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南方连着三天台风,北方倒是安静的很。
可娱乐圈又闹幺蛾子了。
网友们吃瓜的吃瓜学习的学习基本上没怎么搭理。
哦,有一件事很重要。
大唐换掌门人了。
杨总被涮了。
“想不想留在大唐?”段咏华跑回辅都开会。
杨总惭愧道:“是我没把工作做好。”
“他是自己人,但不是你们的自己人,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所谓的自己人,就是我们家孩子的敌人,行了,你也别检讨了,想留在大唐,从今天起你就是外联主管,总裁的位置让出来,我会找合适的人管理。”段咏华把这鞍前马后多年的手下给撸了。
杨总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她咋想都没敢想自己会被放弃。
不服?
服!
但她有话要讲。
“那么大的人物了,为什么就喜欢跟小人物过意不去?”杨总哭着问。
段咏华奇道:“就是再大的人物跟你有什么关系?”
让着你?
他连自己的姑姑都不让,连三巨头都不让。
你们?
你们算老几?
“行了,安心工作吧,以后就不用考虑那么多,安心跟你的自己人贴心吧,公司的大事,你就不要管,也没资格管了,去吧。”段咏华发愁的是接下来找谁管理。
没办法只好亲自在公司展开整顿。
哦,她没理睬那小子。
那小子的家长也没接见。
你不懂网络?
难道我教你怎么教育儿子吗?
“你想在公司待着就在公司待着吧,你儿子是外国人,大唐鹤松金穗从不签约外国人,你看着办吧。”段咏华吧人赶了出去。
合同?
哦,那是杨总派人签约的。
你找她。
这天,中午风和日丽了。
关荫带着一大群人直奔机场,他们还得在中南机场转车呢。
在候机的时候关荫刷微博。
大唐变天了。
哦。
那小子被驱逐了。
嗯。
然后?
没了。
关荫不由感慨道:“这帮王八蛋的战斗力连我们关家村那帮土鳖都不如。”
这话他在微博上说的哈。
凉城知府讪笑道:“对这样的人我们纯粹没啥办法。”
都几天了那帮人还在闹腾。
一家不给一百万,你也得发五十万。
我们都降价了你怎么还不买账呢?
“这金佛,是我们祖先传下来的,我们想拿出去卖掉,你们也没理由管。”这是从西域回来的关氏直系传人的原话。
知府把这话拿出来,请教关老师咋办。
关荫说:“凉城现在很踏实,全国都在搞创啥,凉城没着急,这一点很好,所以也就不用在乎这些土鳖的折腾了。让开吧,让他们拿去处理吧,不过是一件小玩意,没什么大不了。”
嗯?
你这可是犯法啊。
“啥就叫犯法啊,你让他们有了犯罪行为,你才好下手解决,对这些土鳖,你别跟他们好心好意,你得给他们连坑带欺,你跟他们说,你拿出去卖钱就是犯法,他们认为你在吓唬他们,目的是巧取豪夺。好,那让开,让他们犯法,让他们敞开了犯法,一个卖,抓一个,十个卖,抓十个,全村有几百口人呢,你打着抓九成的心思,那肯定不可以,但你要在九成的人犯罪之后抓捕,那就是名正言顺了,你管他们干什么,进去了他们也得劳动。”关荫不在乎那帮人的命运。
财富蛊惑人。
面对钱,很多意志力坚定的人都会彷徨。
何况关家村大部分都是些俗人。
关荫道:“反正我家所有人不屑于要那钱,让他们看着办,我没那么大本事,也不想当教育那帮人的圣母婊,我只需要保证我们一家四代今后别犯错,至于别的人,我管他们的死活呢,想死就去死跟我有啥关系。”
你这么说就不怕人家打你?
“敢!关家村但凡想打我们的,都是被挨过打的,大不了,再回家挨家挨户打过去,就那帮人哪一个敢跟我打?从小打到大了,挨打的时候都会抱着脑袋求饶,别的啥也做不出。”关荫很鄙夷。
他这么一说,凉城知府就好办了。
怕的是关老师还有教育那帮人的心思。
否则,收拾那帮人不跟玩儿似的啊?
关荫一出发,中南某个知府就慌了。
凉城不追逐什么创啥,可他们现在最在乎这个啊。
“快,立即派人把路上的烟头捡起来,把树下面的绿布多放一点,还有,把路口给我戒严了,就说有事情,不准机场的人进城,另外,你们把那电动车,把那自行车,全清理到该去的地方,不准有一丝一毫问题啊。”知府亲自出马了,“我堂堂知府都出去清理了你总不能再说什么吧?”
关荫哪敢说什么啊,他就在机场待了两个多时辰啊。
哪都没有去。
他发誓哪都没有去。
那你微博上……
哦,关荫在报仇。
那知府是他的敌人。
“我就是在报私仇,谁让他先招惹我。”关荫跟刘天官振振有词呢。
刘天官也很无奈。
那是他的一个故人,本来这次一验收通过肯定当副节度使。
关某人给破坏了。
“啧,这地方真好,垃圾桶里没垃圾,三公里之内就一个垃圾桶,知府府的人戴着白手套按秒验收呢。”关荫的微博上,第一时间把那个知府给收拾了一顿,“我请大家看一场好戏吧,你们看几场门口啊,几百个人往那一堵,说什么市内有事,不准进城。我随便溜达了一下,你们看,旁边这是啥?自行车基地?好家伙,几百万辆自行车集中在这呢?那这几天知府嚷嚷着说彻底解决了自行车乱停乱放的问题,是因为修建了自行车停放场,这是在扯淡?还有这树根,你看人家那绿布盖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把大草原裁剪过来呢。啧啧啧,你看这一位,看威风,通判至少吧,人家把大半个衙门带出来了,上班是不用上班的,还是做文章舒坦,你看把大家累的,那脸上的笑容,是多么他妈的卧槽啊。”
关荫又赞美:“要说还得是这位知府牛逼啊,我刚打听了一下,你知道人家多么神通广大?人家提前半个月侦察到检查的名单,我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张照片,你们看,检查组出发,人家时间掐到秒钟呢,然后落地在哪个酒店,人家也掌握,要去哪个地方微服私访,人家提前半小时得知,路上就给你把道路标牌改换了,哎哟,我肯定开车的司机肯定不会用地图,人家闭着眼睛都能开到临时换路牌的地方,这厉害。”
好吧,他又开始得罪人了。
可这次还真不一样,这位爷得罪的是据说很有空间的大佬。
有人说,那可是准备接景副院的位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