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见过潮水淹没海中的礁石吗。
当所有的飞船同时投放怪物,高远他们就遭遇了没顶之灾。
就像一个人被丢进了水中,不是倾盆大雨,不是慢慢的走入水中,而是被洪水席卷投入了水中。
大的,小的,像人的不像人的,从地面飞奔而来的,还有从空中飞来的,各式各样的怪物,在被投放的那一瞬间,就全都扑向了高远他们。
大蛇人的攻击就是三板斧,但是这三板斧抗不住。
就是最后这一波,数量以几十万记,而那些细小的飞虫数量应该以亿万计数了。
此情此景,理树子想吟诗一首。
“黑云压城城欲摧……”
理树子的声音在怪物的嘶吼和电磁枪的音爆声中响了起来。
伴随着一声爆吼,理树子左手护住了头,把身体向下一沉,迎着正在头顶凝聚出电芒的装甲兽冲了过去。
撞开大大小小的怪物,理树子起身跳起,从下往上,将一头装甲兽的脑袋刨开两半。
“甲光向日金鳞……开!”
理树子在空中被怪物飞扑,跌落在地,但是理树子挣扎着站起,然后他旋身飞舞,将扑在他机甲上的怪物甩开,将他四周的怪物从中劈成两段。
贾伟东缺乏机甲的保护,但他此刻掌握着最强大的火力。
自毁的火力,提前布置好方位的机械犬就是他最强的杀手锏。
“起爆!”
贾伟东喊的时候是坚定的,可以选择几号机械犬自爆,但是此刻,他只来得及说出了一个字。
那就是全体起爆。
六个方向,在漆黑的晚上,出现了六个太阳。
没有声音,没有冲击波,只有光。
比太阳还炫亮的光。
高远感受到了炙热,他闭上了眼睛,然后他和身前的怪物一起被狂风抛起。
先是光辐射,然后才是冲击波,高远的身体强度和体重不成正比,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都无法避免被冲击波击飞的下场。
星河一把抓住了高远的脚,高远从嘴里,耳朵里,还有鼻子里冒出的血在空中先是往后飞,但是紧接着,他的血滴就像撞上了无形的墙,然后气化,消失。
高远的身体在空中像个落叶一样飘荡,直到他被星河重重的掼在了地上,再踩上了一只脚。
飞虫的嗡嗡声,怪物发出的吼叫声,什么声音都没了。
怪物潮被拦腰砍断了。
但这不是结束,这远远没有结束。
高远闭上了双眼,他严重只有一片黑暗,他的五脏六腑就像被大锤反复击打了几百遍,现在他很想吐。
理树子重新站了起来,他站稳了。
身边已经没有怪物,没有可击杀的对象,但是放眼望去,黑压压的潮水再度袭来。
一场小型核战的威力,能够阻止兽潮两分钟。
理树子捏紧了右拳,离子刀在他的右臂上重新冒了出来。
“啊!啊……”
两声怪吼,理树子振臂高呼,然后他大吼道:“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来,来啊!”
和怒吼的理树子不同,向卫国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平静。
“阻断射击,降低怪物数量。”
59改在中间,机甲在周边,以59改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两千米的同心圆,这个大的同心圆由六个小些的同心圆组成,这六个圆圈组成的一个大圆里,还有少数能够活动的怪物,但是绝大多数的怪物,体型小的已经消失,体型大的已经倒地不起。
这是人类最后的种子部队所能发出的最强一击,成,就此逃出生天,不成,身与国俱灭。
悲壮是很悲壮了,但是没用。
只可恨抽刀断水水更流。
最可恨抽刀断水水更流。
怪物以更快的速度向着这个最后的种子而来,怪物的洪流从四面八方汇聚,就要再度淹没59改这处小小的礁石。
礁石不会被海浪带走,但是人会被海浪带走的。
高远他们想做礁石,只可惜,他们此刻充其量是一只小船。
“我违背了探险家的守则,直接介入了战争,现在我还要违背天人的守则了……”
星河终于开口了,她低头看向了被自己踩住才免于被冲击波吹走的高远,然后,她沉声道:“我说话,你听的见吗?”
高远的耳膜在刚才的爆炸中被摧毁,但是他的耳膜也在快速的重生。
所以高远的耳朵里虽然有血,听起来模模糊糊的,但他还是听到了星河的话。
“我听到了……”
星河放开了脚,然后她很认真的道:“你知道我的机甲为什么没有专门的武器吗?”
“为什么?”
“因为我的机甲本身就是最强大的武器,我的机甲是宇航服,是医疗仓,是辅助电脑,也是武器,有件事我必须向你解释清楚,机甲的自身动力有限,我无法发挥机甲的武器功能,所以我不是处于探险家守则而坐视石门二所被摧毁,而是我的机甲没有主动力。”
高远低声道:“我从没怪过你,你说过的……”
星河的头扭动了一下,然后她继续道:“我为什么要把最重要的动力技术给你们,因为这样,才能让我的机甲重新获得动力,控核聚变产生的能源不够强,但是也能让我的机甲重新发挥作用了,可控核聚变是重要的前提技术,有了这个,你们才可能实现反物质反应炉。”
怪物已经重新到了跟前,洛星雨的电磁枪开火了,太行二号的电磁枪也开火了,理树子大吼了一声,挥动起了他的离子刀。
但是星河依然没有动,她淡淡的道:“你记住,当一切的的技术手段都失效的时候,最后所能依靠的,还是你自己!”
高远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吐了吐嘴里的血沫子,道:“你想干什么?”
星河呼了口气,道:“我要尽最后的努力,如果我失败了,不,其实成功和失败都没什么关系了,我不想放弃努力,但我真的累了。”
“你想干什么!”
星河在机甲里,她看着高远,用很悲凉的语气道:“方舟不在地球,我找不到那艘飞船,方舟根本没在地球,如果在,我已经能找到了,但是没有……”
高远顿住了,他只觉得身上很冷,很冷。
星河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大声道:“动力车,切断所有动力链接,只留下我的输出通道,然后!最大功率运行,不要怕过载,不要怕过热。”
向卫国不知道星河要干什么,但他还是照着星河所说的做了。
三台机甲瞬间失去了能量供应,立刻变成了无法移动的废铁,而星河的机甲却开始光芒大做,就像地面上又出现了一个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