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仙庭所在的空中浮岛。
“迷雾群岛出现了变故,所有人都失踪了。”高远说道。
迷雾群岛出现了许久,早已有不少人进去。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无上剑道,大部分人进去查看,是因为迷雾群岛跟迷雾之都联系比较多。
希望能通过迷雾群岛了解迷雾之都。
迷雾之都就如同修真界的禁地,很多人都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但是去的人一个出来的都没有。
有人说里面有无上仙路,有人觉得里面有不死秘密,也有人觉得那是通往神之领域的入口。
但是没有人可以证实迷雾之都到底是什么。
现在有了迷雾群岛,很多人都想从侧面了解迷雾之都。
可惜,所有人一去不返。
仙庭自然也找人去了,他们不是找无上剑道,也不是去查迷雾之都的秘密,他们为了一个仙庭的东西去的。
或者说是仙庭,佛门,神众共同的东西。
“无上剑道,看来迷雾群岛有迷雾之都核心的特性。”为首的那个叹息道。
这是他们之前没有的情报。
如果知道有无上剑道这种东西存在,他们也不至于让七阶进去。
高远则有些庆幸,要不是他最近在魔修地界没空,去的人就是他。
有迷雾之都核心特性的迷雾群岛,跟迷雾之都没什么区别。
去了就等于死在里面。
所以这次消失的所有人,全都凶多吉少。
“迷雾之都到底是什么地方?”听云惜好奇的问了句。
所有人都看向为首那位前辈,其他人都不太可能知道。
然而这次为首的那位,同样摇头: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们可以靠近的地方便是。”
“战神也不知道吗?”魔剑斩徒问了句。
“应该也不知道。”为首的那位不太确定的回答。
他也不确定战神到底知不知道。
“那迷雾群岛的东西又是什么?”有人问道。
“战神说带出来交给他,又或者直接在里面销毁。具体是什么,他没有说。
总之非常重要。”为首的那位说道。
其他人都不再多问,这件事确实是战神交代的,貌似跟他们唤醒仙庭没有直接的关系。
但是能让战神这么在意的东西,而且还说跟仙庭,佛门,以及神众都有关系,这就让人没法不在意,不好奇了。
可惜具体是什么,他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现在只能找七阶以下的进去了。”高远道。
“六阶或许都有危险,最好五阶巅峰的。”听云惜提了个建议。
这件事不是她负责的,她只能提建议。
高远点头,郑重道:
“只要找对方法,确实没必要让六阶的进去。”
在迷雾群岛,常规的修为,五阶六阶或许差距不会太大。
在外面差距就大了。
“迷雾群岛进去容易七阶之下出来都难,最好有所准备。”为首的那位开口提醒道。
高远点头。
之后他们的话题转向了魔剑斩徒。
“你那边的进展呢?”为首的问道。
“找了几处地方,没有任何反应,剩下的需要等机会。
最近在看陆水有没有外出,如果有的话,打算去试一下陆水。”魔剑斩徒说道。
其他人点头,这就没什么好提意见了。
之后他们便在讨论其他人苏醒的时间跟地点。
这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
苦海佛门。
芯火古佛睁开了眼睛,最后宣了一句佛号:
“迷雾之都。”
“迷雾群岛乃苦海旋涡,可佛门之物必须取回。”
随后芯火古佛传下法旨:
“苦行僧,前往迷雾群岛,接回我佛圣物。”
在苦行僧回应之后,芯火古佛才看向边上。
佛门大殿之中只有他一人,来世中罗汉居多,其他均不显世间。
“我佛何时才愿从红尘中归来?”
