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至于你所谓的子画不懂军事,那没有关系,我给他的命令,是坚持三天,保存实力,不要进攻,不要正面面对,你们再盯着点,没问题的,我这边所有的谈判即将达成一致,三天之内,我会回去,到了那会儿,我会根据我们现在的具体形势,作出预判,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让秘国出手相助了!阮正将军,坚持一下!”
阮正“哎!”了一声。
“难道我再你的心里面,还抵不上一个子画吗?我就是觉得他不对劲儿,那张面具下面隐藏的面孔,让人捉摸不定!还有马叔的眼神!”
“阮正将军多虑了,吉祥历代的传统,掌舵者都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希望阮正将军暂时配合一下子画,一切等我回去以后再说!”
阮正一肚子的话,片刻之后“哎!”了一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他的脑海当中,不停的浮现刚刚马叔的样子。
“中风?瘫痪?积劳成疾?那他一直盯着我看什么劲儿啊?又不是我给他弄的!”
他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心里面还是有些不舒服,他再次拿起电话,这一次,他直接把电话打给了阮文飞。
黄陈涛,越七虎,以及阮正,马叔,这是一个圈子的人,关系极好,阮文飞和越七虎之一的阮文腾,是亲兄弟,所以与阮正这批人,私下关系也不错。
阮文飞,则是吉祥的大司马。
电话那边阮文飞的声音传出。
“正哥,怎么了?”
明显的,阮文飞的情绪不高。
“黄陈涛阁下刚刚把整个军队的指挥权,交给子画了。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似乎听说了一些风吹草动。”
“那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黄陈涛阁下一定有他的理由吧。”
“不管什么理由,现在马叔病倒了,我不都应该是最合适的那个人选吗?为何是子画?”
“如果真的把这些部队都交给你,害怕你把部队给打光了,正哥,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我就实话实说了,你带兵还是有些冲动啊。”
“我冲动?那你以为姓马的不冲动吗?你就看马叔这一段时间指挥的所有战斗,那无缘无故的牺牲了多少人?你觉得他这个拖延消耗的战略,产生真实效果了吗?”
“他不是拖延消耗,他是给巴蛇兵团挖了个坑,就是填坑的时候没填好而已,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
“填坑,挖坑?什么意思?”
“我也是刚刚彻底了解清楚,原来黄陈涛阁下和马叔手上还有一支战斗力挺强悍的敢死队,叫烟花,一直埋伏再大托山脉,马叔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要让巴蛇兵团走大托山脉,用这支敢死队拼死巴蛇兵团,但是再这个过程中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敢死队遭遇偷袭,损失惨重。所以这个行动计划就垮台了。这个事情闹得挺大,子画也是知道的,我们之前就已经汇报给他了。”
“你把详细的文件资料发我一份,让我看看。”
“正哥,这个有点不符合规矩。”
“你是第一次吗?这种时候,和我提起来规矩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阮文飞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不会儿的功夫,阮正的手机接连震动了起来。
阮正拿起电话,仔细的盯着这份文件资料。
片刻之后,他又把电话打给了黄陈涛。
“阮将军,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一只隐藏的非常深的敢死队,叫烟花?”
“嗯。”
显然,那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烟花这支队伍,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那烟花覆灭的事情,你清楚不清楚。”
“我当然清楚,子画和我详细汇报了。”
“你不觉得这个事情太蹊跷了吗?中间肯定有鬼啊!在这种关键时刻出事!这是明摆着有人再暗中帮助巴蛇兵团!这是想要往死整我们啊。”
“我正在让子画调查这个事情。”
“你让他调查?”
阮正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对于他这种性格的人来说,也是真的挺不容易。
黄陈涛很了解阮正。
“关于这种事情的调查,肯定是要吉祥的人来处理,至于你再顾虑什么,我也很清楚!知道烟花存在的人,就那么几个,知道烟花在什么位置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吉祥对于烟花没有任何记载,当初都是我亲手抹除的,子画对于这些,也是一无所知。但是你似乎对这中间的事情很清楚啊,你又不是吉祥的人,这种绝密文件你怎么知道的?”
