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
跟其它海域有所不同,南极海并不属于任何国家。那怕周边多个国家,都强调对其属于主权。可实际上,这些主权申讨国的权益,在国际上同样不受到认可。
这就意味着,任何国家的远洋捕捞船,都可以来这片海域实施捕捞作业。相应的,在这片海域也不时活跃着一些军舰。这些军舰,也大多来自军事实力强悍的周边各国。
面对抢占海上航道,强行逼停船队的军舰,庄海洋跟洪伟等人自然很生气。可他们都清楚,民用捕捞船碰到军舰,根本没什么反抗的能力。
望着强行靠过来的外军军舰,看着登船的一批持枪大兵,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这是公海水域,你们的行为,我会提出相应控诉的!”
“那是你的权力!可我怀疑,你们在公海实施非法捕捞,对海洋生态造成威胁,这也是我们的权力。如果有意见,你可以保留控诉的权力。”
听着登船的少校,很坦然的说出这番话,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OK!老洪,把我们三条船的证件及注册手续,全部交由上校进行查验。
既然你是以军方的名义,强行巡检我的船队,那么请出示你的证件。你有检查的权力,我也有上诉的权力。你们这样做,我也有理由怀疑,你们把南极海视为主权海。”
登船的上校,听着庄海洋说出的话,表情自然显得有些不爽。可再不爽,他同样不敢轻举妄动。原因是,洪伟及安保队员的手里,同样拥有合法持有的枪支。
想缴枪的话,后果也会极其严重。一句话,从他们强行登船那刻开始,他们也需要做好被各国抗议投诉的准备。那些声称对南极海有主权的国家,都不会坐视不理。
那怕这些军舰所在国,在全世界拥有极高的地位跟实力。但面对多国抗议的话,相信他们也讨不到便宜。只是已经登船,这些人也别无选择。
在这些大兵准备进入船舱巡检的过程中,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少校先生,我的船手续是否合法?”
“我需要时间查证,请配合我的工作。否则的话,我不排除动用强制手段。”
“OK,只是有一点我需要告知少校先生,我的捕捞船申请了多国停靠及捕捞的权利。为避免有人栽脏陷害,船上也安装了多个摄像头,确保巡检过程合理合法。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军舰为何要拦截我的船队。只是有一点,我需要跟少校先生强调的,我拥有一家全世界知名的牧场。今天的事,我会聘请律师团提出控诉的。”
“那是你的自由!搜!”
指挥部下开始搜查全船时,那些负责搜索的大兵,看到挤满水舱的帝王蟹,也多少显得有些震惊。令人气愤的是,这些大兵还用网在水舱里乱抄。
看到这一幕,庄海洋却很平静的道:“整个巡检过程,全部录像保存,做为将来的呈堂证供。我相信,任何来南极海实施捕捞作业的船只,都会痛恨这一点的。”
正在检查的大兵,听到庄海洋说出的话,望着录制视频的安保队员,也很嚣张的道:“不许录像!我们怀疑,你把违禁品藏在水舱里,我们需要进一步检查。”
“是吗?是否需要,我把里面的螃蟹全部捞出来,把水放干净让你们搜呢?不让录像,这是我们的权力,为何不许?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们是故意挑衅?”
“哼!这是我们的权力,如果你不配合,我们有权力采取强制行动!”
“是吗?老洪,所有安保队员,进入作战状态!”
“是!”
