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yji好文筆的玄幻 大夢主 ptt- 第二百五十五章 妖风作祟(五章连更,求月票!!!) -p2RVtr

大夢主

小說大夢主

第二百五十五章 妖风作祟(五章连更,求月票!!!)-p2

只见其脚踏虚空,身形步步抬升,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那杆勾魂铁笔,直扑向了那黑色蚕茧。
沈落心中大急,就看到在那百骨骷髅即将刺中白鹤城的瞬间,其身下地面忽然裂开一道缝隙,一只黄色大手突然从中探出,一把拽住了它的脚踝,将其扯了下来。
只见其双手在身前结出一个古怪法印,朝着地面上的水池黑液中打了过去。
沈落不敢太过分神,只以眼角余光瞥去,赫然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塌陷出了一个大坑,勾魂马面正灰头土脸地从中爬了出来。
沈落闻言,眼神也是一亮。
“不用担心,这些阴煞鬼物中也就那持剑骷髅和红毛僵尸难缠些,有辟谷巅峰实力,其他都不足为患。白家虽然只有白鹤城一个辟谷巅峰修士,其余却也都是辟谷期境界,对付它们足够了。如此一来也省去很多麻烦,方便我们去办正事。”勾魂马面摇摇头说道。
只见里面绿莹莹的一片,隐约可以看到有一座黑色水池,上面悬浮着一团黑色雾气,里面裹着一团虚影,正是那镇河水兽。
面对马面呵斥,那妖风却是没有半点答话的意思。
沈落对此早有防备,立即运起斜月步,脚下光影一闪,轻松避开后,指尖早已夹着的一张小雷符就要祭出。
“妖风,果然是你在作祟。”勾魂马面啐了一口唾沫,仰头看向半空,斥道。
再去看手腕被击中的地方时,赫然发现那里已经血红一片,似有腐蚀痕迹。
“那你可点快点,我怕我挡不住多久。”沈落看了悬于水池上方的黑色雾气一眼,如此说道。
沈落不敢太过分神,只以眼角余光瞥去,赫然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塌陷出了一个大坑,勾魂马面正灰头土脸地从中爬了出来。
只是眼下他还顾不得这些,忙手握宝镜,朝红毛僵尸冲去。
“那是沁魔茧,里面只怕孕育了厉害的妖邪之物,不能任其出世,那东西交给我了,你替我挡住那水煞便可。”勾魂马面似乎认出了那东西的来历,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沈落一眼瞥见了穹顶上倒挂着的黑色蚕茧,低声问道。
只见其双手在身前结出一个古怪法印,朝着地面上的水池黑液中打了过去。
结果就见半空中赫然悬浮着一个陌生身影,其周身笼罩在一张宽大的黑色斗篷中,头上还带着一个硕大的竹编斗笠,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半点容貌。
这两者突袭的距离极短,速度又十分之快,以至于白鹤城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同时应对,只能手持驱阳镜朝着左侧红毛僵尸打去,却把后背空档留给了白骨骷髅。
这两者突袭的距离极短,速度又十分之快,以至于白鹤城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同时应对,只能手持驱阳镜朝着左侧红毛僵尸打去,却把后背空档留给了白骨骷髅。
然而,只是一分神的功夫,黄铜印玺下方已经是空空如也,再没有了红僵踪迹。
橫行 斷刃天涯 沈落这才松了口气,朝那黄色身影仔细打量过去,才发现那“人”浑身不着寸缕,面目十分模糊,看起来就好像是泥捏的一样。
沈落心中大急,就看到在那百骨骷髅即将刺中白鹤城的瞬间,其身下地面忽然裂开一道缝隙,一只黄色大手突然从中探出,一把拽住了它的脚踝,将其扯了下来。
白鹤城眉头一皱,连忙将宝物收回,查看了一眼,只见驱阳镜面上出现了两团坑坑洼洼的腐蚀痕迹,品相受损不说,灵性也受创颇重,顿时心疼不已。
只见其双手在身前结出一个古怪法印,朝着地面上的水池黑液中打了过去。
沈落暗道一声“不好”,自是不能继续袖手旁观,双指夹住一道落雷符,就要催动救人。
然而,只是一分神的功夫,黄铜印玺下方已经是空空如也,再没有了红僵踪迹。
沈落暗道一声“不好”,自是不能继续袖手旁观,双指夹住一道落雷符,就要催动救人。
驱阳镜再次亮起符光,一道白色光柱从中喷射而出,红毛僵尸双眼中也同时喷出两道血光,两者方一接触,就立即爆裂开来。
“走了!”勾魂马面单手捻出遁地符,另一只手一把抓住沈落肩膀,口中一声轻喝。
“走了!” 末世之我的世界 三舍堂 勾魂马面单手捻出遁地符,另一只手一把抓住沈落肩膀,口中一声轻喝。
驱阳镜再次亮起符光,一道白色光柱从中喷射而出,红毛僵尸双眼中也同时喷出两道血光,两者方一接触,就立即爆裂开来。
沈落这才松了口气,朝那黄色身影仔细打量过去,才发现那“人”浑身不着寸缕,面目十分模糊,看起来就好像是泥捏的一样。
再去看手腕被击中的地方时,赫然发现那里已经血红一片,似有腐蚀痕迹。