最后芯火古佛闭上了眼睛。
他在恢复,也在等待其他古佛的来世,佛门始终不与仙庭争,是因为他们恢复的太慢。
仙庭却恢复的异常快速。
因为神血的缘故,神众纵然失去了太阳神,但依然有新的主神开始苏醒。
苦海佛门的压力非常大。
……
冰海女神从水中出现,而后看向远处的海域。
“我主之物,需存放于神殿。”
“冰海使徒,来见我。”
话音落下,湖水边出现了一道水影,这水影化作一个女性的身姿跪在冰海女神跟前。
她虔诚的开口:
“女神。”
冰海女神看着冰海使徒,随后伸手轻轻一抓,这个时候冰海使徒身上的一些力量被抓取了出来。
原本强大的冰海使徒,实力直接低落至五阶巅峰。
不过冰海使徒没有丝毫的不适。
“去迷雾群岛,根据我的指引,拿回主的神物。”
“神的旨意便我的意愿。”
冰海使徒离开后,冰海女神才看向高空。
“光明神即将苏醒,相对来说神众实力足够。”
“陆家暂不可惹,但是绝不能无视。”
“启示录记载的情况,绝不能让其发生。”
最后冰海女神又一次没入湖水中。
————
“慕小姐今天吃什么?吃菜不吃饭?”走在小镇的路上,陆水开口问道。
慕雪心里有些无语。
她发现陆水好记仇,不就是昨晚刚刚好没饭了嘛。
到现在还记得,她可是亲自做了那么多吃的,也不说声谢谢。
当然,慕雪也不想要陆水说谢谢,因为这本就是家常便饭,哪里需要说谢谢。
搞的那么生疏。
“陆少爷早上习惯吃甜点吗?”慕雪问道。
陆水跟她一般见识,她可不想跟陆水一般见识。
你还真不怕胖呀。陆水下意识想开口,不过还是没开口。
最后点点头:
“那就吃甜点吧。”
最后他们来到了花雨雪季。
这里的甜点可以说是最好吃的,装修大概也是最好的。
就是不经常营业。
那三胞胎挺有钱的,纯粹开店玩。
陆水来到花雨雪季店的时候,看到的还是石头人变成一块石头蹲在门口。
这石头貌似伤的很重。
虽然好了差不多,但是虚弱的气息一直都在。
真惨,看这样子差点又碎了境界。
陆水没有在意,毕竟石头人在秋云小镇能恢复,修为也能恢复。
只要不隔三差五的让自己重伤,就行。
随后陆水跟慕雪走进了店里。
一进去就听到有人开口:
“欢迎光临。”
“额,少爷,少奶奶?”
“里面请。”
花季立即把两人迎了进去。
慕雪没有开口纠正,她很习惯的,不过她觉得陆水可能会纠正。
到时候她觉得自己会丢脸。
只是等了许久陆水都没有开口纠正。
在陆家就算了,可是现在可是在外面。
“所以陆水其实早就把我当妻子了?”
“那我可以随心所以的揍他了?”
好吧,慕雪就开开玩笑。
她觉得陆水也担心丢脸,所以干脆不解释。
“幼稚的慕雪,八成在猜我纠不纠正她们的称呼,你永远想不到,我之所以不纠正,完全是因为我也很习惯。”陆水心里充满了优越感。
慕雪终究只是一介女流之辈。
就算现在比他强,智商也赶不上他。
随后慕雪就点了两份甜点。
陆水只是看着慕雪,对他来说来这里基本就是看慕雪点点心,然后看着慕雪吃点心。
按上一世,慕雪有大部分可能吃到一半不想吃,然后跟他换。
这一世还没成婚,她必须自己全部吃完。
挺有意思的。
“慕小姐点的是不是有点少了?一份甜点很少。”陆水开口问道。
“多了吃不完。”慕雪轻声道。
那你上一世点那么多干嘛?这时候怎么有自知之明了?陆水好想直接喷慕雪。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喷了慕雪的自知之明就没了。
“你们的甜点。”雪季把甜点放在慕雪跟陆水跟前。
很精致很好看的点心。
随后慕雪看向雪季道:
“今天要拍照吗?”
“啊?”雪季吓了一跳,知道陆水跟慕雪的身份之后,她们可从来没敢再想拍照的事。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少奶奶居然主动提了。
“可以吗?”雪季试着问道。
慕雪点头,轻缓的开口:
“闲着也是闲着。”
主要是陆水会指点她,感情会不停不停的升温,等升温到可以肢体接触的时候,就是她光明正大咬陆水,揍陆水的时候。
不过不适合塞袜子,但是…
慕雪低头看了胸口一眼。
呜,太变态了。
都是陆水害的。
陆水看着慕雪总感觉慕雪在想什么很过分的事。
在得到慕雪肯定之后,雪季就一脸兴奋的跑去找她两位姐姐。
“慕小姐挺有闲情逸致的。”陆水开口道。
这个时候慕雪在吃她的甜点,陆水就这样看着,眼睛一点不想挪开。
“陆少爷不觉得看花雨雪季三姐妹,其实很有意思吗?”慕雪抬头看着陆水道。
“比看慕小姐还有意思吗?”陆水盯着慕雪的眼睛问道。
慕雪低下头细声道:
“陆少爷不要开玩笑了。”
“嗯,不开玩笑了。”陆水平静道,说完便开始吃他的甜点。
慕雪这次没有愤怒,而是一脸平静的拿出笔记本。
陆水太幼稚了。
陆水吃着东西,随后又轻声道:
“不过其他之人,确实无法跟慕小姐相提并论。”
慕雪愣了下,然后把笔记本收了回去,继续吃她的甜点。
这时雪季送来了相机,没等对方叫慕雪,陆水直接伸手示意把相机给他。
雪季自然就把相机递给了陆水。
别说陆水是她们少爷,就是普通客人,她也会把相机递给陆水。
毕竟陆水跟慕雪是一伙的。
陆水接过相机,他调试了下,然后对着吃甜点的慕雪拍了两张。
随后陆水满意的点点头。
但是想了想陆水又把照片删了,而后拿出手机打算拍一张。
只是按下快门之后,手机传出咔嚓的声音。
陆水:“???”
