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凌逸听了也有些吃惊,他的一缕神念始终附着在陈蒙长老这大妖身上,陈蒙做梦都想不到身边一个唇红齿白的漂亮小童子竟然是个毫不逊色于他的大魔王……
凌逸一边听着殿内众人在那商讨,一边化身捧哏,跟外面这群随从打成一片。
很快有人送来酒菜,一群大佬身边的随从,很快就变得更加快活起来。
这群人身份地位着实不低,别看在各自主人面前卑躬屈膝,出去之后,哪个都是一方诸侯的存在。
从这群人口中说出来的东西,也足以让凌逸获取不少的信息和资源。
不过跟药王殿内那群人商讨的东西两相结合起来,凌逸这才知道,这群王八蛋要针对凌云宗是假,要颠覆八大古教才是真!
这让他陷入了思考之中。
原本他是打算干脆毒死这群王八蛋算了。
药王不是以下毒闻名天下么?
那就让他死在这上!
但现在凌逸却多少有点犹豫了。
他也想颠覆八大古教!
同时按照药王杜钰的说法,这里面应该还牵扯到了星门。
如果自己今天真把这群人毒死在这儿,那么回头星门的人……怕是就不会再公开现身了。
要是任由这群人去祸害八大古教……会是什么样?
估计整个修行界,很快就会彻底乱起来。
而且还是那种由内而外的真正大乱!
看药王那一脸自信的模样,凌逸就知道,这毒王肯定有恐怖的手段在那等着。
如果……他发现自己的毒没用呢?
凌逸眯着眼,仔细思索着。
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大殿内。
一群人讨论得更加激烈了。
有人并不同意这样搞。
因为一旦八大古教真的同时崩溃,对在场的某些人来说,并没有多大好处。
所谓不破不立,那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他们自己本身就是穿鞋的,是这修行界的既得利益者,即便想要上位,但也并不希望自身所在的古教分崩离析。
杜钰说的好听,说什么重新洗牌之后,修行界必然会出现全新的古教,到那时,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论功行赏!
来自星门的法,来自星门的大药……以及,比现在还要高的地位!
听起来很诱人,可实际上,这些话,全都是杜钰一个人在说。
星门的人在哪儿?
谁看见了?
万一杜钰撒谎骗人呢?
万一修行界乱成一锅粥,杜钰再把他们一勺烩了呢?
谁敢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若是不会,玄阳古教那个庞然大物,又是怎么轰然倒塌的?
不过也有人很动心。
比如雷火古教的副教主万斌。
杜钰看透了他的内心,说得非常精准。
说实话,杜钰心存不满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他掌管雷火古教的日常事务,按照人间用年来纪元,已经超过十万年了!
按理说,他早就应该接任教主才对。
可雷火教主不退位,他就永远只能是个副教主!
就算手中有再大的权柄,可副的就是副的,头顶永远有一尊太上皇在那压着。
所以对万斌来说,只要能够保证洗牌之后,他能成功上位,那这件事儿……就没什么不能干的!
关键杜钰承诺的东西太诱人了!
来自星门的法!
修行界的法是有问题的!
修行界的资源也是有限的。
修行界的法,不足以让修士冲击圣域。
无量劫以来,能从修行界飞升成圣者,寥寥无几。
再看星门那边,可不是只有圣主是圣域啊!
修行界的资源也不行,对他们这群渡劫大能来说,修行界中的渡劫大药,只能维持,却无法让他们进行提升。
所以,万斌听着众人激烈讨论,沉默许久之后,才看向杜钰,沉声道:“药王道友。”
杜钰微笑看着他。
“我的话可能有点直接,还望药王道友不要见怪。”
杜钰保持着微笑:“万副教主有话直说便是,今天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
万斌说道:“我想知道,药王道友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杜钰笑道:“我明白了,万道友……这是信不过我呀?”
万斌看着杜钰:“道友勿怪,毕竟这件事……非同一般。”
大殿里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杜钰。
也有人觉得万斌真敢说话!
这可是药王的地盘,就不怕惹怒了他,下毒把你给你毒死?
杜钰笑笑,说道:“行,如果诸位都对今天商议的事情没有异议,我自然会请出我身后之人,与诸位见面!届时无论星门法,还是资源,都可以直接摆在诸位面前!只不过……”
说到这,他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如果我请出了身后之人,那么诸位……可就没有任何退路了。”
陈蒙哈哈一笑:“我们能齐聚一次,就已经放弃了所谓退路,只是药王道友所图太大,大家一时间难以达成统一共识罢了。”
杜钰笑道:“利益分配这个不难,其实我要的,真没多少。诸位想想,当年玄阳古教……不也是被诸位的八大古教给瓜分了?我又从中捞取什么了?”
