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反正郭玉成的目的,就是要让李国华明白,他郭玉成就算被窝在小县城里,也照样能混得比你李国华要好,而且要好得多。
所以郭玉成来的时候,开上了自家最好的车,一辆奔驰S级,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大奔”了。
闹呢,七八十万块软妹币买的呢!
郭玉成当时想着,李国华只要看到自家的这辆大奔,肯定会吃惊得瞪大了双眼,下巴马上就要掉到地上摔碎了。
然而,郭玉成却失望了。
李国华看着郭玉成把车开进了停车位,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他们开的就是一个破普桑似的。
郭玉成又开始胡乱琢磨了起来。
李国华的这种“反常”行为,只可能会有两个原因。
第一,李国华就是心里嫉妒,所以表面上才装作不动声色,这样就不会显得他李国华在郭玉成面前低人一等了,不对,是低他数等。
第二,李国华压根就没买过车,更不懂车。
李国华就是个土包子,也许不知道他郭玉成开的是豪车,值大几十万块软妹币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还有人不认识大奔的?那得多土啊!
郭玉成还真是不怎么相信。
反正不管什么原因吧,李国华对郭玉成开过来的牛批座驾视而不见,多少让郭玉成有些郁闷。
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之后有的是机会让李国华臣服于他郭玉成的脚下。
此时,叶翠萍也已经赶了过来。
这饭店在一楼有几个半开放式的包间,就是用屏风围起来的那种。
虽然没有太强的私密性,但好处就是透亮,空气流通的比较好。
特别是李国华选定的这一桌,还靠着窗户,既明高,视野又好,可以算是饭店里的风水宝地了。
两位战友的带来,让李国华非常高兴,好酒好烟好茶地伺候着。
对于郭玉成的心思,李国华其实没想那么多。
当初也部队的时候,也只是郭玉成一直想要单方面的向他挑战。
李国华虽然也有好胜之心,但根本就没怎么在意郭玉成的心情。
就算之前闹了一些不愉快,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李国华早就把那些全都忘了。
现在李国华想着,这两个人大老远地跑过来找他,那就得招待好他们。
特别是战友,那份感情可比在工作时认识的朋友还要更亲切,更特殊一些。
李国华:“我跟你们说啊,你们别看这饭店不大,但是做出来的东西可不得了,都是咱们燕云市的特色,特别正宗,我在燕云市住了这么多年,离这边也不算近,但偶尔还要骑着自己行车跑过来吃上几口,真是享受。”
王又全:“那行,这次我们也算是有口福了,早就听说燕云市的驴肉好吃,今天也来尝尝跟我们溪田县比,有什么区别,我闺女就很想尝尝燕云市这边的驴肉。”
说着,王又全还扭头看了一眼女儿王菊。
王菊还有些不好意思:“爸,我哪儿这么说了啊?”
王菊现在正在上大四,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现在正在准备论文,不需要总在学校里呆着,所以就回家住段时间。
这时,郭玉成呵呵笑了起来,说道:“燕云市的驴肉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我有一个客户就是燕云市的,在这边开了一间挺大的箱包商店,逢年过节都给我送礼,每次都有驴肉。”
郭玉成说到这里,还抬头看了一眼李国华,又接着说:“我跟你们说啊,这燕云市的驴肉开始吃着还行,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吃个两三次也就觉得没多大意思了,就那么回事儿。”
李国华和王又全一听,面面相觑起来。
也不知道郭玉成是个什么心态。
李国华作东,请他们这些战友吃饭,难道还请错了不成?
就算郭玉成真把燕云市的驴肉吃了个遍,吃腻了,也不能当成李国华的面这么说吧。
这也太失礼了!
王又全暗叫不妙,他作为李国华和郭玉成的战友,当然知道以前在部队时,这两人的恩怨。
这次郭玉成非要跟着过来,王又全还以为郭玉成不会再有什么争强好胜的想法了,没想到王又全完全错了。
郭玉成不但有想法,而且还想着好好找李国华的麻烦。
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说这还能有什么意义呢?
王又全还真有挺后悔,早知道当初就不跟郭玉成说要来燕云见战友老李了。
其实王又全也没打算跟郭玉成说,当时两人正在下棋,郭玉成主动提起了李国华,王又全一时没留意,这才说漏嘴了,实在是失策啊。
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了,只能尽量两面都照顾到了,也就是俗称的“和稀泥”呗。
王又全:“嗨,老郭,咱们都到这儿了,就别说这个了,只要咱们哥儿几个见了面,吃什么喝什么都一样,都香,都好喝。”
李国华听了,脸色这才和缓了下来。
王又全说的这才叫人话嘛。
然而,郭玉成虽然没有再言语,但却露出不屑的神色,心里显然并不认同。
李国华人虽然不错,但郭玉成却总觉得他太爱出风头。
这时,郭玉成的老婆徐大彩说话了:“老李,你别介意啊,我家老郭不会说话。”
李国华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我也不怎么会说话,大家都不是外人,没那么多讲究。”
叶翠萍在旁边瞪了李国华一眼,好像在说“你就是个烂好人”!
叶翠萍可不像李国华那么好说话。
不过这些人毕竟是李国华的老战友,叶翠萍也不好上来就生怼,只能忍着不言语了。
这时,徐大彩又说:“对了,老李,你家儿子还来不来啊?”
李国华看了叶翠萍一眼:“应该快到了吧?”
叶翠萍:“快到了,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到咱家楼下了。”
李国华:“那就快了,最多再有半个小时,就过来了。”
王又全:“老李,你家儿子还在帝都工作呢?”
