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陈曦赶紧给了白起一个安抚的眼神,表示对方说的其实不是你,对方说的是韩信那种仙人。
没办法,仙人除了面对神破界比较脆弱以外,其他时候特有的不死性简直太好用了,故而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捕捉一个仙人,丢进去试探一下,是非常有用的方式。
只不过这种话,不能在白起面前说啊,毕竟白起现在的状态也是个仙人,所以这话还是挺让白起不爽的。
姬仲也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亲弟弟,而他弟弟不明所以的看了两眼自己的兄长,啥情况,我说的不对吗?到了现在除了捕捉,不,引诱一个仙人来验证以外,他们现在还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看起来你们好像比较了解仙人的情况,话说你们所认知的仙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陈曦将白起安抚好之后,带着几分好奇对着姬仲等人说道,虽说从白起那边已经了解到了仙人的状态,但总觉得那并不是全部,毕竟还有白起这种奇怪的仙人。
“绝大多数的仙人都是曾经的本体释放出来的一种带着自身信息的内气,其主要是为了侦测当前天地环境是否适合曾经的本体复苏,因为我们这个世界的情况有点小问题。”姬仲亲弟弟的嘴特别快,反正陈曦一问,对方直接回答了。
“那还有一部分仙人呢?”陈曦看着姬仲询问道。
“还有一部分仙人,他们本身就是本体,所谓的记忆,所谓的过去就在他们的脑海里,只不过他们封存了起来。”姬仲的亲弟弟无视姬仲的眼神,得意地说道,“对于大多数仙人来说,他们无论如何是得不到自身过去的,他们的存在只是用来侦测天地精气的回升速度。”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已然心中有数,因为南华仙人曾经说过,自己看到过自己的过去,按照这个理论来讲,对方直接就是本体。
“那如果是本体的话,他们依旧会被神破界打死,这样的弊端怎么解决。”陈曦一挑眉有些好奇的询问道,虽说陈曦在询问的时候,已经有些猜测了,但他还想知道更准确答案。
“仙人这种存在,有好几种方式。”姬仲觉得与其让自己这个傻弟弟乱说,还不如自己开口,于是一脸抑郁的开口解释。
“一般正常的仙人,都是本体释放出来用以侦测当前天地精气回升程度的,这些仙人无论如何无法得到过去的记忆,其存在的本质就是为了在适合的时候唤醒过去的自己。”姬仲眯着眼睛回答道,一般来讲他们捕捉到手,用来作为实验的仙人就是这种。
这是中原规模最大,最普遍,也是最菜的一种仙人,真正的那些大佬释放出来的仙人基本都不是这种。
“第二种的话,就是如旁边这位,由古老时代遗留下来的遗蜕,结合羽化仙决,基本和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神破界对其的伤害和对于活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姬仲看着白起缓缓地说道。
“至于第三种,我们不清楚这第三种到底是他们捕捉了某些邪神,还是他们模仿了邪神的存在方式进行了改良,总之第三种仙人,他们就是本体。”姬仲挠头,有些无语地的对陈曦说道。
“邪神?”陈曦眯着眼睛,已经明白姬仲说的是什么了。
“嗯,他们本身也是像邪神一样的存在,只不过摒弃了邪神的传染能力,但自我复制和再生能力是存在的,只要他们的信息还存在,他们就不会毁灭,基本上来讲,这种仙人的表现形态和我们所知道的那些邪神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姬仲点了点头对陈曦解释道。
这样的话陈曦其实也就理解了诸如斗斋等人的存在,这些家伙大概率就是姬仲所说的那种具有邪神特性的仙人,因为南华曾经的描述证明了这群人是有记忆的,只不过是被封锁了。
“其实第三种的仙人是怎么诞生的,我们也不清楚,本来这种奇怪的东西我们家应该会有记载,但是第三类仙人,在我们家这边只有推测,没有记载,按照我们翻古书的情况看来,第三种仙人在一开始大概率是他们逮住了邪神的本体。”姬仲无可奈何地说道。
这是真的没办法,以前就只有两种仙人,但是莫名其妙的多了第三种,而且第三种的不死性更可怕,其存在方式已经接近于某些信息生命了,然而第三种如何诞生的,姬家真的没有记录。
“我问一个问题。”陈曦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询问道,前三种他现在已经有对应了,他现在想知道丝娘那家伙真的是仙人吗?