然后他看到慕雪抬头望了过来,眼中带着疑惑。
看着慕雪的目光,陆水默默的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把相机递给慕雪:
“调试好了,慕小姐可以拍了。”
慕雪接过相机,不过她一直盯着陆水,眼中带着一股笑意。
别看我,我之前都假装不知道,都是夫妻默契点好吗?陆水有些难受。
等慕雪把陆水盯的低头吃点心后,她才想心满意足的收回目光,终于轮到她看陆水尴尬了。
之后慕雪才准备给花雨雪季拍照。
“我们最近新学了一个合照方式,想试试,可以吗?”花季问慕雪。
慕雪点点头,反正都是拍照。
不过今天她们三个穿了不一样的衣服,所以打算先拍普通的。
而拍照的时候,慕雪愣住了,陆水怎么没来教她?
“陆少爷?”慕雪只能轻声叫了句。
陆水没回应,继续吃甜点。
“陆少爷?”慕雪又叫了一边。
“没空。”陆水低这头平静的回了句。
刚刚你不是很得意的样子吗?继续得意啊。
慕雪:“……”
完了要出糗了,臭陆水不喜欢你了,再喜欢你我就给你生孩子。
哼。
“陆少爷,是这样拍吗?”慕雪又低声问了句。
陆水这时候才抬头看向慕雪,最后面无表情的用手压了压相机:
“这样。”
慕雪点点头,心里有些开心,终于肯理她了。
陆水看着慕雪,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纵容慕雪了?
虽然慕雪基本什么都没做,但是他就是感觉自己在纵容慕雪。
只能继续拉仇恨了。
反正慕雪现在拿他没办法。
等慕雪拍好了之后,花季才道:
“那我们要拍合照了,会有个准备过程,少奶奶等我们会。”
慕雪点头。
她倒是不介意,毕竟甜点才吃了一些,陆水也还没有吃完。
实在不行她的可以给陆水吃,额,不对,现在不能给陆水吃。
陆水有些好奇,合照需要准备什么?拍一个然后复制两个上去就好了。
想怎么站位怎么站位。
随后陆水就看到花雨雪季站在一起,接着花季跟雨季往侧边踏出一步。
花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随后她的手出现了水流:
“我的双手冰冷如寒流。”
“它在高呼着让我抓住世间真理。”雨季同样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如同抓着一颗寒冰。
此时她们三人周围出现了寒气。
“深海的气息围绕着我们。”雪季举手高呼。
随后三人双指放在眼角比了个耶。
“我花季。”
“我雨季。”
“我雪季。”
三人伸出手双指触碰在一起。
“在此立下灵魂契约,不分彼此,不分你我。”
“融合。”
呼!
水流扩散直接将三人围绕。
不过是刹那之间,她们就直接消失在水流之中,接着新的人影出现。
她的脚轻轻踮在地上,穿着水晶高跟。
而后水流散去,一位跟花雨雪季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陆水跟慕雪跟前。
不过头发长了一些,身高高了一些,身材也好了一些。
她对着慕雪眨眼一笑:
“少奶奶,好了。”
慕雪:“…..”
陆水:“???”
这不是海妖的天赋吗?
为什么这三个人也会?
还是打电话让人来调查人口失踪吧。
慕雪也是无奈,这下好了,跟陆水说的一样拍一个人等于拍三个人。
不过花雨雪季的天赋觉醒的比以前快多了。
她们三个不是海妖但是机缘巧合得到了类似海妖的天赋,貌似也没什么用,顶多坐公交的时候只要买一个人的票。
而且维持时间也不长。
在慕雪给这个花雨雪季拍照的时候,陆水突然有些好奇,海妖其实挺不一般的。
而且寿命也很长。
“或许她们能知道远古时期的事,嗯,有空可以去抓几条过来放在烤架上烤问一下。”陆水心里有了计较。
之后陆水跟慕雪就离开了花雨雪季的店。
陆水还是付了钱。
不付钱不习惯。
路上慕雪回想了下,道:
“陆少爷觉得她们三个合体有什么变化吗?”
