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李忠信和父母逛完市什刹海,又在京城的全聚德烤鸭店吃了一顿烤鸭,京城之旅也正式结束了。
按照正常情况,李忠信定下来的是阴历二十八到家,可是,因为到了沪市又到了京城这边呆了几天,哪怕是他们做飞机回江城,李忠信他们也得在二十九下午才能够到家。
一九九六年没有三十,二十九的晚上基本上就是除夕夜了,所以,时间相对很急,但是,这个事情却没有什么可惦记的。
今年过年的时候,李忠信已经是和王波那边定下来了,家里面的人都去王波家里面过年,王波家现在住的是别墅,他们一大家子人住进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李忠信心中知道,这个时候比八十年代的那个时候强上无数,年货什么的也不用准备什么,该有的东西,王波那边基本上都有,什么都不会差,他们只要正常回家过年就可以了。
李忠信一行人波澜不惊地从京城返回了江城以后,王雅清并没有选择直接到王波家那边,而是到家里面把已经准备好的福字和春联贴好,在家里祭拜了一下李忠信的太姥和太姥爷,整理了一下从香港那边运回来的物品,这才从家中到了王波家里。
“大姐,您们一家三口来就来呗!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杨盼盼在接过李忠信和李尚勇手中的东西以后,有些嗔怪地对王雅清说了起来。
杨盼盼觉得,她和王波他们到李忠信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空手过去的,也没有买什么东西,这大姐一家过来过年,买来这么大的一堆东西,她感觉很是不好意思。
“这个是我从香港那边买回来的东西,是给大家买的,人人都有份,这不家里人都在这边吗?我就直接拿过来了,又不是过年给你们买什么年货,这个事情你就不要计较了。”王雅清淡淡地对杨盼盼说了起来。
王雅清能够想明白杨盼盼的心思,毕竟她们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的相处,杨盼盼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性格秉性,她一清二楚。
“您们快进屋,爸妈他们和我的大伯哥嫂子他们都在,他们刚才还念叨你们几个人呢!等一下我帮您把这些东西整理整理,到时候给大家发下去。”杨盼盼正色地对王雅清说了起来。
“别老您您的,直接叫大姐就好,你要是老您您的叫着,我这边听着都不习惯了。”王雅清微笑着对杨盼盼说了起来。
王雅清对于这个兄弟媳妇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她觉得,杨盼盼很识大体,在对待家里人的方面,并没有因为她学历高,在法国那边留过学而有什么高傲而瞧不起乡下来的亲属。
王雅清曾经和父母说过很多次,让他们到江城这边来生活,可是,父母却直接告诉她,他们在乡下生活惯了,习惯和附近的邻居串门子聊天,到城市里面,他们反倒会感觉生活不习惯。
现在他们所在的农村的生活条件也已经是很不错了,到镇上和县城都已经有了柏油路,在加上王波和李忠信对他们的那个村子有一定的帮扶倾斜,他们村子在附近算是最富裕的村子,也没有什么呆着不舒服的。
要说坏处的确是有那么一些,毕竟那边的交通什么的不发达,一些好的吃食什么的运输很费劲,但是,他们家里面却是什么也不缺,只要是江城这边有的,他们也是什么都有,无论是王波还是李忠信,都已经给他们那边安排个差不多了。
“小清啊!你们一家人出去玩的时间也太长了吧!这都年三十的晚上了你们才过来,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过年,就要有过年的样子,一定要尊重年。”李忠信的姥姥看到王雅清他们从外面走进屋子,立刻嗔怪地对王雅清说了起来。
在老人家的心中,过年必须要有过年的样子,这都到年了,才到家,这样的做法让她很不高兴。
如果有年三十的话,她没有什么意见,可是,今年只有二十九,过了二十九就是大年初一,小清这一家人这个时间回来,非常的不妥。
“妈,这不是出去以后看雅杰去了吗?雅杰今年过年不回来这边,她让我给您带好,让您别惦记她呢!”王雅清直接就把话题转到了老妹妹的身上,对于妈妈的说辞,王雅清真心不喜欢听,他们出去玩,这个时候能回来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啥时候回来这边也不是她能够直接定下来的,二十九回来这边,王雅清觉得就差不多了,要不是过年大家都在一起过,她真都有心再在京城那边逛一逛了。
这个时候京城过年的时候和后世不同,这个时候京城那边过年相当热闹,也没有过年空城的那种情形,甚至京城和沪市那边过年的时候,要比江城这边还要好上很多。
“雅杰咋今年又不回来过年了呢?我还觉得你们应该是前后脚到呢!”李忠信的姥姥听到王雅清的话以后,顿时就有了那么一些伤感。
“妈,您就别乱操心了,雅杰今年过年是去男朋友家那边过年,基本上今年就差不多能把结婚的事情定下来了,到时候你们过去参加雅杰的婚礼,这多好的一件事情啊!”王雅清笑容满面地对母亲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王雅清一直是埋怨李忠信的,埋怨李忠信把王雅杰弄到那么远的地方,不过呢!现在她却是想开了,个人有个人的福缘,王雅杰这个时候在沪市那边找到的男友很优秀,也很疼人,不说和李尚勇那种性格也是差不多了。
王雅清觉得,过日子就得是过日子的样子,王雅杰找到那样的一个男人,应该会有福。
“今年过年雅杰去男朋友家过年啊!这个是好事情,那我就不惦心了。
今年要是雅杰结婚,到时候你们可得帮着张罗张罗,我家的老姑娘必须要风风光光地嫁出去。”李忠信的姥姥兴奋地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