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在迴歸
小說推薦巫在迴歸
是,准圣是厉害。
但是准圣在厉害,他们也是大罗,而且还是大罗巅峰。
大罗和准圣可不像大罗和混元之间,有一个大境界的差距,
说到底,大罗之后,其实就是混元,只不过两者之间差距太大,才生生的开辟出准圣这个境界。
越级挑战这种事情,未必就不可以。
即便鲲鹏也不是等闲之人。
但是他们三清更是天生高贵,是盘古正宗,盘古元神所化。
区区准圣,难道就能让他们低头?
简直是痴人说梦。
所以,被激怒的三清也不忍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杀!”
三人同时大喝一声,一出手就全力而为。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虽然三清不怕鲲鹏,但是这并不代表不重视对方。
且不说其他,单单是鲲鹏本来就比他们高一个等级,便足以让他们小心谨慎。
更何况,人家可是和太古龙族,老牌准圣强者烛龙大战,并且战而胜之的。
战绩都在这里摆着,若是这样,三清还要留一手,那怕不是傻子,自寻死路。
三清是傻子吗?显然不是。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老子淡淡的开口。
随即便见得,一条长河,如同时空长河一样,不知所起,不知所终,浩浩荡荡,时而宁静,时而汹涌。
宁静成其大,汹涌长其威。
天下至柔,莫过于水,天下至刚,水也当仁不让。
老子这一手神通,可谓是堂皇正大,摧枯拉朽。
“火炼天地,万物皆宝。”
和老子一样,元始天尊施展的神通也化作了一条长河。
不同的是,老子的长河,是水,原始的长河是火。
而且,长河之中,还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到,无数宝物,如同鱼虾。
老子主修阴阳,辅修丹道,原始主修顺天之道,辅修炼器之道。
炼器自然少不了火,也不缺宝。
论起炼宝,什么云中子,多宝,在原始面前,那都不值一提。
所以,原始这一条河是火焰岩浆,也是一条宝物洪流。
“一剑在手,万物可破!”
相比老子,原始的两条长河,通天就简单了许多。
一剑斩出,无物不破。
他修炼的是截取之道,也擅长剑法,正好剑法也有截之奥义。
算起来,论攻击,三清之中,还以他为最。
只是三清这番攻击虽然在旁人看来已经万分了得了。
三人联手怕是准圣,一时半会儿也可以抗衡一二。
但是在鲲鹏和冥河两人眼中,就太过小儿科了。
倒不是三清的神通不行,威力大是大,但是相比灵宝显然还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这不是说神通比不上灵宝。只是大部分情况却是如此,除非类似盘古都天神雷那种。
神通,是自己领悟的大道凝结而成的一种攻击。
而灵宝的攻击,不只是有配套的功法,比如用剑类灵宝,配合剑法,那显然就完全不一样。
所以,施展灵宝攻击,完全可以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可惜,三清现在是孑然一身,两袖清风。
原来轨迹中还有一件天地玄黄玲珑宝塔,现在却是身无分文。
至少没有拿得出手的顶级灵宝,所以也只能用神通来交战。
想紫霄宫分宝之后,三清何等威风。
一手太极图,一手盘古幡,再加上诛仙剑阵。
鸿钧之下,莫可敌也。
现在?
但见得鲲鹏轻笑一声,心中一动,下一刻,一卷天书便赫然浮现在了他的头顶。
三千妖文,如同亘古星辰一样,光芒万丈。
防,御,挪,移,牵,引,反,弹,锋,速……
字字珠玑!
三清的攻击,落在妖书上,要么完全泥牛入海,要么被加倍返回。
一时间,三清虽然不至于手忙脚乱,却也徒劳无功。
看到这一幕,三清心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想他们三清何等身份,却连一件伴生灵宝都没有。
若非如此,今日岂会被鲲鹏羞辱?
先前他们感应到不周山有机缘牵引,之所以紧赶慢赶,不就是想要先找到一件趁手的宝物嘛。
却不想,居然被鲲鹏捷足先登了。
此刻,又看到他用灵宝对付自己,一时间,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虽然如此,但是三清可不是轻易认输的。
灵宝虽强,神通也未必就不行。
三清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所思所想。
下一刻,三清同时高呼一声。
“太清神雷!”
“玉清神雷!”
“上清神雷!”
一时间,但见得三清手中,各自出现了一团雷光。
颜色各异,属性不同。
但是每一道都惊人的可怕,而且,彼此之间,还似乎藕断丝连,同出而异源。
毫无疑问,这便是日后玄门道教赫赫有名的三清神雷,仅次于紫霄神雷的顶级雷法。
同时,也是盘古留给他们的底蕴之一。
盘古元神一分为三,化作三清。
都天神雷同样一分为三,化作三清神雷。
此雷一出,便是鲲鹏和冥河两人的脸色都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作为观摩过盘古开天印记的君天涯,如何能够不了解都天神雷的威力。
虽然只是三清神雷,不是都天神雷,威力也不到都天神雷的三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都没有。
但是人的名,树的影。
不可轻忽。
“斩!”
但见得鲲鹏反手又取出一件顶级先天灵宝,正是先前交战烛龙的时候施展的屠龙刀。
吟!
一声刀鸣,伴随着一声龙吟。
当然,这龙吟不是傲世天下,笑傲四海的龙吟,而是绝望的呻吟。
一刀落下,极致的锋锐轰然降临,虚空似乎都隐隐发出一声声空气被击爆的爆炸声。
轰隆隆!!!
刀光与雷光相撞,当场就爆发出一阵可怕的轰鸣声。
无数天刀神雷之力四散开来,到处都是可怕的刀劲雷光,充斥在整个天地间,弥漫整个视线。
鲲鹏还好说,他有妖书守护,但是三清可就不同了。
余波散开倒是让他们十分的狼狈。
一时间,三清的脸色真的如同锅底灰一样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