有人说道:“但这次不一样,这次若是事成,药王道友怕是就要成为这修行界的总盟主了吧……”
杜钰眉梢一挑,淡淡道:“不应该么?”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嘿嘿一笑:“若是真能成,那自然没问题。”
杜钰看着众人:“怎么样?”
在场这些人相互对视一眼,有人点头,有人摇头,还有人沉默不语。
杜钰冲万斌一笑:“看吧,大家还是没能达成共识,所以这事儿,不急!”
万斌深吸一口气,看着大殿内面色各异的这些人,问道:“谁不同意,说说理由?”
定神古教的万千道副教主开口说道:“这件事,我是同意的,八大古教如今什么样子,相信没有人比在座诸位道友更清楚。从根子上都已经烂掉了!”
他有些愤怒的道:“比如针对凌云宗这件事,我们做错什么了吗?那凌云宗弄出来的传音玉,难道不应该归属八大古教吗?极品灵石到你我这种境界,自然不再那么渴求,可我们八大古教有多少低级弟子?这样的生意,凭什么任由一个蝼蚁小宗门占着?”
“我们这群人没有什么私心,一心为古教考虑,但宗门内部,与我等作对之人有多少?”
“就连某些古教的教主……屁股都歪到了凌云宗和凌逸那边去!”
“我就不懂了,那凌逸能给他们多少的好处?让他们如此动心?”
杜钰沉默了一下,笑道:“玄阳古教……还是有遗产的。”
万千道冷笑道:“他们能有什么?玄阳古教当年除了一把玄阳刀,除了练兵法……”
说到这,他声音止住,皱眉道:“莫非练兵法?”
杜钰摇摇头:“还有别的,不然凭什么打动教主这个层级的人?”
万千道点点头:“不说这个,我只说一句,不公平!我们一心为古教做事,为古教争取利益,但却有人跟我们对着干!这样的古教,难道不是从根子上烂掉了吗?”
“在座不同意的诸位道友,我不知道你们心里面想的是什么,但也不难猜测,无非就是觉得折腾来折腾去,有危险不说,还得不到真正想要的好处。”
“但我愿意相信药王道友!”
“我也愿意跟星门中人合作!”
这时候,在场众人当中,一名来自北冥古教的资深长老,缓缓开口道:“我也愿意合作,我们北冥古教,也彻底烂掉了,据我所知,我们北冥就有不止一位副教主,跟那凌逸暗中勾结……可能你们也听说了,凌逸曾去过北冥古教杀人,圣女自爆……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暗中给那凌逸通风报信!”
“不错,八大古教是什么地位?那凌云宗是什么地位?所以说,如今的八大古教,早就应该重新洗牌了。”杜钰一脸认真的说道。
“药王道友说的星门法……可是入圣法?”有人突然开口问道。
大殿内,又一次变得安静下来。
这是每个人心中最大的疑惑,但之前并没有人提出。
杜钰一脸认真的回答道:“这,就要看诸位做了多少事情了,总不能……没付出什么代价,就直接拿入圣星门法吧?诸位道友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众人纷纷点头,这话说的也在理,想得到,自然要付出。
总不能苟在那里,等着一切尘埃落定,也上来讨要一篇圣级经文吧?
终于,那几个一直犹豫不定的人,也都下定了决心。
其实也是被逼的……不得不下定决心!
因为他们也看出来了,今天这形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还闪烁其词不肯表态,恐怕真的走不出这间大殿。
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狐狸,哪有真正的傻子?
终于达成共识了。
杜钰脸上也露出一抹兴奋之色。
一群傻子,终究还不是进了我的圈套?
你们这群土包子,哪里知道圣级经文的珍贵?
真以为那玩意儿能够人手一本?
妈的,星门里面都不知有多少渡劫层级的修士苦求多年而不得……你们,又算什么东西?
干掉八大古教,让修行界再次恢复到那种群龙无首的乱局之中。
至少几万年内安定不下来!
这,就是他的任务!
而他的任务奖励,则是……一篇经文。
可以让他入圣的经文!
到那时,他将不再是修行界的药王,而是星门的……药圣!
凌逸那缕附着在大妖陈蒙身上的神念,淡淡的“看”着药王脸上表情,心中冷笑:一群白痴,被人家玩个团团转还不知道,真以为星门的圣域会轻易给你们圣级经文?简直天真到炸裂!
这当中,恐怕也就只有药王一个人……有机会捞到好处!
想成药圣?
呵呵,我看你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