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2q90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 線上看-第四百二十四章 哥哥展示-daur8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楚鱼容拍了拍妹妹的头,要说什么,金瑶又猛地从他怀里出来。
“六哥。”她压低声音,抓着楚鱼容往屋子里走了几步,离门远一些,压低声音,“这里都是太子的人。”
她审视着楚鱼容的脸,虽然换上了太监的服饰,但其实脸还是她熟悉的——或者说也不太熟悉的六皇子的脸,毕竟她也有很多年没有看到六哥真正的模样了,再见也没有几次。
在这个时候能看到六哥的脸,真是让人又开心又难过。
她有想过,楚鱼容听到消息会来见她。
但——
“太子也猜着你会来。”金瑶哀伤又焦急的说,“外边藏了很多兵马,等着抓你。”
早安,我的女鬼大人 陆陆
楚鱼容轻松的拉着她走到桌子前,笑道:“我知道,我既然能进来就能离开,你不要小瞧你六哥我。”
是啊,她的六哥可不是一般人,是当过铁面将军的人,想到这里金瑶公主再次难过:“六哥,太子要害你是因为铁面将军的事吗?是误会了什么吧,父皇病的糊涂——”
楚鱼容笑着按着她坐在椅子上:“这些事你不用多想,我会解决的。”
兄要杀弟,父要杀儿,这种事想起来真的让人窒息,金瑶公主坐着低下头,但下一刻又站起来。
“六哥。”她神情郑重,“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我不能跟你走。”
楚鱼容看着她,似乎有些无奈:“你听我说——”
“六哥,你听我说。”金瑶公主抓着他抢着说,“我知道嫁去西凉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但是,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作为大夏的公主,我不能出尔反尔ꓹ 太子不敢和西凉打丢了大夏的脸面,但如果我现在逃走ꓹ 那我也是大夏的耻辱,我宁愿死在西凉,也决不能半路而逃。”
楚鱼容看着她ꓹ 笑着点头:“当然,大夏公主怎么能逃呢ꓹ 金瑶,我不是来带你走的ꓹ 我是来请你帮我的。”
金瑶愣了下:“啊?不是来带我走的?”
楚鱼容将她再次按着坐下来:“你一直不让我说话嘛ꓹ 什么话你都自己想好了。”
金瑶公主噗嗤笑了:“好,那你说,请我帮你什么?”
她现在还能做什么?
“在这之前,我要先告诉你,父皇没事。”楚鱼容轻声说。
金瑶公主顿时又站起来:“六哥,你有办法救父皇?”
楚鱼容笑着摇头:“父皇不用我救,他本来就没有病ꓹ 更不会命不久矣。”
这?金瑶公主瞪眼,觉得有些糊涂:“太医们说——还有父皇的样子——”
“我简单点给你说。”楚鱼容靠坐在椅子上ꓹ 长眉轻挑ꓹ “那个神医胡大夫ꓹ 不是大夫。”
胡大夫不是大夫?那就不能给父皇治病ꓹ 但太医都说皇帝的病治不了——金瑶公主瞪圆眼,眼神从不解慢慢的思索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ꓹ 神情变得愤怒。
“太医!”她将手攥紧ꓹ 咬牙ꓹ “太医们在害父皇!”
带着洞府去异界 猪三不
父皇明明没有病,但张院判为首的太医们却说病的要死了ꓹ 是张院判要害父皇?
不,这也不是张院判一个人能做到的事,而且张院判真要害父皇,有各种办法让父皇立刻丧命,而不是这样折腾。
胡大夫是周玄找来的,要害父皇的是周玄?但周玄几乎不进宫廷。
太子——
一只手按住她的头,敲了敲,打断了金瑶的思索。
“好了,你不用想了。”楚鱼容说,再次将金瑶公主按回椅子上,“你听我说,先前父皇初昏迷我进宫的时候,带着大夫给父皇看过,知道没事,后来我被追捕逃走,听到父皇病情恶化,就更觉得有问题,所以一直盯着皇宫这边,胡大夫被护送回乡我也让人跟着。”
腹黑女的愛情大作戰
金瑶公主这次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认真的听。
“先是看到有人对胡大夫的马做手脚,但做完手脚之后,又有人过来,将胡大夫的马换走了。”
“坠崖的时候我的人也跟着在后方跳下去,他们用的铁索,看到胡大夫竟然也用铁索钩,轻松攀爬落地。”
“那匹马坠下悬崖摔死了,但悬崖下有不少人等着,他们将这匹死马运走,还清理了血迹。”
“我的手下跟着这些人,这些人很厉害,几次都差点跟丢,尤其是那个胡大夫,耳聪目明手脚灵敏,那些人喊他也不是大夫,而是大人。”
什么人能称为大人?!金瑶公主攥紧了手,是当官的。
“应该是位将官。”楚鱼容说,“口音是齐郡的。”
金瑶公主明白了,是老齐王的人?
喜盈門
“不用想是谁的人,要做的是盯紧这些人。”楚鱼容道,“他们绕来绕去,还是往京城的方向来了,接下来是谁的人,也就会揭晓。”
金瑶公主要说什么,楚鱼容再次打断她。
“我来是告诉你,让你知道怎么回事,这里有我盯着,你可以放心的前去西凉。”他说道。
金瑶公主点点头,她的确放心了,想到楚鱼容先前的话,郑重的问:“我到西凉要做什么?”
“西凉王肯定不是只为了求亲。”楚鱼容说道,“但现在我身份不便,京城这边又很危急,我不能亲自去一趟查看,所以你到了西京,西凉王族会来迎接,你要拖延时间,还要跟西凉的王族周旋,打探他们的真正动机。”
金瑶公主点头,绽开笑:“我知道了,六哥,你放心吧。”
楚鱼容眉眼轻柔:“金瑶,这也是很危险的事,因为太子的人伴随你左右,我不能派太多人手护着你,你一定要随机应变。”他拿出一块木雕小鱼牌。
“哥,这是你给我的护身符吗?”金瑶公主笑道,伸手接过来。
楚鱼容笑道:“没错,是护身符,如果有了危急情况,你拿着这块令牌,西京那边有兵马可以被你调动。”他也再次看着被金瑶拿在手里的鱼牌,神情清冷,“我的手里的确掌握着很多不被父皇允许的,他害怕我,在认为自己要死的一刻,想要杀掉我,也没有错。”
金瑶公主伸手抱住他:“六哥你真是天下最善良的人,别人对你不好,你都不生气。”
楚鱼容笑了,拍了拍金瑶公主的头。
最強重生 君媛
“我可不是善良得人。”他轻声说道,“将来你就看到啦。”
跟皇帝,太子,五皇子,等等其他的人相比,他才是最无情的那个。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