他手臂一甩的想要避让,但手腕处仍被扫中些许,传来一阵剧烈灼痛,指尖夹着的符箓都差点拿捏不稳,连忙脚尖点地,退避回来。
金牌寵妃 一旁的勾魂马面却按住了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好了,别看了,咱们也该行动了。”勾魂马面忽然一拍沈落肩膀,说道。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闷响传来!
沈落这才松了口气,朝那黄色身影仔细打量过去,才发现那“人”浑身不着寸缕,面目十分模糊,看起来就好像是泥捏的一样。
结果就见半空中赫然悬浮着一个陌生身影,其周身笼罩在一张宽大的黑色斗篷中,头上还带着一个硕大的竹编斗笠,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半点容貌。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闷响传来!
只是眼下他还顾不得这些,忙手握宝镜,朝红毛僵尸冲去。
结果就见半空中赫然悬浮着一个陌生身影,其周身笼罩在一张宽大的黑色斗篷中,头上还带着一个硕大的竹编斗笠,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半点容貌。
混沌劍道 “攒土成人,呵气御之,这是造化门的手法,算是傀儡术的一种,不太常见。”勾魂马面目光逡巡,在人群中寻找施术之人,最终视线落在了一名白家客卿身上。
“那家伙若是全盛时期,你自然不是敌手,如今重伤之下仅剩一缕残魂,你只须几枚小雷符,应该便可将之除去。”勾魂马面如此说道。
“攒土成人,呵气御之,这是造化门的手法,算是傀儡术的一种,不太常见。”勾魂马面目光逡巡,在人群中寻找施术之人,最终视线落在了一名白家客卿身上。
他手臂一甩的想要避让,但手腕处仍被扫中些许,传来一阵剧烈灼痛,指尖夹着的符箓都差点拿捏不稳,连忙脚尖点地,退避回来。
只见其双手在身前结出一个古怪法印,朝着地面上的水池黑液中打了过去。
这两者突袭的距离极短,速度又十分之快,以至于白鹤城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同时应对,只能手持驱阳镜朝着左侧红毛僵尸打去,却把后背空档留给了白骨骷髅。
沈落见白鹤城危机解除后,已经重新与那红毛僵尸厮杀在了一处,而白家众人经历过了方才的慌乱后,也渐渐重新稳定住了战局,便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穿行,丝毫没有阻滞,很快就来到了洞窟通道尽头。
只见其脚踏虚空,身形步步抬升,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那杆勾魂铁笔,直扑向了那黑色蚕茧。
“不用担心,这些阴煞鬼物中也就那持剑骷髅和红毛僵尸难缠些,有辟谷巅峰实力,其他都不足为患。白家虽然只有白鹤城一个辟谷巅峰修士,其余却也都是辟谷期境界,对付它们足够了。如此一来也省去很多麻烦,方便我们去办正事。”勾魂马面摇摇头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沈落一眼瞥见了穹顶上倒挂着的黑色蚕茧,低声问道。
一旁的勾魂马面却按住了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只见其双手在身前结出一个古怪法印,朝着地面上的水池黑液中打了过去。
沈落心中大急,就看到在那百骨骷髅即将刺中白鹤城的瞬间,其身下地面忽然裂开一道缝隙,一只黄色大手突然从中探出,一把拽住了它的脚踝,将其扯了下来。
紧接着,地下爬出一个丈许来高的黄色身影,拎小鸡般提起那白骨骷髅的身躯,在地面上重重摔打起来。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闷响传来!
水池上方的那团水煞,立即发现了两人踪迹,身上黑雾喷涌,体型快速涨大,重新化作了一头五尺来高的漆黑水兽虚影,朝着沈落冲了过来。
再去看手腕被击中的地方时,赫然发现那里已经血红一片,似有腐蚀痕迹。
下一瞬,两人便“嗤”地一下没入了地下,以遁地之术避开众人,直接往洞窟内去了。
再去看手腕被击中的地方时,赫然发现那里已经血红一片,似有腐蚀痕迹。
首席監護人 “妖风,果然是你在作祟。”勾魂马面啐了一口唾沫,仰头看向半空,斥道。
“好了,别看了,咱们也该行动了。”勾魂马面忽然一拍沈落肩膀,说道。
“那不用管他们吗?”沈落视线扫过战场,有些不放心道。
这两者突袭的距离极短,速度又十分之快,以至于白鹤城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同时应对,只能手持驱阳镜朝着左侧红毛僵尸打去,却把后背空档留给了白骨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