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喪屍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喪屍工廠
陆川一直趴着,这一具躯体他还是有些难以适应。
很简单,陆川是人,长久以来的习惯和思维,又怎么可能是短短几天的奇美拉族人形态可以左右的?当然,不适应并不是说无法控制。
不适应,更像是不习惯,有些怪怪的感觉。
陆川尝试了一下,尾巴动了起来,很古怪的感觉。当然,感觉也非常的新奇,陆川当成了玩具甩了几下,然后抽打在岩石上。
奇美拉族人的尾巴非常的坚硬,它覆盖着鳞甲,可以当成一件武器来使用。
夜已深,但陆川却没有睡意,他其实睡不睡已经没有区别了。
不远处的幼年奇美拉族人们,它们倒是放得开,心也大,脑子估计非常的直,所以绝大多数是睡着了的,趴成了一片。在光线下,黑压压的,就这么环绕着自己为中心点。
个别没有深睡的,不时会抬起头来,张望一下,发现没有问题后,又是将脑袋垂下。
在这一种环境下,如果没有意外,一夜过去,明天又将是一个喧嚣的白天,幼年奇美拉族人们不会有休息,而是转化成猎人的身份,对丛林中的凶兽掀起新一轮的杀戮。
团结它们,并不意味着它们就一定可以偷懒没有了进取之心,它们同样需要搏杀。不仅仅是个体的,还有团队的。
陆川会训练它们个体强大的同时,还具备了很强的团队作战能力。
下一刻,陆川却是抬起头来,仰望着星空。
在天空中出现了一抹火焰,三级文明的飞行器,还没有办法脱离能量的供给,像推进器还需要能量。但到了五级、六级文明后,推进器就会有质的飞跃,脱离了人类认知的能量系统。
思维包裹着这一架飞行器,陆川露出了一个怪笑来。
片刻间,对方似乎是锁定了这里,俯冲下来。
飞行器的声音并不大,却还是有的,当它降落时,惊动了这里所有的幼年奇美拉族人,它们一个个警惕地站了起来,望着这天空中的飞行器,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
奇美拉族就是这么牛叉,才是幼年的奇美拉族人,才出生几天,可是它们展现出来的一切,却完全不像是幼年。
飞行器并没有受到这数千幼年奇美拉族人的影响,在低空之后,却是打开了舱门,多伦穿戴着一身铠甲出现,直接从十数米的空中跳了下来。
“嘭……”
铠甲的坚硬和岩石相碰,产生了声音,很沉。
多伦散发出来的气息,让这里的幼年奇美拉族人有些敬畏不前,它们感受到了这名族人的强大,这让它们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奇美拉族当中,实力上的差距,便是带来很强的碾压感。
多伦轻视地看了一眼这里的数千幼年奇美拉族人,按数据来说,这里只有一人能够成年。而这一名成年的奇美拉族人,想要成为一级雪花战士,机率只有千分之一。
从这一点上来看,多伦是对这数千名幼年奇美拉族人嗤之以鼻的,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
多伦的眼光,放到了陆川的身上。
成年奇美拉族人的铠甲,集成了众多的高科技,不仅仅是坚硬度,还在于它集成了许多的武器系统。奇美拉族人为了让铠甲的威力更大,集成的武器系统都是小型化,比如激光武器,真的不大,就在肩膀上,使用时会弹出来。
在铠甲的后背,有着一个小鼓包,里面便是有着二十枚微型导弹。
像手臂上,还暗含着冷兵器,还有一个可以折叠起来的战盾……这一切都集成在这一身铠甲上。铠甲自然不轻,但对于成年的奇美拉族人来说,这点重量不算什么了。
在光线下,穿戴着铠甲的多伦非常的威武大气,它这么一站,散发出来的气势,若是普通的幼年奇美拉族人,恐怕真的不敢动。
实力,便是奇美拉族人的等级观念。
陆川望着这一名到来的奇美拉族人,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样,冷漠地盯着它。
陆川什么身份,一个奇美拉族人在陆川面前算什么,尘埃对世界的仰望?