“为何你突然之间对子画如此大的怀疑?难道就是因为他做临时总指挥吗?阮正啊,都已经这个节骨眼上了,你可千万不要再冲动行事了!我们已经今非昔比!你若是再不听指挥,自己乱来!会毁了一切的!更何况,他做临时总指挥,也就是两三天的事情。这个你有什么好争的?让你当个两三天总指挥再把你撤下来吗?没意义啊!”
黄陈涛苦口婆心。
“还记得当初你不听命令,擅自追剿普缇,遭遇普缇埋伏的事情吗?那一次的事情,我其实是要撤销你职务的,是子画再我面前拼命保你!申请让空军支援!才有了你后面孤军深入!大破邓雪松林凡兵团将功补过!你俩什么时候有了矛盾了?”
阮正一瞬间语噎,他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脑袋。
“我与子画私交甚好,没有任何矛盾,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是什么人,你定然清楚。我虽说很想做这个总指挥,但是绝不至于为了一个总指挥,栽赃陷害吉祥的负责人!”
“你别管我怎么得到的这些消息,这不重要。我就是觉得马叔,烟花这两个事情有些太过于蹊跷。尤其是刚刚马叔看待我的那个眼神,让我觉得除了怀疑子画,也没有其他可能了,剩下的你自己琢磨吧,也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阮正肯定是不可能和黄陈涛提阮文飞的事情的,这番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的另外一头,黄陈涛面色凝重,思考着阮正的这番话,这会儿,他心里面也有点没底了。
这群人再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彼此之间信任,了解,阮正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说那些,他定然是也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尽管子画和阮正都是属于他的绝对心腹,但是如果必须要从这两个人当中挑选出来一个相信的话,他肯定会选择阮正的。
阮正大大咧咧,性格直爽,应该不会说谎。
子画则要圆滑激灵的多,否则的话也不可能执掌吉祥了。
如果子画真的有点什么问题,那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绝对是非常致命的。
想着想着,黄陈涛额头的汗水就流出来了,内心异常慌乱,他强行稳定住情绪,又从头到脚的品了一番子画。
这么多年,没有感觉到子画有任何异常,兢兢业业。忠诚不二。
尤其是再自己遇见危险的时候,子画还曾舍命相救!
“不会,不会,子画肯定不会有问题的。肯定是阮正多心了!”
他自我安慰了一句,随即又想到了烟花的事情。
这个事情确实是有些太过蹊跷了,到底是谁泄露了烟花的消息呢?难道是张志洋他们那批人走漏了风声吗?不应该啊,那批人都是自己精挑细选挑出来的,怎么可能会走漏风声,如果他们要走漏的话,早就该走漏了!也不用等到现在这会儿!
至于烟花内部的那些死士,更不可能了,那些人都没有离开过烟花基地,和外界更不会有任何沟通交流。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黄陈涛双手后背,再房间当中来回踱步,想了好久好久,也没有丝毫的头绪,最后,他重新躺了下来,鼓捣着自己的手机,看着手机上面一张一张的照片,都是他们这批人的照片。
最后看向了马叔。
“马叔啊,马叔,你怎么这个节骨眼上病了,还病得这么严重,你说你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还怎么和他们斗啊。我手上已经没有什么可用的人了。”
黄陈涛自言自语了一番之后,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关键的事情,他一下就坐了起来,一瞬间,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他盯着马叔的照片,一字一句。
“马叔,你不会因为突然之间病情加重,害怕自己再关键时刻出事,不能继续指挥战斗,所以提前把指挥权交给了子画,以备不时之需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所有的一切,可就全都对上了。”
黄陈涛足够聪明,依照他对于马叔的了解,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很可能就是事实,再转念一想阮正刚刚的那个电话,他再也坐不住了,再房间里面来回绕了几圈儿之后,黄陈涛顺手拿起电话,把电话打给了天越特种部队的总指挥官夏宛山……
现在留守河城的武装力量,是越国最强悍的两支特种武装力量,天越特战队,以及地越特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