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叶红拂是一个骄傲的人。
叶红拂是一个过于骄傲的人。
前者使她能够成为了珞珈山的圣女,而后者……则是她一直无法突破心障的原因。
因为骄傲而又强大,所以她打败了珞珈山的所有对手。而又因为过于骄傲……叶红拂一直无法接受,她完败在洛长生手上的事实,这些年不断追逐谪仙,却从未得到一次真正的胜利,直到……谪仙死去。
对她这种骄傲到极点的人而言,这世上最不可接受的事情就是……她还活着,谪仙死了。她亲眼看着洛长生战败宝珠山,化为虚无。
自己连再战一次的机会也没有了。
而这份转移到东皇身上的仇恨,又被宁奕斩于剑下……这份因果,画上了一个句号。
叶红拂这次来到妖族天下,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寻找妖域的顶级高手过招。
谪仙死了,她也和曹燃打过了一场。不知是何原因……对于目前居于大隋风口浪尖第一人的宁奕,叶红拂并没有什么兴趣。
她来妖族天下,便是要将什么芥子山,灞都城,龙皇殿……所有的年轻高手,都斩于剑下!
篝火摇曳。鼓声喧急。
火焰映衬下,叶红拂的面容映现出一抹红晕,她的五官气质偏向于清冷风格,但偏偏喜穿红衣,于是远远看去,肤白衫红,带着三分妖艳。
“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跳舞。什么时候学的?”宁奕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低声传音道:“与曹燃打的那一架,是你赢了?”
“自小就会。”叶红拂面无表情道:“跟曹燃的那一架,没意思。烛龙未出本命妖身,所以我也算不上赢。”
原来如此,宁奕恍悟地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此事的?”女子拧起眉头,自己和曹燃交手的讯息很隐蔽,知道的人极少。
她忽然想起了宁奕跟曹燃在天都莲花阁的那一次见面。
“曹燃告诉你的?”
“我猜的。”宁奕神秘一笑。
如果不是打赢了曹燃,这疯女人怎么会想到跟自己一起北上妖族,挑战妖域那些没交手的强者?
“我的时间很宝贵,没工夫陪你浪费。”叶红拂皱着眉头,冷冷传音道:“你还要回母河,整顿铁骑,这一来一回,还要多久?”
“两三个月?”宁奕也不确定,笑着摇头,“怎么,等不及了?”
闻言,叶红拂眉头蹙的更深。
还要两三个月?
难不成宁奕还真要自己当一个打杂的?陪他跑来跑去?
有这时间,她早已经在妖域大开杀戒了!
“别担心,答应你的事情,我记着在。”宁奕挑起眉头,就算叶红拂愿意跟在自己身旁跑腿,啥也不做,浪费时间,他还不乐意呢。
这么一位顶级打手,可不能浪费。
宁奕循循善诱,道:“龙皇殿的那两位妖君,实力如何?”
叶红拂平静道:“我虽初入星君境,但她们仍然不够资格当我的对手。”
“不错。她们资质有限,即便你能在草原把她们杀了,对剑道的帮助也有限。”宁奕微笑道:“剑道独孤,你的剑怎是用来杀这等无名之辈的?”
这一句话,若是让龙皇殿的那两位妖君听到,恐怕羽毛都要气炸了。
她们好歹也是紫凰妖圣的座下弟子!
涅槃弟子,竟然被宁奕称作无名之辈?
而叶红拂闻言之后,面色平淡的点了点头,露出一副的确如此的神情。
宁奕露出了一个外人看来温和纯良,熟人一看就知道“狡黠奸猾”的笑容。
“我可以帮你找一位不输曹燃的剑修大妖当对手。”他盯着叶红拂,认真道:“就算我放你离开,你也不了解妖族天下。无头苍蝇一样乱撞,能不能遇到那两位妖君级别的对手都不好说,运气差的话,两个月后,你可能只杀了几头千年境大妖。”
叶红拂眯起双眼。
她知道宁奕的内心跟外表完全不匹配,这人虽然修行“宁折勿曲”的剑道,但心底蔫坏蔫坏的,在大隋谋划了一堆见不得人的“坏事”。
但……宁奕说的很对。
“我需要时间,你也需要时间。我们都需要时间。”宁奕收敛了笑容,面色凝重,诚恳道:“母河有着顶级的情报资源能力,回到母河,我可以布局行棋。也可以帮你摸清楚妖族漆黑的棋盘地图。”
“你想布什么局?”叶红拂直截了当开问。
“这次的兽潮,背后主使者名叫埙妖君,龙皇殿麾下的妖君。”宁奕语调不急不缓,道:“抛开龙皇殿的意志,埙妖君发动兽潮的本意,是抽取一千根荒人脊骨。”
“一千根荒人脊骨?”