伴随庄海洋同样强势下达自卫命令,望着掏枪的安保队员,这些持枪的大兵,也很强势的举枪瞄准。面对稍不留神,便有可能发生走火的危机,少校也极其头疼。
先前已经看过船只注册证件的少校很清楚,这支船队极其不简单。原本以为,士兵强势之下,这些人很有可能屈服。毕竟,面对三艘军舰拦截,他们没什么还手之力。
可现在的结果却令少校觉得极其棘手,他能看出这些安保队员,都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近距离打起来,或许庄海洋等人讨不到好处,可他们也休想讨到便宜。
就在形势陷入僵局之时,庄海洋却很淡定从口袋掏出一部卫星电话拨打起来,嘴里也很平静的道:“鉴于你们的无理做法跟要求,我需要跟纽西莱方面上报。”
那怕少校觉得,这个电话不能让他打。问题是,除非少校真做好,把三艘捕捞船击沉的准备。真那样做的话,造成的后果,绝非他一个少校所能承担。
即便负责拦截的三艘军舰,及其所在国的海军,只怕都将受到全世界的谴责。军舰攻击民用船舶,还是悬挂有国旗的捕渔船,这种影响可想而知有多恶劣。
当电话很快接通,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你好,麻烦帮我找一下赫瓦部长,我是海洋牧场的牧场主庄海洋。我有一件非常紧急跟重要的事,需要立刻跟他取得联系。”
从庄海洋说出的话里,少校也觉得极其棘手,让士兵放下手中枪的同时,也掏出对讲机,跟船队的负责人进行联系。事实上,整个临检工作,都陷入僵局之中。
最令少校觉得棘手跟无奈的,还是庄海洋所有手续正常,在船上也没查出任何所谓的违禁品。或许他们也没想到,这支船队会聘请合法持枪的安保队员。
见这些大兵放下武器,庄海洋打出手势后,洪伟跟其它安保队员,也二话不说收枪待命。对所有安保队员而言,他们也很清楚,到了这个时候必须强势起来。
没过多久,听着手机一头的话,庄海洋跟对方简单说了两句,便很直接的道:“赫瓦部长,我想知道在贵国注册的捕捞船,是否要接受山姆国的军舰临检呢?
就在刚刚,我的船队受到三艘山姆国军舰的强行拦截跟登船临检。在临检过程中,他们的士兵,甚至将枪口对准我的船员。我想知道,这南极海是山姆国的领海吗?”
伴随庄海洋说出这样的话,其它听懂的大兵,也觉得有些棘手。那怕纽西莱跟山姆国是盟友,可涉及南极海这种归属权复杂的海域,必然会引起纷争的。
聊了没几句,赫瓦部长也很直接的道:“庄先生,请放心,这件事我会立刻联系山姆国的外事部门,对他们提出强烈的抗议。这件事,他们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挂断电话之后,令这些大兵震惊的是,庄海洋继续拨打手机,等手机接通之后,他直接用英文道:“你好,麻烦帮我找一下秦大使,我是海洋牧场的庄海洋!”
从这些话里,再傻的大兵都知道,庄海洋是跟本国的大使进行通话。这也意味着,此次强行巡检造成的后果,将让他们承担两个国家的强烈抗议。
等少校得知这个情况,也觉得这次过于冲动了。而始终未露面的舰队指挥官,也很快收到军部发来的质询电报,也震惊这件事竟然发酵的如此之快。
从这种现象也能说明,他们强行拦截的这支船队,只怕还真的不简单。当舰队指挥官得知,庄海洋竟然是一家估值上亿知名牧场的拥有者,他也知道这事麻烦了。
以至结束巡检下船的少校,突然变得很客气的道:“庄先生,非常抱歉!先前,我国的捕蟹船在附近海域受到莫名袭击,我们必须做出相应的处置。”
就在他准备继续说话时,庄海洋却很严厉的打断道:“少校先生,你不用跟我解释。贵国的捕蟹船,之前确实跟我发生冲突。至于为何发生冲突,接下来我也会将其公之与众。
你们的捕蟹船强行抢劫我的捕蟹笼不说,你们竟然还帮助他们。你们的这种行为,对来此海域实施捕捞的各国捕捞船而言,是多么卑劣的行为呢?
我知道,你们的海军实力很强大,可以无视很多国家的存在。只是请你记住,这是南极海也是公海,并不是你们的领海。你们这种行为,完全无视国际公约!”
见庄海洋根本不听自己的解释,少校也很生气的道:“哼!既然如此,那你去上告吧!”
“OK!相比你们应该知道,我除了是这支船队的拥有者之外,我还是一名亿万富翁。你们今日的行为,我保证会将其宣告全世界,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只希望你们的盟友,看到你们如此强悍甚至无视他们存在的行为,也会纵容你们继续这样。顺便说一句,希望你们接下来巡航顺利!”
抛下这么一句话,庄海洋目送着这些大兵离开。在离开之前,这些大兵还强行带走,尚未用完的饵料桶。这种行径,无疑将其巡检目的曝露无疑。
很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饵料桶根本没添加定海珠水。这就意味着,那怕他们拿出化验,相信也查不出任何问题来。这种行径,跟抢劫有什么区别呢?
就在捕捞船队继续返回牧场时,庄海洋却很快从船上消失。望着海中消失的身影,经历这次临检的船员们也知道,那三艘军舰怕是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