李国华笑着说道:“对啊,一直都在那边。”
王又全:“在那边工作怎么样啊?帝都的工资普遍都挺高的?我家小菊也正在考虑毕业后去帝都找找机会呢。”
小菊自然是指的坐在旁边的女儿王菊了,现在也快毕业了,正琢磨着去哪找工作呢。
李国华摆摆手:“也就那样,大城市压力大,其实不如咱们小地方好,起码过得比较舒心踏实。”
王又全:“那倒也对,干嘛活得那么辛苦呢?”
郭玉成闷声闷气地说道:“也不是在帝都就赚得多的,很多都是靠吹牛吹起来的。”
徐大彩捡过了话头:“对啊,我们有一个邻居,孩子也帝都工作,天天说什么有出息,有脸面,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家孩子在帝都才赚一万五。”
说着,徐大彩还尽力比划了一个一万五的手势。
王又全瞪大了眼睛:“一万五千块软妹币?那也挺不错的了啊!”
徐大彩:“不错什么啊,老王,我跟你说啊,外地人在帝都工作,一万五根本就不够,两万只能说刚刚好,三万都不嫌多。”
王又全看了看李国华,又看了看徐大彩:“要、要赚这么多吗?我现在才赚四五千块呢。”
王又全说得没错,县城里的工资水平确实不高。
特别是他们这些吃公粮的,涨工资倒是有,但幅度每次都不大。
当然,除工资之外,还会有其它的福利,这些就比较复杂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郭玉成呵呵一笑:“一点儿都不夸张,你们想想,在帝都买房那得多少钱,最低的也得好几百万,好一点的那得上千万了。”
徐大彩:“对啊,买一套房子首付就不用说了,首付三四成,两三百万块软妹币那很正常,每个月还款得还多少?”
王又全怔了怔:“多少?”
徐大彩:“每个月还款七八千块那是少的,我听说有的家庭一个月要还几万块软妹币呢!”
这种事情倒也不新鲜,王又全也不是没听说过,但还是颇为惊讶。
毕竟对于普通小县城的居民来说,普通的工资也就是一个月两三块钱,多一些的四五千块也就算高薪了。
一个月还几万块,对于没有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人来说,乍一听,确实难以想象。
王菊在旁边听得入神,突然好奇地问道:“李叔叔,那您家儿子……”
王又全:“你得叫天宇哥。”
王菊“噢”了一声:“天宇哥现在的工资是多少啊?方便说吗?”
李国华怔了怔:“倒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可是……我们也不知道啊。”
王菊:“你们也不知道?他从来都不告诉您们吗?”
李国华:“以前我们还知道他赚多少钱,现在他赚得多了,我们也没有细问。”
王又全:“赚的多了?老李,上次我记得你说天宇工资是多少来着?”
李国华:“大、大概一万多点吧。”
郭玉成嗤笑出声:“以前一万多点,现在能多赚多少?能到一万五就不错了。”
叶翠萍“切”了一声,说道:“我儿子现在可能赚钱了,房子都有好几套了!”
叶翠萍这也是忍了很久了,终于暴发了。
这个郭玉成明显就是小看儿子李天宇嘛,还一万五?要真说出来,他们都得吓死。
徐大彩瞥了叶翠萍一眼:“房子?好几套?在燕云市啊?”
郭玉成:“燕云市的房子也没有多贵吧,最贵的也就三万块软妹币一平米,稍微偏一点儿的地方多少来着?一两万块软妹币?”
徐大彩:“你忘了,上次老赵他们家刚在燕云市买的,在新市区边上,位置也挺好,才一万八九的样子。”
郭玉成:“说的是啊,那还算是位置好的,位置再偏一点儿的话,那一万块没准都能拿下了。”
这时,李国华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不是在燕云市买的,是在帝都买的。”
众人一听,全都露出了一种表情,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李国华现在的脾气很圆滑,很少当面反驳人。
今天也是看郭玉成和徐大彩太过于咄咄逼人了,不反驳实在是太别扭了。
叶翠萍这次给了李国华一个大大的赞。
郭玉成:“等会儿等会儿,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李国华:“我说什么了?”
郭玉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刚才说……你儿子在帝都有好几套房?”
李国华:“对啊,好几套啊,而且都是好地段。”
郭玉成和徐大彩这两口子相视一笑,满脸的嘲讽。
他们摆明了是不相信啊。
徐大彩:“你知道帝都的一套房子,还得是好地段的,得多少钱啊?”
叶翠萍的语气丝毫不示弱:“我们不知道,但是我儿子就是有好几套啊。”
徐大彩撇了撇嘴:“谁信啊。”
其实不只是郭玉成和徐大彩不信,就连王又全也是将信将疑。
不过王又全是知道李国华的人品的,人比较低调,并不喜欢吹牛。
至少在部队里的时候,是这样的。
至于王菊,虽然是大学生,但经常上网的话,也知道帝都的房价那不是一般的高,应该算是国内房价最贵的地方了。
如果李国华家的儿子真在帝都有好几套房子,而且还都是好地段的,那身价岂不是有好几千万了!?
这可能吗?
不可能吧!
如果他家儿子真在帝都有好几套房子,为什么父母还留在燕云市?
王菊一不小心把心里话儿都给问了出来。
她的爹地王又全还看了王菊一眼,怪她乱说话。
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意外的是,李国华和叶翠萍的脸上都没有什么尴尬的神色。
李国华摆了摆手:“帝都那样的大城市,我们住不惯,还是咱们燕云市这种小城市住得舒坦。”
叶翠萍:“说的是啊,前段时间我们去了我儿子开的酒店,住了两天,那设施是挺豪华的,床也睡得舒服,但是吧,还是有点想家。”
其他人一听,再次惊呆了。
什、什么意思?
他俩的儿子开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