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的惊喜,往往包含着足量的惊吓。
换句话说,他的惊喜一定比你的惊吓,更像惊吓。
因此,就没人喜欢他精心准备的小惊喜。
作为副校长的麦格教授,是最不喜欢的。
她当年入学时:
校长还是阿芒多·迪佩特;校歌还是有调的;黑魔防御课职位还是抢手的;万圣节还是安全的;魁地奇还是顺利的;格兰芬多学生还是高质量的。
她毕业去了魔法部两年,校长变成了邓布利多,然后受邀请回来任教。
那个别开生面的开学晚宴,差点把年轻的麦格小姐,给吓辞职了。
从此之后几十年,霍格沃茨再也不是曾经那个霍格沃茨了。
这几年……准确的说,自从哈利入学后,高频危机,发生的越来越多。
至于威廉,和那年的食死徒泰温……被麦格教授选择性忽视了。
一个如此优秀的学生,谁会不喜欢呢。
这些年学校出的事和他有关吗?肯定没有!
好在今晚的邓布利多教授,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施展他的小惊喜,而是跟着卡卡洛夫、马克西姆在那谈笑风生。
麦格教授总算舒缓了一口气,她这个副校长,说是副校长,却干着校长的活。
还要管理一大群不着调的教授和刺头学生。
队伍不好带啊,麦格叹了口气。
希望这次三强争霸赛,邓布利多教授别给她搞些惊喜。
她就接受不了惊喜!
麦格教授在叹息,斯内普也是眼神阴翳,时不时地盯着卡卡洛夫。
刚刚邓布利多让他带卡卡洛夫去换衣服,就是为了从这位前任‘同事’嘴里,探听点消息。
只可惜,对方喊了克鲁姆做挡箭牌,拉着他一块换衣服。
两人一直呆在一块,斯内普根本找不到私人谈话的机会。
卡卡洛夫则偷偷瞥着疯眼汉。
这个老东西……还没疯呢?
当年,就是他抓捕了他。
卡卡洛夫又瞥了眼克劳奇。
这个狗东西……还没死呢?
当年,就是克劳奇亲自审问了他,差点把他弄进了阿兹卡班。
他又瞥了眼斯内普。
这个死叛徒……
教授们都各怀心思,吃得也不尽兴,学生们却很开心。
因为今晚的晚宴,格外的丰富,甚至比圣诞节还要丰盛些。
所有人面前的盘子里,都堆满了食物。那些家养小精灵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出现了七八种外国菜系。
拉文克劳的学生正对着一大盘蜗牛,进行着学术研究。
这碟咸鳕鱼蜗牛百丽兹瑞士塔蒜蓉牛油汁……看起来不像是食物,更像是海格的炸尾螺。
一群英国人,对着法国菜系品头论足,还觉得难吃……咦,似乎哪里不对劲。
“味道还行。”威廉擦了擦嘴,对着芙蓉笑道:“不过没你上次做的地道。”
“才没有呢,我做的没有这个好吃。”芙蓉掩嘴笑道:“不过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再做一次。”
上次吃蜗牛的时候,还是去年在法国的比亚里茨海滩。
他们一群人去赶海,抓了不少蜗牛,芙蓉就做了法兰西风味的大餐。
芙蓉的厨艺比赫敏要好很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为此,不服输的赫敏回去后,又苦练了一个暑假。
但她连英国菜都烧不好,法国菜更别提了。
安妮慌忙告诉赫敏:这是菜系的问题,英国菜本来就很难吃,和她的厨艺无关。
赫敏这才停止了迫害威廉与安妮味蕾的行为。
吃到一半,芙蓉感觉有点热,将头上厚重的围巾脱掉。
大家这才看清楚她的样貌。
一头长长的瀑布似的银亮头发,垂到了腰际。湛蓝色的大眼睛,还有美如画的颜值。
芙蓉立即引起了躁动。
拉文克劳餐桌上的男学生,都停下手里的动作,痴呆地望着她。
芙蓉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旁若无人地继续和威廉谈论法国菜系。
威廉用法语,芙蓉用英语……两人起来有些诡异。
芙蓉很快吃饱了,站起身眨眼道:
“我去看看赫敏,刚刚没有碰见她。”
格兰芬多餐桌上,
罗恩正眼巴巴地望着远处。
德姆斯特朗的学生,坐在了斯莱特林的餐桌,看得他各种羡慕嫉妒恨。
“哈利,我们该早点让空的,这样克鲁姆就可以坐在我们旁边了。”他抱怨道。
看见马尔福倾着身子跟克鲁姆说话,罗恩又尖刻地说:
“马尔福肯定在巴结他呢。我敢打赌,克鲁姆一眼就看透了他是个什么货色。
我敢说克鲁姆走到哪儿都有人在讨好他、奉承他……你说,他们会睡在什么地方?”
