,此刻由不得大家在这里多做停留,不少的战士向着黑夜中汝凯倒去的方向敬了一个军礼,之后团主力开始飞速后退。
就在宣源带着四团主力刚刚撤走,又是一阵的隆隆炮声响起,早有准备的汝凯等人分别趴在了地上,躲过了这一次根本没有目标的炮击,等在抬起头来的时候,马蹄之声距离已然很近,手中拿着九五式的汝凯哈哈大笑着对着留在身边的几十名战友说道:“来吧,让我们尽情的最后一战,给我打!”
“哒哒哒…哒哒哒…”
黑夜中,带着火光的枪声不断的响起,飞射向那靠近他们的暹罗骑兵之处,惨叫声此起彼伏。直到将身上的子弹和弹夹都打完了。汝凯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右手摸向腰季,拿出了一颗手雷,向着其它人喊道:“都把手榴弹拿出来,我们就是死,也不能让手中的武器落在敌人之手。”
“是。”所有留下的战士齐声应答着。随后不久,马蹄声再一次的接近,等到他们彻底的淹没在汝凯等人周围的时候,一记记轰轰然的声音响起,那是手榴弹被引爆时发起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杨晨东正带着一千黑骑龙卫飞赶而来。
从刚才突然响起炮声的时候,杨晨东就知道事情不对,一问四团还没有跟上来,这他便带着黑骑龙卫返身杀回,他要借着战马的速度,尽可能多救一些人出来。回返的路上就碰到了宣源副团长,知道了汝凯的事情,杨晨东的眼中含着浓烈的杀气道:“我们继续回去,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能让一个战友落入到敌人的手中。”
黑骑龙卫们齐齐答应着,跟随在杨晨东的两侧继续行回返之事,刚走没多久,一声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起,杨晨东勒马而行,看到前方三四里之外的冲天火光,他似乎已经看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好样的,战友们,你们放心,我定会为你们报仇的。龙卫何在?与我一起杀上一波在撤,我们要先收一点利息。”
“收利息。”一千黑骑龙卫高声的答应着,这一刻便是杨二也没有劝阻杨晨东离开,因为他知道,如果这口气不出的话,少爷是一定不会与他一起回到荒山上的。
黑夜之中,最先赶来的五千暹罗骑兵,先是被九五式轮了一波,接着又被几十颗手榴弹伤了数百人,还没等他们弄清是什么情况的时候,又是一支骑兵队伍杀到眼前。这些骑兵身上都着有重甲,根本无视他们的普通刀剑攻击。反之,对方手中的钢刀非常的锋利,几起几落间,他们不仅人被砍到要落马而亡,就是兵器撞击下,也同样会断成两截。
骑兵冲击的过程之中,一道声音还在高声的喊着,“大明武南王在此,尔等还不速速受死。”
一千的黑骑龙卫,硬是在杨晨东的带领下,将五千暹罗军骑兵杀了一个穿透,随后又反杀而回,前后杀死杀伤三千多骑,几乎废了这五千敌骑之后,这才扬长而去。借着月色,能看到的就是那十分明显的金黄披风离去的身影。
五千暹罗骑兵,经这一折腾,所剩之下不过只有五分之一而已。半个时辰之后,桐斯将军赶到了,看着这里的惨态,连问发生了什么,当了解事情的经过之后,自然是兴奋不已,“哈哈,地身着金黄披风之人一定就是杨晨东,来呀,一起随我追,立大功的时候要到了。”
荒山之上,杨晨东已经带着黑骑龙卫撤回了这里。陆五师的战士们已经摆好了防御阵形,这一刻正在挖着工事,做长期战斗的准备。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在低头干活,他们将四团长汝凯的牺牲当成了一种激励,压在心底等待着随时的爆发。
杨晨东站在壕沟之后,双目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黑夜。先有火炮后有骑兵,这些消息他竟然没有提前收到,看来一定是情报网系统出现了什么问题。事实也证明,战场之上,任何一丁点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引发非常致命的问题。
此时,杨晨东不由想起了还在赤嵌城养病的安全局东南亚负责人云雀。因为身体的原因,云雀正在赤嵌城第一医院养病,这里的情报事物都交给他的副手金鸡。
名字倒是起的不错,有点金鸡独立的意思,但看仗打到现在,从暹罗国准备出兵,一直到几路出击,都没能提前的预警来看,这位金鸡根本就是废物一个。
正是因为他的工作失误,直接导致在战场之上,步步于人后的他们屡屡受挫,以至于现在连四团长都牺牲了。追究起责任来,这位金鸡罪不可恕。
“发报给杨三,我要一个交待,也要给全军将士一个交待。”杨晨东声音冰沉的说着,让一旁站着的杨二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他就知道,汝凯的死终是要有一些人要付出代价的。
暹罗军大营,一阵手榴弹的自爆后不久,桐斯将军带人赶到了这里,从其它的骑兵口中知道了杨晨东已然出城,并守在城外的荒山之事。“他竟然没有跑,哈哈,很好,那你就不用跑了。命令,围住荒山,一只苍蝇都不许飞出去。迅速调兵,围住这里,以最快的时间发起攻击,同时传信给国王陛下,要求加派兵力,只要能吃下这条大鱼,暹罗国将一飞冲天。”
在桐斯兴奋的喊声之中,越来越多的暹罗兵向荒山包围而来,陆五师的侦察员也不断将看到的消息汇报到杨晨东的耳中。
“六少爷,您先撤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陆五师师长肖一宁站在杨晨东的面前,一脸肯切的说着。他的命不值钱,置于任何危险之地都是可以的,但杨晨东不行,他是杨系的魂,如果他出了问题,那整个杨系的未来不堪想像。
“我是不会走的,只有我在这里,才能吸引到暹罗军的全部注意力,才能保证其它城市的绝对安全,肖师长就不用多说了。有这个工夫,你还是找到敌人的火炮位置,锁定他,不要让它在接下来一战中发挥作用吧。”杨晨东座在一颗巨石之上,不紧不慢、不急不缓的说着。他就是要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地,唯有如此,战士们才会更加的用命,才有可能打胜眼前这一仗。
陆五师拥有着超过这个时代的火器不假,但毕竟只有八千多人。而据侦察员汇报的情况来看,包围这座荒山的暹罗军就达到了十几万之多,且还在不断呈着上涨之势,这一战注定是极为艰苦的,甚至任何一地守不住,开了一个口子都可能带来无法想像的结果。如果此时他离开了这里,就等于是把陆五师陷入到极为危险之境,这不是他允许看到的。他要留下来,与大家一起坚守。他相信,只要自己还在这里一刻,战士们的拼斗之心就不会熄灭,其它的援军也会以更快的速度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