“请讲。”姬仲点了点头,对陈曦的探求之心并没有什么不满。
“仙人只有这三种吗?那娴妃那种仙人是什么类型?”陈曦一挑眉对着姬仲询问道。
“那就不是仙人,她的存在接近第二种,她是被第三种类型的仙人用某种方式洗白了,只不过和别的第二类仙人不同,她的躯壳是她自己的,而不是某种炼制出来的东西。”姬仲翻了翻白眼说道,丝娘他也是见过的,那真的是有毒,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姬仲都懵了。
“这样啊,理解了。”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陈侯应该还有想问的东西,一并问了吧。”姬仲神色平静的看着陈曦,到了这个时代,也不需要再隐藏什么了,天地精气都恢复到了这种程度,还有什么好说的,新时代已经快降临了。
“归墟在什么地方?”陈曦认真的看着姬仲询问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如果其他时候还能将之当成背景的话,那么现在,真就不能拿这个玩意儿当背景了。
“归墟的本体应该是嵌入在世界正反面作为锲子存在,这个世界是被上古神人折叠成了这个形态,原本也不是如此。”姬仲眼见陈曦一下问道了核心点,也就明白陈曦其实也有很多的猜测。
“归墟的意义是避难所?”陈曦眯着眼睛询问道。
“归墟之中没有时间的概念。”姬仲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这个回答姬仲自己不太懂,陈曦却懂了,没猜错的话,自己这个逆时而上的存在,到底是怎么来的,已经心里有数了。
“河图洛书是水脉和地脉的方向,这两样东西其实是用来修建某些东西的基础吗?”陈曦看着姬仲问出了另一个问题,这一次姬仲的回答就很确定了,直接点头。
“是的,河图洛书本质就是地脉和水脉的方向,所谓的上承日月星辰,下接山川河流就是如此,按照我们的记载,这东西确实是用来修筑某些东西的基础。”姬仲非常确信的说道,这个他们家有记载。
“这样的话,禹皇九鼎也同样是用来稳住某些东西的基础了?”陈曦按着太阳穴,他现在对于那些曾经出现在神话之中,但是又切实出现在人类史的存在有了一些推测,这些人啊,啊,不,这些皇啊!
“禹皇九鼎是仿轩辕三鼎制作的,一开始的意义都是一样的,是用来镇压和约束某些存在。”姬仲说这话的时候,有些不太确定了。
可陈曦基本已经确定了,这些东西并不是姬仲所想的用来镇压那些世界外侧的古神和内部的邪祟,而是用来镇压人类自身的。
许攸的地上神国体系,本质上就是以地脉水脉勾连城池,使得城池积累的云气能得以流转。
如果河图洛书是修建这个基础,那么毫无疑问的讲,人类从一开始的敌人就不是这些游离在世界外侧的邪神,也不是那些潜伏在蛮荒的山海经异兽,更不是诞生在人心的邪祟,人类的敌人从一开始就是敌人,那些所谓的大敌,只是这种东西顺手镇压的范围而已。
“好吧,我基本懂了。”陈曦按了按太阳穴,这样的话,基本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人类的大敌其实是人类本身,也就是对于那些上古的皇来说,他们根本没担心过所谓的外敌,从一开始,人类的敌人就在人类的之中,这实在是太过于符合某种现实了。
从之前掌握的知识来看,人类可以化作邪神,基于这个推测的话,那么是否存在某些邪神本身就是人类的小号,如果归墟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已确定存在自身这种逆时而上的可能,那么很多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只不过这样想的话,那不仅仅过去是坑,未来也是坑。
“算了,多谢姬家主了,请容我去姬氏书库一观。”陈曦看着姬仲说道,想不明白也就懒得想了,只要知道人类最后的敌人还是人类那就是了,至于其他的东西,其实无所谓深究不深究了。
姬仲虽说不太明白为什么陈曦突然闭口不谈,不过没什么,书库他们家本来就准备对陈曦开放的,想看就看吧。
实际上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姬家已经无所谓开放不开放自家的典籍了,因为天地精气到了这个程度,仙人的本体应该已经复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