罗恩眼巴巴地望着克鲁姆道:
“我们可以在我们宿舍给他提供一个床位,哈利……我愿意把我的床位让给他睡,我睡在行军床上……”
哈利无语地瞥了眼罗恩。至于吗?
就像赫敏说的:一个魁地奇球员而已。
哈利肯定不愿意把床位让给克鲁姆……不过,他愿意把床位让给秋。
他可以不睡觉,在旁边看一夜……嘿嘿嘿。
还在喋喋不休的罗恩,突然停住了话,他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
一个女巫朝着他走来。
那是罗恩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有着修长的身材,银色的长头发,嘴角噙着一抹笑容。
那种笑容,甜蜜优雅,仿佛春风拂过对角巷,秋雨浸润古灵阁。
这一刻,罗恩感觉自己恋爱了。
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
“嗨!”那女孩柔声笑道:“好久不见。”
罗恩好像老朋友一样,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是啊,好久不见。”
没错,他感觉两人上辈子见过面。
“我叫罗纳德……”
但那女孩并不是和他打招呼,更没有看见他,直接朝着赫敏走去。
“芙蓉,好久不见。”赫敏站起身,拉着芙蓉的手。
两人好像闺蜜一样,蹦蹦跳跳地凑在一块,小声嘀咕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走吧,我们去那边,我有很多话和你说。”
芙蓉拉着赫敏,朝着拉文克劳的餐桌走去。
眼看两人要走了,鬼使神差地,罗恩突然站起身。
“罗恩,你有什么事吗?”赫敏眉毛扬起。
罗恩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呆呆地望着芙蓉,张开嘴巴想回答,可是只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小声音,好像喉咙被卡住了似的。
那表情……就好像以前从未见过女孩。
对于罗恩的这种失礼,赫敏很不满地咳嗽起来。
他终于磕磕巴巴道:“这是你朋友吗?赫敏……”
“当然。”赫敏不耐烦道:“我以前就提起过……芙蓉。”
“粘痰……”罗恩想起了这个名字。
芙蓉露出厌恶的表情,用很标准的伦敦腔,冷冷道:“我叫芙蓉,不叫粘痰!”
她拉着赫敏的手,直接绕过了罗恩。
“我刚刚表现怎么样,兄弟!”罗恩坐下来,嘶哑着声音对哈利说。
“很逊……”哈利低声道。
罗恩像白痴一样瞪着别人,用逊来形容……都是委婉了。
太丢人了,他都想站起来告诉大家:他不认识罗恩。
罗恩没有搭理哈利,继续望着芙蓉的背影。
看见女孩在威廉旁边坐下,似乎和他无比亲密,罗恩脸色苍白,仿佛失去了魂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重重的咳嗽声。
罗恩扭过头去。
发现安妮身边站着一个银发小丫头,她伸出双指,指向罗恩双眼,冷冷道:“再看,眼给你戳瞎!”
想戳瞎别人眼睛的,不止是加布丽,还有弗利维教授。
迟到的海格,刚刚在椅子上坐下,就注意到了马克西姆。
他瞪大了眼睛,呼吸也急促起来。当年,诺伯出生,他都没有那么兴奋。
海格举起大酒杯,准备喝一口压压惊。
但燕麦酒却没有喝到嘴里,而是全倒在了弗利维教授的脑袋上。
他傻笑着,又拿起叉子,准备切点牛肉。
叉子直接插在了弗利维教授的手上。
一向老好人的弗利维教授,也忍不住怒道:
“海格,你这个蠢货!”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抱歉更新晚了,今天在给一群本科生讲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