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千金买马骨,西北贸易从进入凉州开始,一直都是按照这个原则在办事。
对于这一次的阿斯卡十三香,也是一样的情况。
西北贸易直接在北市最繁华的地段,开设了一个铺子,名字就叫做阿斯卡十三香。
整个铺子就只出售配置好的香料。
当然,根据每个人的需求,设计了大小不同的盒子来装。
为了让大家感受到阿斯卡十三香的好坏,在铺子门口专门烧了两口大铁锅,里面炖满了肥羊。
凉州地处草原边缘,肥羊是不缺的。
虽然这种免费品尝的方式,难免会招来一些占便宜的人,不过效果自然也不会差。
“范先生,这唐人的都城,越发的繁华了,我记得十年前我们也偷偷的来过凉州,那个时候可远远没有现在繁华啊。”
北市之中,几名胡人商家打扮的行人,漫步在街道之中。
为首的正是当年西突厥可汗的儿子阿布都和他的幕僚范文生。
自从在凉州城外,阿布都带领的西突厥精锐骑兵被李宽烧了个七七八八,阿布都就再也没有踏入大唐的领土。
如今西突厥越发的感受到大唐的强大,特别是内部分裂,乙毗沙钵罗叶护可汗建牙于睢合水北,称南庭,另外的乙毗咄陆可汗欲谷设建牙镞曷山西,称北庭,作为南庭可汗的兄弟,阿布都如今的压力也是很大,因为北庭的军事实力比南庭强大。
虽然今年七月的时候,李世民命左领军将军张大师往西突厥南庭给乙毗沙钵罗叶护可汗授玺书,册立他为可汗,让南庭的士气有所上涨,但是绝对实力还是不如大唐。
正因为如此,西突厥南庭如今是向大唐称臣,希望能够压制北庭的进攻。
这一次,阿布都带着范文生来到凉州,也是因为双方如今的关系已经比较和睦,希望能够采办一批货物回去,加强自身实力。
“大唐如今属于实力最强大的时候,虽然属下跟大唐仇深似海,但是当务之急,是要把北庭给灭了,一统西突厥诸部,我们才有可能有实力抗衡大唐。”
别看中原王朝隔三差五就有什么叛乱,或者争权夺位的事情,其他国家也是一样的。
从当年强大的突厥汗国,到东突厥与西突厥,两个汗国内部各有各的纷争。
如今东突厥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流之中,西突厥内部确还是继续纷争不断,短短的十来年时间里,已经换了好几个可汗了。
甚至在南庭和北庭内部,仍然还有各种各样的争权夺位和叛乱,其混乱程度,比中原王朝的纷争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性,在哪里都是差不多的。
“是啊,十几年前,我们西突厥内部很多人还没有把大唐放在眼中,认为只有东突厥才是我们最大的对手。如今却是发现,我们跟大唐的差距已经大到如此地步。说句丧气的话,唐军要是想灭我们,真是一点难度也没有啊。”
阿布都早就没有当初的意气风发,现实教会了他怎么做人。
“小可汗,你也不用灰心。西域对于大唐来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唐军如果真的要攻打我们,花费肯定不小,千里迢迢的来攻打我们,最终能够收获的东西却是非常少,只要我们不主动挑衅,他们不会来攻打我们的。”
范文生虽然离开大唐十几年了,但是对于大唐朝臣们的想法,把握的还是比较准确的。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有李宽这个变数就是了。
“只能这么想了,弱肉强食,草原上的生存法则就是如此。我现在只能希望这一次的凉州之行,能够有所收获了。”
“小可汗,前面似乎新开了一家铺子,很是热闹,我们也过去看看吧。大唐的商人,如今通过贩卖货物都西域,着实挣了不少钱。如果我们也能介入到其中,必然也能大挣一笔,并且这样的行为,大唐应该也不会发对。这些年,我算是认清了一个现实,只要手中有钱财,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范文生当初也是一个不屑于谈钱的书生,不过,年近五十了,总算是知道孔方兄的厉害。
“确实如此。以前大唐对于铁器的售卖是非常谨慎的,如今只要有钱财,你想要多少的铁锅都能买到;甚至一些刀剑也能买卖。如果我们南庭的将士们都能披上铠甲,用上精良的箭矢刀剑,那么北庭那帮人就不敢那么嚣张了。”
提到北庭,阿布都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如果大唐曾经给了西突厥深刻的教训,那么北庭就是现在正在教训阿布都所在的南庭。
阿布都宁愿臣服于大唐,也不愿意屈服于北庭。
没办法,有的时候,自己人干自己人,才是最恨的。
“阿斯卡十三香?这个阿斯卡据说是西突厥人,在凉州很有地位,看来传言不假啊。”
范文生刚刚走进热闹的铺子,就注意到了牌匾上鎏金的六个大字。
只要有心打听凉州城情况的西突厥人,都不可避免的会听到阿斯卡这个名字。
作为西北贸易跟胡人接洽的代表,阿斯卡在凉州的权势,其实还是蛮大的。
特别是对于胡人来说,阿斯卡在某种程度上掌握着他们的财政大权。
阿布都自然也是有安排探子在凉州打听消息,而这些消息,基本上都是由范文生进行分析。
所以范文生看到眼前这个热闹的铺子居然叫做阿斯卡十三香的时候,只有惊叹,没有惊讶。
“这是卖什么东西的?我怎么看进进出出的,许多都是各个部落的牧民呢。”
阿布都跟着人流往里面挤了挤,总算是来到了阿斯卡十三香的铺子门口。
“每人一块,好吃再买!”
“阿斯卡十三香,煮羊肉烤牛肉的最佳搭档。”
“买两件八折,买三件七折,仅限今天啊。”
映入阿布都眼帘的,是两口大铁锅,还有不断被夹起来的一块又一块羊肉。
“香!真香!”
虽然还没有吃到嘴里,阿布都却是被眼前两锅羊肉散发出的香味给迷住了。
他也不是没有用过香料,甚至他每天都能吃到加了香料的羊肉。
但是那种味道跟眼前的相比,完全不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