慕雪看着陆水等待陆水的回答。
陆水思考了下,然后点头到:
“还是有的。”
“是什么?”慕雪紧紧盯着陆水,拳头已经捏好,牙齿也已经就位。
“她们店一下子少了两个人力,这技能有些亏。”陆水说道。
“???”
“嗯,陆少爷没注意别的吗?比如身材长相之类的。”慕雪轻声问了句。
“身材长相?难道慕小姐的不好看吗?”陆水反问了句。
听到这个慕雪没有说话,说不好看陆水肯定又顺着,她又得生气。
不过陆水盯着她身材看了?
陆水看到慕雪没有说话,则继续道:
“慕小姐都在,为什么我要去看别的?”
陆水其实真不记得花雨雪季具体变化。
倒是对这个技能有些意外。
不过现在这句话也是实话,他可以看慕雪,没事看别人干嘛?
找揍吗?
慕雪低着头跟着陆水,没有说话。
觉得吧,揍陆水是不是显得她小心眼了?
要不不揍了?
或者只揍,不塞袜子跟小衣服?
对此慕雪陷入了纠结当中。
陆水没有丝毫压力,他才不会想着打慕雪,他只想退婚。
下场他都设想好了,如果没成功退婚,那不是白做了那么心理准备?
太亏了。
有空得让真武再找找修真界有没有卖保险。
————
初羽打了个哈欠,他站在海面上,等剑起他们。
最近日好几万太猛,又开始卡文。
再去取个材或许就有灵感。
要是能遇到上次那种感悟就更好,那真是思如泉涌,可惜架不住更新太猛。
现在他写小说已经不用向师姐要零钱交水电。
两百打发不了他做事。
不过取材危险程度过高,他这是拿命在写小说,书友还不理解,说他断更。
太难受了。
有次他明说自己是修真者,是真的去取材。
可是书友是怎么回他的?
说他既然是修真者,咋不上天呢?
还有人就比较文雅,用了一首诗,说:汝乃天骄,何不上九霄?
看到这些人的回应,初羽是真的难受。
他修为太低了,上不了天。
不然他非要反驳一下。
当然,后来他发现这些书友跟他道歉了。
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这时一艘船驶了过来,看到船初羽便直接一跃来到甲板上。
顺便交了灵石。
“这边。”剑起的声音传了过来。
初羽自然看到了剑起。
当他过去的时候,发现剑落也在,只是一身男装。
“有些人就是没自知之明,活在普通人世界成天写小说度日,法术会不会用都难说。
还去危险的区域,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剑落看到初羽过来,平静道。
“兄台的胸大肌为何如此浮夸?”初羽看了剑落一眼,好奇的问了句。
听到这句话剑落脸瞬间涨红。
“变态!”说着就转身背对初羽,仿佛担心被偷窥到一样。
她只是穿着男装,到时候适合拔刀,又不是真的男的。
而且她裹了,就是没上次夸张而已。
初羽没理会剑落,女的说什么他通常都不在意,只有看书友说什么,才会患得患失。
这么说剑落完全是因为剑落脑子不行,都开始女扮男装了。
“迷雾群岛危险吗?”初羽问剑起。
剑起点头,郑重道:
“很危险,不过是修为越高越危险,尤其是五阶法身之上。”
初羽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五阶法身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第一峰那种高度。
再高?
很少见的。
“听你师姐说,当务之急不是要给你找道侣吗?你这种人不努力找道侣,跑去迷雾群岛跟送死有什么区别?”说到这里,剑落仿佛有些明悟过来:
“也是,你找不到道侣。”
初羽看向剑落,问道:
“你知道你哥为什么是单身吗?”
剑起在一边沉默不语,跟他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哥跟你不一样,他是真正的天骄,而且一心向剑。”剑落有些自豪的说道。
她哥本来就厉害,她一直以她哥为榜样。
初羽点头又摇头:
“对了一半,你哥就是因为修剑才是单身的。
女人只会影响你哥拔剑的速度。
剑,最要远离的就是感情。”
被初羽这么一说,剑落有些疑惑。
这个时候初羽又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单身吗?”
“为什么?”剑落下意识问道。
“女人只会影响我码字的速度,码字最要远离的就是女人。”初羽认真的道。
剑落看着初羽,最后低声道:
“有病。”
小猴子站在剑落肩膀上,一脸疑惑的看着初羽。
它挠挠头便不再理会,继续吃它的果子。
剑起内心叹息,总感觉自己被无意冒犯了。
他就应该一个人行动。
******
推荐一本书,《修仙不是有手就行么》
特别好看。
别再说不好看了,我周一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