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在迴歸
小說推薦巫在迴歸
可惜寻常灵宝也就罢了,好的,顶级的先天灵宝,却是僧多肉少,无缘难求。
只是普通灵宝,三清又看不上。
按说以三清的功德气运,不至于如此高不成低不就的。
可事实上他们的确没有顶级灵宝。
不知道是不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要先苦其心志。
对此,三清也算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过,不管有没有灵宝,与鲲鹏的较量,三清是不准备放弃的。虽然已经吃了一些闷亏。
但是显然,他们并不会因此而气馁。
主要是丢不起这个人!
说来,三清之中原始似乎是最要面子的,但是老子,通天其实也不逞多让。
要是刚刚落入下风,就甘拜下风,不战而逃,一旦传扬出去,这让他们盘古正宗的脸往哪里搁?
况且,现在只是一些小亏,就算是吃了大亏他们也有信心扳回局面。
因为,他们还有底牌。
就拿刚刚的三清神雷来说。
这手段够厉害了吧,就算是鲲鹏这样的准圣,面对这样的攻击,都不得不拿出顶级先天攻击灵宝来。
而这种手段对于三清来说虽然强,虽然是全力出手,但是却并不是压底箱的手段。
因为,三清神雷只是他们各自对于都天神雷传承的领悟。
若是联合在一起,就算是不能重现开天神雷的威力,但是比现在厉害一倍,数倍绝对不成问题。
而且,不只是三清神雷可以合一,便是三清同样可以合一。
十二祖巫能够合体召唤盘古真身,三清未必就不能合体重现盘古元神。
当然,这是他们的底牌,尤其是盘古元神这一手,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施展。
因为三清和巫族不同,他们在害怕。
他们不想重归盘古元神,害怕盘古归来。
一旦那样,他们还是不是自己?他们还存在不存在?
所以,原来轨迹中,三清从来都没有施展过这一招。
当然,也主要是那个时候他们顺风水水,根本没有遇到迫使他们施展这一招的境地。
现在就不一样了,面对鲲鹏和冥河两人,要是真的到了关键时刻,三清说不定还真的只能施展出来。
而除了压底箱的手段之外,让三清不惧鲲鹏,冥河的原因还有一个。
那就是这里是不周山!
此物被君天涯当做抗衡天道鸿钧的底牌之一,千方百计的打破天道算计不周山的阴谋。
其重要程度,力量等级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君天涯,巫族将不周山依为泰山。
作为盘古元神所化,三清在这里其实相比其他人也是有优势的。
甚至到了紧要关头,也同样可以调动不周山之力加持,压制。
只是,他们一边标榜自己是盘古正宗,一边又打心眼里害怕盘古归来,一边利用盘古的遗泽,一边又打压巫族,种种做法,说一声叶公好龙都是抬举他们,吃干抹净,还不认账,端的是当了婊子,还立牌坊。
话又说回来,眼看着施展三清神雷都奈何不了鲲鹏。
三清当即便调整了作战手法。
“起!”
随着一声断喝,三清各据天地人三才方位。布置出了一个三才大阵。
别误会,不只是压底箱的类似巫族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一样的阵法。
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三才大阵。
虽然如此,但是阵法,的确不愧是最擅长以弱胜强的存在。
又或者,这三才大阵十分契合三清。
阵法一出,顿时,便见得三清身上的气势连成一片,一股迥异于先前,好似有质的突破一样的气息勃然而发。
准圣!
是的,借助阵法之力,这一刻,三清的力量也达到了准圣。
“再来!”
不知道是不是准圣的力量给了他们信心。
这一次,三清同时暴喝一声,瞬间出手。
这一次三清因为要联合在一起,力量需要集中,所以自然就不能集火攻击,而是类似车轮战一样的出手。
率先出手的是通天,但见得他双目之中似有剑光闪过。
跟着,一道带着无边杀伐之气的剑光呼啸而出,像是要开天辟地,瞬息出现在了鲲鹏头顶。
通天之后,老子也出手了。
这一次他施展了自己的本命大道,阴阳之法。
但见得一黑一白两道神光在他身上浮现出来,须臾间,无量阴阳之光汇聚。
一时间,整个天地间的阴阳之力似乎都被牵引了过来,笼罩四周,将周围渲染成一处浩瀚无边的阴阳之地。
俄而,神光一敛,化作一座古朴的长桥,桥上,黑白之气翻涌,神光交织,千万分之一个刹那间,就跨越了时空,朝着鲲鹏撞击了过去。
轰隆隆!
这一落下,四周虚空似乎都有些受不了了,发出老木门开合的吱嘎吱嘎声响。
老子之后,便是原始,他的出手自然丝毫不逊色老子,通天。
一时间,若非有先后顺序,简直就相当于是三尊准圣在同时围攻鲲鹏。
好在鲲鹏不是等闲之辈,若是三清真的都突破了准圣也就罢了。
现在不过是借阵法之力提升,到底不是真正的准圣。
而且,就算是准圣,同境界,战斗力也是不同的。
现在的三清一贫如洗,想要借神通战胜自己这个手持顶级先天灵宝的,完全是痴心妄想。
“斩!”
鲲鹏没有搞什么花样,还是直接扬起手中的屠龙刀朝着三清斩了过去。
一力降十会,一力破万法!
一刀落下,不论是通天无坚不摧的剑气,还是老子镇压时空的阴阳桥,亦或者原始天尊的力量。
在这一刀面前似乎都不够看。
吟!
刀光龙吟,霸道无匹。
以一敌三,却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但见得鲲鹏的刀光一点点的破开三清的攻击,坚定不移的朝着三人落了下去。
虽然前进的速度很慢,慢的、几乎是以寸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