“不错……他要以荒人脊骨炼器,灞都城古道古王爷的寿辰就在半年后!”宁奕盯着叶红拂。
女子大概已经明悟,她也盯着宁奕,道:“我知道古道……灞都城的那头雪蛟,他在灰界露过面,出过几次手,极其霸道。宁奕……你要打灞都城的主意?”
宁奕笑了笑,不置可否。
“等一等……你给我找的对手,是灞都城的麒麟古皇子姜麟?”叶红拂笑了,道:“如果是他的话,无须你操心,我自会打上门去。”
宁奕看着女疯子,一阵无语沉默,心想叶红拂这“宁折勿曲”的剑道,实在是直的太可怕了。
有这种念头,更不能让她在妖族胡乱出手了……四座妖域不得乱成一锅粥,到时候第二次“天海楼”战役都能捅出来。
怪不得连她的师尊扶摇,都留言叮嘱,一定要看好叶红拂,不要让她随意离开草原。
“你疯了?你知道灞都城什么地方吗?”宁奕瞪了一眼叶红拂,注意到四下篝火摇曳,众人仍在狂欢,但田谕已经留意到了自己这边的异样,于是压低声音道:“稍有不慎,有去无回。”
“我又不是曹燃。”叶红拂淡淡道:“不会像个莽夫一样,听到名字就寻过去打架。”
宁奕叹了口气。
叶红拂啊叶红拂……这是一个很猛很猛的打手,也是一个“只管杀不管埋”的狠主儿。
只管杀别人,不管埋自己。
“……不是姜麟,另有其人。”宁奕摇了摇头,道:“说了帮你找一位剑修大妖,姜麟修行的不是剑道。那人非常强,不出意外,现在至少也是妖君境界了。”
宁奕所指的那位剑修大妖……自然就是妖族天下的另外一位执剑者,黑槿。
以他自己炼化三卷古书的经验来看,对于执剑者而言,每一卷古书的融合,都是无视当前境界屏障的一次实力暴涨。在西妖域往生地夺走白帝“灭字卷”后,黑槿的实力已经发生了质变。
生字卷赋予自己无穷无尽的生机……
而持有“灭字卷”并且炼化的黑槿,杀力该提升到了何等地步?
“你是说,灞都老人收的关门弟子……那个神秘女子妖修?”叶红拂眼神一亮。
黑槿的情报,在大隋极其神秘……她几乎没有出手过,没人知道她的本体是什么,只知道灞都城多了一位新的“高贵存在”。
“她的本体是饕餮,在妖域抢了我一桩造化。”宁奕淡淡道:“这次我回来,便是要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有点意思……我可以考虑一下。”叶红拂眯起双眼,喃喃道:“我可以陪你回母河,等你谋划布局,两个月,三个月,半年,我都可以等。我甚至可以在你不方便出面的场合,帮你出手。但,我有一个条件。”
宁奕道:“但说无妨。”
话音落下,一曲舞蹈也将终焉。
篝火噼里啪啦的乱跳,叶红拂忽然沉默下来,红色的长袍如流火一般飞舞。
曹燃在天都见到宁奕的时候,心头狂喜,按耐不住地找宁奕打了一架。
对于他们这种天赋的修行者,能找到资质天赋相匹配的对手,是一件喜事……
但宁奕一直很好奇。
为什么叶红拂急切地的想要在妖域寻找对手,却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要与自己打一架的念头。
最后一声鼓,咚的炸响,鼓锤嗡嗡嗡直颤,舞尽火缭,鼓声长颤。
叶红拂盯着宁奕,一字一句,无比认真的传音道。
“我要你教我一式剑法。”
宁奕的眉头皱了起来。
“徐藏的……砸剑。”
传完这两句,叶红拂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拍了拍宁奕肩头,在其他人看来,这是替乌尔勒掸去肩头灰尘的亲昵动作。
宁奕传音问道:“你想学砸剑?”
“只是好奇……那个男人闯出的剑法,到底能惊艳到什么程度。”叶红拂笑了笑,道:“怎么,很为难?”
“……你可以考虑一下,不用急着给我答复。”叶红拂松开宁奕,一个人向着远方走去懒懒道:“听说这门剑法是徐藏一个人独创的,所以也不算是泄露蜀山机密吧?”
宁奕的确很为难……但为难的并不是叶红拂所担心的泄密问题。
而是砸剑……根本就没有剑谱,没有窍门!
这就是徐藏梦见后山猴子的一缕意,衍生出的剑道,所以罕见的没有门槛……即便是星火初燃的修行者,也可以“像模像样”的砸出一剑。
自己当初能够学会砸剑,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而为难的就是这一点。
没有剑谱。没有招式。没有章法。什么都没有,该怎么去教?
就算自己教了,叶红拂能学得会吗?
宁奕揉了揉眉心,他看着叶红拂远去的背影,忽然高声道。
“喂—-”
叶红拂脚步停住。
“到了母河,我教你啊。”
红衣女子身子一怔,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没有停步的继续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