奇美拉族人最大的特点,其实就是人狠话不多。
多伦连话也没有说,却是手臂一甩,一支长长的战刀弹了出来,它没有用激光武器,而是用这一种搏杀来击杀陆川。怎么说也是一个有趣的家伙,它要让它死得更为体面一些。
在奇美拉族人的眼中,热武器根本无法体现出它们的勇猛,用冷兵器杀死对方,才是对对方最大的尊重。
一种在人类看来非常蠢的方式,可在奇美拉族人眼中,却是如此的神圣。
战刀弹出来,多伦没有再手下留情,向着陆川扑过来,如同闪电一样,在这黑夜里更像是鬼魅,瞬间就到了陆川的面前。
奇美拉族人出手,从来没有手下留情一说,一但爆起,便是全力以赴。
陆川冷漠地望着这砍向自己的战刀,根本没有闪避的意思。
在多伦的眼中,陆川是吓怕了,失去了反应。
也是,一名幼年的奇美拉族人,哪怕它再出奇,终究只是出生几天的小家伙,在自己全力一击之下,如果有反应才是怪事了。
战刀在陆川的眼孔中放大,陆川在这时,才是伸出手来。
恐怖的时空之力,将这里的一切进行了定格,连同着幼年星,还有外围的指挥战舰。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连同它们的思维也是。
时间静止,这属于超维的能力了。
一切都静止了,只有陆川可以动,它们的思维会出现断片现象,连思维都静止在这时间当中。
多伦保持着它的一切动作,陆川却是将手按在它的脑袋上,在呼吸间,已经将它的思维进行了改造。这一刻的多伦,完全是属于陆川控制下的奴隶,它拥有自己的独立思维,但它又受控于陆川。
然后,陆川将一些记忆灌输进到了它的大脑中。
同时,陆川将自己后脑勺的生物芯片给抹除掉,又是站在这星球中,却是对太空中的这一艘指挥战舰进行了修改智能系统。
不仅仅这样,围绕着这一颗幼年星的卫星,全部被陆川瞬间就改变。
从此,这幼年星上的一切,陆川想要它们看到什么,它们才能看到什么。想要它们看不到什么,它们就什么也看不见。
它们自认为可以掌控一切,但事实上在自己面前,它们什么也不是。
拿面前的多伦来说,成年奇美拉族人战士,确实是强大,可它完全不会知道,它面对的是什么。用一句话来说,它面对的是神,它再武勇,也等于零。
陆川之能,是它们所想象不到的。
不要说改变这一些,就是将它们种族重新创造,在陆川眼中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陆川花了数分钟,便已经处理完毕这一切。
打了一个响指,时间又是正常起来,但幼年星的一切像是沉睡了一样,幼年奇美拉族人们没有一人动,而多伦却像是梦游一样,它提起了旁边的一具幼年奇美拉族人的尸体,里面的生物芯片正是属于陆川的,随即登上了飞行器离开。
等到多伦的离开,陆川又是手一抹,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幼年奇美拉族人还是在沉睡着。
“如果不是神说要体验,你们早就死了,怎么可能会让我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去改变?”陆川冷笑,他需要体验奇美拉族人的一生,所以他不允许有人打扰到自己。
若是没有体验这一个条件,陆川早就大开杀戒了,用幼年奇美拉族人的身份,统治着这一个种族,让它们绽放出更为耀眼的光芒。
现在一切,都隐瞒下来,自己没有了生物芯片,便像是黑户,无法证明自己,没有了证明自己的东西。
在指挥战舰里,上面监视着奇美拉族人,它们会认为自己已经死了,而它们所看到和追踪到的,都是不真实的。比如说陆川将这一些幼年奇美拉族人集中起来,在它们的显示中,却是一个个幼年奇美拉族人分散着的。
三级科技,在陆川的眼中,实在是不算什么,如同原始,修改这一些只是一个念头便足够了。
而多伦,它返回到了指挥战舰上,然后见到奥玛军长,它将一具幼年奇美拉族人的尸体扔到了地面上,还没有干涸的鲜血,染红了这里一大块。
致命的伤口,是从喉咙处捅进去的一刀,刺穿了整个脖子。
奥玛军长检测了一下生物芯片,与自己记录中的一样,不由松了一口气,说道:“不错,正是它,多伦军士,辛苦了。”
多伦冷漠地站着,奇美拉族人的性格,让它不需要回答什么。
奥玛军长也不以为意,它挥了挥手,便有护卫过来,将这一具幼小的尸体给带走了。这尸体会被粉碎掉,冲进到了排污池中,当后勤飞船到来时,一并带着离开,再扔到某个垃圾星中。
抹杀了一个可能威胁到王的奇美拉族人,在奥玛军长眼中并不算什么,一条生命是如此的不值钱,不管是他族的,还是本族的。
奇美拉族人天生就是凶残冷漠,行事果断辛狠。
这里的奇美拉族人也没有谁露出什么不忍的表情,对它们来说,这是一件正常且微不足道的事情。